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241章 失望的贺芷灵
    贺芷灵自己倒了酒,然后喝了一口。

    接着,她捏了捏自己的太阳穴,说道:“太黑了。”

    贺芷灵都失望了,那还怎么玩了。

    我说道:“你不是该不想玩下去了吧。”

    贺芷灵说道:“我们一切的努力全都是徒劳。还有继续下去的必要吗?”

    我说道:“然后呢,就要放弃了吗。舍得吗。”

    贺芷灵说道:“如果不想把命搭在里面,放弃还来得及,赶紧抽身。”

    我问:“你是在劝我?”

    贺芷灵说道:“也劝我自己。那里面,是泥淖。”

    我说道:“雷处长就是你的后台?他撑不起我们。”

    贺芷灵说道:“看这几天后的情况,如果监狱长纹丝不动,赶紧离开监狱。”

    我无奈的低下了头,说道:“几年的坚持,付出,不懈的努力,换来的难道就只是这样的结果而已嘛。”

    贺芷灵看起来很淡定。

    但是我知道,她内心是极其不平静的。

    我点了一支烟,她却伸手过来夺了过去,我以为她会像平时一样,夺走我点上的烟了之后扔掉,没想到她却自己拿着抽了起来。

    我自己也点了一根烟。

    我说道:“看你样子,也不是很会抽烟的那样子。别抽了。”

    她扔了烟头:“臭。”

    我说道:“抽?还是臭?”

    她说道:“烟那么臭,不知道你们为什么喜欢抽。”

    我说道:“个人所爱咯。”

    和她喝了两口酒,我说道:“既然你要放弃,退出来,那我们也退了,至于徐男我们的这些人,也要离开。”

    她说道:“先看看他们能不能争取处罚到监狱长。”

    我说道:“看来是悬了。只怪我们后台不够强大啊。”

    贺芷灵说道:“上面错综复杂,跟盘交错,营私结党互相勾结,彼此形成了各式利益关系网,集团利益牵一发而动全身,他们是一个整体的集团。”

    我说道:“监狱长不过是集团里的一颗小棋子,但是动到她,也是动到别人一个整体的集团。”

    贺芷灵说道:“如果我们准备了这么多,都还没有能对她造成任何一丝丝的伤害,可想而知我们面对的是一个多么庞大的集团。”

    我说道:“哦,好吧,那就放弃吧。”

    前面是我所看不到的黑暗的深渊,再踏进去,恐怕真的会万劫不复。

    贺芷灵拿了包包,走人:“走。”

    我站了起来,问道:“去哪。”

    她说道:“我回去工作,你忙你的去。”

    我说道:“你需不需要我陪的。”

    她站住,看看我,问道:“干嘛需要你陪。”

    我说道:“我这不是担心你心情不好嘛。需要人陪。”

    她说道:“去陪你的那些女人去吧。”

    我说道:“能好好说话不。”

    她离开了。

    我叹气一下。

    手机不知道怎么的调成了静音,上面几个未接电话。

    都是安百井。

    我回复了他,他说想叫我吃晚饭,结果我都没接电话。

    我说道:“现在出来吃宵夜也行。”

    安百井说成。

    我过去找了他。

    在一家西餐厅,吃宵夜。

    喝红酒,吃水果沙拉,点一些小吃,因为外面有些热。

    而且坐在外面大排档,不安全。

    现在这个身份,无奈了。

    安百井看了看我外面的一拨人,说道:“出门前呼后拥的,很威风啊。”

    我说道:“威风个毛,我也不想这样。天天被人惦记着砍,没办法。”

    安百井笑笑,问道:“当了什么官了?”

    我说道:“和朋友开的公司。为了公司利益,和人家砍砍杀杀的,没意义。”

    我说着,摇着头。

    安百井问:“玩黑的是吧。”

    我说道:“说是也是,其实也不是,带这些人,只是为了保护自己,也是为了保护公司财产利益。”

    安百井说道:“争夺地盘。争夺利益。”

    我说道:“你说是就是了。”

    安百井从上到下仔细看了我一会儿,说道:“好久不见,已经越来越有气势了。”

    我说道:“是吗。”

    安百井说道:“这一身穿着,就说明了一切了。”

    我问道:“说明什么。”

    安百井说道:“说明你已经算是一个成功人士。”

    我说道:“哈哈,玩笑呢。我这样子算成功人士,那成功人士的门槛也太低了。”

    安百井说道:“那是要和大部分的普通人比较,你已经算成功了。”

    我说道:“好吧,我是成功人士。”

    端起酒杯,和他碰杯。

    安百井说道:“以前是吃烧烤,穿t恤。现在西装,皮鞋,西餐厅。档次都不同。”

    我说道:“人嘛,总是要进步的,你说是吧。”

    安百井说道:“你这个进步的速度太快,让我瞠目结舌,刮目相看。”

    我说道:“还好了。”

    安百井说道:“好久也没见你了,知道你忙,也不想打扰你。本来我这边请酒,给孩子取名字,但我也和你说了,林小慧她和男朋友来,慧彬叫的,我就觉得你来了会尴尬。”

