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218章 纵身一跃的勇气
    我和薛羽眉两个人,只能做好朋友,做一对一世的好朋友了。

    吃完了晚餐后,我们到了停车场,准备回去。

    而且薛羽眉说那个健身教练过来这边,一起带着她今晚去夜跑,薛羽眉想锻炼身体,我说道:“是为了约会吧。”

    薛羽眉笑笑,说道:“都是。”

    我心里泛起一丝苦涩,吃醋的感觉。

    可是我哪有什么资格去吃醋,我又不愿意要她,难道还能这么霸占着人家么。

    就算我愿意要,薛羽眉也不可能愿意跟了我,因为她对男朋友的要求是极高的,对于我这种人,她只是看重我对她的情义,我对她是不上心,不太关心,没有真正的对待自己女朋友的那种好,所以她不会愿意跟我。

    我们走到了停车场。

    这时候,两个停车场的保安向我们这边走了过来。

    突然的,他们从身后突然拿出像是定型喷雾剂的东西,对着我们的人就喷。

    众人马上意识到这可能是毒气什么的。

    急忙的挡着自己的脸闪开。

    可是已经慢了,一群手下顿时被喷了一脸。

    他们两个保安,全都带着防毒面罩,看来真的是有预谋而来的。

    我急忙的拉着薛羽眉上车,我们要先跑。

    可是,旁边又跳出来几个,他们手中拿着刀,对我就砍下来,我急忙拉着薛羽眉推到身后,我们身旁的手下冲过来,抽出伸缩棍,和他们开打了起来。

    他们人也不少,我们保镖也不少,两帮人打了起来。

    那两个拿着什么喷剂的,这时候被我们的人打趴了,可是明显的我们的一部分人被喷了那玩意之后,战斗力很快的就没有了,晕乎乎的软趴趴的倒下去。

    完了完了。

    看来,他们要干掉我们了。

    我们一帮人,他们也是一帮人,他们被打趴了几个而已,可是我们一半人都软趴趴的倒在了地上。

    那玩意是致人无力的迷药类喷剂。

    眼看我们的人一个一个被弄倒,我拉着薛羽眉要逃。

    可是,逃去哪儿,我们跑不过他们的。

    车也上不去了。

    司机都下车和他们开打了。

    都是训练有素的人。

    只看哪边人更多就更能胜一筹了。

    我和薛羽眉,被他们围着了,千钧一发时,有一帮人从那边跑了过来。

    七八个人,手中拿着各式武器,有健身用的臂力棒,还有棒球棍,还有车子的方向盘锁等等,冲过来后对着围着我们的人开打了起来。

    是那健身教练带来的,他手中拿着的就是臂力器。

    这群围着打我们的人没想到突然杀出来一群人,而且一个一个的身材那么健壮能打,顿时乱了阵脚。

    而其中的几个,明显就是对着薛羽眉来的,提着大砍刀冲过来。

    这几刀砍下来,我和薛羽眉纷纷避开,两人分散开了。

    分散了之后,他们其中两个提着刀砍向薛羽眉。

    这个时候,那个健身教练跳了过来,举起手一只手抓着了其中一个人砍向薛羽眉的刀,然后一脚踢飞他,接着又转过去推开薛羽眉,他自己又被另外一个砍了一刀到手臂上,他一棍子扫过去,那人也被打飞了。

    我看见他手里,和手臂,血流如注。

    这帮偷袭我们的人,在顶了一会儿后,他们撑不住了,赶紧的喊着撤了。

    一下子,他们的所有人都跑完了。

    我们没有追,因为他们都有刀,我的人只有吴凯阿楠几个没多大的事,其他的都受伤了了,包括薛羽眉的人,好多个都是瘫软的倒在地上,一动不动。

    我对吴凯阿楠说赶紧让能动的人,把所有的伤者送医,打电话给陈逊让他安排一下医生。

    我走到了薛羽眉面前,薛羽眉拿着自己的小外套,撕开了给那健身教练包扎手和手臂。

    一脸的心疼。

    这家伙为了救薛羽眉,命都不要了,直接拿着手去抓刀,这才是真正的空手夺白刃啊,直接用手接着白刃,估计深入到手掌骨了,那可要多疼,我看见他嘴唇都发白了,而他的手臂,也全是血。

    我说道:“赶紧先上车,离开这里再说,还有你们那些人,都挤上车去先!”

    大家都一起上了车。

    我和薛羽眉,健身教练等人挤进去了其中的一辆车里。

    我们的人都上了车。

    一起开去陈逊安排的就医的地方。

    我们是不敢大张旗鼓的这么开着去医院的,只能让陈逊花钱安排一些就医地方,那里有的是愿意要钱治病的医术高明的医生。

    开到了我们酒店的后面那一块宿舍地那里,准备好了医疗器械的七八个医生已经在等着我们了。

    赶紧的扶着抬着伤者下来,接受治疗。

    医生检查了一下,发现被喷晕的人,没多大事,躺一会儿就会好起来。

    主要是被砍的那些伤者,包括那健身教练,失血很多,要补血,还要处理伤口。

    他的手真的被砍到了手掌骨,幸运的是手掌骨还没伤到,但是整个手掌像是被切开了一样,血淋漓。

    我不敢去看。

    我在外面抽着烟。

    陈逊走了过来,强子也来了。

    陈逊问我道:“怎么回事。”

