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214章 造纯净新监区
    毕竟,张玫来找我是有急事的,所以一会儿后,她沉不住气了,说其实确实有点事找我说的。

    我说道:“哦,什么事说啊。”

    张玫因为要赶时间,所以也就直接说明来意了,说程澄澄她们带着十几个主要教派主干在打坐,她们的教众大多出去放风的放风,劳动的劳动,请求去对她们动手,机不可失失不再来。

    我说道:“她们的人不远,她们回来救老大们怎么办。”

    张玫做了一个切菜的动作:“切断她们的路。那些通道,不让她们进的来。”

    我说道:“好办法。可是啊。”

    张玫说道:“别可是了张总,没有时间了,快点。”

    我说道:“我担心你们把她们打死了。”

    张玫说道:“除非我们不想干下去了,我们只是教训她们而已。”

    我说道:“她们不怕死,如果她们拼死了要和你们干起来呢?”

    张玫说道:“我带多点人。”

    我假装说道:“还是不妥啊。”

    张玫急了:“哪儿不妥呢?”

    我说道:“张玫,万一你们的人受伤什么的呢?”

    张玫说道:“我们会自己负责。”

    我还是要继续装:“可是如果出了什么大事,上面查下来,那挺麻烦的。”

    张玫说道:“张总,你放心了,一切,都是我们自己做的。跟你没有关系。”

    其实我要等的就是这句话,而且,就算出了事,我也不会承认是我安排的,谁看到我让她们去做的?

    没有证人。

    张玫说道:“她们有些人是狱警,你只要帮我们守着门,不让她们开门进来就可以了。”

    我笑笑,说道:“好,好。”

    张玫说完了后,还特地塞了个信封给我,里面估计两万块钱这样。

    我假装推辞,她推给我:“张总,没时间了。”

    我说挥了挥手,示意她们可以行动吧。

    张玫马上笑着出去了。

    接着,我让人安排好了一切。

    一切安排妥当。

    开始行事。

    先是张玫带着人,浩浩荡荡从另一处通道过去了监区里面。

    她们不敢走中间那通道,因为很多女囚在放风的时候看到,那里面包括很多程澄澄她们的教众和手下。

    张玫是偷偷的带人进去的。

    她们这次做了充分准备,上百人带着电棍进去的。

    而程澄澄她们区区十几个,即使不要命,也打不过张玫。

    只可惜了程澄澄,那么绝美的脸庞,就要被揍得个鼻青脸肿了。

    张玫带人进去后,直扑程澄澄那边。

    程澄澄她们在监区的监室楼一个没监控的角落打坐的。

    她们都定定的,都去见神了吗?

