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239章 贺大小姐不好伺候
    监狱长是直接到我的办公室找我的。

    意料之外,这时候她已经到处后院起火,忙着灭火了,明知道放火的是我们,却还来找我们。

    不过这也是她一贯的作风,她这人哪个方面都强,却在斗争的时候对敌人保佑幻象,对我们保佑幻想。

    要知道,我们可是要干掉她的,而不是能跟她谈条件的。

    兴许她历来都是用恩威并济这一招收服对手,所以她幻想着也能收服了我们。

    见到了我之后,监狱长直接开门见山,说她知道是贺芷灵和我联合起来对付她的。

    我呵呵装糊涂:“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监狱长说道:“别装了。”

    我说道:“那你想怎样嘛。”

    监狱长说道:“你们这么做,也不就是为了钱而已。”

    我说道:“可能,或许,大概是。”

    监狱长说道:“以前监狱里搞到的钱,大家一起分,你觉得怎么样。”

    我说道:“呵呵,我不知道。我基本什么都听副监狱长的,有什么事你不如找她谈。”

    监狱长说道:“你跟着她,不也是为了钱嘛。”

    我说道:“对,为了利益嘛。”

    监狱长说道:“开个价,给你。你看看让那些门口的人都走了,让她们撤了投诉,让女囚们的联名书撤了。”

    我说道:“监狱长你真看得起我,我何德何能请得来那么多人在门口闹啊。不过,我倒是知道有谁请来的。”

    监狱长说道:“贺芷灵。”

    我说道:“不是,是你自己。”

    监狱长说道:“你什么意思。”

    我说道:“监狱长啊,假如你不是做了那些事,那那些女囚和女囚家属会跑来闹吗,她们吃饱了撑着吗。”

    监狱长说道:“我做了什么事。”

    我说道:“分了家属送进来的钱和东西。”

    监狱长怒道:“你别乱说话,我没有!”

    我说道:“是吗。”

    监狱长说道:“我警告你,嘴巴放干净点。”

    都这时候了,还来警告我,有什么好警告的。

    我说道:“监狱长,既然你没有做,那你怕什么呢?让他们闹就是了,闹一段时间,上面就算怎么查,反正你没有做这些事,那查不到什么,不就放了你么。”

    监狱长说道:“可他们这么闹,对我有影响。”

    我说道:“有多大影响嘛,没事的,闹过了就过去了。”

    监狱长身上有问题,当然怕人家闹,闹了后有人盯着,查她。

    她自己本来就有问题,她经不起查。

    可问题是她背景很强大,所以怎么攻击她,她都是能拉着垫背的替死鬼帮忙背黑锅,她却屁事没有。

    监狱长说道:“我当然知道,但是你让她们这么恶意中伤我,好吗。”

    我说道:“呵呵,监狱长,你说是我做的,真是我做的吗?你去问问女囚们,她们会怎么说。”

    监狱长不说话了。

    一会儿后,她拿着一张卡放在桌上:“一百万。让她们都别闹了,然后我再给你一百万。”

    我看着这张卡,笑了。

    监狱长说道:“嫌少?”

    当然少,相比起这家伙从女囚们身上敛到的财物,这区区两百万算什么了。

    不过我不是嫌少,现在监狱长已经快撑不住了,所以想要让我们收手。

    怎么可能收手。

    我说道:“监狱长,这不是钱的问题。”

    监狱长说道:“你们一直想除掉我,张河,你以为真有你们想象中的那么容易?”

    我说道:“没有啊。”

    监狱长说道:“大家如果不斗下去,互相和解了,好好赚钱多好。”

    我说道:“就怕你不是很乐意分啊。”

    监狱长说道:“你担心我骗你。”

    我说道:“监狱长,你也没真的愿意分钱给过我们。现在不是分钱的事情,知道吗?我们这些人,不像你,你是坏人,我们不是啊,你犯法,违法,我们不是啊。”

    监狱长说道:“好,那就继续玩下去!大不了一起完蛋。”

    说完,她拿了桌上的卡,走了。

    这老家伙,居然想收买我,让我们收手,怎么可能。

    上面的人下来查了,监狱长还是那一招,找后台帮忙,然后让替死鬼背黑锅,不过,虽然没有直接的证据监狱长是主谋,但因为管理不力,玩忽职守,她也要受处分。

    可是,监狱长还拉上了副监狱长贺芷灵,在监狱长的不懈努力下,贺芷灵也一样受到处分,一样是玩忽职守。

    作为监狱的领导,监狱出了那么大件事,她们都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老奸巨猾的监狱长,难怪她会说出大不了大家一起完蛋这句话来。

    原本,在我的一手策划下,闹出那么大件事之后,监狱长还妄想着能压下去。

    可她没想到的是贺芷灵通过自身的人脉关系,把这流血事件通过媒体的方式报到出去,检察机关迅速开展调查,严肃查处监管人员涉嫌渎职等职务犯罪,监狱长迅速作出回应,找人,搞定这个事,拉替死鬼出去挡子弹。她又没事了。

    贺芷灵马上继续下一步的攻击,让我让女囚们联名告发监狱长,直接指名道姓说监狱长让监狱管理人员敲诈勒索她们要钱,分发她们家属送进来的财物,然后让家属们聚集门口拉着横幅闹,在强大的媒体压力之下,检察机关又是进来调查,监狱长又马上找她的后台帮忙搞定,然后找我,想给我钱,让我们私了了,我们不肯,她马上又是找人出来挡子弹,虽然女囚们这么闹,虽然媒体压力直指监狱长,但是没有确凿的证据是她监狱长指使手下人去做的,而是她拉着那副监狱长来顶雷了,她又没事了,她不是犯罪,而仅仅是渎职。

    犯罪和渎职,这是两个完全不同的下场。

    犯罪会被抓去判刑,渎职最多就是撤销职务。

    监狱长还捎带着把贺芷灵

    一起往坑里跳:我既然被你们整,那我也拉着你们说你也是渎职了,谁让你也是监狱领导,你把我推下去,我就拉着你一起掉下去。

    贺芷灵还要出什么招?

