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238章 连招攻击监狱长
    安慰稳住了汪蓉,我长吁一口气,然后回去等消息。

    不过,我心里也是十分的忐忑不安,因为我不知道贺芷灵到底采取怎样的行动。

    在办公室里,一会儿后,徐男来找了我。

    徐男和我一样,担心着错过机会。

    徐男忧心忡忡,我也是忧心忡忡。

    看着徐男这担心的鬼样,我倒是笑了出来了。

    徐男说道:“还笑得出来?”

    我说道:“唉,本来笑不出来,看你这个样子,就觉得好笑。”

    徐男说道:“有什么好笑。”

    我说道:“以前我们还是当小管教的时候,哪有这么愁眉苦脸过。”

    徐男说道:“以前有以前的烦恼,现在也有现在的烦恼。现在的烦恼更大。”

    我说道:“以前最多被开除,现在搞不好会没命。带着那么多人,压力也很大。”

    徐男说道:“说正事了,现在究竟怎样了。”

    我说道:“等。”

    徐男说道:“等?等到什么时候。”

    我说道:“不知道。”

    徐男说道:“再等两天,这场戏就没得玩了。”

    我说道:“相信副监狱长吧,她会出招的。”

    徐男说道:“好吧。”

    她回去继续忙了。

    我则是在忐忑不安的等待中度过。

    下午,也是没有任何的动静。

    我不耐烦了,给贺芷灵打电话。

    结果,无法接通。

    连连打了十几个,都是无法接通。

    搞什么鬼?

    小凌突然推开了我办公室的门,都忘了敲门了,什么急事。

    我看着小凌。

    小凌说道:“好多记者进来了。”

    我说道:“进来监狱?”

    小凌说道:“是。”

    我说道:“记者怎么可能进得来监狱?”

    小凌说道:“我不知道。”

    一定有人安排,不然记者们怎么进得来监狱。

    贺芷灵。

    小凌说道:“有警察进来了,监狱长这些监狱领导都被带去喝茶了。”

    我一拍手说道:“好啊!贺芷灵终于出手了!”

    监狱医院那边,也有记者。

    贺芷灵找的是某领导,让某某领导安排的几家媒体下去查的。

    能让记者进监狱医院和监狱的,是贺芷灵。

    这下,昨天的流血事件,全都传播出去了。

    这事情闹得太大了,一下子,满城风雨。

    甚至,连好久没联系的安百井那家伙都都给我打电话,问你们监狱出了大事了,死了几十个人了?

    我先是问他这段时间干嘛去了。

    他说看小孩。

    孩子都有了,他和慧彬。

    我说也不请满月酒。

    他说满月酒就只是叫了自家两家亲戚吃个饭起个名字,都是自家人。

    打算哪天有空叫我们聚一聚。

    我说可以。

    他说今天。

    我说道:“不是吧,就今天?”

    安百井说道:“本来我打算哪天亲自叫你我们两个人自己去喝的,可是,我叫了朋友们,然后慧斌也说好久没见你,也叫你一起来。可是。”

    我说道:“可是什么。”

    安百井说道:“林小慧也来,我怕你们遇到会尴尬。”

    我问道:“尴尬什么。”

    安百井说道:“人家有了男朋友了,她要和男朋友一起来,所以我就顾忌着,最好不要叫你。”

    我问:“有男朋友了?”

    吃醋的次数多了,也就有了免疫力,但一听到人家林小慧有了男朋友,我还是觉得,有点难受。

    安百井说道:“对,家里挺有钱的,和人家门当户对,搞建材的。”

    我说道:“呵呵,门当户对。”

    我叹气一下。

    和林小慧有过一些交集,和她父亲也认识,转眼,物是人非。

    人家已经投进了别人的怀抱。

    我说道:“那算了,改天吧。”

    安百井说道:“要不明天。”

    我说道:“最近我都很忙,因为监狱的事情。你怎么好奇这个起来。”

    安百井说道:“那么大的事,能不好奇吗。有人说你们监狱闹出大事,死了几十个人。”

    我靠。

    死了几十个人。

    这种谣言,也不知道是谁去传起来的。

    我想了一下,我明白了,估计是贺芷灵让人散发谣言的,反正已经闹出去了,传出去了,事情越大越好。

    我说道:“其实我也不太清楚,但是死了几十个应该不是真的。”

    安百井说道:“那是死人了?”

    我说道:“是。可是昨天的事情,今天还有很多人在医院,具体的伤亡情况,还不清楚。”

    安百井说道:“想不到你们监狱有那么乱。”

    我说道:“的确是有些乱。”

    安百井说道:“我除了好奇,是想问问你,你没事就好。”

    我说道:“哈哈,你有心了,怕死的几十个之中有一个是我啊。”

    安百井说道:“是啊。你没事吧。”

    我说道:“一点事都没有,那是别的监区和狱警搞起来的,我这边过去都已经镇下去了。好了,谢谢你了,改天我有空,我请你吃饭,咱两个好久都没喝酒了。”

    安百井说道:“工作繁忙,这不也没办法嘛。”

    我说道:“时间嘛,挤一挤都会有的。”

    安百井笑笑,说道:“是。”

