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230章 新监区戒严
    可是,无论我怎么套话,铁虎都是不可能会说出来的。

    铁虎这样的人,这个系统出来的,他对我的这个套话,再熟悉不过了,我去套话他,好比班门弄斧。

    铁虎说道:“你就别问我了,她是你女朋友,你不应该从我这里套话,你应该从她那里套话才是。”

    我说道:“唉,我怎么套话,她都不会说。算了,其实我觉得,和她也是没有以后的。”

    铁虎问道:“做什么这么讲。”

    我说道:“我们两个啊,差距太大了,她一看就是很有家庭背景,我没有啊,我农村出来了,以后不可能的。”

    铁虎说道:“你这点你就想多了,她家人不会在乎这个。”

    这句话,让我一下子燃起了我和贺芷灵能走下去的信心,虽然我和贺芷灵实际上还没走到一起,但是这句话,已经让我觉得,很有希望。

    我问道:“为什么呢,她们家不在乎。”

    铁虎一定和贺芷灵家人熟悉。

    铁虎说道:“我和她的堂哥,表哥,几个亲戚,都有接触过,都不是那种带有色眼镜看人的人。我以前还刚出来的时候,实习,有幸和他们吃过饭,在喝酒的时候,他们其中的人给我倒酒。你想想看,张河,人家什么身份,给我倒酒,上面的身份的人,给下面的人倒酒,我不敢让他们倒,但是他们根本就不在乎这个,我很感动,他们可以往小了说,是礼贤下士。往大了说,就是做人的格局。英雄不问出处。他们就是这么想的。”

    我说道:“看来你和她们家人的关系很好啊。”

    铁虎说道:“她没介绍她家人给你。”

    我说道:“没有。”

    铁虎说道:“哦,还没走到那一步。但是贺芷灵这人性格,可能也不会介绍了。”

    我说道:“会吗,难道她会直接不和家人说有我存在,然后突然有一天和我去结婚,她家人都不知道吗。”

    铁虎说道:“以她的个性,很有可能就做得出来。”

    我说道:“那她家人也很反对吧。”

    铁虎说道:“她?她家人会反对?不会的。”

    我说道:“真的,难道还会祝福。”

    铁虎说道:“她要风得风,要雨得雨,她家人不会祝福,但她家人对她做的什么,全都是无条件的支持。”

    我说道:“哈哈,会吗。”

    突然间,好像全世界的花都开了,心里的心结,突然都打开了,很高兴。

    尽管和贺芷灵八字一撇只写了一半,但是我还是很高兴,我之前一直冥思苦想的担心的横亘于我们面前的所谓现实的这些东西,是不可能有的了。

    不过,铁虎说的只是贺芷灵的表哥堂哥,最主要的,还是贺芷灵的爸爸妈妈,她妈妈可是认准了文浩的,但贺芷灵的性格也的确是我行我素,估计她妈妈也是压不住她的了。

    铁虎说道:“真在一起走到了那一步,别担心,她家人不会拦着你们。”

    我说道:“呵呵,那就太好了。铁虎啊,你可别老是和我打官腔,你不说,其实我心里也明白几分她家人是什么料子,都是猛料,是吧。”

    铁虎说道:“聊别的吧,有些东西,喝多了不小心说出来就不太好了。”

    我说:“好的,我理解。那我们聊点其他的。”

    我给他继续倒酒,我也给我倒了酒。

    我问道:“铁虎,我想告诉你,我现在的情况。你也看到了,我管着这么一个大集团,然后手下因为一些生意地盘的事,总是打来打去的,我担心有一天我不小心犯法了,然后被抓了。”

    铁虎说道:“如果是犯法,那我们只能秉公执法,该抓的抓,该判的判。”

    我说道:“那你见了嘛,像今晚一样的这样子的情况。”

    铁虎说道:“给我打电话,我能解决。”

    我问:“如果有一些东西你解决不了的呢。”

    铁虎说道:“有人说,社会的秩序,分成两种。一种是我们的法治秩序,另外一种,就是黑道的地下的秩序,你相信我们,还是相信地下的秩序。”

    我说道:“我当然相信你们,但是如果连你们都维持不了的秩序呢。我的意思是说,假如你们这些维持秩序的人,出问题了,那我们只能通过我们的方式,来维持秩序呢。”

    铁虎说道:“我不能给你一个明确的回答,我只能和你说,有困难,给我电话。”

    我说道:“自然是会的。”

    铁虎说道:“可是你要记住了,千万不要犯法,情面该给的我会给,但是如果是违法,犯法,我就只认这个法。也许我这么说,你会觉得我太黑面了。张河,假如这个社会,每个人都可以乱来,这是不是要大乱了。是吗?”

