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228章 取笑
    文浩之前被我整了之后,销声匿迹了一段时间,居然还不长记性。

    我说道:“这家伙上次被我们整,都搞得这样子了,现在还来和我们玩?”

    贺芷灵说道:“他爸更上一层楼了。更有权势,他更能为所欲为了。”

    我说道:“第一步就是要对付你,收拾你,因为你甩了她,因为你不听话,还有对付我,因为我是他情敌,是这样子算的吧。”

    贺芷灵说道:“是。”

    我说道:“怪不得叫我来吃饭,让我来看看他要怎么对付我们了。”

    贺芷灵说道:“好看吗。”

    我说道:“好看,十分好看,又要准备一场大戏了,真漂亮啊。”

    其实我想说,因为贺芷灵,我得罪了这么不该得罪的家伙的。

    可是也因为贺芷灵,我才得到了那么多,那我是该怪她,还是不该怪她。

    贺芷灵说道:“去珍珠酒店,是想知道你在那里是什么地位,看你是不是真的管得了一个公司。”

    我说道:“然后呢。”

    贺芷灵说道:“还好,只能说还好。”

    我说道:“我知道,我有自知之明,我的能力也就是还好而已了。然后你还有别的目的吧。例如想要破坏我和黑珍珠的关系什么的。”

    贺芷灵说道:“你和她什么关系。”

    我说道:“上下属关系,老板娘关系。”

    贺芷灵说道:“我和她不是情敌。”

    我说道:“可你这样做你高兴了。她是你假想情敌,但我却不是你的情侣。”

    贺芷灵说道:“哦,那她找你了吗。”

    我说道:“骂了我一顿,说我把你带来她酒店吃喝住。”

    贺芷灵得意的说道:“真幼稚。我还去给她酒店带去效益,她那么小气。”

    我说道:“我也是这么说她,她就想通了,后来我还说,我和你是一对的,她凭什么生气。”

    贺芷灵问:“她说什么。”

    我说道:“她问我,后来还是知道我们是假的情侣。如果你想气她,可以啊,和我做真的情侣,今晚就去一起睡觉,一起发生真的一些事。”

    贺芷灵说道:“你想死的话可以试试。”

    我说道:“想来我也真够亏的,你把我推出去,说我是你的男朋友,结果招来了一堆人对我的报复。文浩一个就够我受的了。”

    贺芷灵说道:“你也得到了好处,不然你这条命早就没了。”

    我倒了酒,喝了一口,叹气,说道:“好吧,那现在我们该怎么办啊。”

    贺芷灵说道:“你问问黑珍珠怎么办吧。”

    我一愣,说道:“靠!如果黑珍珠知道人家文浩是因为这个原因而来对付珍珠酒店,她会撕了我!”

    贺芷灵说道:“那挺惨的。”

    我说道:“你这好像很高兴啊。”

    贺芷灵说道:“我没什么可高兴的,我的啤酒厂也要受到他的威胁。”

    我说道:“那你怎么办。”

    贺芷灵说道:“搬了就是了,这里留不住,我去别的地方。”

    我说道:“那我们呢?”

    贺芷灵说道:“问黑珍珠。”

    我说道:“表姐,你不能这样子啊,好歹指条明路给我吧。”

    贺芷灵说道:“黑珍珠让你上去管事的时候没有告诉你,你会遇到很多很多麻烦吗。”

    我说道:“如果和文浩这个一对比,遇到别的都是小麻烦,这个才是大麻烦!人家文浩的老爸是什么人,你比我清楚,我跟他对对碰,又是以卵击石。”

    贺芷灵说道:“我也没办法。他现在升官了。”

    我说道:“好吧,我们到处得罪人,而且得罪的全是一个一个的惹不得的人物。”

    贺芷灵却一副无所谓的样子。

    很平静。

    很平淡。

    好像与她无关一样。

    她凭什么能那么淡定。

    难道她胸有成竹。

    我说道:“其实你好像有化解之策是吧。”

    她摇摇头。

    我说道:“我一直很好奇,你家人是干嘛的?都是公安系统的,难道?你爸就是最大的那个?”

    贺芷灵说道:“你要不打电话问问他。”

    我说道:“不懂你的黑色幽默。”

    看着这一桌子的菜,我问道:“文浩买单了吗?”

    贺芷灵说道:“不知道。”

    我说道:“反正我不管,你说你请我吃饭的,如果他没买单,你自己给钱。”

    这一桌子菜,肯定花了不少钱。

    贺芷灵说道:“先想怎么对付文浩吧。”

    我点了一支烟,靠在椅子上,看着一桌子的山珍海味,没一点食欲。

    我说道:“你问我,我问谁呢。我连他的底细都不知道,我怎么对付他?到时候如果真的拆迁队下来,那我们总不能带着人和拆迁队干架抗拆吧。人家是有正规合法的手续,全都盖章了的,如果真是这样,只能老老实实的搬了。”

    想来这文浩的能量也真的够大的。

    也不是我们以前低估了对方,只是他的后台进步永无止境,我们跟不上人家的发展的脚步。

    原本已经成为了两个不同等级的对手,现在差距就更远了。

    之前还能和他斗一斗,今天是不是就是挨打的份了。

    想起小时看的那七龙珠,悟空刚出道的时候,那小和尚小林还能和悟空过过招,后来悟空越来越强大,已经打到了某个星球外,演变成了超级赛亚人3,小林和天津饭这些小伙伴尽管很努力,但还是远远被抛在了身后,根本接不了悟空的一招。

