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224章 幼稚可笑的行为
    下班了之后,我给贺芷灵打电话,问她在哪。

    结果她说她已经在珍珠酒店里面。

    这家伙搞什么鬼啊?

    我还说去接她,结果她先跑进去了珍珠酒店。

    我急忙过了珍珠酒店。

    到了之后,我上去找她,她说她已经开好了包厢,等着我进去。

    在我自己熟悉的地方,在我自己熟悉的餐厅,在我自己熟悉的包厢,见到了她。

    我进去了包厢后,问道:“你怎么上来的。”

    她说道:“走上来。”

    那些酒店的服务员,也不认识她,她就直接上来了。

    我说道:“我还说过去接你过来。”

    我坐下来了。

    她看我满头是汗,说道:“紧张什么?怕黑珍珠过来抓奸?”

    我说道:“别说的那么难听好吧,我两有什么奸情吗,没有吧。我们是,是光明正大的恋爱,那怕什么。”

    贺芷灵说道:“菜单。”

    我拿着菜单上去给她。

    她打开了之后,又和平时一样了:“这个这个,这个,这个,这边,都要。”

    最贵的,最好的,她全都要点。

    让服务员去上菜之后,她对我说道:“想尝尝这边酒店做的菜是什么味道。”

    我说道:“敌人的味道。话说,你这样子算是自投罗网,不怕黑珍珠整你。”

    贺芷灵说道:“整的赢我才会整,整不赢为什么还要整。”

    我说道:“你到底想要干嘛呢来这里?”

    贺芷灵说道:“怕我一把火烧了你们酒店?”

    我说道:“怕,怎么不怕,你那么危险。”

    酒菜上了,她还是如平常一样,一个菜动一下筷子,有的菜上来她只看一眼,就不吃了。

    接着喝酒。

    我早已经习惯。

    不过这次喝酒,她却和平时不同,叫的是红酒,但是一次叫来了六瓶,对她这种人来说,也很正常,不奇怪。

    不同的是,她让服务员拿着开瓶器来,然后让服务员出去,她自己打开,全部都打开,打开了之后,她给我倒酒,还让我和她干杯。

    酒杯很满。

    我问道:“你真的假的?”

    贺芷灵端起酒杯,碰了我的杯:“不敢喝?”

    我说道:“谁不敢。”

    想着王普的话,如果我能问出她心里到底对我什么想法,那我就知道问题的所在,然后我就能对症下药,打开她的心锁,让她决定跟了我。

    我不去想那么多的东西了,只想拥有现在,哪怕将来失去,至少曾经拥有过,对于我这样的人,癞蛤蟆吃到了贺芷灵,足够回忆一生了。

    如果把她灌醉了,那我是不是就可以?

    把她给正法了。

    虽然我的想法很龌龊,但绝对是最实用的。

    反正她要跟我喝酒,心里也肯定是有一些想法的,和有缘人,做快乐事,别问是劫是缘。

    一杯就一杯,谁怕谁。

    我喝完了,她也喝完了。

    我看着这六瓶红酒,说道:“你想和我拼酒?”

    贺芷灵说道:“怎么,你怕了。”

    我说道:“谁怕了,但我说真的,我酒量可能是两瓶红酒,不过陪你,舍命!”

    大不了两人一起喝挂了,然后,滚床单去。

    贺芷灵拿着三瓶给了我,包括那一瓶已经填了我们一人一杯的给我。

    她自己拿着那满满的三瓶。

    我说道:“你吃亏了。”

    贺芷灵说道:“对付你这种酒量,三瓶我都嫌少。”

    我说道:“呵呵,好大的口气。”

    我不是没见过她喝醉酒,第一次见她她就是喝醉的状态。

    我和她交过手,她酒量也还挺好,但恐怕也没比我好到哪儿去。

    她这么自信,和我拼酒?

    难道已经吃了什么解酒的药,然后再要来干翻我?

    有可能。

    不过那些所谓的解酒药,其实没多大用处,吃下去了喝酒照样喝醉,没什么太大作用。

    喝就喝吧,还怕她么。

    各自倒酒,又干了一杯。

    两大杯下去,的确有些眼晕晕。

    容我歇息一会儿。

    我点了一支烟,说道:“先让我抽支烟。”

    贺芷灵盯着我。

    我说道:“其实我今天请你吃饭,也的确是有事要找你的。”

    直接告诉了她,是王普让我找她。

    贺芷灵听了之后,说道:“走后门。”

    我说道:“这么说是有些难听了,不过我觉得王普挺好的。”

    贺芷灵说道:“哦,钱呢。”

    我说道:“你先答应。”

    贺芷灵说道:“钱先给我。”

    我说道:“你先答应,我再给你钱。”

    贺芷灵说道:“好。”

    我问道:“答应了?”

    贺芷灵说道:“答应了。”

    我拿出手机,爽快的转钱给了她。

    她收到了钱后,放好了手机。

    接着,继续和我喝酒。

    不过,在喝到了第三瓶时,我明显已经头晕眼花,感觉醉了。

    我看着她,她却还十分的清醒。

    我说道:“我感觉很奇怪。为什么喝完了两瓶酒,我已经感觉自己醉了,你却一点事都没有。”

    贺芷灵说道:“你酒量不行。”

    我说道:“不可能。”

    我马上走了过去,拿着她的酒瓶闻了一下,味道也是挺对的,但好像缺少了什么,喝了一口,我靠!

    她喝的这个红酒,不是葡萄酒,是葡萄汁,根本一点酒味都没有,这家伙,好啊,玩我呢!

