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242章 手段极其卑劣
    文浩那边果然对我们有所行动,而且手段极其卑劣,让电力的停我们珍珠酒店和清吧一条街这一路的电。

    他没去让人征我们的地,反倒是先出了这么个招来。

    我打电话给贺芷灵,贺芷灵说她也没办法,要不让我送钱过去给一千万,她就可以帮我解决。

    开什么玩笑,一千万,我去哪儿搞给你一千万。

    又不敢和黑珍珠说,我绞尽脑汁想办法解决,可又想不到什么好办法。

    电力的人跟我们说,这边线路在检修,他们把那几个高压电的降压器都搬走了,然后说检修,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修好。

    我们想要自己发电,供电马上警告我们,使用发电机必须先到供电部门办理手续,电表需要安装跟头闸或闭锁装置,改造后再到营业站备案,验收合格,方能使用。有批文就可以发,没批文就不能发。

    私自发电是违规的,他们可以查处。

    这么一停电,我们的生意没法做下去。

    气得我真想把文浩这家伙给撕了。

    贺芷灵明摆着是要钱才肯帮忙的了,她一直就不爽黑珍珠。

    可我没想到的是,她自己工厂也被停电了,还是文浩搞的鬼。

    这下,贺芷灵可坐不住了,自己约我出去谈这个事了。

    贺芷灵告诉我,新上任的电力老大,是一个贪财的家伙,五六套商品房,两套别墅,还有公寓,车子用的是单位花钱的八十几万的大众途锐,平时出去花销,吃个饭花上万正常,菜要最贵的,酒,没有一瓶几千他不喝,吃完后签单,电力的,反正电力有钱。

    就这么个家伙,收了文浩的好处,帮着文浩这么对付贺芷灵和我。

    我都没想过原来这么个电力的老大居然有那么大的能量,可以让我们全然出于瘫痪的地步,公司工厂全部无法运转。

    我说道:“既然知道他这么**,那找到他小辫子告倒他不就成了吗。”

    贺芷灵说道:“车房都不是他名字,怎么告,他有两个老婆,也都没要结婚证,取证都是个问题。”

    我说道:“我让人去跟踪怎样?”

    贺芷灵说道:“那要多久?起码几个月,几个月之后,我们要亏多少钱?”

    我说道:“你不是说你有办法吗?给你一千万,你就能解决一切吗。一个小小的电力,你还解决不了。你不是认识什么什么处长,司法的,还有公安的,抓了他们,他们乱来。”

    贺芷灵说道:“电力小?别小看他们了,之前这人过城西收费站,出示电力抢修的牌子,还被拦着下来收费,一气之下剪了城西收费站的线路,也说是检修,停了几十天,收费站也都拿他们没办法。你抓人你也要人家犯法了才能抓吧。”

    我说道:“我晕了,这什么人都有啊。”

    这么个部门,竟然也能给我们制造麻烦,而且这麻烦还是大麻烦,直接把我们公司弄瘫痪了。

    停业一天,就损失一天多少钱,如果停几个月,那真的是损失惨重。

    我说道:“既然抓不到文浩,那就抓了这家伙,弄死了成了。”

    贺芷灵说道:“弄死如果做得不干净,被抓到你就麻烦了。”

    我说道:“那你找我干嘛?”

    贺芷灵说道:“让你想办法把这个供电部门的这个老总管一管。”

    我说道:“怎么,我求你的时候,你不帮我,哦,你求我的时候,我凭什么要帮你。”

    贺芷灵说道:“那行啊,大家一起拖着啊。”

    她一副无所谓的样子。

    我说道:“你别这样好吧,那文浩是你招惹来的。”

    贺芷灵说道:“是啊,那你去找他啊。”

    我说道:“无耻。”

    如果不是贺芷灵,我哪去和文浩结仇。

    谁想到文浩的势力那么大,他没本事,但是人家爹有本事,这家伙迟早是坑爹的货。

    只不过现在文浩对付我们,我们都没办法撑得住了,还怎么对付文浩。

    以前文浩的父亲还没更上一层楼,文浩自己也疏于防范,我们还能抓了他逼着他就范,可是现在已经不可能抓得到他了。

    贺芷灵是真正的无耻,明明是她才惹出来的事,她现在倒好,让我自己去解决?

    我问道:“那怎么搞定那供电老总?”

    贺芷灵说道:“送钱,不愿意就做掉。”

    我说道:“做点?”

