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237章 监狱长挖的火坑
    贺芷灵要我先答应监狱长的条件,拿了监狱长的钱之后,进去了新监区,再干掉监狱长。

    假装被监狱长收了。

    贺芷灵说道:“她认为你跟着我,也只是为了钱,跟着她,能得到更多的钱。砸了五十万,她真够大方的。”

    我说道:“大方个鬼。五十万,还不够她剥削女囚的那点零头。”

    贺芷灵说道:“她以为五十万会够了。”

    我说道:“你说得对,她在迷或我,想要拖延时间,那现在我去答应她了。”

    贺芷灵说道:“她要让你去当这新总监区长可以,可你必须要她出人事调动调任的通知,通知上要有上面的盖章,还有她的盖章,签名,还要清清楚楚的写好日期。如果需要签字,记住了,必须要清楚的看好日期。”

    我说道:“写明天的日期是吗。”

    贺芷灵说道:“如果写的是今天的,那今天发生的事情,就是你这个总监区长来承担了。”

    我说道:“好的,我懂了。”

    挂了电话后,我手机响了。

    是徐男打来的,说想和我聊聊。

    我去了她办公室,和她聊聊。

    徐男问我道:“到底怎样?”

    我说道:“放心吧,贺芷灵都有安排了。你担心什么。”

    徐男说道:“千载难逢的好机会,这件事捅出去了,看她监狱长怎么处理。”

    我说道:“是,的确是千载难逢了。”

    徐男说道:“我有另外一个想法。”

    我问道:“什么想法。”

    徐男说道:“不仅仅是想让警察来查这个事,还想让媒体下来查。”

    我说道:“你要爆料给媒体?”

    徐男说道:“是。副监狱长只是想捅出去让上面知道和让警察下来查而已,是吧。”

    我说道:“其实我不算太清楚她到底是要怎样。”

    徐男说道:“如果她只是让上面知道,这事情不算大,让媒体知道了,这事情才算大!闹得满城风雨,你看她监狱长的地位肯定受到冲击。”

    我说道:“这招也挺不错,我找贺芷灵说说看。”

    徐男说道:“现在就给她打电话。因为这个实在是拖不得,再拖一两天而已,监狱长马上把这件事迅速摆平。趁着现在伤者还在抢救,重伤者还在住院。”

    我说道:“好的。”

    我又给了贺芷灵打了电话,告诉了她我们的想法,说要让媒体介入进来什么的最好。

    贺芷灵问我道:“媒体?哪个媒体?进去监狱医院进得去吗?”

    我说道:“所以才和你说啊,你放行了才能进得去。”

    贺芷灵问:“那你要哪家媒体去采访?谁不怕死?”

    这倒也是,媒体谁敢乱来。

    我说道:“那这么好的机会难道就算了嘛。”

    贺芷灵说道:“我会安排的。”

    说完她挂了电话。

    我看了看手机,无奈的对徐男叹气一下,说道:“她说她自有安排,她总是这样子。自以为是。”

    徐男说道:“或许她真的是已经都安排好了的。那我们就不要想那么多了。回去休息。”

    我说道:“好吧。”

    回到了宿舍,看了好久的书,辗转反侧才睡着了。

    次日,我答应了监狱长的请求。

    答应了,就能拿了她的五十万,那一大袋子钱,然后进驻新监区。

    不过对于我如果能拿到那笔钱我并没有任何喜悦感,因为我知道贺芷灵终究要占为己有,我只能算是帮着贺芷灵保管这一笔钱而已。

    监狱长安排了一个其他的办公室给我,也不在之前的总监区长办公室,张玫还在那里。

    而张玫现在是什么身份,我也不懂了。

    监狱长提着那袋钱来我办公室后,笑眯眯的,给了我一份文件,说让我签字。

    正式调任我为新监区长总监区长。

    其他的内容我都是略扫了一眼而已,重点是看日期。

    日期清清楚楚写着是这个月的一号开始,我正式调任为新监区总监区长。

    那时候,我已经被撤了,现在是月底了,离一号也有二十来天,明白了,监狱长这招够狠啊,五十万花的很值得,想要让我来背这个黑锅,如果我签字,那我在发生这次流血事件的时候,已经是总监区长了,这个黑锅,要让我来背。

    贺芷灵果然十分聪明。

    看见我在迟疑着,监狱长说道:“这就是走走形式。”

    说着,她还放着那一袋子五十万放在桌子上,说道:“小张啊,监区的事,就需要你来稳着了。”

    我指了指日期,说道:“监狱长,这个日期恐怕不对吧。我是今天刚进来的,你却让我签的是一号的日期。”

    监狱长说道:“合同嘛,都是这样子的,没关系的了。不是都一样吗?快点签字吧,然后还要开会。”

    我说道:“监狱长,合同可是有法律效力的,我怎么能够随便签呢?”

