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234章 锻炼能力
    好不容易,见到了贺芷灵。

    打电话总是不接,只能去找她。

    现在她让工厂的门卫加强戒备,我不能轻易进去,甚至加高围墙,还要加铁丝网什么的。

    我还是给了她打电话,她让门卫放我进去,我才能进去了。

    在她那豪华的办公室,她正在用餐。

    点的是外卖,尽管是外卖,但还是十分的豪华。

    龙虾,刺身什么的。

    她用的是刀叉,还有一杯红酒。

    我看到就流口水了,过去后,也不管那么多,拿了一份刀叉,就开吃起来。

    她看了看我,也没说什么。

    我说道:“真会享受啊,一顿晚饭,不就是一个快餐而已,吃得那么好至于吗。”

    贺芷灵说道:“挣钱来不花,至于吗。”

    我说道:“吃得也太好了。”

    一桌子的珍馐美味。

    贺芷灵说道:“知道什么叫吃得好吗。”

    我说道:“这样就很好了。”

    贺芷灵说道:“真正吃得好的,是世界上最有钱的人吃的食物。”

    我说道:“我当然知道最有钱人吃的是最好的食物。”

    贺芷灵说道:“那你说他们吃的是什么。”

    我被问住了,然后看了看贺芷灵,说道:“不知道。”

    贺芷灵没说下去。

    我说道:“就是那些什么松露还是什么露,还有那些鱼子酱,鱼翅,鲍鱼,燕窝这一类。”

    贺芷灵说道:“是吗。”

    我说道:“那不是吗。”

    贺芷灵说道:“就只是这样子吗。”

    我说道:“当然还有一些我不知道的吧,例如几十万块钱的一瓶红酒啊,洋酒啊什么的。反正我这辈子都吃不起,我也不会去想那些,我觉得一餐吃个十块钱的快餐都很好了。相比起监狱的伙食,呵呵,十块钱的快餐真的是太好了。再有钱,吃这么贵的,也是浪费钱,反正目的不都是为了填饱肚子而已。”

    贺芷灵说道:“吃这些,是要填饱肚子而已,对于你这种人来说,也只能这样子了。”

    我说道:“那不是吗?再好吃不都是为了填饱肚子。难道有钱人不也是为了这样子吗。我反正觉得不该铺张浪费,什么几十万几万块的几千的酒,太奢侈浪费。”

    贺芷灵说道:“那是不是几千块的比几十块的红酒好喝。”

    我喝过。

    而且还是和贺芷灵在一起的时候才喝的多的,也基本都是被她逼着去买,然后才喝的。

    我说道:“那是肯定的。”

    贺芷灵说道:“人吃喝的这些东西,并不仅仅因为是味道,还有一个心里特点,喜欢独一无二的东西,花钱买的是一种感受。”

    我说道:“是,但是享受不起。”

    贺芷灵说道:“上千的咖啡,蛋糕,都是提供给人一种享受的独一无二的感受。就是和别人的不一样。”

    我吃惊问道:“咖啡?蛋糕?有上千块钱的?你不是说笑话?”

    贺芷灵说道:“你没见过不代表没有。”

    我说道:“这句话可是我的口头禅。”

    贺芷灵告诉我,上千的咖啡和蛋糕的确是有的,而且还不止上千,是好几千。

    一个蛋糕上的布丁,糖,水果等等材料,都是全世界各地来的顶尖食材制作而成,价格自然不菲。

    我问道:“吃过吗?”

    贺芷灵轻轻摇了摇头。

    我说道:“连你这样子的都没吃过,更何况是我呢?”

    贺芷灵说道:“所以这也是我努力挣钱的一个因素,为了更好的享受。人生在世短短几十年,就该努力去创造财富享受人生美好的一切。”

    我说道:“好吧,我觉得如果是我,有个好点的车子房子,和一个厮守终生的爱人,一双儿女,收入像现在这样子保持,我就觉得无忧了。”

    贺芷灵说道:“每个人追求的都不同,你的追求也是正确。车房,爱人,家人,美好生活。”

    我说道:“好吧,很难得见你会表扬我,会肯定我。谢谢,干杯。”

    举起酒杯,和她干杯,干杯后,我问道:“这酒又是多少钱一瓶。”

    贺芷灵说道:“几千。”

    我问:“几千,是几千?”

    贺芷灵说道:“你不是不追求这个吗。”

    我说道:“那让我知道多少钱了,喝下去心里也更舒服。”

    不知道,这算是人性的弱点,还是优点。

    我问她:“你加强安保戒备,加高围墙,加铁丝网,是要干嘛呢,把工厂弄成监狱吗。”

    贺芷灵说道:“担心有人会对我们厂动手脚,不得不防。”

    我问道:“文浩那家伙吗?”

    贺芷灵说道:“他算一个,你老板娘算一个。”

    我说道:“别开玩笑了好吧,现在她都没有空对付你。”

    贺芷灵说道:“和你老板娘谈妥了吗,一千万。”

    我说道:“谈了。谈不妥,她不给。”

    贺芷灵说道:“珍珠酒店完了。”

    我说道:“她让我自己解决,如果我解决不了,她就解决我。”

    贺芷灵说道:“你早就该被解决了。”

    我说道:“说话真难听啊,我怎么就该被解决了?”