    贺芷灵说道:“你想办法吧。”

    我问道:“如果搞定了电力的,恢复了供电,那他又让人断了我们的水呢。”

    贺芷灵说道:“那就做掉断了水的水厂厂长。”

    我呵呵一声,说道:“冤冤相报没完没了了。”

    贺芷灵说道:“先把供电的事解决了再考虑下一步。”

    我说道:“我就算去解决,也只解决我们这边的,至于你的工厂,不关我事。除非你给我一千万。”

    贺芷灵看着我。

    冷着脸。

    我笑笑:“要不你用你的身体来收买我也行,肉偿。”

    贺芷灵都懒得理我,转身走了。

    我让人查了一下这个供电部门的总经理。

    &nb

    sp;  这家伙是刚从某县调来这边不久,在某县,他就捞了很大笔了。

    随着电力部门机构的改革,昔日的行政管理与服务为一体的机构转换成了服务型企业公司化,基本都进行了电网改造,主要项目之一是把以前的那些老式电表同意换成新型智能电表,灵敏度更高,安全系数更好,既能保障电力供应的开源节流,也能更好的服务消费者,保护消费者利益,这样的智能电表,更能保持双方的公平利益,减少因电表记录数据不稳造成的纠纷。

    可是,在这个县装了新型智能电表后,就出问题了,有很多的住户还没有住过,没有用过电,电表竟然自己走了很多度,很多居民去查,也没有什么用。请示供电公司对电表进行检测,检测却全都是正常的。检测正常,投诉无门,消费者无奈了,都说白白的被供电公司给抢劫了。

    而这背后的幕后指使人,便是这个老总,黄兆东。

    靠着他这几手漂亮的敛财手段,这人弄了不少钱,房产多处,然后用这些钱进贡上面,他从县进市来了。

    真是个蠹虫啊。

    没想到来了没多久,他就不知好歹对我们下手了。

    不过有时候也不能怪他贪财而已,他也确实不敢得罪人家文浩文公子哥,得罪文浩的代价会很惨。

    不过,得罪我们的代价未必就不惨。

    如果是个清官,被逼着去做,倒也情有可原,但他既然是个贪关,而且还收人钱来对付我们,那不能怪我们对付他了。

    想来文浩也真的是个人才,称得上是一个进攻万花筒,对付我们的办法花招还真的是层出不穷。

    以后我们和他,有得玩了。

    让陈逊和强子赶紧去办这件事。

    陈逊查了几天,来回复我了。

    两人去的是强子看着的那家酒店吃饭,落座后,陈逊说道:“强子呢。”

    我说道:“在忙吧,我叫他过来。”

    我打了个电话叫强子过来一起吃饭。

    陈逊说道:“珍珠酒店怎么样了。”

    我说道:“天天关着门,没电,连宿舍都住不了。最要紧的是停业,连清吧一条街都停业,很多老板开始找我们闹了。”

    陈逊说道:“得罪的还真不是一个简单的人。”

    我说道:“停电,真够损的。”

    陈逊说道:“斗争不都这样子吗,又有谁愿意和我们面对面打架。”

    我说道:“这一次,女人们也不帮我了。想要靠女人都靠不了。”

    陈逊说道:“珍珠姐知道了吗。”

    我说道:“靠,我哪敢让她知道。”

    陈逊说道:“可是她始终会知道!瞒不住的!”

    我说道:“那怎么办。”

    陈逊说道:“还不如打个电话和她说清楚,问问她有什么好办法。”

    我说道:“你说的也是。先说说黄兆东那边的情况吧。查到了什么。”

    陈逊说道:“这人贪财,贪色,贪权。”

    我说道:“正常,我们也一样贪。”

    陈逊说道:“他的钱财房产,都是他安排身边的人,手下,亲戚存着,都是别人的名字,我们想要查他收受贿或者他通过控制电表捞钱的证据,估计是查不到了。”

    我说道:“即使查到了,有证据也没用,因为我们很难找人来撤了他,而且这样做的话,等上好些年,等到我们酒店全都结满了蜘蛛网。”

    陈逊说道:“这条路是走不通的,那只有另外两条路,要么收买他,要么整死他。”

    我说道:“最好是收买。”

    陈逊说道:“如果他开价几百万,千万呢?”

    我说道:“那整死他?如果被查出来的话。麻烦大了。现在是文浩盯着我,如果黄兆东这家伙死了,文浩一定找人盯着我查我,到时候我怕我经不住查啊。因为我们身上有屎,人家要查就方便了。哪怕做的再干净,毕竟心中有鬼,毕竟是我们做的,那我们经不起查。”

    陈逊说道:“那你说怎么办。”

    我说道:“最好是把他变成我们的人的,如果实在不行,再通过威胁等手段对付他了。其实如果能抓到文浩,我更希望对文浩下手的,但是那个家伙我们已经不可能抓得到他了。”

    陈逊说道:“贪财,贪色,贪权,我们只能满足他两个条件,一个是财一个是色。”

    我说道:“财,不知道文浩那边给了他多少钱,色,他有两个老婆,应该还有不少女人。”

    陈逊说道:“我们也没查到文浩到底有没有给他钱。可我估计文浩对他应该是既给钱,又威胁他的。”

    强子推包厢的门进来了,强子过来坐下,自己倒酒。

    我问强子:“强子,你查到什么。”

    强子说道:“听闻那家伙在x县做站长的时候,特别喜欢去一家有异域风情的美女那里玩。”

    我问道:“什么意思。”

    强子说道:“他很喜欢洋妞。”

    我说道:“这也算个突破口吗。”

    陈逊说道:“这的确也算是一个突破口。”

    我说道:“那要怎样?约这老家伙出来,然后送个洋妞给他?他玩了之后,不就这样子,难道还会爱上这洋妞,洋妞叫他干嘛他干嘛,还听我们的话,不惜牺牲自己和文浩做对,连自己的乌纱帽都保不住?这不太现实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