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219章 女囚是弱势群体
    监区里,我维持着程澄澄她们和路唯之间的关系,偷偷的打压着程澄澄她们,不让她们进一步的壮大发展。

    同时,还要在监狱长面前假装自己无能为力,每天这么周旋于三方关系,终于,在过了一段日子之后,没等到和监狱长约定的时间的三个月,监狱长就等得不耐烦找我发飙了。

    我进了她办公室后,她开口就问我:“你耍我是吧!”

    我说道:“监狱长,你生什么气呢。”

    她说道:“说好的铲除了程澄澄她们呢!”

    我说道:“呵呵,我一直努力着。”

    她说道:“你真的做了吗?这么多天过去了,有什么一点动静了吗!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想什么。”

    我说道:“真的,监狱长,我一直很努力着呢,你怎么不相信我呢。”

    监狱长说道:“张河,我说的给你三个月的时间,可你一天也没珍惜过,你故意这么做,你是觉得留着她们,对你有好处。”

    我说道:“除暴安良,行善积德是我的责任所在,监狱长你怎么能这么说我,我一直都很努力,用大家所见到的,所见不到的一切的办法努力着。如果你这么说我,我也无话可说。”

    监狱长说道:“我不会相信你的鬼话。”

    我说道:“好吧监狱长,既然你不相信,那我也没有办法。”

    监狱长说道:“我现在给你一条路走。”

    说着,她狠狠盯着我。

    我当着她的面,拿了一根烟,点了,然后徐徐吐出烟雾说道:“什么路呢监狱长。”

    大不了把我又搞回去看大门去。

    她说道:“一会儿有人和你说,我先忙了。”

    说完,她让我回去了。

    这家伙有什么想要和我说的话,但是又不敢自己当面说,就想着让人来找我说。

    一会儿,有人来我办公室。

    监狱长的狗腿来了。

    她进来后,说道:“有事和你说。”

    我哦了一声,我也不站起来。

    她说道:“出去外面说。”

    我哦了一声,出去了外面,走廊上。

    她凑近我在我耳边轻轻说道:“你可以不除掉她们,但你这边,跟她们女囚们弄到钱。我一个月要这个数就可以了。”

    她伸出两个手指。

    我问道:“让女囚要给你们监狱长钱,是吧。”

    她说道:“是给我钱。”

    我说道:“呵呵,给你那还不是一样的给监狱长,她自己不愿意开口不敢开口,让你来说呢。二十万?”

    她说道:“百。”

    我说道:“两百万!你们,是不是太狠了!我上哪儿搞到那么多钱给你们,可能吗?”

    她说道:“你只用回答我,做得到吗。”

    我说道:“做不到。”

    她说道:“那起码这个数。八十万。”

    虽然少了一百多万,可是我认为我还是做不到。

    对,女囚是很多,让女囚们一个月凑这个数,我们监区平摊下去,其实用不了一人几个钱。

    可是就这么白白的拿来养监狱长她们,还不如拿去扔进水里,至少能听到噗通一声。

    这些钱如果拿来吃,那也算吃得挺好的了。

    我说道:“做不到。”

    她说道:“唉,既然做不到,那就不要说那么多了。”

    我说道:“那就要怎样。”

    她说道:“到时候你就知道了。”

    我哦了一声。

    过了一会儿,她又问我:“再问你一次,你到底愿不愿意。”

    我说道:“我做不到,请另请高人。”

    她说道:“好。”

    说完,她离开了。

    没想到,监狱长完全的没有手软,第二天,直接就把我清扫出门,把我,小凌,文姐,兰芬兰芳等等我的若干手下主干们,弄到了旧监区的各个分监区的岗位上。

    我被打回原籍,就是之前的心理辅导师,回到了之前的辅导办公室,编进了b监区。

    辛辛苦苦几十年,一枪打回解放前。

    兜兜转转,回到原点。

    回到了曾经的起点。

    回到了自己的那个办公室。

    监狱长这一招,就是要把我们在新监区的人清除出来,把骨干们清除,至于另外的那些跟着我们的手下们,因为没有多大的实权,所以也起不了什么风浪。

    接着,她安排她的人继续掌握那边监区,谁反对她们,就干掉谁。

    而我已经到了这边的监区,本事再大,也干不掉她派来的新的总监区长,这就是她的打算。

    我在办公室里打扫卫生,擦拭桌子。

    有人敲了敲门,我看向办公室的门口,徐男找了我,说有事找我谈谈。

    我说道:“说吧,总监区长,什么事。”

    徐男管着这边的偌大一个监区,我现在又成了她的手下。

    这也挺好的。

    徐男进来了之后,我给她擦干净的凳子,说道:“坐吧,不过还没准备水。”

    徐男说道:“一会儿我让她们送水来。”

    她手中拿着两瓶水,一瓶给了我,她自己开了一瓶,喝着。

    &

    nbsp;   我擦干净的办公椅,也坐下来,拿着水喝。

    她说道:“天挺热的。”

    我说道:“是挺热的,都这个时候了,按往年来算,应该是天凉了吧。”

