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240章 动摇了信念
    雷处长端着杯子,喝了一口茶水,对贺芷灵说道:“再不说正事,我们贺大小姐开始发小脾气了。”

    贺芷灵说道:“找你出来就是为了谈这些事,你说的这些废话。”

    雷处长说道:“好,说正事。”

    贺芷灵说道:“那几个怎样了?”

    雷处长说道:“立案侦查,对你们监狱指导调查。但是对你们的监狱长,有点难办。”

    贺芷灵说道:“我有的是证据。”

    雷处长说道:“她有的是背景。在这个大环境下,你要明白这里面的一些规则。就算证据确凿,又怎样。”

    贺芷灵说道:“监狱这些现象,这些事,不是一次两次而已了,很多次,我都有证据。可是每次都是很快迅速终结,对于监狱里的这些违法的人,上面还管不管了,每次就下个纠正监管建议书,有用吗。处分的也都是小虾小鱼的角色。那我手握着的这些监狱长的罪证,就真的告到哪里去都没用了?你们还说着让我在进去后,挖出监狱长的犯罪证据,现在挖出来了,还是没用。那么我们还需要浪费时间吗。”

    雷处长说道:“以前你跟我也说过,也给了我不少的她们犯法的证据,不是我们不管。小贺,是我们管不起啊。”

    果然不出所料,贺芷灵进来女子监狱,是带着使命进来的,我不知道是雷处长他们要贺芷灵挖监狱长罪证干掉监狱长,还是贺芷灵本身自己有这个抱负。

    贺芷灵说道:“管不起,那就算了吧,我退出。”

    雷处长说道:“怎么能够那么轻易放弃?”

    雷处长脸色严肃了起来。

    贺芷灵说道:“那么多的证据都不能扳倒她,还瞎浪费时间折腾什么。”

    雷处长说道:“这要把她们打倒,也要技巧手段的。前面那时候你拿到的证据,只是能让上面下纠正监管建议书,你说的,最多处分几个小虾小鱼的角色。但是这一次,就不同了,因为经过了媒体报道,这案件中遭到处分的监狱领导包括了高层,不仅仅是小虾小鱼。”

    贺芷灵说道:“这说明如果没有媒体的报道,没有外界的施压,上面是不会真正的重视处理的。”

    雷处长说道:“不是重视处理,是要监狱给个交代。”

    贺芷灵说道:“从我进监狱到现在,发生了太多的问题,监狱克扣女囚家属的财物,监狱长要狱警逼着犯人拿钱,犯人不交钱被打,有犯人甚至被打死,还有犯人互相斗殴致死,还有很多很多乱象,这么多件事拿到了证据都没用。只是因为没有媒体的关注和报道而已吗?”

    雷处长说道:“当然不是。”

    贺芷灵说道:“是上面根本就是不重视,包庇她们,上面也收了好处,我可以这么理解吗?”

    雷处长说道:“小贺,那么多的问题事件,最终为什么都能内部处理了?你知道,你心里清楚得很,不是监狱特殊没有公共监督,不是因为监狱是个独立的地方,不是因为监狱是一个独立的王国,而是有人在保护着,他们也有利益。所以。”

    雷处长没说完。

    雷处长说着,自己又倒了茶。

    贺芷灵对我道:“你听傻了?不会倒茶。”

    这家伙一点也不尊重我。

    我急忙去拿了茶水,但是雷处长自己倒了。

    雷处长接着说道:“在我们监狱的发展的道路上,非常的曲折,因为监狱长期没有财政充分支持,只能依靠自己创办农场和企业来搞创收,养活囚犯和狱警,很多监狱甚至自己开厂,有的是农场,有的是电厂,有的是生产厂,监狱根本上就是个劳动创收的企业,这在别的国家是很少见的。监狱本就是监狱,企业本就是企业。我们却是监狱和企业混为了一起,而狱警和管教还有和女囚的角色,关系也都变得很奇特。这也由此产生了很多乱象,很多人能趁着劳动创收的时候越狱逃跑,很多狱警因为工资低而走偏门。”

    我想发言。

    我说道:“我可以说几句话吗。”

    贺芷灵看了看我,没说什么。

    雷处长说道:“你说。”

    我说道:“很多狱警在捞偏门的时候,都会和我说,监狱的工资那么低,守着这么点死工资什么时候才买得起车买得起房。来这里如果不搞外快,就是浪费青春,所以她们拿着一些违禁品进去卖,甚至是以帮着女囚各种忙的便利捞钱。”

    雷处长问我道:“你觉得工资低吗。”

    我说道:“如果说光拿那点工资,的确是有点低的。”

    那一个月死工资,对于狱警管教们来说,真的是太低了。

    雷处长说道:“上面早就有规定,保障监狱改造罪犯所需要的经费,可是上面并没有对监狱实施全额的保障,只是有些省市的监狱作为试点,启动了保障,现在我们的大部分监狱,不缺钱。”

    贺芷灵说道:“上有政策下有对策,说是这么说,那钱呢?经费呢。没有真正落实到了狱警们的手中,为什么会这样子,因为他们不接受公众监督,因为这里就是独立的王国,因为上面有人雁过拔毛。只有铲除了那些人,监狱才不会这么乱。这个监狱长除掉了,他们还会扶持另外一个监狱长上来。”

    雷处长说道:“小贺啊,我也想啊,该查的查清,该抓的抓,该判的判,全部都到位了。这就好比治病,我们找到了病因,找到了药剂,可是我们却没有找到能治好病的医生。”

