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212章 碰到了她的唇
    薛羽眉拿了红酒,喝了一口,看着我,对我说道:“那时候想着不知道多少年后能出来呢,也在心里真的把你当成,那个。”

    当成了老公。

    我当时就知道,在监狱里,她没得选择,只有我一个男的,所以,我是老公。

    到了外面了,花花世界,那么多男人,那么多优秀的男人,一砖头下去一大把,我算老几。

    我如果不是因为走了好运被贺芷灵推上去,然后又被黑珍珠推上来,我现在在哪里?在洗车?在送外卖?

    我不知道。

    还能坐在这么高档的咖啡馆喝咖啡,这不可能,更不可能,能和薛羽眉这样的大美女有交集。

    新不了情,这萨克斯太悠扬了。

    悠扬得让人心绪飘散。

    我说道:“好吧还是说正事吧,你知道最近四联帮对我们集团的那些计划吗?”

    薛羽眉说道:“知道。策反。这一定是林斌的主意。”

    我说道:“真的是高招。”

    薛羽眉说道:“他是一个高明的阴谋家。”

    我说道:“确实高明。”

    薛羽眉说道:“如果他能收买了龙王,你猜我们怎样?”

    我说道:“西城尽失。”

    薛羽眉说道:“如果还能收买其他的高级领导呢。”

    我说道:“如果还能再收买多几个,那真的整个集团会崩溃了。”

    薛羽眉点了一根细细的烟,给我递过来。

    我说道:“我抽不惯这个。”

    我自己点了我自己带的烟。

    我说道:“其实啊,如果我们不愿意和他们玩,直接撤了,退了,大家散了,各自拿一大笔钱你,各自跑路,也能好好过日子的。”

    薛羽眉说道:“撤?撤去哪儿?”

    我说道:“尤其是你这种要结婚过安稳日子的。”

    薛羽眉说道:“从没想过要过安稳日子。等除掉林斌再说吧。”

    我说道:“你前男友,呵呵,其实要做你的男朋友,确实不容易啊。”

    薛羽眉咬着嘴唇。

    看起来,她心里挺不舒服的。

    薛羽眉说道:“爱一个人能有多爱,恨一个人,能有多恨。竟然是同一个人给我的最爱最恨的感受。”

    我说道:“我觉得你还是十分的爱他的。”

    薛羽眉突然笑了笑,说道:“对啊。”

    我说道:“那还想着杀了他。”

    薛羽眉说道:“这并没有什么冲突。”

    我说道:“难道爱一个人,不是想着她好过吗。”

    薛羽眉说道:“可他想着让我好过吗。”

    我说道:“好吧,无法理解,也许有些痛苦本身是没有经历过的话,的确是无法理解个中的感受的。”

    薛羽眉说道:“这一生的梦想,就是杀他,躲?是不可能躲。你怎么不躲?”

    我说道:“我也不知道怎么的,就走到了这一步,现在让我撤,我又能撤去哪儿?或许啊,人生就是这样子的了。”

    薛羽眉问道:“黑珍珠没有联系过你?”

    我说道:“没有。”

    她又问:“你也没有联系过她?”

    我说道:“没有。不是不联系,而是她不让联系,说有事才联系。怎么了,想她了?”

    薛羽眉说道:“张河,人该有自知之明,你我的能力,都不足以对付四联帮,只有黑珍珠在,我们才能对付得了四联帮。”

    我说道:“这我知道,但是她就是跑出去了。没想到连她都有害怕的敌人,那对于我们来说,就更加了。”

    薛羽眉说道:“如果她联系了你,最好让她早点回来吧。我们虽然看起来发展挺好,但只是没遇到什么困难而已。你之前的那几个问题,都是小问题。如果遇到了大问题,真的能处理的了吗?”

    薛羽眉在质疑我的能力。

    被人这么质疑能力不足,心里的确是不舒服的,可是我有自知之明,薛羽眉说得对,之前遇到的都是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只是那样的小事,我都付出了那么大的精力去处理了,假设以后遇到的更大的事,更大的麻烦,更大的问题,我该怎么去处理?

    薛羽眉看我沉默不言,说道:“是不是说话太直接,伤到你了。”

    我说道:“你说得对啊,人要有自知之明,我自认没那么个能力,而且我的确是没有那么大的本事,我要对抗林斌?太难了。虽然我有这个自信,但是我觉得我做不到,干不过他。放心吧,如果她联系我,我会和她说,让她早点回来主持大局,主持进攻,否则我们只能是这么被动的防守下去。”

    薛羽眉看我这样子说,以为真的伤到了我了,坐了过来,轻轻靠近我,说道:“你不生气吧。”

    我说道:“不生气,怎么会生气呢。”

    她说道:“真不生气?”

    我说道:“真不生气。”

    说着,她倒是扭动腰肢,把腿放在了另一张腿上,这样子的话,她的裙子里,风光就现了。

    故意的。

    看着她,打扮靓丽,成熟风韵,我有些被她迷倒的错愕。

    这样的环境,这样的萨克斯音乐,这样的红酒,这样的情绪,似乎不干掉什么坏事,有点对不起这样的氛围啊。

    我伸手,就要把手放在她那白花花的腿上。

    可是举起手了之后,我却停住了,迟在半空中。

    看着窗外,我总感觉,有人盯着我。

    是特工盯着我?

