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236章 监狱长的担心
    徐男很快报告了数据给我。

    死了两个狱警,一个女囚,重伤二十多人,骨折的也很多,轻伤上百,四个还在抢救中。

    我把这消息告诉了贺芷灵。

    贺芷灵知道了之后,说道:“知道了。”

    我说道:“然后呢,下一步呢。”

    贺芷灵说道:“下一步,看着就好。”

    我说道:“你该不会是说知道了,然后什么都不做吧。如果你不做,我找记者都好啊。”

    贺芷灵说道:“我知道怎么做。”

    她挂了电话。

    我桌上的电话响了。

    监狱长打来的。

    叫我和她一起吃饭,在监狱饭店里。

    似乎是担心我不去,她还特地说了一些好听的话。

    该去。

    见到监狱长的时候,她和颜悦色的样子,和我聊着。

    开始是随便聊聊,后面就严肃了起来。

    因为聊到了今天发生爆乱的话题。

    监狱长说道:“没想到新监区出了这么大的事。”

    我说道:“唉,我也是没想到啊。到底是怎么回事,侦察科查了吗。”

    监狱长说道:“查了,是女囚们挟持狱警,让狱警开门,接着出来挟持更多的狱警开了门,她们就是出来针对狱警的报复。”

    我问道:“报复?意思说她们打的是她们想要报复的狱警了。”

    心里想着活该。

    监狱长说道:“是啊。”

    我说道:“想不到我们安防系统搞得那么好,却还是拦不住她们的脚步。”

    监狱长比我清楚引起爆乱的原因是什么,就是她们逼着女囚要钱,剥削压榨女囚,才导致了这一流血事件的发生。

    可是她肯定不会这么说的,只说对狱警的报复,把责任推给女囚,反正肯定跟她没关系,推得干干净净。

    监狱长说道:“有备而来,有计划,有目的,她们准备了很久。”

    我说道:“问了带头的人了?”

    监狱长说道:“在查那几个带头的。”

    看来程澄澄和路唯又有麻烦了。

    被监狱长给关起来,估计现在在拷打。

    监狱长说道:“本来这些人应该交给警察处理,这些事让警察来查。可是不能找警察的原因啊,你也懂的。”

    我说道:“呵呵懂,懂。”

    当然懂,找了警察,这个事情就是捅出去了,天大的大事,你监狱长有麻烦了。

    监狱长说着,从脚下提着一个黑色的包包上来,打开给我看,里面几十沓现金闪眼。

    监狱长说道:“五十万。”

    我不是没见过那么多钱,见得多了。

    不过五十万放在这么个大袋子里,还真的是够多的。

    我抽着烟,问道:“监狱长什么意思。”

    监狱长说道:“小张啊,希望你这边呢,帮我搞定这个事。”

    我问道:“搞定什么事?”

    监狱长说道:“监狱出那么大的事谁都不想,那么你这里帮着我处理了。可以吧。”

    我问道:“监狱长,你想我怎么处理?”

    监狱长说道:“路唯和程澄澄比较听你的话,我希望你回到新监区,安稳下她们的人。”

    我以为她只是想让我配合着她,收了钱后不要捅出去这个事,没想到她还要我帮忙搞定路唯和程澄澄。

    可是,她说的安稳下她们的人,几个意思?

    我问道:“安稳?”

    监狱长说道:“是,安稳。你继续来当这个总监区长,张玫肯定要处分的,不然上面如果知道,我没法交差。”

    我想了想,为什么用安稳这个词。

    明白了,她想要干掉路唯和程澄澄。

    对她来说,路唯和程澄澄是最大的毒瘤,这两个是闹起这些事的主要头头,是主要谋划者,领导者,只有彻底消灭她们,然后她们这两帮女囚才会群龙无首,分成各个小帮派互相攻击,成了散沙。

    可是如果弄死路唯和程澄澄,路唯和程澄澄的人肯定不乐意,会闹,那么只能要我去出马摆平。

    我怎么摆平?

    一个是靠说服,一个是靠镇呀。

    双管齐下,把女囚搞定了,到时候彻底搞定,监狱长肯定又会换了我,这就是她的套路。

    监狱长着实是一个极为聪明的玩政治的高手,我估计她在她上线那一边一定也塞了钱,想要让上面帮忙压着这个大事。

    我不敢贸然收下这个钱,我不愿意和她合作,我不愿意出面去镇呀路唯和程澄澄的人,得罪太多的女囚了,到时候她们那些女囚还以为是我和监狱长联合起来,干掉了她们的头儿,那我真的背上臭名一生,洗不脱了。

    可是如果我不接,怎么救路唯和程澄澄,恐怕现在路唯和程澄澄,已经被她们给整死了。

    糟糕,之前千算万算,没算到这一步。

    我问道:“你想怎么对付程澄澄和路唯。”

    监狱长先不回答我,而是把那一大袋子钱给拉上了拉链,然后放好在旁边凳子上。

    接着,她徐徐回答道:“她们就是爆乱的罪魁祸首,已经关着起来了。”

    我说道:“还打了她们了是吧,你打算要她们的命。”

    监狱长说道:“是她们自己先惹事,这是惩罚!”

    我说道:“那现在她们怎样了?”