    监狱长又要还什么招。

    贺芷灵没找我。

    她很淡定。

    我却不淡定。

    因为在这场博弈中,我看不到身后的刀光剑影,看不到那黑暗中的厮杀,所以我觉得很可怕,贺芷灵和监狱长之间面对面博弈,她们看得见这场战斗,她们很淡定。

    我找了贺芷灵,我不知道这场博弈中,已经发展到什么程度了。

    请了贺芷灵吃饭。

    看起来,贺芷灵和平常一样,没有任何的变化。

    我说道:“事情到底怎么样了。”

    贺芷灵说道:“立案调查,案件审理。”

    我问道:“调查谁?”

    贺芷灵说道:“那几个替死鬼,张玫那些。都被带走了。”

    我说道:“她们会怎样。”

    贺芷灵说道:“她们是涉嫌犯罪,敲诈勒索,采取强制措施,被限制人身自由了。”

    我说道:“被抓就被抓,说得那么详细。那你和监狱长呢?”

    贺芷灵说道:“管理存在漏洞,违反监狱管理相关规定,会被降职。”

    我说道:“我靠!才被降职而已嘛?那监狱长那么大的事,才被降职而已?”

    贺芷灵说道:“降职已经很不错了。有可能,只是给个警告处分。”

    我说道:“那你呢。”

    贺芷灵说道:“监狱长被怎么处分,我就被怎么处分。”

    我说道:“假如她只是给个警告处分,那我们瞎忙活了那么多了。”

    贺芷灵说道:“我不会让她那么轻松躲过这一劫。”

    我说道:“可是人家也不会让你躲过,她也拖着你一起跳进坑里。”

    贺芷灵说道:“如果我们两个一起被撤销职务。”

    贺芷灵看着我。

    我说道:“呵呵,那老家伙出去了,这监狱里如果没有她安排进来的其他人,就成了我们的天下了。可是如果你不在了,她却安排她自己人进来当监狱长,那也是杨白劳,监狱里还是她们的天下。”

    贺芷灵突然的,对我说道:“去加一双碗筷。”

    她看着我身后。

    我一回头。

    雷处长。

    就是那个司法的那个雷处长。

    他什么时候来的,我一点都不知道呢。

    我急忙站了起来,和他打了招呼,接着,去拿了一双碗筷来放好,招呼雷处长坐下。

    雷处长看了看我,再看看贺芷灵:“我以为只有你一个人。”

    我明白他的意思,说以为只有贺芷灵在,没想到我也在。

    我说道:“您慢用。”

    说着我就要退下。

    贺芷灵说道:“自己人,没事。”

    雷处长点点头。

    贺芷灵对我说道:“你去哪。”

    我说道:“我出去外面,你们聊。”

    贺芷灵说道:“你不在这里,谁伺候我们?谁给我们倒酒?”

    这家伙讲话真难听。

    雷处长笑笑,说道:“坐吧。”

    他招呼我坐下来。

    我坐下来了。

    雷处长说道:“饭我也吃过了,喝点茶聊聊就行了。”

    贺芷灵说道:“该说的我都在电话里和你说了。”

    雷处长说道:“可有些话,在电话里不方便说。”

    贺芷灵说道:“你就说吧,没事,这是自己人,信得过。”

    贺芷灵把我当成自己人。

    雷处长笑笑,问道:“看起来你们关系不一般。”

    贺芷灵说道:“偶尔是男朋友,偶尔是敌人,偶尔是朋友,偶尔是上下级。”

    雷处长说道:“小贺啊,你偶尔开开玩笑,不总是绷着脸,还是挺可爱的嘛。不要像你爸一样,整天绷着脸,不好看。”

    贺芷灵说道:“说正事吧。”

    连雷处长都对贺芷灵忌惮几分?

    说错了,也不算是忌惮,是有一些宠溺,是那种长辈对晚辈的宠溺,看起来是和贺芷灵家庭应该是和贺芷灵的父亲有很深交情的。

    雷处长说道:“我先和小伙子谈谈。”

    他看向了我。

    我急忙坐好了。

    雷处长说道:“在女子监狱也呆了几年了,感觉怎么样。”

    我说道:“挺好,挺好。”

    雷处长说道:“别紧张,我还是被你这副监狱长管着的人。你不用怕我。”

    雷处长当然是开玩笑。

    我说道:“呵呵,不紧张,不紧张。”

    雷处长说道:“我们家小贺怎么样,挺好的吧。”

    我说道:“好,好。”

    雷处长说道:“如果要谈恋爱,会是个好对象吗?实话实说。”

    我看了看贺芷灵,然后说道:“好,实在是太好了。”

    雷处长一笑,说道:“心口不一。”

    我尴尬点点头。

    贺芷灵对雷处长说道:“干什么呢你。”

    雷处长说道:“操心你终身大事,这小伙子看起来还不错。你也挺关心他,问问看看你们合不合适。”

    贺芷灵说道:“无聊!”

    雷处长对我说道:“贺大小姐不好伺候啊。”

    我说道:“还好还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