    我站在屋顶,看着这一切。

    张玫直接带人冲了过去。

    程澄澄她们还在见神的路上,就像做梦的梦中,就突然遭到了袭击暴打。

    她们一下子都没反应过来,已经被打倒在地。

    我没想到,这速度可真够快的。

    程澄澄安排有人守着的,但是有人守着,看到教主被打了才发现张玫她们突然从天而降,接着,她马上跑出去外面隔着铁丝网对操场那边的人大喊教主被人打。

    操场的一大群她们教派的人冲了过来。

    不过,通道的门都被我们封锁了,任是她们这些人怎么搞,都弄不开这些门的。

    还有另外的几个劳动的地方的女囚,也都知道程澄澄被打,她们涌向了这边。

    但也没用,门都是反锁的,她们过不来救到程澄澄。

    程澄澄还有一些手下,就是狱警们,她们马上拿着钥匙冲过去开门锁。

    我安排好的人过去制服她们,她们这下开不了锁了。

    一切都在计划中。

    程澄澄她们发现被打,好些人马上反击,可是没用,张玫上百人,程澄澄她们十几个,而且张玫她们用的是电棍,开着电电过去,程澄澄她们的人撑不住。

    完全碾压碾碎式的赢了。

    好了,不能再让张玫她们电棍乱舞下去了,程澄澄她们会完蛋的。

    某个通道,被某个狱警偷偷的开了通道门。

    那是我故意安排的。

    那个通道的门开了之后,有女囚大喊一声,于是,好多女囚从那个通道门进了这边来,扑向了张玫她们的人。

    张玫她们万万没想到程澄澄的人居然扑了进来。

    不过她们毕竟人也多,和程澄澄的人干架了起来。

    又是一场轰轰烈烈的群殴。

    这是一场戏,我是总导演。

    原本程澄澄的人扑进去,刚开始第一批没多少人,张玫她们还抵抗得住,可是第二批,多了一大半,张玫她们有些撑不住了。

    张玫的人很多被程澄澄的手下夺了电棍,张玫她们开始落於下风。

    我让我的手下们准备好待命。

    让她们赶紧抢着去关了通道的门,因为两个原因,一个是假装演戏,说是手下不小心看不好门让程澄澄的人冲进来了的,我发现后才安排人过去关好门,我也算是有功劳了。

    第二个原因,程澄澄的人如果进来太多,我一会儿派人过去收不了场,程澄澄的人实在是太多了,万一都进来,张玫她们百来人一定被撕成碎片。

    在张玫她们被暴打了一会儿之后,我决定让人出场。

    文姐和小凌带着我们的人冲了进去救人。

    好多女囚围着各个监区的铁丝网,大喊着打死她打死她,声音响彻监区上空。

    何其壮观。

    有很多女囚还想着爬过来帮忙打架。

    她们不停的摇晃着铁丝网,栏杆。

    文姐和小凌进去后,也没有对女囚们真的下狠手,只是要把她们分开而已。

    但也还是要动手的。

    噼里啪啦打了一顿后,这群女囚没认输,缩到了角落里,保护程澄澄。

    和上次一样,又是一个三角阵型。

    张玫她们已经被打垮了,组织不起新一轮的进攻。

    这样子,就算了。

    文姐组织人带走张玫她们去医院,而小凌负责组织人让程澄澄她们的人散了,带着受伤的程澄澄的人去医院。

    我最关心的,是程澄澄有没有受伤。

    还好,程澄澄因为是教主,她身旁的骨干们拼命保护,所以她没有什么事,不过她的骨干们就严重了,大多被打得很重。

    张玫她们也是重伤了几个,轻伤了三十几个。

    都送去了医院。

    此事,又是惊动了监狱长。

    意料之中。

    监狱长最喜欢做的事,还是找我。

    第一句话:“怎么回事,怎么回事啊你们监区,没几天就出事,没几天就出事!”

    我是死猪不怕开水烫,反正,经常被骂了。

    不过我早有准备,你监狱长牛的话,你怎么管不了新监区,你找的人也没有一个能管的了新监区的。

    我说道:“监狱长,你知道程澄澄她们的情况。你让我上来,就是让我管得住,不发生一些什么武力的事情,也的确镇不住程澄澄她们。可是,这次的事,却跟我一毛钱关系都没有。我没想到张玫她们和程澄澄她们恩怨由来已久,她们自己组织了人,冲了进去打程澄澄这帮女囚,然后女囚们马上组织起来对抗,情况就是这样子的,真的跟我没关系。”

    监狱长说道:“跟你没关系?你是总监区长,在你的监区里发生了这样的事情,还说什么跟你没关系!真的是跟你没关系的吗?”

    我叹气一声,说道:“对,你说的是,我是有关系的,因为我是总监区长,在新监区发生的事出了的什么事,都是跟我有关系的。那监狱长,我之前也说了,监区里太多的麻烦事了,当时刚上来之前,我就和你说了吧,对吗。”

    监狱长问道:“说了什么。”

    我说道:“刚上来之前,我说过了,监区里面很复杂。程澄澄她们闹腾的很,已经发展很大了,对她们动手的话,免不了打斗,打斗就肯定有人伤,甚至有人死。还有,我说监区里面的一大部分人,根本不听我的调遣,就是手下们,都不太听我的话。我当时都说了吧,我没有能力上来做这个总监区长,然后你说我能行,我才上来了。现在我很努力的去平衡这些关系,不让新监区出事,可我也没想到张玫她们擅自做主去对付程澄澄她们,好吧现在出事了,出事是肯定会有的,迟早而已,但这却不是在我的计划下行事的,而是她们擅作主张,那现在出事了,有人伤了,怪我了。那好吧,监狱长,我请求你把我撤了,撤回原职,我回去守大门,我没能力做这个总监区长,请监狱长另请高人。”

    监狱长一听我要撂担子,她生气了,可是她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憋了要骂我的话,忍回去了。

    她也知道新监区很乱,她处理不来,所以她才让我上去。

    可是现在把我推出去背黑锅,那也不太可能的,因为她没找到更好的替代的人,而且程澄澄她们还没干掉,还是毒瘤,她一定盼着等我干掉程澄澄她们之后,然后兔死狗烹,过河拆桥,再找理由把我撤了,现在还不是时候。

    监狱长说道:“现在那么多人在医院,怎么办?”

    我说道:“压消息下去。”

    我心想,你监狱长不是最擅长这门道,还假装来问我怎么办。

    监狱长说道:“很多人!”

    我说道:“花点公关费压下去,只要不死人,都不会太麻烦。”

    监狱长说道:“你记住了,千万不要死人!”

    这话的意思就是,你张河还继续干下去,继续对付程澄澄她们,但如果闹出死人的事来,你自己承担了。

    我说道:“好。可如果你让我继续做下去,我有个请求。”

    如果不批准,我就不干这个憋屈的总监区长了。

    监狱长说道:“什么请求。”

    我说道:“张玫她们向来不听我的安排,不听从我的指令,我在新监区根本无法施展起来,我要对付程澄澄也对付不了,我请求你把她们都撤到下边当普通狱警,不能让她们继续当队长,当官。”

    监狱长说道:“不行!她们会一起闹了。”

    当然不行了,她们都是你监狱长的人,我一下子都撤了她们,她们在新监区举足轻微,地位轻微,人微言轻,对我们而言,就只是拍手党和眼神党了,那新监区就真正的成了我张河的王国了。

    我说道:“那好吧,那我无法保证我能灭掉程澄澄她们。”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