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233章 买通了汪蓉
    听我说要请她吃饭,汪蓉很是不太乐意。

    我说道:“汪教导,真有那么忙啊。”

    她说道:“小张,监狱太多事了,监区很多工作还要我去做,下次,下次呀。”

    她说着就要走。

    我威胁道:“汪教导,我说句难听点的话,你现在就走,路上可能不会那么一路顺畅啊,想要好好的回去,有点难。”

    她停止了要离开的动作。

    我说道:“一起吃个饭而已,没想过要你怎样,和你谈点事,你愿意也行,不愿意拉倒。我也不会对你怎样。可是如果连这个饭都不肯吃,我心里是很不太乐意啊。”

    她往外面看了看,看到外面有我带来的几个高大的保镖,吴凯阿楠他们,她只好坐下来了。

    她说道:“好好,一起吃饭,吃饭。”

    我说道:“走吧,到别家去。”

    去了隔壁一家粤菜馆,上了几个简单的小菜。

    我招呼着汪蓉吃,她看起来也没有什么胃口,心惊胆战的样子。

    我说道:“那么害怕干嘛,我又不会对你怎样,汪教导,我一直都很尊敬你。”

    她说道:“我也很尊敬你。”

    我给她倒了茶,我也自己倒了一杯,说道:“喝茶。”

    她笑笑,很不自然,很害怕,拿起喝了一口。

    我说道:“不浪费你逛街的时间了,我就长话短说了,我找你的确是有事想要找你帮忙,我知道你不太愿意帮我,因为,你怕得罪人。”

    她说道:“如果帮得到你的,我一定会尽力而为。”

    我说道:“帮是肯定帮得到,但你不太愿意帮。”

    说着,我拿了一张卡出来。

    放在桌面上她面前,说道:“二十万。”

    本来放在桌子上的汪蓉的手,急忙收了回去,她不敢要。

    我看着桌上的这张卡,卡里二十万,她的确不敢要,她想要,但是她胆子那么小,她怎么敢要,她以为我要她去做什么天大的坏事,比如要去杀了张玫或者什么的。

    其实没有那么夸张,哪有那么夸张。

    我说道:“不是叫你杀人,你别害怕。”

    汪蓉笑笑,说道:“我不知道你这是什么意思。”

    我说道:“汪姐,我想和程澄澄见面。”

    汪蓉赶紧摇头:“我办不到。”

    我说道:“办到你也不会办,这风险太大。”

    汪蓉说道:“不可能的,现在张玫让人封锁了整个监区,你作为别的监区的人,不可能进得来,程澄澄更不可能出的去。”

    我说道:“所以只能找你。”

    汪蓉说道:“你是要找我去给你们传话。”

    我说道:“对,汪教导真聪明。”

    汪蓉摇头,说道:“小张,原谅我胆子小,不敢接。”

    我说道:“汪教导,只是让你帮忙传话。”

    她不肯。

    我说道:“呵呵,我知道,你是怕得罪了张玫,怕张玫发现了后,让监狱长做掉了你,把你撤了下去。”

    汪蓉叹气一声,说道:“小张啊,我进来这里那么多年了,再撑一撑,也就过去了,我真的不想要出什么事,搞得晚节不保。”

    我说道:“我知道嘛,为了孩子,为了学费,生活费。你要继续撑下去。”

    汪蓉点着头:“我没有什么太大的梦想和理想了,只求平平安安过完了这几年好好退休就行了。”

    我说道:“汪教导,我当然理解你,但是你幻想着能在张玫的管理下,真想要这么平平安安的度过这几年,恐怕也很难。监狱长现在让张玫在监区的所作所为,你不是不知道吧,这么拦路抢劫,完全是犯法的,她难道就不让你帮着去跟女囚搞钱嘛?肯定让你帮忙。那如果万一有一天出事了呢,上面查下来,你说你是被逼的,上面的会听吗?就算你是被逼的,但是你也跟着她们做了这犯法的事,别说你平平安安度过这几年,不换个身份进来就好了,你还想平安得了吗。”

    汪蓉沉默了。

    我说道:“现在嘛,张玫得势,因为监狱长让她做木偶,替死鬼,她想着有一天让张玫干掉了程澄澄,路唯她们之后,好好的经营新监区,好好的捞钱,到时候还要干掉旧监区的我们,监狱是她们的天下了,可是你有没有想过,她监狱长想要干掉我们,就真的那么容易吗。”

    汪蓉说道:“可是现在她们的确是赢了你们不是吗。我看不到你们有赢的希望。”

    我说道:“关键在于她们做犯法的事,这个东西如果有人捅上去呢。”

    汪蓉说道:“捅出去也是替死鬼背黑锅,张玫背黑锅。”

    我说道:“还有你!”

    汪蓉沉默了。

    我说道:“你现在也算帮着她们做事了,你想平平安安,可就难了。汪教导,我这不是威胁你,我个人对你个人并无特别的意见,我一直很尊敬你,但是你既然做了犯法的事,到时候有人捅上去了,你自己能不能逃过这一劫,看你个人的修为了。话就说白了吧,我们现在和监狱长,就是在斗着,我们双方只有一方会赢,要么她赢,要么我们赢。可是不管谁赢,你替她做事,风险都是替我做事大很多。”

    汪蓉说道:“可是我不能得罪她们啊,原因你也知道的。”

    我说道:“是,我没说让你得罪她。你可以两边都很好的保持关系,偷偷帮着我传话就行,即使有一天如果我真的败了,我保证不会把你捅出去。”

    汪蓉说道:“那万一是程澄澄那边把我捅出去呢

    。”

    我说道:“你不会找人去传话吗。你说你被冤枉的,说是自己人被我收买的,只要我不指证说是你传话,她们难道就那么容易相信程澄澄的话?”