    她说道:“是啊。”

    我说道:“看起来你当了这个总监区长,是挺不容易的啊,憔悴了不少,老得很快。”

    她说道:“太多事了。”

    我说道:“刚开始进来的时候,我们两个多意气风发,虽然也没过去多少年,但那么快的,被这些乱七八糟的烦心事,搞得整个人十分的疲惫,老得很快。”

    徐男说道:“我是很想往上爬,但我不想被她管。”

    我说道:“谁。”

    徐男说道:“谁,还能有谁。”

    她指的是监狱长。

    我说道:“没办法。”

    徐男说道:“她在监狱里有很大的权力,生杀大权,想让你不做这个总监区长,就可以让你不做。”

    我说道:“对啊,我不听她的话,她把我弄到这边来了。”

    徐男说道:“什么原因。”

    我说道:“让我消灭一群斜教,我没有好好干,因为她们没能力除掉她们,就算是有能力,担心付出很大代价,想让我去干,让我去背黑锅。然后又让我跟她们弄钱,一个月给她八十万,我不答应,就把我搞过来这里了。”

    徐男说道:“如果我们监区这边不给她送钱,她也会这么对我。”

    我说道:“她就是为了钱,我也能搞到钱,但我不想,我倒要看看她怎么对付程澄澄她们。”

    徐男说道:“你说她下一步怎么走。”

    我说道:“找人上去当新监区监区长,然后就是要女囚们给她们钱,谁不给,就灭谁。可我觉得啊,很难。因为那里有两个很大的帮派,一个是程澄澄的斜教,一个是路唯的帮派,这两个帮派都很难搞定,尤其是程澄澄她们,不怕死的。”

    徐男说道:“再难搞定,她们也能搞定,毕竟女囚是弱势群体。”

    我说道:“也是,肯定能搞定,灭掉程澄澄她们,如果发生什么死伤事件,到时候就把背锅给新任总监区长背,撤掉新任总监区长,再安排一个新的总监区长上去,还是自己人,继续弄钱,就是这样。”

    徐男说道:“搞定了她们监区,又来跟我们监区搞钱,要跟多的钱。”

    徐男盯着我。

    我说道:“是的,这就是她的套路。我们干掉的这些虾兵蟹将都没有什么用,干掉监狱长才有用。”

    徐男说道:“还有什么办法呢。”

    我说道:“没有了。监狱长的上面,是管理局,管理局的上面,还有更厉害的后台背景,我们算个什么球。”

    徐男说道:“副监狱长没有什么特别的交代吗。”

    我说道:“她交代个屁啊她,她就让我们自己看着弄,她仿佛已经抛弃了我们了。”

    徐男说道:“我觉得她不会这样子的。”

    我说道:“哦,你觉得她不会这样,那我知道她怎样了,她是韬光养晦是吧。”

    徐男说道:“估计她也是在等机会的。”

    我说道:“机会等了好些年了,等到了吗?什么都没有等到。”

    我对贺芷灵的意见,的确是十分的大。

    她现在对监狱,基本是撒手不管了。

    靠着我?靠着徐男?能干掉监狱长?

    我们是什么货色啊?我们什么背景啊,没有。

    徐男说道:“你打算放弃了吧。”

    我说道:“我就没放弃过,一直撑到了现在,尽管没有什么卵用,但是一直在坚持着。尽管一直相信会赢,可我也看不到什么时候能赢。”

    徐男轻轻叹口气。

    接着,她说道:“假如她们搞定了新监区,我们这边监区又要被她重点照顾,我们又有麻烦了。”

    我说道:“是,又要多供钱给她了。回头我找找贺芷灵,看她是不是还是一副不管不顾的样子,如果真是这样,我们都被监狱长扫地出门,那也是没办法了。”

    徐男说道:“走一步算一步了。对了,你们过来的人,我都安排了,虽然不能把你们拉上来,但是可以安排你们在一些轻松的位置。”

    我说道:“谢了男哥。”

    她笑笑,说道:“好久没叫过我男哥,没反应过来。”

    我说道:“以后会习惯了,我们又可以在这边同一个监区,并肩作战。”

    她说道:“晚上我们一起吃个饭,姐妹们听说你回来了,高兴得很。”

    我说道:“好。就在监狱里吧,不出去外面了。”

    监狱里面比较安全。

    出去外面吃饭,太多的不确定危险因素。

    晚上下班后,我们一起在监狱的饭店里好好吃了一个饭,沈月范娟等人基本全在了,我们喝酒聊天,但没有谈到工作的事,毕竟这里是监狱,隔墙有耳。

    喝完了酒之后,我让阿楠他们来接我了。

    问了他们一下,手下们都没事了吧。

    他们说没事,我也安心了许多。

    送去了贺芷灵那里,我要找贺芷灵有事。

    结果,贺芷灵不在家,打了个电话过去,说在工厂。

    过去了工厂那里。

    她在她宿舍,所谓的宿舍,实际上就是她的豪华套房。

    门却没有关,推开门进去了之后,看见她坐在窗口那里,看着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