    贺芷灵说道:“你何德何能,管珍珠集团。”

    一席话,问得我无言以对。

    是啊,我何德何能,去管珍珠集团?

    我有什么才能,有什么本事,去管珍珠集团。

    彩姐,薛羽眉,陈逊,强子,甚至是镇区的各个老大,谁不比我更加有本事。

    我,算是个什么东西。

    轮到我去管珍珠集团。

    我无奈的笑笑,说道:“实际上,我也真的不知道,为什么她让我来管珍珠集团。”

    贺芷灵说道:“我知道。”

    她看着我的眼睛。

    她的眼睛那么的大,泛着光,带着勾魂夺魄的神,让我难以抵抗,那一道光,直接射进了心里去。

    直接夺走了我的灵魂。

    我黯然低下了头,说道:“我真的确实也不知道她为什么让我管珍珠集团。”

    贺芷灵是那么的耀眼,耀眼得让我整个黯淡无光就算了,直接要把我射瞎了。

    贺芷灵说道:“我去看过了。”

    我问道:“是吗?就是上次你去的那次,去她的酒店,看的那次,算是看过了?”

    贺芷灵说道:“她想培养你。离开是假,培养你是真。”

    我一愣。

    接着,我说道:“你说什么。”

    贺芷灵说道:“说过了,不需要重复。”

    我说道:“说她要培养我是真,假意离开了是真?”

    贺芷灵说道“喝酒。”

    我端起了酒杯,和贺芷灵碰杯。

    实际上,这酒度数也没多高。

    可是可能是我太累的原因,喝了没几口,我整个人都是晕乎乎的了。

    在贺芷灵和我喝了这杯酒之后,我问道:“黑珍珠假意离开?培养我?”

    我问的是贺芷灵。

    贺芷灵说道:“对。”

    我笑道:“哈哈!可笑!”

    贺芷灵给她自己倒酒,不给我倒酒。

    我自己倒酒了。

    我说道:“笑你说的鬼话。”

    贺芷灵说道:“对吗。”

    我说道:“珍珠集团人才济济,培养我?为什么要培养我?培养谁不比我强!”

    贺芷灵说道:“她想什么我知道。”

    我说道:“陈逊,强子,薛羽眉,彩姐,还有公司,集团里的风云人物,一个一个都是一顶一的人才,培养谁不行,培养我?我不入流,我的智商,低能儿一个。”

    我指了指自己的头。

    贺芷灵说道:“你和她睡过了吗。”

    我顿住。

    我和贺芷灵睡过了吗。

    我想了想,问道:“你是不是以为我和她是一对的。”

    贺芷灵问:“有没有睡过。”

    我说道:“我坦白告诉你,睡过,但是没有发生过任何的事。就像我和你一样。哦不对,至少我和你发生过一些事,但是我和她没有发生过任何的事。”

    贺芷灵说道:“睡过。”

    我说道:“对,睡过。”

    贺芷灵说道:“她培养你,可以看出你在她心中的分量。”

    我说道:“马仔。是吧。”

    贺芷灵说道:“培养你,还能是马仔吗。”

    我说道:“手下嘛。”

    贺芷灵说道:“你自己知道。”

    我说道:“我不知道。”

    我的确不知道黑珍珠到底是怎么安排我的,到底在心里怎么想的,如果说黑珍珠相信我,把公司交给我,原因有两个,一个是我可以平衡彩姐,薛羽眉,强子,陈逊等等这些人之间的关系,另外一个原因,就如同黑珍珠说的,因为黑珍珠对我的信任,她本身不是一个多疑的人,只是手下的人背叛,摇摆的多了,她对手下产生了太多的怀疑,所以用了测试的手段来考验这帮我们所谓的她的手下的忠诚。

    我过关了。

    所以她恨信任我,非常之信任我,才会把公司交付与我,希望我能帮她管好公司。

    贺芷灵说道:“这样做,对你来说有一个很大的好处,有一个很大的坏处。”

    我说道:“什么很大的好处,很大的坏处?”

    贺芷灵说道:“好处,锻炼你的能力。坏处,出事了你扛,你们经常说的,背黑锅。”

    她一语中的。

    这倒是,黑珍珠这么做,是锻炼了我的能力,本来我一个无能的家伙,让我上去管这个,多多少少,我都能学到一些东西,让我知道怎么管事,处理一些麻烦什么的,就算我不能胜任,但是我至少是锻炼了自己的能力了,可一旦出事了,的确是我背黑锅的。

    我抽了最后一口这根的烟,然后灭掉了,说道:“是,背黑锅,但是我相信黑珍珠不会让我背黑锅。”

    贺芷灵看着我。

    我说道:“可以背黑锅的人很多,为什么非要让我背,她对我好,我心里知道,她也不会让我背黑锅。我知道黑珍珠的为人,什么厚黑这些东西,我不懂,我只知道,她对我是真的是好,有情有义。”

    贺芷灵听着我说的这些,却没有表现出不开心的意思,说道:“哦,那很好,有这么个人对你好,太好。”

    我看了看贺芷灵,说道:“我也知道你对我十分的好,我心里记着,我懂,我永远一直挂在心头。表姐,我真的很差,但是承蒙你看得起我,我感激你,也希望你还帮着我下去,可以吗。”

    贺芷灵说道:“不可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