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244章 坐等待毙
    外面的事,让我降服黄兆东,就算她不说,我也必须要去这么做,不然黑珍珠不整死我。

    不过我不信贺芷灵她不着急。

    徐男说下班后再一起过去赴汪蓉的约吃饭,然后先离开了。

    我对贺芷灵说道:“我是珍珠酒店和清吧一条街被停电,我们还有其他的饭店和产业,你就一个工厂,我不相信你不急。”

    贺芷灵说道:“没事,仓库里的库存,够我用几个月的。”

    她搞了那么大个厂,弄了那么多库存,难怪她那么嚣张,她是拿准了我了,我比她可要着急。

    我说道:“行,你又赢了。不过我觉得,你还不如和我好好合作对付他们,你只想让我去出力,万一我失败的话,对你对我都没好处。我们是一个利益体。”

    贺芷灵说道:“大不了我做其他。”

    我说道:“是,去啊,去啊!”

    她当然舍不得,但是她就是要这么说话。

    贺芷灵看了看手机,有人通过聊天软件找她,她出去了。

    接着不知道去了哪儿去了。

    我一个人坐在办公室,看着贺芷灵的办公桌,这倒也不错,以后和贺芷灵一个办公室的了,天天能见到这个让我又爱又恨的女人,倒也养眼。

    玩着手机。

    不知怎么的,就看到了黑珍珠的号码。

    黑珍珠。

    该不该找她。

    是应该和她说清楚现在珍珠酒店遭遇到的麻烦的,否则以后她也是知道的,我自己跟她说,好过她自己从别人嘴里听说。

    想了一会儿,想了该说什么话,接着,给了黑珍珠打过去电话了。

    黑珍珠接了电话。

    我告诉了她现在珍珠酒店遇到的麻烦。

    黑珍珠说道:“我以为你要告诉我,珍珠酒店被强拆了。”

    我说道:“这倒没有,不过可能很快了。”

    黑珍珠说道:“珍珠酒店如果被拆了,那我也把你给拆了。”

    我说道:“这是意外,我也不想这样子啊。”

    黑珍珠说道:“还不是你去招惹贺芷灵那个女人惹出来的这些事!如果你不去招惹她,和她暧昧不清,人家会这么对付你吗。”

    我说道:“我说了,这都是误会,你不信就算了。”

    黑珍珠说道:“你和她?还是误会?你们之间不爱昧,怎么可能会这样。”

    我说道:“好吧,其实我也说了,我因为不得已的原因,才假装和她假扮情侣的。现在好了,那家伙以为我们是真的,想尽各种办法对付我们。你说这种男人怎么那么小气是吧,女朋友嘛,世界上大把多,而且她女人多的是,这么有钱,这么个身份,什么样的女人没有,非要来抢这个。太小气。”

    黑珍珠说道:“是吗?那你怎么不放弃她。”

    我说道:“我就没有得到过她,何谈放弃。”

    黑珍珠说道:“要你放弃也不可能。”

    我说道:“我说了没有得到过,如何放弃。”

    黑珍珠说道:“我告诉你,半个月,给你半个月的时间,如果你解决不了这个麻烦,你别想分到钱了。”

    说完她挂了电话。

    我想吗?

    我想这样子吗。

    遇到了问题,没有想过帮我怎么解决,帮我出谋划策,这倒是好,一个劲的威胁我,假如我不能解决就要对我怎样怎样的。

    呵呵,有这么个老板娘,真的是幸福啊。

    再加上贺芷灵这么个上司,更是幸福得飞上了天。

    我点了一支烟,难办。

    贺芷灵进来的时候,看到我抽着烟,她立马说道:“灭了!”

    我说道:“这是办公室,又不是你车里。”

    贺芷灵说道:“给我灭了!”

    只好灭了烟头。

    她回来后,拿着一些文档出来,看着,写着。

    我过去看看,是她们啤酒公司的一些办公的文档,数据。

    我说道:“工厂都运转不了了,看这个还有什么用。”

    贺芷灵说道:“我工作的时候,你闭嘴。”

    我出去外面抽烟了。

    下班的时候,贺芷灵离开了。

    我则是和徐男去赴宴。

    新任代监狱长汪蓉请客吃饭。

    到了监狱饭店,哦,该来的,不该来的,都来了,满满的十几桌子的人。

    而且,大家按位置坐,各自监区的,分监区的,各自部门的各自对应着坐。

    那边,侦察科的科长,原监狱长,我的大敌,和宋圆圆她们侦察科的科室的人一桌。

    那那边,谢丹阳,她们狱政科的一桌。

    还有各科室的。

    新监区那边,没有新监区长,还没有任用哪个当新监区长,她们新监区的几个分监区长一个桌,其中有人是我的人。

    而代监狱长汪蓉,自然就是和她自己的班子们坐在一起。

    气氛很热烈。

    一会儿后,吃了饭后,觥筹交错,你来我往。

    惯例。

    我们一起过去敬酒汪蓉代监狱长。

    可是我们走到她身旁的时候,旧监狱长现任侦察科科长也过来了,于是,这就尴尬了。

    一边是我和徐男等人,一边是旧监狱长等人,汪蓉自然之道我们是死敌,一下子,她看着我们,也不知道该先和哪一边喝酒。

    好吧,我们大度一些,我伸伸手,示意她先和那边人喝了吧。

    不过,旧监狱长似乎并不太想给我们和汪蓉喝酒的机会,直接就拉着汪蓉的手坐下,然后和汪蓉十分的亲密,这让我们处境很尴尬,我们只能站在了旁边。

    汪蓉自然也不好意思,但是旧监狱长拉着她聊天,她总不能不管旧监狱长,毕竟旧监狱长她现在也得罪不起。

    而汪蓉也急忙让身旁的人招呼我们,我们和她的几个人喝了两杯酒后,离开了,回到了我们自己的位置上。

    又坐了大概半个小时,部分人陆陆续续的走了,只剩下了一半的人。

    那边,旧监狱长是不愿意给我们和汪蓉说话的机会的,故意的了。

    我和徐男又喝了一杯酒,说道:“走吧。别人都走了。”