    我点了点头,说道:“明白了,铁虎。我会秉公守法的。”

    铁虎说道:“还是那句话,有困难,找我。”

    我叹气一下,说道:“本来不想和你说的,但是你这么说,我非要和你说不可了。”

    铁虎问道:“什么。”

    我说道:“有个达官贵人的公子哥,威胁我要把我们这酒店干掉了,征用土地,把我们赶走,这怎么办。”

    铁虎听了之后,面露尴尬之色,说道:“

    张河,如果他有那么大的后台,通过的是合法的手段来要的这块地,我们不仅不能拦着,还要去帮他征地。”

    我说道:“不是吧。”

    看着铁虎这样子,说这个话,心里也明白了,如果文浩真的能让上面所有的部门都批了要这块地,铁虎也帮不了我了。

    不仅帮不了我,如果上面需要他们帮忙,他们甚至还要过来帮忙征地。

    这我也能理解,人在江湖身不由己,服从,服从,还是服从。

    铁虎说道:“找找贺芷灵,她应该帮得了你。”

    我问道:“可以吗。”

    铁虎说道:“征一块地,那要经过多少道手续,经过多少部门,如果有一个不批,不盖章,那他们就不是完整的手续,不能征了。”

    我说道:“她能让哪个部门不批?”

    铁虎说道:“具体你要问她。她不是你女朋友吗?怎么你都要问我。到底是不是女朋友的。”

    我说道:“是女朋友是肯定是的,但是我也没有见过这门子的这样个女朋友。只能说兄弟我太没有本事了,还没有走进人家的心里去。”

    铁虎说道:“加油啊。”

    我问道:“你认识她多久了?”

    铁虎说道:“我和她算不上认识,认识她家人。但听过她的大名,很有本事一个人。”

    我说道:“那是多久了。”

    铁虎说道:“刚工作没多久就听过大名了。”

    我问道:“她是因为什么出名的?”

    铁虎说道:“身份背景后台,性格能力,对很多人来说,是一个传奇。”

    我说道:“那岂不是很多男人追求。”

    铁虎说道:“她看都不会看。你知道掌上珍珠眼光不仅高,而且很叼。”

    我问道:“那有没有听过她和那文浩谈恋爱的。”

    铁虎说道:“这个就不太清楚了。兄弟,什么事呢,多多问她,和她好好沟通,不要老问我。”

    我说道:“我也不想通过这么个方式来了解她,这不是没办法嘛。她也不和我说,问她她也不会说。”

    铁虎说道:“慢慢来。”

    说着,铁虎又举起了酒杯。

    监狱里。

    我在旧监区,每天过的惬意得很。

    时不时的去找徐男,沈月几个聊聊天,唠唠家常,抽抽烟看看书喝喝茶,一天就很快过去了。

    可我们这边平静,新监区可不平静。

    路唯拒绝了和张玫合作,张玫开始对路唯她们设法拦路抢劫:从家属送进来的钱和物中,扣住四分之三。

    家属送进来一千块,到女囚手中,只有二百五。

    送进来一条烟,到女囚手中只有两包。

    而且物价漫天飞,你女囚不买也要买,还要订制报纸什么的,什么弄到钱,她们都要弄。

    这比以前康云在我们旧监区这边搞的,可要狠多了。

    而且她们还是从路唯她们这帮人身上先动手的,对程澄澄她们,还没动手。

    路唯她们随即反抗了,可毕竟干不过张玫她们,也没有什么机会干张玫她们。

    张玫的目的就是:你路唯不听话,就逼着你们的人听话为止。

    好在路唯的手下都经得起考验,没有背叛的,没有叛徒。

    因为叛徒的下场很惨,代价很高,叛徒知道自己即使做了叛徒,张玫也不会善待她们,所以没人背叛。

    可路唯她们就惨了,被这么弄钱,剥削,日子可是十分难过。

    她让人来找我说了这些,问我怎么办。

    凭着路唯这些人,明显的和张玫玩不过的。

    就算加上程澄澄,也未必玩得过,可是如果加上了程澄澄,至少能力量强大很多。

    或许程澄澄有办法也不一定。

    我让路唯想办法联系上程澄澄,让程澄澄帮忙,两边一起联合,发动所有的能发动的新监区的女囚,对抗张玫,否则到时候她们各个击破,女囚们全部都被攻下来,路唯她们一定会被瓦解,而程澄澄她们最终也会独木难支,被张玫她们一点一点的瓦解干掉。

    可关键是路唯她无法联系上程澄澄,所有的联系路线全部被切断,我也能理解,连我都联系不到,何况是路唯呢。

    张玫不让她们接触到别的女囚,不让出来放风,不让出来劳动,不让出来见家属。

    这样下去,不行,路唯她们慢慢的被搞下去,完蛋了之后,就轮到程澄澄她们,新监区就真的被张玫她们死死地管着了。

    我不能再等下去了,再等下去就等到全都完蛋了。

    我想到了一个办法。

    还是防暴队的朱华华,想要让朱华华带着防暴队的人进去以调查的理由把程澄澄带出来,和程澄澄谈谈。

    可谁知道,那边新监区,监狱长下令了,说因为新监区前段时间经常出事,严抓安全,戒严,所以没有经过监狱长的同意,外面的所有的部门和人都不能进去新监区,这下完了,可提不出来程澄澄了,那还怎么和程澄澄联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