    我晃晃悠悠的坐下来,指着她:“你,你玩我。”

    只见桌下,她脚跟前,还有三瓶红酒,我明白了怎么一回事,这三瓶红酒,是服务员上的,被她掉包了,她拿着假酒来给了我喝,看来是事前来踩了点了,知道我们这里卖这样的红酒,于是她准备了几个一样的红酒瓶,放了假的红酒进去,带着红酒先来了包厢这里等我,到了这儿后和我吃饭,故意点的这个红酒来,再掉包,我喝了的是真的红酒,她喝了的是她已经掉包了的假的红酒,葡萄汁葡萄汽水之类的东西。

    贺芷灵说道:“没有下毒,只是想看看你酒量有多少。”

    我说道:“你究竟想干嘛。”

    我不相信她只是想逗我玩。

    贺芷灵拿了我那边还有半瓶的红酒过来,倒进了她杯子里,然后喝了一口,说道:“味道挺不错。”

    我有点结巴了,说道:“说,说你到底,想干嘛啊。”

    贺芷灵说道:“你在这里开个房然后扶着我上去睡觉。”

    我说道:“扶着你上去这里睡觉,不,不行。”

    黑珍珠知道了,会恼我。

    即使我不让手下人告诉黑珍珠这些事,但是这些人始终是黑珍珠的人,相对于我,他们清清楚楚的明白着黑珍珠才是他们的主人,包括陈逊这些,如果硬要让他们选择,他们还是选择站在黑珍珠那边。他们不会为了帮我而向黑珍珠隐瞒。

    贺芷灵这故意的,来这里气黑珍珠的吧,即使是能和她去开个房睡觉,她也不会和我做什么事的。

    而我喝了那么多,更加不可能是她的对手。

    还有,她有枪。

    她就是在玩我。

    我说道:“为什么这样做呢?”

    贺芷灵说道:“我喜欢。”

    我说道:“喜欢也行,除非,你让我碰你。”

    我伸手过去。

    她拍开了我的手,说道:“进去房间再说。”

    我说道:“呵呵,我不相信你会让我碰。”

    贺芷灵说道:“你如果不去,我不会帮王普。”

    我说道:“靠,你威胁我。”

    贺芷灵说道:“是。”

    我说道:“还钱。”

    可能吗?

    钱进去了她的口袋,她还会给我钱吗?

    开什么玩笑。

    我说道:“你这不就是出尔反尔吗。”

    贺芷灵说道:“是,那又怎样。”

    对啊,她就是这样出尔反尔,我又能拿她怎样呢?

    我说道:“即使这样子,我,也不会去。”

    贺芷灵想得美啊,她就是来这里故意气黑珍珠的吧,如果黑珍珠知道了这个事,那我怎么办?

    黑珍珠会怎么对我?

    贺芷灵说道:“你会乖乖跟我去。”

    我说道:“回去睡觉!”

    我站了起来,摇摇晃晃两下,坐了回去,我全身无力,脚也没力气了。

    我捂着自己的头,眼睛里看到的所有一切,好像都在晃着。

    真的醉了,但这个醉了的感觉,又和平时的感觉不同,因为,我貌似清醒的,但是又有一些幻觉,而醉了也还有力气才是,可是我现在基本没有什么力气了。

    接下来,贺芷灵轻轻扶着了我站了起来,然后接下去的事,我就什么也不知道了。

    醒来的时候,我躺在床上。

    一看这屋里的摆设,我就知道,我是在珍珠酒店睡的。

    昨晚我和贺芷灵上来的?

    我不知道。

    她人呢,在哪?

    没人。

    闻了闻枕头,旁边的那个枕头,有她头发的香味。

    果然是和她一起睡的,但是我肯定什么事也没有和她做。

    全身无力。

    这哪里像喝醉的感觉,明明是被药倒了的感觉。

    我爬起来,去洗漱了。

    果然,是和她一起睡的,因为发现了用过的牙刷,毛巾什么的。

    我出去后,问了手下,他们告诉我,昨晚我和贺芷灵手牵着手出去包厢后,说让他们去开一个房间,他们就去开了,接着我和贺芷灵就上来了房间入住。

    我竟然让他们去开了一个房?

    为什么我一点印象也都没有呢。

    没有去监狱上班,反正,是徐男管着我,只要我不是几天几天的不去,她能罩得住我。

    全身没力气,到了珍珠酒店的自己的办公室,让手下打包一些粥和牛奶上来,吃了一点,好了一些。

    我打电话给了贺芷灵,问她究竟几个意思。

    她根本就不接我的电话。

    我打了几次,她都不接。

    此举,应该是故意气黑珍珠的吧?可是这样做,不觉得很幼稚可笑吗。

    我叫来了强子。

    和强子谈了一下这个事。

    强子说道:“最好不要让珍珠姐知道,就算她不吃醋,她看着人家故意这么来她地盘羞辱她,她也不会高兴的。”

    我说道:“应该不至于吧,我和珍珠姐也不是什么男女朋友,我和谁做什么也不关她的事吧。”

    强子说道:“那谁让她们是一对冤家呢。”

    我说道:“这倒是。可是我的确搞不懂,如果贺芷灵真的要挑起事,就这么点破事,这又有什么好吵的。”

    强子说道:“女人心,海底针。”

    我说道:“你们都帮我守好秘密。”

    强子说道:“我们守不住,估计现在珍珠姐已经知道了。”

    正说着,我的桌上的电话响了起来,我条件反射一样,拿起了电话,听到的,是黑珍珠的声音:“是我。”

    我瞪大了眼睛看着强子,捂着话筒,对强子轻声道:“珍珠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