    徐男说道:“还没得敬酒代监狱长。”

    我说道:“没办法,这不是我们不想敬酒,是有人不让我们敬酒,下次吧。”

    徐男和我一起准备离开。

    有人却坐下来了我身旁。

    朱华华。

    我看着她杯子,说道:“朱队长,要敬酒我吗。”

    朱华华却敬酒徐男。

    她喝完了之后,放下了杯子,我给她倒酒,她捂着了杯子,对我说道:“喝多了,不喝了。”

    我说道:“哟,你几个意思,过来敬酒她,却不给我敬酒。是不是看不起我。是不是我只是一个小小狱警就看不起我。”

    朱华华说道:“不想喝就不喝。”

    我说道:“好吧,不喝就不喝,走了。”

    朱华华说道:“那就走吧。”

    说完她真的站了起来。

    我们一起离开了。

    朱华华说有事找我聊,徐男便先回去了。

    看着监狱里明亮亮的,我说道:“这地方,想要找个花前月下,灯光暗淡的地方卿卿我我还真是难。”

    朱华华说道:“谁和你卿卿我我。”

    我说道:“你约我出来,不是卿卿我我,难道是为了纯聊天。”

    朱华华说道:“是纯聊天。”

    我说道:“聊什么。没什么好聊的,你又不让我牵手。”

    我开始打哈欠了。

    朱华华说道:“聊监狱里这段时间的事。”

    我说道:“呵呵,有什么好聊的,你也见了,目前我们看起来失败惨重。就连汪蓉那家伙,都很害怕旧监狱长那家伙,生怕得罪了她,恐怕,她也不会站在我们这边。”

    朱华华说道:“监狱长好不容易被拉下来了,现在不对她动手,以后就没那么好的机会了。”

    我说道:“这个东西,副监狱长都已经和我说过了。恐怕人家监狱长也是这么想的。”

    朱华华说道:“她在监狱里,虽然有一些根基,但是支持她的人并不是很多。”

    我说道:“可人家有后台背景支持,我们拿出那么多的证据,都没有能置她于死地!我也想干掉她,副监狱长更想干掉她,副监狱长罗列出来的那些随便一条的证据,都能搞垮任何一个人,偏偏是她,不行。搞不下去。现在我们都这么想,趁这个机会,干掉监狱长,可是你倒是要告诉我,怎么搞下去?”

    朱华华说道:“还有多少人,多少部门支持她的,没有了吧。”

    我说道:“是没有了,但又怎样。难不成我们能联名起诉,把她轰出监狱外面吗。不可能的。朱华华我告诉你吧,人家上面派这个监狱长来管监狱,就是因为监狱长是他们一个集团利益体的其中一份子,监狱长给他们上贡钱的,有好处,他们一定还要努力的把监狱长拉回正位去。汪蓉,不过是一个过渡期,等风声过去了,人家随便找个借口把汪蓉拉下来,又把下台了的监狱长扶正了。”

    朱华华说道:“那我们不能这么坐等待毙吧啊。”

    我说道:“我也不想,我这不也是因为没办法了吗。我倒是也想努力的干掉她,但是我现在想破了脑袋也没想到什么好办法。原本还想着从汪蓉那里打开个缺口,然后让汪蓉帮忙着收拾她,结果汪蓉害怕监狱长,连酒都没敢和我们喝。”

    朱华华说道:“如果旧监狱长被分到监区管女囚就好了。”

    我说道:“她敢进去吗。那那些女囚会生吞活剥了这老毒蛇!进了侦察科,多好,每天翘着二郎腿,想上班就上班,不想上班就不来监狱,我们能拿她怎样,你倒是告诉我,我们又能拿她怎样。”

    朱华华说道:“监狱出了那么大的事,她竟然真的一点事都没有,只是降职而已。”

    我说道:“这降职还是表现出来给人家看的,不是真的降职,过段日子就又会回去了。那些新监区的女囚们,可是在推倒监狱长这件事中出了很大的力,结果也没真正推倒监狱长,反而是程澄澄,路唯,这些个领导骨干,被打得个遍体鳞伤,如果不是我们努力,恐怕要被整死在禁闭室里了。”

    朱华华问道:“新监区谁在管。”

    我说道:“是汪蓉直接管的,新监区没有新监区长,只有各个分监区的分监区长,汪蓉也还是在管着。”

    朱华华说道:“我去找汪蓉谈谈。”

    我说道:“算了吧,你去?我不相信你能谈出什么。”

    朱华华说道:“那你先去谈,谈不成,我再去谈。”

    我说道:“估计谈不成,即使是谈成了,她也没有什么好办法来对付监狱长,汪蓉也就那样了。”

    朱华华说道:“你不去试试怎么知道。”

    我说道:“好好好,我去试我去试。”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