    我说道:“有男朋友了,挺好的。”

    安百井说过了,她男朋友和她门当户对,搞建材的,家里也有钱,刚好,很配对。

    我说道:“我奋斗了十八年,还是不能和人家坐在一起喝咖啡。”

    安百井说道:“其实你这么想也太悲观了。她家是有钱,但你条件也不差。”

    我说道:“虽然我貌似混得很好了,可和人家比起来,也差的太远了吧。如果非要用钱来衡量,那我和她差的就不只是两三个档次而已了。”

    安百井说道:“她父亲会挣钱,那没办法,可是我见很多家里有钱的女的,和男的在一起,那些男的家里条件没女方好,不也一样过得很好吗。”

    我说道:“是很好,但是是在男方牺牲很多的前提下,男方委屈了,自然就好了。”

    安百井说道:“这没办法,人家条件好。男的是要牺牲一些。”

    我问道:“那林小慧和这男的,是谁在牺牲多。”

    安百井说道:“当然是男的。”

    我说道:“林小慧是个不错的女孩子啊。”

    安百井说道:“她和慧彬聊了,她觉得你不爱她,所以你不会愿意做任何付出和牺牲。与其绞尽脑汁去追一个不爱自己的人,不如和一个很爱自己的男人好好相处。”

    我说道:“哦,祝她幸福。”

    安百井问道:“人家可能是奔着结婚的目的去的。你这边,没什么感觉吗。”

    我说道:“能有什么感觉。”

    安百井说道:“说真话。”

    我说道:“真话就是,难受肯定有一些,但毕竟不爱,所以了,随她吧。”

    安百井叹气:“可惜了,那么好的一个女孩子,家庭条件那么好。也真不知道你到底想要找怎样的?”

    我说道:“不爱就是不爱,没什么想法。”

    安百井说道:“那现在呢?”

    我说道:“我也有女朋友了。”

    安百井问:“哪儿?”

    我说道:“我女朋友条件也很好,自己能力很强,性格独立彪悍,女强人。”

    安百井说道:“比你强。”

    我说道:“强太多了。”

    安百井说道:“在一起还是你让着她?”

    我说道:“没有什么让不让的,该斗嘴斗嘴,吵架吵架。”

    安百井说道:“我不信你们能幸福的走下去。”

    我说道:“吵不分,闹不分,怎么不幸福啊。幸福得很啊。”

    安百井说道:“相爱就幸福了,不爱就不幸福了。”

    我说道:“实际上我也在担心,和她相差太远,无论我怎么努力,怎么去缩短我们之间的差距,却还是和她离得很远,很远,这就是阶级吧。只不过让我觉得有些感慨的就是,我以前谈的家里没什么钱的几个,要求十分的高,而这些个女的,倒是很平易近人。”

    安百井说道:“个人性格原因吧。”

    我说道:“说到这个差距,有时候也的确让我感觉到透不过气来,如果不去想这些,倒没有什么,但是一旦想起,就真的难受。放弃了自然就不会难受,可放弃了更加的难受。”

    安百井说道:“想那么多干嘛?顺其自然,走下去就好了。”

    我说道:“对,走一步算一步。想了那么多,结果还不是什么都无法改变。”

    安百井说道:“你不知道我有多羡慕你现在的生活。看起来威风的很。”

    我说道:“你不知道我更加羡慕你,每天好好过着幸福的小日子,娇妻陪伴,一家人其乐融融。再威风,每天都提心吊胆的,也没有真正的得到过属于自己的幸福。”

    安百井问:“你女朋友对你不好?”

    我说道:“算了,不知道怎么说他了。聊其他吧。”

    安百井说道:“行吧,有什么烦恼的,你都可以给我打电话,叫我出来喝酒,诉诉苦,会好很多。”

    我说道:“也没觉得有多苦,就是偶尔想发发牢骚。”

    安百井问道:“你们监狱到底什么情况,有人说死了十几个人,有人说死了几个。”

    我说道:“前几天都在聊我们监狱,这几天基本没人聊了,因为有些人把舆论压下去了。”

    安百井说道:“什么个情况。”

    我说道:“发生了一些事,因为监狱长管理不到位,又逼着女囚要钱,分女囚家属送进来给女囚的钱和东西,女囚们就闹了。”

    安百井说道:“哦,那这样子你们监狱长可要完了。”

    我说道:“完个屁,人家有后台,拉两个垫背的出来就没事了。黑暗啊。”

    安百井说道:“如果真是这样,是挺黑暗的。”

    我说道:“不是挺黑暗的,是十分的黑暗。我现在已经没兴趣在里面继续干下去了,因为这些家伙为非作歹,对我们这些人进行报复。待不下去了。”

    安百井说道:“那跳出来呗,好好在外面做你的事,挣钱就行了,别回去了。”

    我说道:“心有不甘。”

    安百井说道:“没办法,人生是这样子的了。”

    我说道:“哈哈,平时我都是用这句话安慰别人,没想到你拿来安慰我。对了,我还没得恭喜你和慧彬呢。”

    安百井说道:“真心的祝福,是需要红包来表示的。”

    我说道:“我去,好现实。”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