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217章 温暖的港湾
    程澄澄的确是太聪明了,在被关进了监狱之后,她一个人真的是拉起了一个队伍,而且还不是花她的钱。

    星星之火可以燎原。

    在发展了自己监室的一些教众之后,慢慢向别的监室发展出去,为了发展,她们委曲求全,不惜给之前贪婪的前任总监区长们奉上金钱,那些前任总监区长们,还有监狱的那些贪婪的狱警们,只要有钱,管你那么多呢。

    接着,程澄澄她们就可以肆无忌惮的疯狂壮大了。

    等到那帮贪婪的狱警发现程澄澄她们这边似乎不对劲的时候,为时已晚,后悔莫及。

    也真的算是监狱长自己种下的因,该是她自己尝的苦果。

    路唯原本是想着过来找我,和我商量下一步怎么把程澄澄她们往死里整,但是我说了原因之后,她知道我们不能完全整垮程澄澄她们,她又担心她们的处境起来。

    我说道:“别担心,至于你们,肯定是没有以前那么强大的,但是我保证会削弱程澄澄她们的力量,而你们,也保持现状这样的情况。你看,行吧。”

    我表面上看是商量,实际上,我心里就是这么认定的,我只能这么做。

    路唯也知道,只能暂时这么做。

    她只能点头。

    我说道:“好吧,你呢,以后对于程澄澄那边,尽量忍一忍,不要和她们打起来了,我这边我也和她们说一下,让她不要和你们起冲突。”

    路唯说道:“关键她是在挖人。”

    我说道:“我会尽量把她们安排得不能再接触到你们的人,把她们和你们都隔绝开。”

    路唯说道:“好。”

    路唯离开了之后,我彻底的垮在了沙发上。

    躺着就睡着了,脑子内存不足,处理器跟不上,处理这些事后,整个人累瘫了。

    两天后,张玫她们那帮人,该撤的撤了,该去守门的守门,该巡逻的巡逻,基本被大清除,没有什么人还能当高一点的职位,包括程澄澄洗脑的狱警们,也都处分,该开除的开除了,她们也没办法。而程澄澄她们,因为打架,好多骨干都被关进了禁闭室。

    这一次,真的是鹬蚌相争,我这个挑起事端的渔翁得利了。

    张玫她们肯定心里不服气,找了监狱长,但监狱长告诉了她们先暂时忍一忍,等我张河把

    在珍珠酒店的时候,薛羽眉来我办公室找了我。

    平时报告什么工作计划的,都是陈逊那边管的,她到公司私下找我,不是私事就肯定是重大的机密的事。

    我看着薛羽眉,问道:“媚姐,什么事。”

    薛羽眉说道:“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我一头雾水,一来第一句话就说这个,什么意思?

    我问道:“什么意思。什么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薛羽眉说道:“四联帮收买我们的人,通过叛徒来捣毁我们的赌场。我也这么做了。”

    我说道:“你的意思说你捣毁了他们的赌场?”

    薛羽眉说道:“是,昨晚。把他们在西城最大的赌场搞垮了。”

    我说道:“狠。”

    薛羽眉问道:“狠?”

    我说道:“很好。做得很好。”

    把他们的赌场搞垮,这得搞得他们多大的损失。

    薛羽眉说道:“一个地下赌场,规模比彩姐的洗浴城还大,上千警察围着,抓了几百人。这次对他们的冲击可不小。”

    我笑笑,说道:“那你可算是立功了。”

    薛羽眉说道:“这只是小事,他们很快就能又起来。”

    我说道:“我知道。”

    薛羽眉说道:“我们和他们这么打打闹闹下去,没有什么多大意思。”

    我说道:“不然能怎样呢,现在这么僵持着,我们拿他们没办法,他们也拿我们没办法,大家就只能这么对峙着。就像三国里一样,魏蜀吴大家一起相互对峙,可是短时间又拿对方没有办法。”

    薛羽眉说道:“魏国最后统一了三国,还是耗到了孙权和刘备都死了以后。”

    说完,薛羽眉抬起头,看着我。

    她的意思我明白,她是在问,难道我们要像三国一样,等着耗死了孙权刘备,下一个接班人上来,把自己内部搞乱了,我们才有可乘之机吗。

    林斌怎么可能被我们耗死,那家伙的身体比我们好多了。

    估计我们全死了他都没死。

    我说道:“好吧,你这么看着我也没用,因为我实在也没有什么办法对付他的。”

    薛羽眉点了一支烟,沉默无言,看着桌子上。

    我说道:“薛羽眉,你知道我什么背景,我没有背景,我就是个狱警,最多认识一个副监狱长,然后外面认识这么一个黑珍珠,没有了。人黑珍珠都对付不了林斌,我算是个什么我能对付得了林斌吗?”

    薛羽眉说道:“那只能,先好好发展自己了。”

    我说道:“是啊,只能先好好发展自己了,可是我最近也很担心,我在的这段时间,怕四联帮用什么手段弄垮了我们。我真的没有信心把它搞好,只能说是走一天算一天。原谅我,就是那么无能,每天战战兢兢的,每天。就怕黑珍珠不在的这些日子,会出什么事。”

    薛羽眉说道:“就不知道她什么时候回来了?”