    监狱长说道:“我知道你和她们关系好,但你也保不了她们了这一回。”

    如果我现在求着监狱长去保住她们,监狱长肯定想着是我想要救她们,而且怀疑我是这件事的主谋,那我不能求监狱长。

    可是我该怎么说,监狱长才不会对她们两个下毒手。

    恐怕,现在已经打了个半死不活的了。

    我问监狱长:“那你想杀了她们?监狱长,如果杀掉的话,我可压不下去,你要知道女囚们如果发怒起来,恐怕惹的事比今天还大。”

    监狱长说道:“除掉了这两个头头,她们也没有那么大的能量。”

    我说道:“呵呵,监狱长,路唯她们闹不起来那么大,但是程澄澄呢?那帮是异教徒,她们疯起来会怎样?”

    监狱长沉默了一下,然后说道:“即使不弄死,也要关着了!让她们付出代价!”

    我说道:“现在对这两个头头下手,她们的部下还会闹,所以现在不是对付这两个头头的最好的时机。”

    监狱长说道:“那什么时候才是最好的时机。”

    我说道:“慢慢瓦解她们在她们没有足够的力量反抗之后才行。”

    监狱长根本听不下去了,我这个话,她听得太多了。

    但是监狱长不得不考虑的一点就是:要是整程澄澄和路唯,她们的部下肯定会闹,而且恐怕比今天闹的事更大。

    监狱长认定的就是群龙无首的程澄澄和路唯部下即使闹,也闹不出那么大的是,但是程澄澄的部下就难说了。

    我就从这点去说,警告监狱长,假如程澄澄有个三长两短,她们这帮异教徒破坏的能量是无法估计的。

    监狱长思考许久,对我说道:“找你还有另外一个原因。”

    我问道:“什么。”

    监狱长说道:“保密,不要对外说。”

    五十万,封口费,让我不要捅出去。

    在仓惶之中,她竟然想到了这么个烂方法。

    这并不是她想要这么做,而是被逼无奈,不然这老财奴怎么可能舍得拿那么多钱来收买我。

    这招,叫缓兵之计,只要稳着我过了这几天,就算我捅出去了也不会有什么事。

    她目的第一个是要我不要捅出去,第二个是让我回去稳住新监区的女囚。

    我说道:“可以让我考虑吗。”

    我在想着,如果我拿了监狱长的钱,然后到时候又摆了她一道,是不是太过分了呢?

    可是这些钱也不是她的钱,是女囚们的钱,是她们从女囚那里剥削来的不义之财。

    我要去问问贺芷灵该怎么做。

    再给监狱长一个答复。

    我说道:“我今晚考虑一下,明早给你答复可以吗。”

    监狱长说道:“可以。不过我丑话说在前头,张河,我们之间是有一些过节,但如果你想要通过今天这件事整我的话,你能整得了我,但你绝对整不死我,到时候,我也会吃人的。”

    她在威胁我。

    我笑笑,说道:“监狱长,我明白了,谢谢你这顿饭。再见。”

    离开了监狱饭店。

    回去宿舍后,给贺芷灵打了个电话,告诉了她刚才监狱长找我谈话了,以及谈话的内容。

    贺芷灵问我道:“为什么不答应。”

    我说道:“为什么要答应。”

    贺芷灵说道:“我在问你,为什么不答应,不要问我为什么。”

    我说道:“答应了有什么好处,人家监狱长明摆着让我去背黑锅的,让我去安稳了人家路唯和程澄澄的人,然后安稳下来之后,再把我一脚踢开。我为什么要答应。再说了,我答应不答应去处理好新监区的这些乱事,摆平这些人,她们都会对路唯和程澄澄下手。”

    贺芷灵说道:“你不去稳住,去收拾她们手下的人,监狱长还真的不敢弄死路唯和程澄澄。她如果敢整死了路唯和程澄澄,她最担心的不是女囚那边闹事你明白吗。”

    我说道:“那担心谁。”

    贺芷灵说道:“担心你和我。”

    贺芷灵分析的很正确,监狱长如果弄死路唯和程澄澄,担心的不是路唯和程澄澄的手下闹事,而是担心我和贺芷灵把这些事闹大,煽动程澄澄和路唯的手下闹事,还有就是我们把事情捅出去。

    我说道:“你说得很正确,所以这是她不敢整死程澄澄和路唯的原因。”

    贺芷灵说道:“你答应不答应,她都不敢整死路唯和程澄澄,而你答应了,还能照顾到路唯和程澄澄。”

    我说道:“是,你的判断兴许是正确的。那我要答应下来吗?”

    贺芷灵说道:“她现在最要紧的事不是让你去稳住女囚,而是担心你捅出去所以要收买了你,这些钱,你懂什么意思吗。”

    我说道:“我懂啊,所以我不要,因为我还是要让你捅出去,整死她!”

    贺芷灵说道:“要!怎么不要?有钱为什么不要。”

    我说道:“呵呵,拿了人家的钱,还要对付人家?”

    贺芷灵说道:“那些都是女囚们挣来的钱。她剥削来的钱,不是她的钱。”

    我问道:“那是不是要我先答应下来了,然后拿了钱,到时候还要摆监狱长一道?”

    贺芷灵说道:“对付她这种人,就是该这么无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