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235章 新监区失去控制
    即使如贺芷灵所说的,黑珍珠真的让我背黑锅,我相信,黑珍珠在让我背黑锅了之后,肯定会努力救我的。

    为黑珍珠背黑锅,值得。

    不说黑珍珠让我背黑锅,现在在监狱,贺芷灵不也利用着我吗?

    让我来对付监狱长,如果出事了,不一样我是去背黑锅。

    在问了贺芷灵让她帮忙我下去被拒绝之后。

    我嘟囔道:“说人家让我背黑锅,你不也一样。我在监狱里,你不一样让我去对付监狱长,人家监狱长对付的也是我。我和张玫,康云那些木偶,没有什么不同,木偶挂了,换了一个就是。”

    贺芷灵说道:“以前是这么想的,你就是木偶。”

    我说道:“对,一样的吧,承认了?现在也是木偶,假如我这个木偶完蛋了,换了一个木偶就是。”

    贺芷灵说道:“别做。”

    我说道:“不做怎么行,表姐对我那么好,即使我背了黑锅,被监狱长整了,我知道你也不会放弃我,依旧对我好的,我怎么会不做,有那么多的好处。”

    我在夸她,捧着她,目的是想着她继续帮我,让文浩不要整到珍珠酒店。

    贺芷灵说道:“说那么多夸我的话,不给钱也没用。”

    我嘿嘿一笑,说道:“表姐,真没那么多钱。”

    贺芷灵说道:“那不谈了。”

    我说道:“唉,好吧。”

    贺芷灵说道:“黑珍珠会有办法。”

    我说道:“希望如此吧。我找你是有一个另外的事情要谈。新监区的。”

    贺芷灵说道:“说。”

    我说道:“我让她们去开打了,已经定好了时间,大规模斗殴。”

    贺芷灵说道:“哦。”

    我说道:“事后怎么办。”

    贺芷灵说道:“到时告诉你。”

    我说道:“好,希望我们能成功。”

    贺芷灵说道:“收拾干净,然后快点离开,我要忙了。”

    我说道:“急什么呢。”

    她离开了。

    我一个人喝酒也没什么味,好吧,喝完了这杯,离开了。

    是醉着离开的,她也喝了一些,但是她这样子了,还去工作。

    我呢,回去睡觉。

    我是贺芷灵的棋子,也是黑珍珠的棋子,张玫这些人,是监狱长的棋子,霸王龙是林斌的棋子,拼杀在最前线的,在最险恶的环境中斗争的,都是我们这些棋子,如果要死,最先死的也是我们这些棋子,人为财死鸟为食亡,死自然是不值得,但是如果为了贺芷灵,黑珍珠而死,我无怨,因为她们是真正对我好的人。

    监狱里,今天很安静。

    在旧监区,我上了旧监区最高那栋建筑的顶楼。

    天气很好,艳阳高照,热得发晕。

    徐男也上来了,给了我一支烟,她日子过得可潇洒,每天中华小熊猫玉溪芙蓉王的抽着。

    一支中华烟,我接了过来,点上。

    徐男说道:“天真热啊。”

    我说道:“是很热。”

    看着那边的新监区,非常的安静。

    徐男问我道:“计划怎么做的?”

    我说道:“等会儿四个监区到了放风的时间,出来的是四个监区的少部分女囚,让收买好了的狱警假装被挟持,女囚逼着她们打通四个监区的门,还有监室的门,程澄澄和路唯的人出来,充当打手,对那些张玫的人下手。”

    徐男不无担心道:“那如果失去了控制怎么办,女囚们对狱警们动手,就明知道是自己人还打女狱警,甚至相互殴打。”

    我说道:“我和路唯程澄澄都说过了,要她们只对她们的敌人下手,那些逼着她们要钱的,那些打她们的。”

    徐男说道:“她们会那么听话吗。”

    我说道:“防暴队的朱华华我也通知了,假如真的失去控制,防暴队快点进去镇下去。不过我相信路唯和程澄澄不会乱来的。”

    徐男说道:“如果另外一部分女囚,不是程澄澄和路唯的人,乱来呢。可能真的会出人命。”

    我说道:“那程澄澄和路唯的人会对付她们。相信她们吧。没人会无缘无故对好人下手,至于那些张玫的走狗,死有余辜。”

    我徐徐吐出一口烟雾。

    死人是我所不希望看到的,但是如果真的要闹起来,这完全就不是在控制的范围之内了。

    毕竟那些走狗那么可恶,打女囚的时候,也没考虑过女囚的死活,只图她们的利益和快意。

    坏人,是该遭受到报应的。

    徐男说道:“行动的目的是什么,出口气?”

    我说道:“把张玫拉下马。”

    徐男说道:“张玫下来,还有别人上去。”

    我说道:“不知道了。”

    这时候,小凌和文姐也上来了。

    她们也是行动的负责人之一,联络什么的,都是她们在做。

    小凌把我拉到旁边,问我道:“汪蓉信得过吗?”