    这时候,薛羽眉也走过来了,说道:“我捣毁了他们一个窝点,他们报复来了。”

    我说道:“肯定吗。”

    薛羽眉说道:“一定是。”

    陈逊叹气,说道:“我们不能再随便出去走动了。”

    薛羽眉说道:“那是我们自己的地盘,我们带着那么多的人,谁知道他们还那么不要命的扑上来了。”

    陈逊说道:“捣毁他们的赌场,他们心里恨着,也不会想那么多了,只想杀了你。”

    过了一会儿,陈逊说道:“不能再这么出去抛头露面了,说了很多次,要小心再小心,不要再随随便便出去。”

    我说道:“是,是我们没有好好记着这些。”

    强子说道:“难道我们以后都不能出门了吗。只能好好坐在家里头?”

    陈逊说道:“不是不能出去,而是要小心。”

    强子说道:“带了那么多的人,他们还敢动手,出去再小心,一旦有机会给他们抓着,他们还是会动手!”

    薛羽眉说道:“因为我还买通了他们几个手下,他们西城的点基本都可以拔掉,所以他们会不择手段对我先下手。”

    我说道:“强子说的也是,总不能不出去,天天在家里待着,我们还要办事。陈逊也没错,要小心,陈逊,你再派一些人跟着薛羽眉吧,还有彩姐,你们几个一起好好合作,如果能拔掉西城的全部的点,自然是最好不过了。”

    薛羽眉说道:“全部。很快。”

    我说道:“这些事,还是保守着秘密。不要说出来的好。偷偷的干。”

    薛羽眉看起来是真的生气了,不然她不会在我们几个面前一起说出来,她原本打算连我都没说的。

    可她生气了,就压不住了。

    我问道:“他怎样了。”

    那健身教练,是伤得最重的人。

    薛羽眉说道:“在包扎,输血,应该不会有事。”

    陈逊说道:“我找的医生都是省里最出名的几个,放心吧。”

    我说道:“奇怪,他怎么刚好带着人过来呢?”

    薛羽眉说道:“他是过来接我,刚好那时候他们健身房下班点,他说过来接我,顺便请那些员工过来我们吃饭的餐厅吃饭,就过来了。刚好就遇到我们被打。”

    我说道:“这家伙对你可真的是好,要好好珍惜了。”

    薛羽眉看了看我,她自己点上了一支烟。

    在等到医生出来说基本都没事了之后,我们都松了口气。

    因为这时候,也都晚了,我说大家散了吧,明早再说。

    薛羽眉不走,她要留着陪健身教练,这家伙救了她的命,看来,她真的已经做好了纵身一跃的打算,有了那份勇气,跟着健身教练了。

    去吧,去吧。

    一个合适的对象,太难找,何况是这么一个大白,暖男,太难找了。

    第二天起来,去看望的了手下们,让陈逊给他们打包吃的,还有一些补品。

    被药药倒的手下们,基本没什么事了,而那些受伤的兄弟,不少人还需要继续养伤。

    过去了另外的一间房,就是健身教练那一间。

    我敲了敲门。

    薛羽眉开了门。

    看着薛羽眉的黑眼圈,我说道:“一夜没睡?”

    薛羽眉开了门出来,轻轻关上门。

    她走了出来,说道:“他一夜没睡好。”

    我问道:“怎么了。”

    薛羽眉说道:“太疼了。”

    我说道:“不用止痛药?”

    薛羽眉说道:“没有。止痛药副作用很多,他说忍忍就过去了。”

    我指了指薛羽眉,这家伙,满眼的柔情。

    我说道:“你昨晚没睡?陪着他?”

    薛羽眉没说话。

    我说道:“好吧,看来是了。”

    薛羽眉说道:“我决定。”

    她没说完,看着我。

    我说道:“我知道你什么决定了。”

    薛羽眉对我笑笑。

    我说道:“往下的计划,你自己看着来吧,需要帮忙的,和我们说一声就行。”

    她点点头。

    我说道:“好了,你也去吃早餐吧,然后我先和陈逊去忙了。”

    薛羽眉去拿了早餐,进去给她亲爱的了。

    我挥挥手,叫陈逊过来,去谈点事。

    陈逊和我一起上了办公室,我们把强子也叫上来了。

    他们两个问我什么事。

    我说道:“你们也见了,四联帮吃了一些亏,被薛羽眉整了几道,现在西城他们快待不下去了,他们要对薛羽眉下手了。”

    陈逊说道:“说了我们派人保护她。”

    我说道:“我是说,我们难道就这么任他们这么嚣张吗?他们对付薛羽眉,我们也去对付霸王龙。”

    陈逊说道:“那人太狡猾,恐怕我们很难得手。”

    强子也是这样的意见。

    我说道:“难道就靠薛羽眉的买通他们的人对付他们这一招了?没有反击的其他招了。”

    强子轻轻摇头,陈逊说道:“我们能守好我们各自的人都已经很不错了。”

    我说道:“好吧。也只能这样了,黑珍珠不在的这些日子,我最怕的就是出事了。”

    他们两个也是无奈的表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