    贺芷灵说道:“那你觉得该怎么办。”

    雷处长说道:“你爸怎么说。”

    贺芷灵说道:“我让人该查的都查清楚了,交了上面去,上面还是没有动到监狱长,没有确凿证据。”

    雷处长说道:“监狱长很狡猾。一切事,她都是找替身做的,就连她用的银行卡都不是她自己的,她无论是车子房子,都不是她名字,查不了。”

    贺芷灵说道:“那我再努力下去也是没用了。”

    雷处长说道:“小贺,我们遇到了很大的阻力,背后的她的撑腰的人撑腰的集团,你也是知道的,所以她们才那么嚣张。我这边也努力一下,尽量把她办下去。”

    贺芷灵说道:“尽量。什么叫尽量。”

    雷处长说道:“小贺,你性格真是跟你爸一个样。好了我先走了,我还有个饭局,有事你电话我。”

    贺芷灵说道:“走吧。”

    雷处长站起来,我急忙跟着站起来,要送他。

    雷处长不让我送,但是贺芷灵说让我送。

    雷处长把我推回来,贺芷灵又说让我送下去。

    没办法。

    只能送下去了。

    雷处长在和我下楼的时候,对我说道:“你和她,关系不简单啊。”

    我说道:“我们很简单了,就是朋友,和上下级关系。”

    雷处长说道:“这大小姐,喜欢你。我都看得出来了。”

    我说道:“呵呵是吗。”

    雷处长说道:“大小姐不好伺候啊。”

    说完他拍拍我肩膀,然后有人从外面迎上来,是他的手下,他让我不送了,跟着手下出去了。

    阿楠几个也迎着上来了。

    看到他们,我脸色不好了,我说道:“让你们在上面等着,怎么全都跑下面来了。”

    让他们在上面保护我的,结果他们跑下来,然后才让雷处长轻易的进了包厢里。

    阿楠说道:“我们刚才看到了有人偷偷在对面那里有几个人拿着那种小小的望远镜看着,就组织人过去了。怀疑不是一般人,想要抓了他们。我们不是留了吴凯在上面吗?”

    我说道:“没见着人。那抓到人了吗。”

    阿楠说道:“跑了。”

    我说道:“这又是什么人呢?”

    得罪的人太多了,我也搞不清楚谁会来跟踪我们。

    阿楠拿出手机打给了吴凯,正在通话中。

    阿楠没好气道:“谈了恋爱了,谈傻了。”

    原来,吴凯去煲电话粥去了。

    我说道:“谈恋爱,是好事。”

    阿楠说道:“那也不能擅离职守!”

    我笑笑,他还知道擅离职守。

    阿楠说道:“如果万一是有仇人闯进去了呢。我找他去。”

    我说道:“说他一下就好了,别发脾气。谈恋爱嘛,理解。”

    阿楠说是。

    回到了包厢中。

    我很好奇,问道:“你和雷处长的关系好,是因为你爸和他是朋友吧。那你爸爸到底是当什么官的?很厉害啊?”

    贺芷灵说道:“问那么多做什么。”

    我说道:“好奇嘛。”

    贺芷灵说道:“知道为什么让你也听着我们的谈话吗。”

    我说道:“不知道,你们就不担心我透露出外面去吗。”

    贺芷灵说道:“拔掉你舌头。”

    她吓唬我。

    我说道:“我好害怕。”

    贺芷灵说道:“你不是说我不帮你吗?你不是说我不管你们吗?你不是说我放任你们不在乎你们死活了吗。”

    我说道:“那你自己也没说过你做了那么多,我怎么知道,我以为你真的不想管监狱了嘛。”

    贺芷灵装着不管监狱的事,实际上她让我们这些手下,不停的搜集监狱里那些犯罪分子的犯罪证据交给她,接着,她就拿着去给雷处长,他们再商量怎么整垮监狱长。

    只不过每次把犯罪证据搞上去都是石沉大海,上面都是随便应付。

    这次不同,因为让媒体曝光出去了,上面有压力,所以派人来真正的查了。

    为此,还抓了几个监狱的领导。

    可是虽然已经伤筋动骨,却还没有真正要了她们的命。

    监狱长还没事呢。

    之前我误解了贺芷灵。

    我说道:“表姐,对不起嘛。你大人有大量,不会为我误解你这点小事而记挂于心的是吧。”

    贺芷灵说道:“没有百八十万我不会消气。”

    我说道:“哈哈,好了好了,来,大家喝了这杯酒,洗把脸忘了吧。”

    贺芷灵说道:“我让你好好做事,搜集证据,你为什么从来不好好听我的话。”

    我说道:“一直都有好好听。”

    贺芷灵说道:“那为什么还怀疑我。”

    我说道:“那你那个样子,都不在乎的样子,不管不顾不问,你说我误解你,那你自己表现出来的,能让我不误解吗。”

    贺芷灵说道:“这不叫误解,是你从来都不相信过我!”

    她还上纲上线了。

    我说道:“好了好了表姐,我错我错了,是我动摇了自己的信念,我错了。”

    贺芷灵说道:“没有百八十万,至少也要三五十万,不然我消不了气。”

    我说道:“等如果监狱真正握在了我们手中,我给你好吧。”

    贺芷灵说道:“没希望了。不用想了。”

    我说道:“不是吧,连你都那么绝望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