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227章 一手遮天
    周欣,看起来是挺不错的。

    我身边的女人那么多,但我也还是嫌不够过。

    以前呢,是美女很多,钱太少。

    后来呢,是美女很多,时间太少。

    现在呢,是美女很多,自由太少。

    已经被贺芷灵给压制住了,即使遇到再好的女孩,也不能去发展了,即使是以前谈过的有过爱昧的对象,也不能发展,太悲催。

    尽管新监区让张玫给封锁了,可是我还是能和路唯联系上了,让我们的那边的曾经手下买通几个狱警,让我们手下和路唯能接触上。

    不过程澄澄那边却不能联系上,因为程澄澄她们算是被张玫她们完全封锁了,程澄澄她们不能再出来放风,劳动,新监区长张玫她们禁止程澄澄她们能和外面的任何人任何女囚狱警接触。

    张玫入主新监区总监区长办公室后,第一件事就是清除异党,就是我们的人,全都扫到最下面的岗位之后,开始着手第二步:消灭程澄澄。

    她很聪明,她不愿意自己带人去干掉程澄澄,因为那样子伤害很大,杀敌一千自损八百。

    她不乐意。

    她找了路唯,跟路唯说让路唯带人去灭掉程澄澄她们,张玫她们给予最大的援助,灭掉了程澄澄,路唯今后就是唯一的大姐大了。

    这就好比当时朝廷招安梁山好汉,然后把梁山好汉编进自己队伍,让梁山好汉去征方腊。

    多么阴毒的招,不管路唯能不能赢,反正,都是让女囚自己斗自己。

    威逼利诱。

    张玫不仅许诺给路唯钱,还许诺以后不收路唯她们的人的钱,让路唯放心大胆的带人进攻程澄澄,干掉程澄澄,瓦解程澄澄集团。

    可是路唯深知,她们是不太可能打赢程澄澄的,除非是张玫她们帮忙,张玫她们也打赢帮忙了,但路唯怎样都是做马前卒,带自己人先上的,真正的打了之后,谁知道张玫会怎样对待她们?

    或许是趁着路唯进攻程澄澄两败俱伤,张玫派人一起收拾了两帮人,或许是在路唯打赢了程澄澄之后,再收拾路唯,总之,路唯是不相信张玫的话的。

    可是,在路唯犹豫着不愿意接受招安的时候,张玫威胁如果路唯不愿意接受招安,那就先干掉路唯她们,先从路唯她们这里收钱。

    路唯派人来问我怎么办。

    其实路唯考虑得很对,张玫不过是利用她们而已,无论路唯胜还是败,路唯的最终结局都是要被干掉。

    那么,宁可被程澄澄干掉,也不要被张玫干掉。

    和程澄澄可以合作,但张玫却不行,张玫永远不会和女囚合作,只会利用女囚。

    我让人去告诉了我的判断。

    让路唯千万不要和张玫合作,不要害怕张玫,不要做张玫的马前卒对付程澄澄,想办法去和程澄澄沟通,和程澄澄联合起来,对付张玫,千万不要妥协,妥协了就完了。

    她们那些女囚之所以跟着程澄澄,跟着路唯,就是因为她们是一个团队,可以对抗不法狱警们,如果路唯怂了,女囚们马上就散了,因为跟着路唯还保不住自己的利益,又有谁还愿意跟着呢。

    而我知道的就是,程澄澄肯定不会愿意和张玫合作,不会听从于张玫,她们会对付路唯,但是她知道她们最大的敌人还是张玫。这一点我倒是放心的。

    我偷偷吩咐了自己的人,让她们不要为张玫那么出力,只是象征性的随便去应付一下任务就行了。

    我所能办到的,也就这样子了。

    张玫想要吃掉路唯和程澄澄她们,估计很难。

    不过如果张玫她们真的不惜一切代价干掉路唯和程澄澄,那最终程澄澄她们还是会败的。

    女囚怎么可能干得过狱警们呢。

    不可能的事。

    贺芷灵约我吃饭,说是感谢我上次请她吃大餐,还送了十万块给她。

    我心想肯定又不是什么好事,我先不答应。

    我说我可能有些事要忙。

    她说道:“是不是担心我又去你那酒店吃住?”

    我说道:“其实吧,也没有,就是觉得你没那么好心。”

    贺芷灵说道:“关于监狱的一些事,找你聊聊。”

    一听到她要和我谈监狱的事,我来了兴致,在监狱已经混得那么惨了,她终于要出手帮忙了吗。

    大不了去了被她坑一顿饭,我答应了下来。

    她告诉了我饭店的地址,还有包厢的名字,让我在下午七点半到就行了。

    我答应了。

    七点半,我准时到了那一家饭店,是一家中式的餐厅。

    复古风。

    餐厅上面的包厢,名字很有特色,以春夏秋冬梅兰竹菊等名字命名的。

    我进去的是在一个夏荷的包厢。

    包厢是用古屏风拦起来的,右边的包厢有七八个人吃饭,可以依稀看见,清清楚楚听见旁边包厢的人的对话。

    我看了看时间,贺芷灵又迟到了,说好让我七点半到,结果她却没有声音。

    搞什么鬼?

    好吧,只能等了,等她半个小时,如果她还没到,我再给她打电话。

    听到左边有人说话的声音:“琳琳,你来了啊。”

    琳琳,你来了啊?