    好几个朋友都打电话来问我监狱怎么了。

    王普,安百井,薛羽眉彩姐等等。

    事情闹大了。

    包括贺芷灵,也都被查了。

    不过这件事和贺芷灵没有关系,张玫是被抓了,监狱长也是被查,但是监狱长有后台,可即使有后台,这隐瞒不报的责任,监狱长背定了。

    我看到了胜利的曙光。

    问了汪蓉,汪蓉说路唯和程澄澄已经被放回了监室里。

    不过两人已经被打了个遍体鳞伤。

    贺芷灵当晚联系了我,叫我去和她一起吃饭。

    我知道她找我谈事。

    马上出去了。

    约我不是吃饭,是喝茶。

    喝茶有些点心。

    两人坐着,面对面。

    我说道:“表姐,你不出手则已,一出手就扳倒了监狱长,从此拨开云雾见青天,真是太高兴的。我都想去放鞭炮庆祝了。”

    贺芷灵说道:“你想的太简单了。”

    我说道:“什么简单?难道都这样子了,还不能干倒监狱长?”

    贺芷灵说道:“她被放回去了。”

    我问道:“为什么?她就算不是因为管理不力,那也是隐瞒不报啊。”

    贺芷灵说道:“找人背黑锅就行了。”

    我说道:“难道她找了人帮她背黑锅。”

    贺芷灵说道:“对,她让另外一个副监狱长去扛了。”

    我问道:“我们监狱还有另外一个副监狱长吗?你不就是了吗。”

    贺芷灵说道:“还可以有很多临时工!”

    我问道:“我知道临时工这说法,但是哪里来的副监狱长。”

    贺芷灵说道:“把工会主席拉上去说是副监狱长,黑锅让她背,隐瞒不报也是她。跟监狱长没关系了。”

    我一拍桌子:“这老狐狸!”

    贺芷灵说道:“道高一尺魔高一丈,真正的高手,都是未雨绸缪,在出事之前就想好了出事的时候该怎么应对。”

    我说道:“这招就是所谓的临时工的招数。出事了让人来顶雷,她们逍遥法外,多潇洒。”

    我喝着茶,都想把茶换成酒了。

    太可恶了监狱长这个老家伙。

    贺芷灵说道:“还有一个办法。”

    我问道:“什么办法。”

    贺芷灵说道:“女囚们很支持你,利用你的声望,让她们写联名书,让她们的家属一起组织起来,也写联名书,就写监狱长派人对她们剥削压榨的所作所为,一起在监狱门口拉横幅闹,现在监狱那么乱,记者又采访,监狱长就算后台再深,上面即使拖着不查,她想要平平安安也难。”

    我问道:“有用吗。”

    贺芷灵说道:“先去做了才知道。”

    我说道:“好。”

    贺芷灵说道:“联名书的内容,我让人准备好了,你让新监区的女囚们签字,让她们在外面的亲属也一起联合起来,矛头对准监狱长,外面她们亲属送进去多少财物,里面女囚只收到了多少,就这一个。所以女囚们才联合起来反抗剥削压榨出了这件事。”

    我说道:“就这个吗?那其他的不写了?例如她让人打女囚什么的。”

    贺芷灵说道:“这个没用。你有直接的证据吗。再说哪个监狱不这么管囚犯的。”

    我说道:“那你说这个联名书的内容,说她剥削压榨女囚,也没有直接的证据啊。她一样可以把替死鬼拉出来挡枪。”

    贺芷灵说道:“所有的人都指名道姓是她做的,克扣女囚亲属送的财物,所以才引起了爆乱,她监狱长找别人来背黑锅,但这么大件事,她说自己不知道,那就是管理不到,我会想办法继续找人办了她。”

    我说道:“好,希望这次能干掉她。这家伙真够厉害的。”

    确实厉害,如果不厉害,她也当不了那么久的监狱长,而且这位子,稳如泰山,监狱都出了那么大件事,她还能轻松脱身,牛。

    可是我现在进不了新监区,只能继续拜托汪蓉,又是给汪蓉钱,汪蓉一听监狱长已经放了,没事人一样,吓得她脸色都变了。

    好在她还配合我去办,拿着联名书去给路唯和程澄澄,让这两个女老大尽能力找最多的女囚来签字,一起告发监狱长,还要发动外面的家属,联名告发,还在监狱大门外拉横幅继续闹。

    这些天,监狱实在是太热闹了。

    监狱大门外上千人喊着口号闹,记者来采访,把监狱大门都堵了个水泄不通。

    监狱长马上组织人出去赶走这些人,可是程澄澄的教众实在太给力,而且人也多,凭着监狱里的这些管教狱警,赶不走他们。

    监狱只能求助于上级,但是,警察这一块,是贺芷灵的自己人,警察不出力,应付似的派出一些人来赶走这些聚起来的人,赶也赶不走,没办法了,只能眼睁睁看着她们闹了几天。

    贺芷灵也在努力的想办法找人对监狱长放枪,要干掉监狱长。

    这一连串的针对监狱长的招数,让监狱长已经意识到了有幕后推手在策划着对她进行攻击,她很快就知道贺芷灵就是主谋。

    于是,她想要找贺芷灵,但是找不到贺芷灵,她就找了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