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225章 公司发展法则
    没想到,黑珍珠居然那么快打电话过来给我了,难道是已经知道了昨晚的我和贺芷灵在这里睡觉的事了?

    我说道:“喂喂你好,是我。”

    电话里,黑珍珠道:“每天不好好做事,尽搞一些乱七八糟的东西!”

    她在谴责我呢。

    我说道:“什么叫乱七八糟的的东西啊?你说。”

    黑珍珠怒道:“你自己知道!昨晚做了什么?”

    我说道:“没做什么。”

    黑珍珠说道:“是不愿意说了。”

    我说道:“真没有什么。”

    黑珍珠说道:“乱搞。”

    我说道:“好吧,我和贺芷灵在一起,是乱搞吗。我好像没和你谈恋爱,也说不上什么对不起你吧。”

    黑珍珠怒道:“你明知道我和她不和,你带着她来我酒店睡,还不开房钱,吃了也不给饭钱,就像来我家睡来我家吃,来我家侵略一样!你还有没有把我放在眼里!”

    这倒是。

    为了这个生气的。

    我说道:“我昨晚是不愿意的,但是她貌似是给我下了药了。”

    黑珍珠问道:“是吗?”

    我说道:“真是这样子的。”

    黑珍珠说道:“你在哪儿吃饭不行,你非要来我这边吃?”

    我听着这句话,也有些不高兴了,说道:“是,这里都是你的。我知道。我没有本事帮你管好公司,你什么时候回来。”

    黑珍珠那边沉默了。

    我带贺芷灵过来吃饭确实是不对。

    可你黑珍珠这么大发雷霆骂我,又有什么资格骂我。

    我说道:“这边的饭钱酒钱,房钱,我都会给的。这点你放心。我就问你什么时候回来,所有的人都在问我这个问题,我自认我没有管好公司的能力。”

    黑珍珠说道:“说了你几句,你不高兴了是吗。”

    我说道:“那肯定,但我这也不是发脾气,我是实话实说。你又有什么值得生气的。假如贺芷灵来吃饭,睡觉,那还给酒店增加收益,这些钱不都是落入你口袋里,你又有什么值得生气的?”

    黑珍珠说道:“听你这么说,是这么一回事。你现在和她在一起了是吧。”

    我说道:“算是吧。”

    黑珍珠说道:“哦,恭喜你。”

    我说道:“之前我担心的是你会因为我和她怎样怎样,然后你就会把我撤了逐我出门什么的,但是我现在一点也不担心。如果你是一个心怀宽广的人,你不会因为这点事赶我出去,如果你不是,那我跟着你也没有意思。”

    黑珍珠说道:“真会说话啊。”

    我说道:“其实我也不知道她是几个意思,估计是真的来气你的,你如果生气了,和我闹起来了,那不刚好中计了。”

    黑珍珠说道:“是,不过也许她想的不只是这一点。”

    我问道:“难道不就是为了气你吗?我和她也都什么都没做成,我都没能碰了她。”

    黑珍珠说道:“也许是为了来看看我的基地。”

    我说道:“这又有什么好看的。”

    黑珍珠说道:“把我的酒店给办了。”

    我说道:“会吗?她现在还不会想着和你对抗吧。”

    黑珍珠说道:“我曾经拆了她的厂,她会报仇。”

    我说道:“然后她会拆了你的酒店?”

    黑珍珠说道:“你问她,她才知道。”

    我说道:“那她也不会和我说的。”

    黑珍珠说道:“我要警告你,如果你让她利用了,对我们的利益造成了损害,我一定不会放过你。”

    我说道:“我没有想过会帮着她,但是你知道她智力比我高很多,我要怎么防着她?很难防啊。”

    黑珍珠不说话了。

    我又问她什么时候回来。

    她说道:“再说吧。”

    她挂了电话。

    我看着强子,无奈的点了一根烟。

    强子问我道:“说了什么。”

    我说道:“搞不懂,真的搞不懂她是什么意思。这两个女人,脑子里想的到底是什么东西啊?”

    强子也摇了摇头,说道:“我们的智商,跟不上她们的脚步。”

    的确是这样子,这两个女人的智商远在我们之上,她们所想的所计算的每一步,都很远,很有智慧。

    更厉害的是,那些计谋又十分的凶狠毒辣,还全面周到,相比于她们,我不得不感慨,造物弄人,像我这种样子的,她们凭着自己的聪明才智吃香喝辣,我只能跟着她们后面喝粥喝汤,即使我花费一生去研究读书积累的全部能力,还不如她们随便学学随便看看书几年的内力强。

    才华本身就不是和能力成正比的关系,这残酷现实对我来说真的是一种无形伤害。

    强子说道:“珍珠姐说要你怎样吗。”

    我说道:“她应该不会吧,刚才该说的我也说了,我也没有哪个地方得罪她的,我也不配合人家来对付她。”

    强子说道:“唉,我看最大的问题就是你自己。”

    我说道:“怎么是我自己呢。”

    强子说道:“你在这两个女人中间,那关系,剪不断理还乱。所以你们之间就搞得很复杂。”