    怎么突然间,好像很熟悉的声音。

    我马上靠近了屏风,从屏风的缝隙中看过去。

    我去。

    那不就是贺芷灵和文浩吗。

    文浩笑眯眯的,迎接贺芷灵进来,贺芷灵挎着包,把包挂在了凳子上坐下来。

    一桌子的菜。

    文浩请贺

    芷灵在这里吃饭?

    然后贺芷灵叫我来这里吃饭?

    贺芷灵想干嘛呢?

    文浩看贺芷灵坐下来后,说道:“琳琳,我点了这些菜,都是这个饭店最好吃的,最贵的,你看你还要加菜吗。”

    贺芷灵说道:“有话说。”

    他们都分手了,还见面搞什么鬼啊?

    再说了,把我叫来看热闹?

    文浩说道:“吃吧,先吃饭。”

    贺芷灵拿着筷子,夹了几口菜吃了,说道:“有话就说,我很忙。”

    文浩说道:“我好不容易能把你约出来,你这是一点面子都不给我嘛。”

    贺芷灵说道:“为什么要给你面子?”

    文浩陪着笑脸说道:“琳琳,你看,我带来了什么。”

    说着,文浩拿出了一个小盒子,打开小盒子,一条银光闪闪的项链。

    他拿了起来,哦,是手链。

    文浩说道:“在欧洲的时候,看到的,很漂亮,给你买的,配你的气质。”

    贺芷灵看了看文浩,说道:“留着送你女朋友。”

    文浩说道:“琳琳,我没别的想法,我知道我们分手了,那也可以做朋友嘛,你说是吧。”

    贺芷灵说道:“没想过我们还能做朋友,我也不会和你做朋友。你不用来讨好我。”

    文浩说道:“这不是讨好你,我们呢,真的,我就想做朋友而已了。”

    贺芷灵说道:“我不要。”

    那么贪财的贺芷灵,不要文浩的手链。

    这手链,肯定价值不菲。

    文浩脸色微微不好看了,说道:“琳琳,你难道就这么绝情吗。”

    贺芷灵没说话。

    文浩说道:“你难道就真的要跟着张河那小子混下去吗?”

    贺芷灵说道:“什么叫混。”

    文浩说道:“那不是混是什么,你现在过的是你想要过的日子吗?你想要钱,我可以弄钱给你,你何必那么辛苦呢?”

    贺芷灵说道:“文浩,你知不知道什么叫做梦想?你不懂,你永远不会懂。你要钱多容易,让你爸给人通融一件事,上千万到手了,你不靠你爸试试。”

    文浩说道:“你瞧不起我。”

    贺芷灵说道:“你靠的是你爸,没有你爸,你什么也不是。”

    文浩说道:“是,我就是靠我爸,你难道不靠你家里?你一生来就很厉害了?”

    贺芷灵说道:“我在自食其力,我做我的事业,从来不靠家里。我自己周旋在官商之间,公司是我自己做起来的,和家人没关系。”

    文浩说道:“琳琳,做个啤酒公司,这就是梦想了吗?这种梦想,我随手都能拿给你好几个!”

    贺芷灵说道:“和你没话说。”

    文浩说道:“你挺让我失望的。”

    贺芷灵说道:“我对你更是失望!那么久了,一点也没变!”

    文浩说道:“既然你让我这么没面子,那我们也没什么好说的。”

    贺芷灵说道:“威胁我?”

    文浩说道:“你的公司那块地,很快就有人去征用了。还有你男朋友张河的那个酒店,也会有人征用。”

    贺芷灵说道:“你真好,有个权势滔天的父亲,在这里,一手遮天。”

    文浩说道:“如果我真的对你动手,就是你爸你家人我也能动。我是看在你的面子上饶过他们。”

    贺芷灵说道:“那我要好好谢谢你了。”

    文浩很不甘心的样子,拿了包站起来,然后准备离开,可是又看了看贺芷灵。

    接着,他说道:“琳琳,真的没可能了吗。”

    贺芷灵说道:“没有。”

    文浩说道:“好,那就不要怪我了。”

    说完,文浩气愤的离开了。

    文浩离开了之后,大概一分钟,贺芷灵说道:“看什么,过来吧。”

    我知道她和我说话。

    我过去了。

    贺芷灵叫服务员上酒。

    两瓶红酒。

    又是红酒。

    我说道:“表姐,又来这招,没意思吧。”

    贺芷灵说道:“都是酒,今晚不骗你。”

    我说道:“不过你骗我干嘛呢,得到了什么,我都搞不懂你到底去珍珠酒店干嘛。”

    贺芷灵说道:“你刚才没听文浩说什么吗?要铲了你的酒店。”

    我说道:“靠,那个沙比,管他那么多。”

    贺芷灵说道:“过些天有人通知你们搬迁,你就真不用管了。”

    我说道:“不是吧,真有那么厉害?”

    贺芷灵说道:“他爸是什么人。”

    我说道:“那也不能这么随便搞吧。”

    贺芷灵问道:“土地谁管?”

    我说道:“难道他爸会支持他这么乱来吗。就算他爸支持,那那些部门也让他那么乱来吗。”

    贺芷灵说道:“你太单纯了,难道他会去告诉他爸说我要拆了那珍珠酒店,和清江啤酒厂吗?他会找借口搞一个项目,让人去说服他爸,然后摆平那些管着这两块土地的部门,正规的手续都有,到时候让你搬走你搬不搬。”

    我说道:“赔偿呢。”

    贺芷灵说道:“赔偿的标准,按照最低的来。”

    我骂道:“真他妈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