    汪蓉还是犹豫。

    她担心她自己被监狱长干掉。

    我说道:“这样子吧,这是二十万,事成之后,再给你二十万。”

    她心动了。

    她说道:“什么是叫事成之后。”

    我想了想,假如汪蓉不可信怎么办?

    如果我告诉了她我们的计划,万一她去和张玫说了,什么都说了,那岂不是完蛋了。

    可现在别无选择,只有赌运气了。

    只有她能帮忙传话。

    我说道:“让程澄澄和路唯联合起来闹事,和张玫的人打架。”

    汪蓉一听,一百个不乐意,说道:“那不行,要出人命的!”

    我说道:“可能会出吧。”

    汪蓉说道:“出人命了上面查下来,我们都要出事。”

    我说道:“放心,不会查到我们身上。”

    汪蓉说道:“我是说监狱长会查到我。”

    我说道:“也不会。我说了让手下去做,让路唯和程澄澄做事,我是提建议的,你是传话的,这要是查也不会先查到我们的吧。如果真的搞出事了,监狱长恐怕都没有精力查我们了。”

    汪蓉还是摇头。

    我说道:“汪教导,那我只能这么说吧,即使你不帮我传话,程澄澄和路唯她们始终也会闹出事来,到时候,出了大事,上面查了下来,程澄澄和路唯她们让女囚们指证说是你们一起抢她们的财物,那谁也保不了你了。”

    汪蓉问道:“她们会这样做吗。”

    我说道:“狗急尚且会跳墙,人被逼急了,你说呢。”

    汪蓉低着头,思考着。

    过了许久,她问我道:“你这么做,为什么。”

    我说道:“做什么,为什么?”

    汪蓉说道:“这么除掉她们,是因为想要伸张正义吗?”

    我说道:“往大了说是锄恶扶弱,伸张正义,往小了说,还是为了自己的利益。我们这边的很多人,都还有良知,她们不想监狱成为一个真正的炼狱,没错,女囚进来监狱是来改造的,但不是来了这里成为那些犯罪分子的敛财对象!相比起来,那些犯罪分子,比这些女囚更加的可恶。”

    汪蓉说道:“好,我帮你。”

    她终于下定了决心。

    汪蓉拿好了二十万的那张卡,说道:“钱我会要,我收下,可我不仅仅是为了钱,也为了我自己,也为了良知。”

    我笑笑说道:“欢迎加入我们队伍。”

    终于搞定了汪蓉,她成了我和程澄澄的传话人,她找了手下,利用职务之便,接近了程澄澄,我和程澄澄联系上了。

    程澄澄知道她们被张玫困住,她们也想着想要冲破困锁,可她们如今也是游龙搁浅滩,被各自关在监室里,毫无办法。

    我让她和路唯一起联合起来,搞出一件大事,就是和张玫她们闹一次,闹个大事,然后我捅出去让外面知道,张玫就肯定完蛋了。

    可困难在于她们被困在监室里,出不来。

    甚至,程澄澄还怪罪于我,怪我之前当监区长的时候,把她安排的那些自己人的那些狱警都清除出去了,即使想要搞事,没有狱警开门她们出不来。

    为此,还是要靠汪蓉。

    汪蓉在新监区毕竟多年,还是有不少自己的人的,要让汪蓉让这些狱警们假装被挟持之下开了各道门,然后才能出来搞事。

    特地又找了汪蓉,又给了她多二十万,让她去办。

    有钱就是方便办事,她同意了。

    我们约定好了办事的时间。

    不过,程澄澄还是有些担心,而在汪蓉的帮忙之下,我和程澄澄通了电话。

    汪蓉的手下狱警拿着手机偷偷给了程澄澄打电话给我。

    程澄澄说了她的担心,她担心万一大家时间不协调,怎么办。

    我说这点让她不要担心,我都已经和路唯说好了的,而开门的狱警我们也安排好了。

    程澄澄问道:“我们闹起来,防暴队和大批警察进来,我们会被打个半死。”

    我说道:“放心,我让防暴队的不这么对你们下狠手,仅仅是制止你们而已。”

    程澄澄说道:“可如果我们打死了人,我们的人也要受到惩罚。”

    我说道:“程澄澄啊,想要做大事,不付出一点代价是不行的,舍不得孩子套不着狼。你说是不是?”

    程澄澄说道:“我可以让我手下去牺牲,可我的骨干不能牺牲。”

    我说道:“你和我谈这个条件没有什么用的,我只能说,我尽量让她们对你们下手轻点,事后,你们推出替死鬼,背黑锅的。”

    程澄澄说道:“之后呢?”

    我说道:“出了那么大的事,捅出去了,张玫还能做下去吗?做不下去了。”

    程澄澄说道:“张玫下去了,监狱长又可以安排别的人来。”

    我说:“这个到时候再说吧。”

    程澄澄说道:“好。”

    说完,她挂了电话。

    不行,我还要去找贺芷灵,好好的谈谈才行,看看这个计划有没有什么漏洞的,万一出了差错,全盘皆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