    我说道:“这说复杂,也不算复杂,说不复杂,也复杂。我和她们两个,都是没有情侣的那种真正的关系,但是和她们又牵扯上各种各样的关系。”

    强子说道:“连你都成了她们的争夺点,不过也好,对你都好。再说她们两个都不是大奸大恶的人,即使是对付对方,也不会要杀了对方什么的。这年头怎么斗都行,人不死就行。再败也能有起来的那一天。”

    我笑笑:“这倒是。”

    我的手机又响了。

    我都害怕接电话了。

    我看,是王普打来的。

    我接了电话。

    强子则是对我摆摆手,示意先离开了,我也对他挥挥手。

    我问王普道:“怎么了。”

    王普问道:“怎么说话一点力气都没有的样子。”

    我说道:“唉,昨晚找贺芷灵吃饭,谈你的那点事,让她灌了两瓶多,直接就脚软了。整个人昨晚失忆了。”

    王普说道:“两瓶多?她没喝?我见她精神得很。”

    我说道:“她喝的饮料,灌进去红酒瓶里,我他妈被骗了。”

    王普说道:“那么容易被骗?”

    我说道:“不懂怎么和你说,她手段很高明,什么叫做那么容易被骗。”

    王普说道:“好吧。”

    我说道:“你见了她啊?”

    王普说道:“刚见回来,精神得不得了。”

    我说道:“她喝了一杯而已,当然精神。”

    王普说道:“你知道她找我干嘛了?”

    我说道:“找你干嘛?不是说让你升职吗。”

    王普说道:“是个屁啊!”

    我说道:“我晕,昨晚她已经答应了啊。”

    王普说道:“答应了?”

    我说道:“对啊,她答应我了。然后拿了钱,说肯定。”

    王普说道:“妈的,她找我去骂了一顿。”

    我问:“这是怎么个情况。”

    王普说道:“找我了,我进了她办公室,我还满心欢喜。她问我说我是不是很有钱,我纳闷干嘛这么问,就说还好还好。然后贺芷灵就说你和张河关系很好啊。我说是很好,大家从大学开始玩的好兄弟。她说我最恨在我公司搞关系这一套,你明白吗。我只能赔着笑脸。”

    王普告诉我,贺芷灵骂了他一顿,说公司不允许这么玩,全靠业绩说话,如果是投票,谁票数高谁上来当,绝对不允许有猫腻,如果王普的票数高过竞争对手,那即使王普不给她送礼,她也会让王普上来,但如果王普的票数低,那即使是王普去请她爸爸来帮忙游说,也不可能上去。

    她最恨的就是人情公司,那些所谓的老国企大公司,多少都毁在了所谓的七大姑八大姨的关系上了,即使是她爸爸进公司,也要靠能力说话,从手下做起,能力强自然会上去,能力不行,就滚出去,优胜劣汰,谁来都不行,没有所谓的照顾,没有人情,只有靠能力,靠成绩说话,靠成绩生存,这才是保持公司前进动力的唯一的最好的方法。

    别说别人,即使是我进去了,估计贺芷灵也是让我这么爬上去,给我一个什么保安啊,销售啊,厂娃之类的最低岗位,你有能力,自己好好干,好好爬上去,做出业绩,升上去,没有能力,只能淘汰了。

    而且贺芷灵给下面制定的就是优胜劣汰的规章制度,在各分区销售分公司,无论大的小的公司,在成为正式的员工之后,销售排名连续三次最末次的销售,直接清除出公司,永不录用,而提成和底薪,都是最高的,以此来激励销售人员。

    虽然贺芷灵没收了王普的这十万堵了王普这条路,让王普死了这份心,不过贺芷灵倒是给王普指了一条路子,就是拿钱去贿赂这些投票者,请吃饭,送礼发红包,让他们多多支持他。

    我倒是奇怪了,既然贺芷灵那么讨厌这么搞,为什么还要王普去讨好这些投票者呢。

    我问了王普。

    王普说道:“估计是认为一个领导者,对手下多多少少要有恩的,手下们也会努力的回报吧,搞不懂。”

    我说道:“好吧,我也搞不懂。那现在怎么办,你十万块打了水漂了。”

    王普说道:“她也没说要处分我什么的,只是说这十万她不会给回我了。”

    我说道:“好吧,心疼你五秒钟。”

    王普说道:“我下一步,请那些有投票权的区域经理吃饭去,送礼送红包。”

    我说道:“那如果这么做了,还是上不去呢。”

    王普说道:“那没办法了,等下次了。”

    我说道:“祝你成功。”

    王普说道:“你这个女朋友实在是个人物。我很佩服。”

    我说道:“我也很佩服,但我觉得这人物心眼太多,玩得我对她又恨又怕。”

    王普说道:“得了吧你,她不会害你就是了。”

    我说道:“好吧,我真是幸福啊。”

    王普说道:“是啊,太他妈幸福了。不和你说了,我去忙了。”

    我说道:“去吧。”

    我打电话让吴凯弄来了两瓶葡萄糖喝了,喝下去感觉好了一些,但还是软绵绵的。

    贺芷灵是真的给了我下了药了,不然不可能这么这样子。

    我真的搞不懂她这样做的目的是什么了。

    我也没打算问她,因为即使我问她,她也不可能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