    我说道:“我也在赌。”

    小凌说道:“如果信不过,这招非但做不了,还要被他们给收拾了。”

    我说道:“看吧。”

    有些紧张。

    约定好的三点钟开始行动,还有两分钟。

    又和小凌聊了几句,然后静静的看着那边新监区的动静。

    三点了。

    新监区的各个分监区的部分女囚放出来晒风,晒太阳。

    她们在出来的时候,突然队伍乱了起来。

    行动开始了。

    有些女狱警被‘挟持’,然后开了各个通道门,接着,各个分监区的女囚们冲出来,包括监室里的,新监区一时间就失去了控制。

    我紧张的点了一支烟。

    女囚们冲出来后,纷纷对狱警们下手,那些敌人狱警。

    张玫的人。

    徐男说道:“下去吧,很快有人要我们过去增派人手了。”

    我点点头。

    我们各自回到了各自的工作岗位。

    果然,张玫马上报告给了监狱长,监狱长马上调防暴队,还有各个监区,包括徐男这边旧监区的大批狱警过去镇呀。

    徐男迅速到了我的办公室,对我说道:“监狱长让我找你一起过去。”

    我说道:“夜壶啊夜壶。”

    徐男问道:“什么夜壶。”

    我说道:“需要的时候,就从床底下捞出来用,不需要的时候,恶心的一脚踢飞。我就是夜壶。她是想让我去出面,把女囚们搞定了。”

    徐男说道:“对,她就是想要利用你和女囚们的关系,让你把她们镇下去。去吗。”

    我说道:“她是监狱长,不去不行啊。”

    徐男说道:“走吧。”

    监狱长让徐男把旧监区能调过去的狱警都尽量调过去,包括在休息的,还有今天休息的在宿舍的狱警。

    到了新监区门口那里,看到防暴队的人鱼贯而入,监狱长站在新监区的大门口,看到我们旧监区浩浩荡荡的队伍来,好像看到了救星,心急火燎的过来让我们赶紧进去搞定这些搞事的女囚。

    我们进去了。

    新监区里,大批的新监区的女狱警倒在血泊之中,不懂伤亡情况如何。

    我们进去后,迅速的把女囚们给制服了。

    路唯她们这帮女囚容易摆平,我们进去她们直接就投降了,蹲下来抱头不动。

    程澄澄的人还在固执反抗,还在动手打人,但是毕竟我们的人太多了,进去没用几分钟,把她们都给制服了。

    不仅是很多女狱警倒在血泊之中,很多女囚也倒在血泊之中。

    马上送医。

    还好,程澄澄和路唯严格按照我们的计划来,没有怎么伤到我们的自己人,当然也有伤的,但是没有那么伤,伤重的,都是张玫的人,因为这些人对女囚们压榨剥削最狠,对待女囚更凶,所以她们这时候成了爆乱中的女囚的重点围殴目标。

    有几个看起来貌似挂了。

    很快,收拾干净了战场,女囚们各自都被送到了各自的监室。

    大批的女狱警和女囚被送医,上百人。

    这是大件事。

    接下来的好戏,才刚刚准备上场。

    监狱长紧急召集开会,召集监狱的各个领导人开会,我本来是没资格参加的,因为我只是个普通的管教而已,我的身份很低等。

    但是监狱长还是把我叫了去了。

    在大办公室里面,监狱长沉着脸。

    许久,她都不说话,很静。

    监狱长看着张玫和汪蓉,问道:“怎么会出这样子的事,告诉我!”

    张玫和汪蓉都低着头。

    监狱长大声再问:“说啊!你们两个,说话!”

    张玫摇摇头,说道:“我也不知道啊。”

    监狱长骂道:“出那么大的事,你还不知道怎么回事!你脑子进水了吗!”

    接着她问:“汪蓉!你说。”

    汪蓉也说不知道怎么回事。

    监狱长说道:“侦察科的人已经去查了,谁有责任,全部处分!”

    说完了这句话,又是沉默了许久。

    接着,监狱长说道:“这件事,谁如果捅出去了,我不会让他有好果子吃!记住了。听到没有!”

    “听到了。”

    说这句话的时候,监狱长死死盯着我,原来,她叫我来是要警告我,如果外面的人知道这个事,她会找我麻烦,让我没好果子吃。

    你威胁我,我就会怕你吗?

    说完她让散会了,让张玫独自留下。

    我们则是离开了。

    徐男和我走回去旧监区的路上,徐男说道:“监狱长最后那句话摆明了是针对你说的。”

    我说道:“是啊,我知道啊。”

    徐男说道:“捅出去?”

    我说道:“会有人捅出去的。”

    徐男说道:“谁。”

    我说道:“哟,你问那么多做什么。”

    徐男说道:“我不是想问那么多,我是想知道如果你没有安排下一步的计划,就我来安排。”

    我说道:“你想怎样,捅出去啊?”

    徐男说道:“肯定要捅出去啊,不然闹起来不是白费力气。”

    我说道:“按照之前的计划,就是这样子做的,捅出去。可是我们捅出去没多大分量,要有背景的人捅出去才有分量。”

    徐男说道:“你安排好了就好了。”

    我说道:“麻烦你让人盯着医院那边,到底死了多少个?死的是狱警还是女囚,重伤多少个。迅速报告给我。”

    徐男说道:“好。”

    徐男马上派人去盯着监狱医院那边,到底多少女囚多少狱警住院,伤亡情况。

    我要去给贺芷灵打电话,告诉准确数据给贺芷灵,好让贺芷灵把这个监狱的大事捅出去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