    我说道:“不知道。我也想她早点来,我一个人撑不起来。”

    薛羽眉说道:“好吧,希望她不在的这些日子,不会出现什么事。”

    &nb

    sp;  我说道:“我也希望是这样。”

    薛羽眉说道:“一起吃个饭吧。”

    我说道:“好。”

    和薛羽眉出去一起吃东西。

    原本,只是想着在珍珠酒店吃的,但这个吃多了也腻了。

    就去了不远处的一家意大利餐厅换换口味。

    席间,除了工作,我们还谈了各自的对象。

    薛羽眉问我和女朋友处得好吧。

    我说道:“好,好得不得了。”

    心酸啊,想到贺芷灵,同一张床,却不能碰,我压抑呀,我苦闷啊。

    可我和她算哪门子的男女朋友嘛。

    薛羽眉说道:“恭喜。”

    我说道:“是,我也恭喜你,你也找到了自己最亲爱的人。”

    薛羽眉说道:“我还没有正式接受他。”

    我问:“为什么。”

    薛羽眉说道:“还横不下心来。”

    我说道:“搞笑了,还要横下心来,就像横下心去死那样?”

    薛羽眉说道:“爱情也可以试着谈,合适继续下去,不合适了分,做回陌生人,做回朋友,就是这试着谈,也需要下决心。我不像你,我是认真的,我不能吃着锅里的,还要同时吃着碗里的。”

    我说道:“你这摆明了是取笑我。”

    薛羽眉说道:“对,笑你对爱情的不专。”

    这倒是,我对爱情,的确不专一。

    而薛羽眉虽然浪,但是她这次看来,确实是不一样了。

    她要找的不是男伴,而是男朋友,想要一条道走到黑的男朋友,走到殿堂的男人。

    她以前没这么想,但是她现在却有这样的想法了。

    以前她一心只想着干掉林斌再考虑自己的大事的,可是啊,毕竟一个好的对象不是很容易遇到的,假如错过了这个健身教练,再等到下一个好男人,何年何月?

    我肯定不是那个好男人,而我也不是薛羽眉所考虑的结婚的对象的范围之内,我不是一个好的港湾,我只能算是一个好的泡友。

    很难想象我们的关系一直都能这么维持着下来,从泡友到朋友,并肩作战的战友。

    也好。

    我们心照不宣的守着彼此心中的那个属于我两的秘密。

    虽然她不说我们之间以后不能越界什么的,但其实我也明白,她自然也明白,也不可能会再说我们之间还要有关系的话。

    薛羽眉问道:“我一直想问你一个问题。”

    我说道:“说吧。”

    薛羽眉说道:“你有没有觉得错过了我,很可惜。”

    我沉默了一下。

    说道:“有一些,但我知道我们根本不合适。”

    薛羽眉说道:“不合适可以磨合到合适,只能说不够爱。”

    我说道:“一语中的。你对我也不够爱。”

    薛羽眉说道:“你信吗,我最爱林斌。”

    我点头,说道:“信。”

    真正让我觉得错过了可惜的人,只有一个,那就是梁语文。

    至于柳智慧,虽然我很爱她,但是我心里明白,她那哪算是爱我呢?

    她只能说是在利用我吧。

    因为我,对她来说,很安全。

    黑珍珠更不是了,典型的不是贤妻良母的料子。

    其实还有一个人,错过了我也觉得可惜,贺芷灵,但是她实在太优秀,我高攀不起,性格太不好,我忍受不了。

    对她是又爱又怕又恨又敬,那种情绪滋味,十分复杂,根本无法言语说清楚。

    真正让我觉得有港湾的温暖的,就是梁语文了。

    哪怕我是不够爱她,但是错过了,真的太可惜了。

    至于薛羽眉,更加和我不合适了。

    我问道:“爱林斌,但现在还爱,又找下一个,是不是对现任不负责。”

    薛羽眉说道:“现在不爱,但是这个健身教练,没有让我有那么深爱的感觉了。”

    我说道:“那没办法,感觉就是感觉,感觉是这样就是这样。”

    我本想说,那是,林斌本身就比健身教练帅气很多,而且十分的聪明有头脑,胸有城府,如果不是个坏蛋的话,这人真的是太完美了。

    可惜,他为了名利,走的是偏路子。

    而且不折手段,不讲情义,眼睛里只有利益。

    这样的人很可怕。

    薛羽眉说道:“我也有幻想过如果我们在一起,将来会是怎样子。”

    我问道:“你觉得是怎样子的。”

    薛羽眉说道:“一定很幸福,很河蟹。”

    我说道:“是吗?我倒是想象不出来。”

    薛羽眉说道:“非常的河蟹,你每天忙着玩,我每天忙着浪,一年到头不用见几次,各自忙各自的快乐事,架都没空吵。”

    我点了点头,说道:“我心里也是这么认为的。”

    薛羽眉笑了:“来,干杯,庆祝我们不能在一起,祝福成为一辈子的好朋友。”

    好朋友三个字,她说的很重,我也笑笑,举起了酒杯和她碰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