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213章 险恶的想法
    洗漱后从洗手间出来,感觉整个人都是不好的。

    那肘子打得太用力了。

    我捂着胸口,揉着胸口,走到了客厅,坐在了客厅的大沙发上。

    真内伤了。

    贺芷灵换好衣服后,出来看见我软软靠着沙发捂着胸口。

    她说道:“别装,出去。”

    我说道:“没装。很疼。”

    她说道:“走。”

    我只好慢慢的站起来。

    她看着我,她却不动了。

    我走出门口,她说道:“你过来。”

    我看着她:“怎么。还想打我吗。你这已经是占我便宜了,你还打我!还那么用力,不打死我不罢休?”

    贺芷灵说道:“过来。”

    我说道:“干嘛呢。”

    她过去电视柜那里,打开抽屉拿了一瓶药水,看着我。

    好吧,我明白了,是给我擦药。

    我走回来,坐在了沙发上。

    她把药水放在我旁边:“自己擦药。”

    我伸手,要脱了衣服,可是,手一伸出去,就牵动那伤口处,很疼。

    那种感觉,跟落枕差不多,一受力就疼。

    看我这个样子,贺芷灵说道:“你就装。”

    我想要说什么,可是说话都疼。

    不说了,只用一只手脱衣服。

    她看我好像是真的样子。

    实际上她一直都知道我是真的疼,因为那肘子打下来有多重,她自己知道。

    我脱掉了上衣。

    赤着上身。

    然后一手拿着那小药瓶子,没力气,这只手没力气,打开瓶盖都没力气。

    贺芷灵蹲下去,拿着小药瓶子,把药水放手上,然后给我擦药。

    我没想到她会这样子。

    我愣住了。

    药水很刺鼻,她咳了两下。

    然后,看着我的身子,好好的给我擦药,那真像极了一个大姐姐照顾弟弟的样子。

    温柔的大姐姐。

    一改嚣张跋扈的形象。

    我看着她这样子,有些入迷。

    接着,看她胸口,这个角度,她低着身下去,就看到了一部分。

    她用力在我伤处捅了一下:“看什么看!”

    我疼得哎呀一声,捂着了胸口。

    贺芷灵说道:“给你擦药不是免费。”

    我说道:“你打我你怎么不给我药费?”

    贺芷灵说道:“活该,谁让你来我家的?”

    我说道:“好,你有理。”

    她这给我擦药的样子,真的是好迷人。

    魂都被她给迷散了。

    我有种,想要抱着她的冲动。

    从未见过的温柔。

    我说道:“你这样子好美。”

    贺芷灵说道:“打你的时候也很美。”

    我说道:“是的,但是现在更美。”

    贺芷灵推了我一把站起来:“走。”

    她去洗手了。

    她洗手出来后,我还是坐在那里不动。

    贺芷灵问道:“你干嘛?”

    我说道:“痛,穿不了衣服。”

    不过说真的,那个药擦上去了,感觉没那么痛了,手能动了。

    贺芷灵说道:“想让我给你穿衣服?下辈子。”

    她真的是聪明,一眼看出我的想法。

    好吧,既然不愿意,那就算了。

    我自己穿上了衣服。

    穿好衣服后,已经不见了她的人影。

    我出去关上门,她已经离开了,电梯口都没见她,只见那电梯已经快到一楼了。

    我的表姐,居然还有如此温柔的一面,假设她一直对我很温柔的话,那该是多好啊。

    我突然想到了王家卫的电影,堕落天使中,李伽欣问黎明,我们还是不是拍档。

    黎明心想,这个问题我不知道怎么回答,因为大家对拍档的看法不一样,在工作上她是很好的拍档,但是她不是一个可以共同生活的人。

    我们两个,或许是没有结果的吧。

    我也不知道知道我和她最后是会成为知己或朋友或者是爱人,如果说是爱人,会有可能吗?

    跑开现实的因素,只说缘分。

    借用堕落天使的台词,我们有太多的机会可以擦肩而过,衣服都擦破了,也没有看到火花。

    可是我觉得她,真的很亲切,哪怕她是特别的凶。

    监区里,我依旧没有帮助张玫做什么。

    可是我不能看着程澄澄这么肆无忌惮的发展下去,路唯已经被打怂了,她的很多人的天平开始倾斜向了程澄澄。

    于是很多人奔向了程澄澄那边,程澄澄一跃而成新监区的大姐大了。

    她很聪明,她现在再也不像之前一样,只发展自己的教众了,而是收了这帮手下做了大姐大,因为打架,她们是无敌的存在。

    收了手下后,再让教众们慢慢给这些新收的手下洗脑,于是,开始很多人就被洗脑了加入了她们的魔教,那些不被洗脑的人她们也一样留着用。

    毒啊,这个女人好厉害。

    路唯再次托人找了我,我召见了她。

    见了我之后,路唯先问我要了一支烟抽,她抽着烟。

    看起来,她并不是很会抽烟。

    我也点了一支烟。

    路唯说道:“你看到了。”

    我说道:“你说程澄澄她们吗?是的,我看到了。”

    路唯说道:“看到什么。”

    我说道:“壮大,发展。”

    我看了看路唯。

    路唯说道:“所以我害怕了。”

    我说道:“所以来找我了。”

    路唯说道:“只有你能压得住她们。”

    我说道:“我知道了。”

    路唯说道:“你是要等到她发展到了不能压制住了,再出手吗?恐怕到时候,她先反过来对付你们了。”

    我说道:“你指的意思是说晚出手不如早出手。”

    我也该动手了,程澄澄她们发展太迅速了,我已经很担心她们要和我们开打。

    路唯说道:“早点出手,好过晚点出手。不能让他们继续发展下去了。”

    我问道:“你觉得我该怎么做?”

