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226章 横亘面前最大的难题
    所有和贺芷灵,黑珍珠的这些杂七杂八的破事,绕不开的无非是利益纠葛。

    还有情感纠葛。

    和她们之间的这无论是情感纠葛,还是利益纠葛,对我来说都是十分的复杂。

    我们互相依附,互相依存,对我来说是离不开她们的,没有了黑珍珠罩着我会死,没有贺芷灵罩着我没有了富贵,也有可能会死,除非我逃得远远的。

    可是我现在也没有那么多钱足够我带着家人跑路了悠哉悠哉去国外过日子去啊。

    那是不可能跑的了。

    我也坚定了信念,干掉敌人。

    为了利益,为了报仇。

    当然,不是为了所谓的铲奸除恶什么的大义,我没那么伟大。

    说回和贺芷灵,黑珍珠之间的关系,强子说得对,就是因为我们之间的关系太复杂,所以才搞出那么多麻烦问题来。

    我也不想复杂,如果真的可以选择,她贺芷灵喜欢我,我也的确愿意和她手牵手一起走。

    如果贺芷灵是喜欢我,爱我,那一定是因为我动了她之后,然后她从恨我到喜欢我,欣赏上我,是对她比较真诚,比较好,这一点我比文浩对比起来,就赢了。

    可是这份爱情,短暂的尝试估计可以,长期走下去,结婚到白头就很难了。

    我们两个人的教育程度,家庭背景,智慧能力,三观差距实在是太大了,即使我努力去学习,去努力缩短两个人之间的差距,又能缩短多少呢。

    现在如果她贺芷灵让我去帮她管她的公司,就算她怎么努力的撑着我,我能玩得来吗?

    她那公司远远比监狱难玩转。

    因为公司是要挣钱的,不仅仅是玩人脉就行。

    人脉是一方面,商道是一方面。

    我自己的脑子不行,别说商道了,就是让我出去推销啤酒,我都不会推销。

    总的来说,我和贺芷灵也好,黑珍珠也好,哪怕是朱华华这些人,都是门不当户不对的,差别实在是太远了,无法磨合了,根本不是同一个阶级的人。

    用王普的话说,即使没有这些,那也能提升自己的能力,自己的价值,接近她们,我是通过了努力,确实是和朱华华,谢丹阳这些接近了许多,虽然家庭背景比她们差,但是经济条件我不差于她们了,甚至可以说,我挣到的钱,比谢丹阳一家人努力挣得到手的多很多,可这也仅仅是比较于谢丹阳家而已,和贺芷灵比?

    那真的是没得比了。

    再怎么努力,也跟不上了。

    爱情本该是一份让人舒服的情感交流,可这样沉重负担的爱情,还能去享受吗。

    如果我们在一起了,贺芷灵老是让我去做一些我根本做不到的事呢?

    我还享受这爱情吗。

    无法享受。

    我理解她,但我无法做到。

    我更是无法帮她分担到她身上的重任,我知道她累,她忙,她压力很大,但我无法帮她分担。

    王普的意思是,去做自己想做的事,既然贺芷灵也想这样做,那我就和贺芷灵一起去做,让我们一起快乐,去喜欢我们彼此相互喜欢的人。

    说来是容易。

    但怎么走下去,是横亘在我们两个面前最大的难题。

    我有自知之明,知道自己几斤几两,如果让我寻找,我觉得我这样阶级的人,配不上贺芷灵这样的,知道她很好,知道她漂亮,知道和她在一起是多么的快乐,可那只是短暂的。

    当然,如果她愿意和我走下去,我绝对毫不犹豫走,至于困难,遇到了再说,真正跨不过去,那也没办法,只能接受现实。

    可是现在最大的问题是贺芷灵不知道到底想什么,说要和我走下去,也不是。

    说要和我玩玩也不是。

    说不和我走下去,更不是。

    她到底什么想法,无法搞得懂。

    或许,她来这边看看这酒店,可能为了看黑珍珠给我管的到底是怎样的一个集团,到底是多大的一个集团。

    然后顺便气一气黑珍珠,仅此而已吧。

    清吧一条街我们搞起来了,来的客人是很多了。

    每天晚上停车场不够用,车子都停到了很远的马路边,一条街到处都是。

    附近的几条街道,也是一样的停满了车子。

    强子说这生意可比市中心的那边好多了。

    市中心,即是四联帮他们罩着的地盘。

    居安思危。

    我们的生意做起来了,市中心那边的生意势必没有往时那么好了,那四联帮他们会盯着这里,想办法搞垮我们,我们不得不防,为此,我们这边的各个角落,全部放满了摄像头,监控,派更多的人手看着,进来全部都是要过安检。

    就跟去坐火车一样,一瓶易燃易爆的洗发喷雾都不能带进去。

    这么做对于顾客未免太过分了些,但是为了安全,不得不这么干了。

    客人不少也有理解的,为了大家的安全嘛,但很多也是很恼火。

    清吧一条街,有一家清吧,搞得风生水起,生意特别的好。

    甚至比我们之前搞的醉美夜色还要好。

    醉美夜色已经转让了,接手的新老板还是一样搞得很好,可现在有一家,比醉美夜色还要做得更好。

    这些是强子给我报上来的数据看到的,是一家名字叫民派的清吧。

    民派做的虽然比醉美夜色小很多,规模不大,但是他们搞得很有民族的特色,进去清吧各个包厢中,还有楼层上,处处有着少数民族地区的风情,客人很喜欢这个调调,去这样的地方,喝一点酒,拍几个照片,很享受很诗意的感觉。

