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223章 下不定的决心
    王普又说让服务员上来,又拿了一瓶白酒。

    我说道:“我可喝不了那么多。”

    王普说道:“没说喝完。今天那么高兴,多喝点,如果喝不完,存着。”

    我说道:“随你吧。”

    王普说道:“就说我来请客吧,你看你那心疼的样子。”

    我说道:“我可能会心疼吗,笑话。”

    王普说道:“来,喝吧。”

    他倒满了酒,接着,又是敬酒我。

    我说道:“咱之间喝酒还来这套,不就是这点事嘛,我答应了给你办了嘛。”

    王普说道:“哪跟哪啊,这是因为我高兴,好久没跟自己兄弟喝酒了。”

    我说道:“还是慢点喝吧,这么喝非挂了不可。你一会儿还要开车吧?”

    王普说道:“有司机。”

    我说道:“好吧。那也要慢点喝。”

    王普说道:“你现在跟贺总是住在了一块了,对她吹吹枕头风,就搞定了。”

    我疑惑道:“我跟她住在一块了?”

    其实心里在想,他怎么知道的。

    王普说道:“你进我们厂里,她那里过夜的。别问我怎么知道。”

    我问道:“看见了是吧。”

    王普说道:“你小子真的是艳福不浅,我就在想,她这样的人怎么会看上你呢?”

    我说道:“羡慕嫉妒恨?”

    王普说道:“那肯定。”

    我说道:“有没有想要打死我的冲动。”

    王普说道:“那倒不至于那样,我心胸也没有那么狭窄,再说对我没好处。这样多好,你傍着她,我傍着你,一起发财。”

    我说道:“是是是。”

    王普说道:“恭喜你啊,找到了一个绝世大美女女朋友,还那么能干,有钱。太牛了。”

    我叹气一声。

    王普问:“怎么这幅苦瓜样。”

    我说道:“心中苦闷啊,实际上我和她之间,不是你想象中的那么甜蜜。”

    王普说道:“什么情况这是。”

    我简单的告诉了王普我和贺芷灵互相相处的真正原因。

    王普分析了一下,说道:“我认为,她是喜欢你的。”

    我说道:“然后呢,又能怎样。搞得我现在别的女的都不能谈,而她又不是真的和我谈。我被卡住了,上不上下不能下。也不知道这种日子什么时候到个头。”

    王普说道:“你想啊,她肯定很喜欢你的嘛,不然哪个女的会让一个男人随随便便去睡自己的床,你说我说的对不对。”

    我说道:“对。”

    王普说道:“只不过,她可能缺少了一份下定决心的勇气。”

    这话让我想到了薛羽眉说的,缺少了那纵身一跃死磕到老的勇气。

    那健身教练在经过了薛羽眉的测试期之后,又在最后的考核中舍身救薛羽眉中获得了满分,薛羽眉终于下定了决心跟了他。

    贺芷灵也许对我就是在测试期中,但是我这测试期却还没有过关,尤其是每次她可能想要下定决心的时候,我就自己搞的自己掉链子不及格,所以,她还是没有终于做决定要跟了我。

    我说道:“我觉得你说的挺对的,那该咋办,才能下定决心。”

    王普说道:“你先改啊,不要到处拈花惹草,然后,通过一系列的表现,让她觉得你变好了,让她觉得你老实了,会对她一心一意的好了。”

    我直接打断王普的话说道:“然后我要乖乖的听话了,她叫我往东不能往西,她叫我跳粪坑我不能去吃屎,每天上班后回去洗衣服做菜做家务带孩子,她肯定爱我了。”

    王普说道:“这个倒没有,你要是改了自己性格,她也不会喜欢你了。我指的是对她好,专一。你想想看吧,她以前被男人伤过,她最害怕这个,可是从你身上偏偏看不到什么专一的特点,她害不害怕被你伤?”

    王普这说得倒是很对啊。

    贺芷灵之前被文浩那家伙伤的心碎一地,短时间都缓不过气来,她也害怕再跟下一个对象谈,下一个对象也会这么伤她。

    而看我,典型的就是忘恩负义脚踏两条船的那种人,她又怎么敢随意的把她自己交付给我呢?

    王普继而说道:“虽然说她很强悍,可那只是面对其他事的强,她的内心还存在着对感情的纯洁幻象,就好像当年我们还没被女人伤过那样,我们还幻想着有完美的爱情,可我们现在已经不存在这些幻象了,我还好,但是你这种人,已经不相信爱情,所以你玩弄感情,可她不一样,她还幻象有纯洁的爱情,可惜了,摊上了你这种禽兽,怎么可能纯洁。”

    我说道:“别说的那么难听好吧,我是那样子的人吗?禽兽。用的这个词也太好了些。”

    王普说道:“那可不是吗?你不是禽兽是什么?你可以说你完全不是这样子的人,可是看你的表现,你自己说是不是?”

    我点了点头,自己喝了酒,说道:“这倒也是。”

    王普说道:“也许人家走下去了,这辈子就不想放手了,而你呢?”

