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220章 不能再越界
    贺芷灵真的是美,偏成熟的长相,妖媚又英气,眼睛清亮如闪电,给人凌厉的压迫感,侵略味十足的魅惑,雍容华贵的贵族气质,美的让人窒息。

    我有些看呆了。

    坐下来,就看着她。

    她合上了书,也看着我。

    半晌后,她问道:“有事就说。”

    我说:“你又知道我有事找你?也许,我可能只是来找你睡觉的呢。”

    贺芷灵说道:“当不了总监区长了,回到了以前的地方,我不信你没话要说。”

    她站起来,去拿了牛奶喝。

    我说道:“的确是有话要说的,算是抱怨吧。”

    哪能没话说,哪会没有抱怨,被监狱长扫除出新监区,连和手下道别的时间都没有,就是想去和程澄澄还有路唯她们说个话的机会都没有,直接被赶走了,哪能没话?

    她说道:“可以睡沙发,但不能再和我一个房间。”

    我说道:“不是假扮情侣吗?这也太假了吧。”

    她说道:“够了,没人看得见家里我们干了什么。”

    她喝完了牛奶,走向房间。

    我说道:“我有话要和你说!”

    她站住了,说道:“抱怨。”

    我说道:“对,我知道抱怨是无能的表现,但我的确是无能,我知道我无能,但我的这个无能不是那种无能。是以卵击石的那种无能。”

    她哦了一声,然后走向了她房间。

    我喊道:“贺芷灵如果我们都被扫出了监狱,你会后悔的!”

    贺芷灵回头看了我一眼,说道:“知道了。”

    我问道:“那你就没有什么办法跟我们说一说的吗?你这当的算哪门子的领导啊!你看吧,人家监狱长在监狱里为所欲为,想要把我弄到哪里就哪里,我们的人,哦不对,是你的人,她怎么安排就怎么安排,到时候还不是找理由借口把我们赶尽杀绝!全部扫出监狱?”

    她说道:“那就被扫出监狱吧。你刚才说的很对,怪你们自己没本事,特别是你,没本事,别怪别人,更不要来怪我。”

    说完,她进了她房间,关上了门。

    妈的!

    这女人脑子里到底想什么东西。

    是,我是怪我无能,可敌人实在太强大,也许这是借口,但这也是事实。

    她这样的话意思很明显了,想要在监狱能够生存下去,靠你们,靠你自己了。

    怎么靠自己?

    我躺倒在了她家的沙发上,喝了一些酒,有些晕乎乎的了,很快就睡了过去。

    次日,我去找了徐男。

    直接告诉了徐男,贺芷灵说的,让我们自己靠着本事生存下去了。

    徐男苦笑一下,说道:“我们怎么靠着自己的本事生存下去?”

    我说道:“不知道。”

    徐男说道:“她真不管了?”

    我说道:“真不管。”

    徐男说道:“我不相信她不管。”

    我问:“为什么你不相信。”

    徐男说道:“她不是那样子的人。”

    我说道:“现在已经看见了,她就是那样子的人。”

    徐男说道:“除非有一天,我们真的被赶出去了,我就信了。”

    她坚信贺芷灵不会放弃我们。

    我想了想,估计可能是真的,真的不会放弃我们。

    也许到了被清除出门的那一天,全盘崩溃,就是知道她是否真的已经放弃了我们吧。

    可如果真等到那时候,她贺芷灵再厉害,还能力挽狂澜吗?

    只怕是无力回天了。

    在办公室愁眉苦脸的时候,一个人影飞速窜进来,冲过来就一下子推了我,我本来是靠着椅子好好坐着,被她一推,连人带椅子摔倒在地。

    她哈哈笑了起来,极为开心。

    谢丹阳。

    我从地上爬起来,气道:“做什么啊你这是!”

    谢丹阳说道:“摔了个狗吃屎。”

    我说道:“好玩吗。”

    她说道:“特别好玩。”

    我扶好凳子,说道:“哦,是吧。”

    谢丹阳过来我身后,让我坐下,接着给我按后背。

    她轻声软语对我道:“好了不要生气了。”

    我说道:“你一来就没好事。”

    她说道:“我还没好事呢?那好,那我以后不找你。反正你也不找我!”

    她假装推开我。

    我拉住了她的手,说道:“谁让你这么整我的,万一摔伤了,怎么办。”

    她说道:“死了算了,反正在我心里,你早就死了。”

    她一边说,还转身回来,给我按着。

    我说道:“什么深仇大恨,那么巴不得我早点死。”

    她说道:“你找过我吗?”

    我说道:“没有。没空啊,实在太忙了。”

    她说道:“不是忙,是心里没有我这个朋友。”

    我说道:“真的忙,丹阳姐,我怎么可能忘得了你呢,对吧。”

    她说道:“现在还没算成功呢,已经早就忘记了,等你真的成功了,更加不可能记得起我。”

    我说道:“真的太忙了,你知道为什么吗。因为监狱长啊。我每天冥思苦想,每天想办法对付她,太累了。”

    她说道:“好了理解你了,就是徐男整天也想着怎么对付监狱长。”

    我说道:“嘘,你小点声,隔墙有耳。”

    谢丹阳说道:“晚上一起吃饭吧。”

    我说道:“在监狱里吃吧。”

    她说道:“不行,出外面。”

    出外面吃饭出不了,一个是不安全,另外一个还是不安全。

    第一个不安全是各方仇人盯着的不安全,第二个不安全是因为要和贺芷灵假扮情侣,怕被敌人发现了假扮,她一直告诉我让我好好演戏,我不听她的话吃亏很多次,不想再吃亏了,那我只能好好听她的,不能乱来了。

    可有时候我真的怀疑贺芷灵说这话的真实性,她是不是找几个人假扮什么特工来骗我的呢?然后让我好好的不能出去乱来。

    这样对她是啥好处?