    虽然民派的酒水贵,比醉美夜色贵了很多,是整个清吧一条街消费最贵的清吧了,但很多客人早早就预定,每天都是客满为患。

    王普说这个老板娘还特别的漂亮,和王普打趣让王普把我介绍给她,因为她还单身,他们这些清吧的老板多多少少都知道有我这个人的存在,说我就是幕后的大老板,老板娘说自己也是单身,自己也想认识青年才俊,王普也就和她随便开个玩笑,她就对我好奇了起来,因为我年纪小,管着这么一大片地区,她认为我肯定是个人才,想请我吃个饭什么的,其实目的无非是她的利益。

    很多清吧一条街的老板,都想让我们多多额外关照他们,这些我都能理解。

    王普说这个老板娘想要去开发西侧的那一块荒地,那块地离最好的清吧一条街这边有点距离,而且还是有一座桥横过来,没人跑那里去开清吧,她要那块地干嘛?

    如果有人愿意做,我们自然是乐意给的,我让王普给了她就是了,王普说不行,那女的非要说和我见面谈不可。

    这天晚上,我忙完了,没什么事,让王普把她叫来了。

    我则是在醉美夜色的最高点那个玻璃包厢里,可以俯瞰清吧一条街四周全部景色。

    那个老板娘,叫周欣的,来了。

    周欣进来了后,我还在看着窗外。

    我回头过来看她,穿着的是裹群,很显身材,玲珑有致,淡淡的白色绿色相衬,典雅端庄,穿着成熟,脸上看起来并不算很老,很年轻,虽然算不上很美,但也称得上上等美人。

    我说道:“周欣是吧,坐吧。”

    她微微笑,坐了下来。

    她坐了下来,这身材真的好啊,尤其是前面的凸显,很大,一只手怕是抓不完。

    周欣看着我这样的眼神,说道:“张总,平时都喜欢这么研究女人嘛。”

    我说道:“哈哈,这话说的好像我很什么似的。不好意思,是你太漂亮了,我有点情不自禁的到处看。”

    周欣说道:“这夸奖有点假。”

    我问:“怎么假。”

    周欣说道:“你身边的女人不少吧,我这又算得上漂亮吗。”

    我说道:“漂亮,很漂亮,身材很好。”

    周欣得意笑笑,说道:“我找你有事的。”

    说着,她给我倒酒,也给她自己倒酒了。

    我说道:“强子都和我说了,你找他谈就行了,为什么一定要找我呢。”

    周欣说道:“那块地有点偏,离这里有点远,没人愿意做,因为没人看到那里的商机,其实现在这边每晚上生意爆满,停车都没地方停车,我如果拿了那块地,开辟一个很大的停车场,再做一个民派分店清吧,那那些晚上来晚了没地方停车的客人只能去停在我那停车场,他们又不愿意走过来这边那么远,就在那边将就我的民派清吧,我的民派清吧一定会吸引他们,加上我们清吧已经有了一些口碑,相信很快我们就能把生意做起来了。”

    我点了点头,说道:“很聪明,我对生意这一块并不是很懂。不过听了你这么一说,觉得你很有头脑。就是主要靠着做个大停车场来招揽客人。”

    周欣说道:“是就是这样子。”

    我说道:“这些你也找强子就行了,不用非要找我。”

    周欣说道:“亲自找您谈,有两个目的。首先是希望你这边重视了,和手下说一下,你手下才会给我更多的关照,那边的那块地以后可能会和江边的一些无业游民占山为王的人争起来,到时候还需要张总跟他们说,让他们帮忙,才能顺利拿下地。另外一个原因,听说张总是难得一见的青年才俊,特地来看看,是不是真的。”

    我笑笑,问道:“你对我感兴趣?”

    周欣说道:“挺感兴趣。哪个男人不喜欢美女,哪个女人不喜欢有魅力的男人。”

    我说道:“那可是高抬我了,我没什么魅力。”

    周欣说道:“凭着张总管的那么大的一块地盘,一个公司,那么多的人,还不够魅力吗?”

    我说道:“朋友错爱,让我来代管。”

    周欣说道:“张总谦虚了。”

    又聊了一会儿,周欣说还要去看看清吧,就先离开了。

    我没有送她,以我的这身份,不需要送她,是她来求我办事的。

    周欣走后,强子进来了,问我谈得怎样。

    我说道:“那块地本身就是空置的,帮她弄下来吧。不过,首先她要交钱,交租金再说。”

    强子说道:“好。那你和她之间,那些什么的,谈得怎样。”

    强子意思是我和周欣谈的感情。

    我说道:“感情,免谈了,我现在已经被两个女人折腾得焦头烂额,好好做人了以后,你喜欢的话,我觉得你可以发展发展。”

    强子说道:“我是觉得她还挺不错。”

    我说道:“哦,那你去发展。小辣椒呢。”

    强子说道:“脾气太冲了,没好好谈几句话,动不动就冷战不理人。”

    我说道:“厉害如强哥,也有搞不定的女人。”

    强子叹气,说道:“没办法啊,我们每天那么忙,哪有那么多时间去哄人。找个合适的性格互补的最重要。”

    我说道:“是,找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