    监狱长说道:“小张,这不就是一个合同日期嘛?能有什么法律效力。”

    这家伙,挖了个坑让我钻进去。

    我笑笑,说道:“监狱长,抱歉了,如果这日期不改,我是不可能签字的。”

    监狱长说道:“以前任用的时候,也没有正式的合同。包括张玫还有你之前的前几任。”

    监狱里,你监狱长只手遮天,你说什么就是什么了,今天让我当,明天让别人当,你说怎样就怎样,当然不需

    要所谓的正式的通知合同。

    可是,这一次不一样,这次我签了,昨天的那流血事件的黑锅我就要背了。

    我说道:“那以前也没有正式的合同,为什么这次会有。”

    监狱长语重心长的样子说道:“小张啊,经历了那么多个总监区长,我总算是明白了,还是你最靠谱的,这些人都不行的,包括张玫!我真是有眼无珠啊,看错人了。你看,合同上明明白白,三年,你是总监区长,以后包括我也不能随随便便把你调任了。”

    说是这么说,话都是好听的。

    贺芷灵已经和我说,让我必须有合同才上去干这个总监区长。

    我还是坚持:“监狱长,既然今天起,那就写今天的日期。”

    监狱长看我是太坚持了,她退了一步,说道:“那就不用合同吧。之前那么多次也没有签字。”

    我说道:“不行,监狱长,这一次我必须要清清楚楚明明白白的上去当这个总监区长,我要。”

    监狱长问我道:“为什么。”

    我说道:“我说了啊原因。”

    大家心知肚明了。

    监狱长说道:“这是上面同意了的合同,再去麻烦上面,不好。”

    我说道:“那好,那就算了。”

    监狱长看了我一会儿,说道:“小张,既然你不想做这个总监区长,我也不勉强。”

    说着,要去收那五十万。

    我无动于衷。

    监狱长拿好了那袋子钱,然后对我说道:“你的老朋友程澄澄和路唯,你也别想救了。”

    她直接出口威胁我了。

    我说道:“监狱长,你要是敢动她们,别说她们的教众会闹,我也会闹。”

    她说道:“怎么,你想闹?”

    我说道:“你试试看。”

    谈判破裂,我离开了新监区,回去了旧监区。

    就知道这个钱不是那么好拿的。

    给贺芷灵打电话,告诉了贺芷灵。

    贺芷灵问道:“钱没到手?”

    我说道:“没有。”

    贺芷灵说道:“监狱长的钱,不是那么容易拿的。”

    我说道:“人家搞个合同出来给我签字,摆明了要摆我一道,挖了个火坑让我跳进去,我傻啊我。”

    贺芷灵说道:“不提醒你的话,怕你是真的傻。”

    我说道:“行了吧,我没你想象中那么愚蠢。那现在怎么办。她威胁我说要整死了程澄澄和路唯。”

    贺芷灵说道:“死就死吧。反正跟我没关系。”

    我说道:“哇你这家伙,讲话那么难听呢?好歹那是两条人命啊。”

    贺芷灵说道:“那程澄澄很漂亮,喜欢吧。”

    我说道:“这哪跟哪啊?那路唯不漂亮,我喜欢嘛?这还不是因为她们是我的人,是我的合作伙伴,我才不想让她们死!”

    贺芷灵说道:“路唯可以留着,程澄澄最好死了,不过如果没办法,死了就死了。”

    我问道:“这话怎么说。”

    贺芷灵说道:“程澄澄始终是一个大麻烦。斜教。”

    我心里不舍得程澄澄死,不光是因为她的美貌而已。

    我说道:“不行。”

    贺芷灵说道:“好,你去救她们。去。”

    我说道:“求你,帮忙。”

    贺芷灵说道:“听天由命。”

    说完她挂了电话。

    这家伙,也不和我说下一步怎么走,直接就挂了电话,那我下一步该做什么?

    那我又怎么救程澄澄和路唯?

    想了想,还是找汪蓉。

    给汪蓉打了一个电话。

    问汪蓉路唯和程澄澄那边的情况。

    汪蓉明确的告诉我,新监区还是牢牢的掌握在张玫的手中,路唯和程澄澄的确是被关起来了。

    路唯的人闹,程澄澄的人也在闹,她们都担心自己的老大被弄死,可是她们都被关在自己监室里,还能怎么闹。

    现在侦察科的又不停的把女囚们一个一个带出去查,一个一个问,一个一个拷打,新监区刚才我进去看着是平静,实际上非常的乱。

    很乱。

    因为侦察科就是监狱长的人,所以汪蓉十分担心侦察科的人会查到这些事是我们一手策划的,假如查到了,那汪蓉可就完蛋了。

    她言语中,止不住的颤抖害怕。

    我说道:“你先镇静下来,没什么好怕的,要查哪有那么容易,那些女囚懂什么,也只有程澄澄和路唯知道而已。”

    汪蓉说道:“那如果路唯和程澄澄被拷打,受不了然后把我们供出来呢?”

    我说道:“之前说好了,她们会一口咬定是她们自己主谋的。”

    汪蓉说道:“我还是很担心,侦察科的人,手段是有的,整的人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我说道:“好了好了,你别那么害怕了,我会有办法的。”

    我其实也没有什么办法,说这个话,就是为了稳住汪蓉而已。

    汪蓉说道:“我有个想法,要不我们再组织她们,再一次闹起来,逼着她们交出程澄澄和路唯出来。”

    我说道:“不可能办成了。消了你这念头,好好的待着,不要乱想,我会有办法。”

    她说:“有什么办法?”

    我说道:“很快你就知道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