    假如她喜欢我,那一切的问题,就是有了答案了,这完全是要占有我的打算?

    但是这个假设,基本算是没多少可能性的。

    谢丹阳不肯在监狱里面吃饭,她说天天在监狱吃饭,吃牢饭吗?

    一点也不浪漫。

    我这时候哪还能去想什么浪漫不浪漫的事情呢,我脑子里有的只有安全了。

    我说道:“真的太忙了,只能在监狱里吃了,不想出去,也很累。”

    谢丹阳说道:“我就想和你出去玩玩,也不行吗。”

    她还想着和我玩下去呢。

    我抱歉的说道:“丹阳,不是我不想,而是我不能。”

    这时候,她拉了一个凳子过来,坐下来,看着我,说道:“说吧,是不喜欢我了吧,腻了。”

    我说道:“没有的事,你多惹我喜欢啊,身材好,漂亮脸蛋,除了不能娶,什么缺点都没有。”

    谢丹阳说道:“那为什么不找我,有问题了。”

    我说道:“什么问题啊,说的那么严重啊。”

    谢丹阳说道:“那我知道什么原因了。”

    我看着她,不知道她又在想什么了。

    我说道:“别乱猜了,其实我只是觉得出去不安全,你知道我现在得罪了很多人,就连监狱长都很想干掉我。”

    谢丹阳说道:“去你的,那你怎么还经常出去,你骗谁呢。我知道原因了,只有一个。”

    我说道:“你说,是什么原因。”

    谢丹阳说道:“有女朋友了。”

    我呵呵一笑,点了一支烟,喷烟雾她脸上,她厌恶的用手挥舞开,然后拿着我叼着的烟灭了。

    我说道:“别乱想了。”

    谢丹阳说道:“肯定是,你说对不对!”

    好吧,这时候,我还能说什么呢,直接承认还好些。

    我说道:“算是吧。”

    谢丹阳道:“终于承认了啊,难怪不找我,什么时候带女朋友给我见见,我看看她啥样子的,有没有我漂亮。”

    我说道:“她不会见你的。”

    谢丹阳说道:“她见不得人吗?”

    我说道:“很见得人,非常见得人。其实你也认识。”

    谢丹阳说道:“是谁。”

    我说道:“你想猜吗,让你猜。”

    她想来想去,眼珠子滴溜溜转,然后说道:“是外面认识的,还是监狱里的。”

    我说道:“监狱里的。”

    她说道:“是女囚是吧。就是和你关系很好的女囚。”

    我说道:“不是。”

    她一拍手,说道:“我知道了!宋圆圆!看你和她走得很近!”

    我摇摇头。

    她说道:“那是谁?哦,原来是她!”

    我点了点头,说道:“唉,是的。”

    她说道:“你们居然好上了,看不出来。”

    我说道:“是啊,我也没想到,可是感情这种东西,就是这么奇妙的了。”

    她说道:“好吧,祝福你。”

    我说道:“谢谢祝福。”

    她恶狠狠剐了我一眼,说道:“死货!恨死你。以后不用找我了。”

    我说道:“唉,丹阳啊,我们是朋友,怎么可能不找你呢,是吧。但是你明白了,只能作为朋友。”

    她说道:“你什么意思,难道以前是恋人,是情人?”

    我说道:“好吧,以前也是朋友,但是我的意思你该明白,我们不能再像以前那样,有些越界了。”

    她说道:“哦,是,以前我逼你的!越界了!”

    她伸手来掐我的手臂,很疼。

    我忍着了。

    青了一块。

    看来她很生气。

    她不喜欢我有女朋友,我有了女朋友,她再也不能像以前那样,和我怎样怎样子的了。

    即使不能那样,也不能随随便便的找我了。

    就是两个人作为朋友,想单独出去吃个饭,都要顾前顾后。

    我说道:“不是你逼我,是我骗你越界的,行了吧。”

    谢丹阳说道:“好勉强啊,行了吧。就是你骗我的,我要告诉她!”

    我说道:“好吧,去告诉吧。”

    贺芷灵知道我和谢丹阳之间关系又怎样,反正,贺芷灵都没有真正的是我女朋友,也没有让我碰,再说了,就算是我女朋友,我和谢丹阳也只是曾经,她又能说什么呢。

    谢丹阳说道:“不在乎?”

    我说道:“我不在乎。”

    谢丹阳说道:“我是问她不在乎吗。”

    我说道:“她在不在乎关我什么事,再说就算我们有什么的,那都是已经过去了。”

    谢丹阳说道:“哦,她心胸是很宽广的。以后,我们一起吃饭都不可能了是吧。”

    我点了点头,说道:“有可能就是这样子的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