    路唯说道:“最简单的,就是你们以前做过的,把她们这些骨干领导都关了起来。”

    对,以前我也做过,隔离她们。

    我说道:“这是个好办法。”

    路唯说道:“骗她们出来,隔离了她们,对于她们的部下,各个击破。只要她们聚不拢,就没有什么好怕的。”

    我说道:“好办法。”

    的确是个好办法。

    我叹气了一下。

    路唯说道:“你该不是没有办法了吧。”

    我说道:“原本我想挑衅程澄澄她们和张玫开打,但是张玫不敢打,怕了。”

    路唯说道:“程澄澄她们太多人了,怎么打?都不要命。我们都是要命的。”

    我说道:“想要让张玫跟她们开打,我算是异想天开了。”

    路唯说道:“设个圈套让她们跳进去。”

    我说道:“怎么设。”

    路唯说道:“估计她们是想让你把她们几个领导分离了,然后她们对程澄澄她们这些个领导下手吧。”

    我奇怪问:“你怎么那么清楚?”

    路唯说道:“猜都能猜出来。”

    我呵呵一声,说道:“是的。你没猜错。”

    路唯说道:“假装已经分离了她们,让张玫她们动手,张玫她们动手的时候,被程澄澄她们再次打了。”

    我说道:“确实是又解了心中的一口闷气,因为张玫这帮家伙,反反复复的投降,让我很是不爽。可如果这么做,张玫发现了呢?”

    路唯说道:“你只要计划巧妙,她不会发现的。”

    我说道:“也是,比如在安排劳动那一方面。可我还有个担心,她们开打打个你死我活都没有什么,如果死人就麻烦了。我会背黑锅的。”

    路唯说道:“看到差不多了,你就带人去救人就行,程澄澄会给你这面子。”

    我说道:“只要不让她们两帮人发现,这倒是可行的,好吧,我考虑考虑。”

    路唯说道:“不用考虑了,就今天。”

    我说道:“今天?”

    路唯说道:“程澄澄她们在打坐。骨干们打坐,手下们大多去劳动了。今天是她们教派的什么日子。”

    我说道:“你又怎么知道的?”

    路唯说道:“我有人在她们那里。我知道了这个事,不然我怎么会今天找你。即使不让张玫对她们下手,我也希望你能对她们动手,就算你不愿意,那就让我们自己动手!”

    我笑笑,说道:“新监区,变成了四国演义,复杂,复杂得很有意思。”

    路唯说道:“只要切断了通道,她们的手下就回来救不了人了。程澄澄她们会被打个半死不活,可是如果不切断通道,她们的手下能回来救人,那就是张玫她们被打个半死不活。”

    我狡诈一笑,说道:“你说要两帮人都半死不活怎样?先让张玫把程澄澄骨干们打个半死不活,再想办法让她们手下进来了,抓了张玫她们,打得张玫她们个半死不活。都解气了。”

    路唯说道:“很好啊。可这样做,只是能解气而已。”

    我说道:“能解气就行了。”

    实际上,我心里还有一个险恶的想法。

    很阴险。

    阴险也没办法,就是用来对付这些阴险的人的。

    我问道:“那你们呢,做观众?”

    路唯说道:“这次做观众,可我们做不了很久的观众,我们迟早也是要卷入和程澄澄她们之间的战斗,只要程澄澄她们还在外面,我们打不赢她们,除非你真的有一天把她们关了。”

    我说道:“我会想办法的。”

    不对程澄澄她们下手是真的不行了。

    一旦她们强大到连我们都不是对手的时候,到时候知错也晚了。

    于是,让路唯回去后,开始准备干活。

    让人去查看一下,果然,路唯说的是真的,今天是程澄澄她们教派什么什么的日子,所以她们在打坐。

    不知道要去见神还是要请神下来。

    我懒得理睬她们到底在干嘛,反正我实施计划了,假装让某个小狱警和张玫的人聊天的时候无意中扯到这个,于是那人马上让人去通知了张玫,张玫得知消息,喜出望外,马上找我谈这个事。

    她进了我办公室之后,搔首弄姿一下,说张总您好闲啊。

    因为我在看着书。

    我点点头,说道:“还好吧,工作都忙完了,所以看看书。什么事呢。”

    她走了过来,说道:“累着了吧,给你按一按。”

    她给我按着后背。

    我说道:“你有事就说吧。”

    我已经让她直接说明来意了,没想到她还假装说就是来看看我,怕我工作累了,给我按一按什么的。

    张玫你就装吧,看谁先沉得住气。

    我说道:“好的,这里挺酸的,这里这里。”

    我指了指自己的右边肩膀。

    她给我按着了右边肩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