    我说道:“我也想一辈子不放手。”

    王普说道:“草,可能吗?你都不相信和她能走下去。”

    我说道:“这的确是这么想的,我和她走不下去,阻力太大了。”

    王普说道:“她顾及的很多,你要搞清楚,她到底顾及什么,哪一方面,

    然后改变了自己去迎合她,这才能打消她的所有顾及,然后做一件敢动她的事,她才会真正的决定投入你这禽兽的怀抱。我虽然这么说你,但是我心里还是想着你能和她好上的,不说什么能抱大腿,能傍着你们,我觉得她是真正的好女人。”

    我说道:“好女人就这么对待自己喜欢的男人的?”

    王普说道:“我也没见你对人家有多好。”

    我说道:“好吧,那就继续互相伤害吧。”

    王普说道:“不过也许如果有一天你们互相都变了,你变得她想要的人了,她变得没有了棱角了,可能你们反而不会喜欢对方了。”

    我点了点头,说道:“这倒是。”

    如果贺芷灵没有那个性,没有了棱角,的确只能算是个漂亮的普通人,只是她的外壳依旧靓丽。

    我说道:“不过即使她个性变了,我还是十分喜欢她的。”

    王普说道:“喜欢的是她的外在,假如她没有了外在,老了丑了,你还喜欢嘛?她让我崇拜佩服尊敬,因为她的个性。照我看,你们两个也都别改什么了,只要改对对方好一点,然后你装着很专一的样子出来,就差不多了。”

    我说道:“今天换做你来给我上课了是吧。”

    王普说道:“只是提个建议,听不听随便你吧。”

    我说道:“好吧。”

    王普说道:“反正你记住了,帮我做的事!回去我给你转钱,你要努力帮我办成了,可以吧。”

    我说道:“我说了尽力而为,你不信我呢。”

    王普说道:“拜托了兄弟。”

    王普还是回去睡觉了,我想着安排他在这边睡,他说要回去陪老婆,那就回去吧。

    现在他做事更加小心翼翼,还带着司机保镖手下,我不需要太担心。

    在办公室,多无聊。

    这所谓的心理辅导师,我倒是真不想做,因为我根本救不了人,我连半桶水都不算。

    这些天眼睛里盯着的,就是新监区的动静。

    因为我还有内线在那边,那边的风吹草动我都知道。

    原本也想着找人去联络一下程澄澄和路唯,最好能和她们见一见,可是没办法,现在的新监区,掌握在了新监区长的手中:张玫。

    没错,就是那个和程澄澄干架干得死去活来的张玫。

    张玫上去后,把骨干们都带上去了,各个分监区都是她们的人,我们的人,只能当小喽啰,这样一来,我没有了能和程澄澄路唯接触的机会。

    张玫上去后的这几天,大刀阔斧的对我们的人动手,全都踩到了下面去。

    不过她们却还没有对女囚动手,没有搞女囚的钱,可能还在酝酿怎么搞。

    准备下班的时候,我给贺芷灵打了一个电话,约她今晚吃饭,请她吃一顿大餐。

    她马上问我:“有什么事?”

    真是聪明。

    我说道:“没什么事,我们是情侣嘛,对不对?为了我的人身安全着想,演戏嘛。”

    她说道:“好,去珍珠酒店吃。”

    我说道:“为什么?”

    她干嘛要去珍珠酒店吃。

    这外面好吃的东西多了去了,上档次的地方多了去了,为什么偏偏选择珍珠酒店?

    贺芷灵说道:“我喜欢。”

    我说道:“唉,别去那里了嘛,干嘛去那里呢。”

    黑珍珠知道了不闹死我。

    黑珍珠本来就和她不对付,我还带着她去珍珠酒店秀恩爱?

    贺芷灵说道:“怎么了,你怕什么?怕黑珍珠?”

    我说道:“你这,你这。”

    我想说你贺芷灵你这完全是典型的挑事的嘛。

    贺芷灵说道:“那不吃了!那你和黑珍珠什么关系?我怎么想不要紧,别人会怎么想。”

    我说道:“他们也都知道我为黑珍珠干活这些事吗。”

    贺芷灵说道:“很难知道?”

    我说道:“不难。”

    贺芷灵说道:“去了就打消了他们对你和黑珍珠关系的猜疑。”

    我总觉得贺芷灵在下一盘棋,我看不到的棋子,前面一步一步,她都计算好了的棋盘。

    我说道:“话是这么说的,可是我和黑珍珠也没什么啊,你看她现在也不在了。”

    贺芷灵说道:“那不去了。”

    说完她挂断了电话。

    什么破脾气。

    我想了一下,如果带她去珍珠酒店吃饭,或许会得罪了黑珍珠,但是贺芷灵的想法也是挺对的,再者,我现在不是和她扮演情侣嘛。那我和黑珍珠本身就是没什么关系的,黑珍珠能怪得了我什么,最多怪我把贺芷灵带进去她酒店吃饭,骂我一顿,难道还能直接把我赶出公司?

    好吧,去就去吧。

    我再打电话给贺芷灵,妥协了,说那就去珍珠酒店。

    贺芷灵说道:“别后悔。”

    我说道:“不就是去吃饭嘛,有什么后悔的。”

    贺芷灵挂了电话。

    好吧,我心想着,她又想着玩什么花招呢?

    不知道。

    她的鬼点子很多,计谋太多,城府甚深,我根本防不胜防。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