    不是他们不努力,而是对手进步得太快了。

    我问贺芷灵:“实际上你有办法的是不是,你就是不想帮我。你就是想看我出糗,或者说,你就是想看看黑珍珠怎么和文浩对抗?我告诉你贺芷灵,如果我们完蛋了,对你没什么好处。文浩就能专心致志对付你了。”

    贺芷灵说道:“没事,他也不会杀我。”

    我说道:“呵呵,是吧,反正他喜欢你,你嫁给他,你们是其乐融融的一家人,他不会对付你的,爱你如命。”

    贺芷灵说道:“激怒我是不可能的。”

    我说道:“好吧,行,我们这边自己研究怎么对付文浩。另外一个,你说找我来谈谈监狱的事,你想谈什么呢?”

    贺芷灵说:“新监区什么情况。”

    我告诉了她新监区的情况,以及我的想法。

    贺芷灵说道:“那就让她们打,打出人命。”

    我说道:“对你又有什么好处,对我们又有什么好处。”

    贺芷灵说道:“打了不就知道了。”

    我说道:“我现在从你身上,感受到两个字,冷漠。”

    她确实,突然间变得特别的冷漠。

    贺芷灵说道:“记得买单。”

    说完,她挎起她的包就走。

    我急忙要拉着她,她已经走人了。

    叫来了服务员,服务员说除了两瓶红酒,这些都买过单了。

    幸好文浩那家伙买过单了,不然又要一下子大出血的节奏。

    贺芷灵那家伙说请我吃饭,这也算请我吃饭了。

    我叫来了吴凯阿楠几个,一起吃。

    十几个人上来,刚好,一起吃这饕餮大餐,多拿了几瓶红酒。

    他们都很高兴。

    现在出门,不带十几个人都不敢出来了,而且还要装备精良,有的还带枪才行,否则一有闪失,就被人家逮着机会砍杀,太危险。

    席间,我问他们那天我们受伤的人怎样了。

    那些人都没事了,严重的如薛羽眉的男朋友那健身教练,也都回家休养了。

    薛羽眉男朋友。

    已经成了男朋友了都。

    每个人始终都会有一个归宿,不可能这么单着到死。

    我的归宿,又在哪。

    指望贺芷灵有点不太现实了。

    王普还让我去好好的挖掘出我们之间的问题,挖掘出来了之后,再去解决它。

    说的好简单,但做起来很难。

    因为贺芷灵那家伙不会和我好好沟通的,她有什么她基本都憋在心里,让人去猜去想去测,她不会明显的告诉我说,她想要什么,她最不喜欢我什么,我又怎么看得出来。

    好吧,她最不喜欢我到处浪,那我现在这样子,也算改了吧,但也没见她态度会对我好点。

    想了想,难道说她还不满意我的态度,她跑去黑珍珠那边,明显的就是想宣告主权,意思就是在看我怎么表现的,是不是真的心全是向着她的而不是有一部分是向着黑珍珠的。

    是,是这样子的。

    可我向着黑珍珠,跟爱情无关的。

    也许这就是应了那句话,女人不是讲道理的动物,她要的,是你无条件的全部服从。

    是一个态度。

    我态度不好,我还向着黑珍珠,我有罪,我无法彻底的变成贺芷灵想要让我变成的样子。

    等到他们吃饱喝足,我们一起回去了珍珠酒店。

    坐在办公室,我给黑珍珠打电话联系了,告诉了黑珍珠,我所遇到的新的麻烦,文浩的威胁。

    黑珍珠一听,气得一时间不知道骂我什么好。

    我说道:“珍珠姐,我有个办法,让那家伙不对付我们。”

    黑珍珠说道:“我已经不知道说你什么好了。”

    我说道:“好吧,其实我也对我自己挺失望的,越搞越糟糕了。”

    黑珍珠说道:“有什么办法。”

    我说道:“把我赶出公司。公司既然不是我的,他没必要跑来对付我们。不是,是没必要跑来对付你们。我假意离开,但其实我还是公司的人的,你让陈逊这些人上来当老总就可以了。对吧。”

    黑珍珠说道:“这就是办法?”

    我说道:“对。这就是办法。”

    黑珍珠说道:“这真是一个好办法啊。”

    我说道:“是不是好办法啊?”

    黑珍珠说道:“太好不过了。你真是太聪明了。”

    我怎么听着她好像是在取笑我的意思。

    我说道:“是真的夸我这个是好办法,还是在取笑我呢。”

    黑珍珠说道:“你说呢。”

    我说道:“取笑我。”

    黑珍珠说道:“贺芷灵直接放弃了清江啤酒就可以了,人家也不会对付她了。你离开了公司,让陈逊来当,人家要对付陈逊,陈逊不要公司就可以了,陈逊不要了,让我回来,我也不要公司了就可以了。就像有人对付你的醉美夜色,你连清吧都不要了,全都卖了就好了。人家要杀你,你干脆不要自己的命自己自杀就行了,多好的办法啊。”

    这摆明了就是取笑我嘛。

    之前因为放弃了醉美夜色,我自认为这是个好办法,她却拿这个事来取笑我来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