    是贺芷灵说的那些想要弄死我的特工。

    我没有放在薛羽眉的腿上。

    我说道:“坐好了。”

    她也原以为我放在她腿上,没想到我却没有放下去。

    她看着我,说的很认真的样子。

    她坐了回去。

    薛羽眉说道:“你变了。”

    我说道:“变什么了。”

    薛羽眉说道:“道行更深了。”

    我说道:“经得起诱或了,就叫道行深了。”

    薛羽眉说道:“可能是你身边的美女太多,我已经轮不到前排了。”

    我笑笑,说道:“其实不是这样子的。”

    薛羽眉说道:“那是怎么样子。”

    我大义凛然的样子说道:“你是个独一无二的大美女,监狱里那么多女的,你都排的上号,到了江湖中,也一样是大美女。我怎么可能不心动,只是啊,我们都该有我们自己的生活了。”

    薛羽眉说道:“你,心动了还不动手。我不相信。”

    我说道:“你虽然现在和人家健身教练没好上,但你也打算好上了不是吗。而我,已经有女朋友了。”

    那几个已经有女朋友了几个字,我说的很快。

    薛羽眉发出一声笑,然后说道:“你有女朋友了。”

    我说道:“不信啊。”

    薛羽眉说道:“是吗。在哪。”

    我说道:“她,就是,副监狱长。”

    薛羽眉哦了一声。

    接着,她说道:“你压得住人家吗。”

    我说道:“我基本都是男上位。”

    薛羽眉说道:“是吗。”

    我说道:“真的。”

    薛羽眉说道:“你这样的情场老手拿下她,算她亏了。”

    我说道:“你这话怎么听着就那么难听呢。”

    薛羽眉说道:“难道不对吗。她是瞎了哪只眼看上你。”

    我说道:“说来话长,算了不说了,该干嘛干嘛去吧,我回去了。”

    薛羽眉说道:“去她那里。”

    我说道:“是。”

    喝了一些红酒,感觉身体里的洪荒之力需要找个地方爆发,尤其是看着她的身材,还有闻着她的香味,只能忍着不能碰。

    薛羽眉说道:“不送。”

    我离开了。

    出去后,我直接给贺芷灵打电话,说我要去她家。

    贺芷灵说来吧。

    来吧?

    听着好像,很有戏。

    我去了贺芷灵那里。

    开门后,她走回去她房间。

    我看着她,穿着睡衣,那长发,大波浪,更加迷人。

    我把小狗推了推,它乖乖回去睡觉。

    我跟着贺芷灵进了她房间。

    贺芷灵说道:“烟味,酒味,去洗澡!”

    这真的像一个妻子对老公说的话一样。

    我马上跑去洗澡,速度冲了之后,回到了贺芷灵的床边。

    她在被窝里,背对着我。

    背对着我,那我钻到了被子里去。

    她的被窝真的好暖和啊,好香,我一上了她的床,总有一种玷污了人家的高贵的那种感觉。

    我还是那样,手不老实的伸过去。

    贺芷灵一脚踹过来,对我说道:“再动手滚出外面睡。”

    我说道:“那么凶干嘛呢。这演戏嘛,做戏做全套,不是吗。”

    贺芷灵说道:“我好心救你,你就这么对我?”

    我想了想,她说得对,她好心救我,帮我,我却老是想上她,这的确是不对的。

    我说道:“我以为你喜欢嘛。”

    贺芷灵说道:“不许越过来。”

    说完,她又把枪放在了床头柜上。

    我说道:“能不能每次都这样?”

    贺芷灵说道:“闭嘴,睡觉。”

    说完她关了灯。

    好吧,黑暗中,我难受啊,我压抑啊。

    人难料,事难晓,命运实在更难了。

    躺在一起不让我碰,真的是忍得我心碎得不得了。

    独自忍着万分的伤痛养着小襁褓。

    啊寂寞孤单眼泪失落伤心和烦恼,那一种我没嚐到啊那一种我躲得掉。

    只是在她心中一直不能很明瞭,到底命运对我是怎么了怎么了。

    好想唱一首歌。

    一直忍受到了大半夜,我翻来覆去,黑暗中她说道:“不要动来动去!”

    好吧,影响到她了。

    只能,静静躺着不动,慢慢的,睡着了。

    可是第二天早上。

    我又是被压着醒来的。

    她总是这个样子,睡着睡着就挪过来,梦中趴在我的身上。

    既然她都这样子,那我何必要惊醒她呢,我就,轻轻抱住了她,看着她。

    多漂亮的女子,突然有种,这睫毛,这眼睛,李伽欣的感觉。

    这挺翘的鼻子,还有那温润的唇。

    我轻轻的,伸着头,碰到了她的唇。

    却不想,惊醒了她。

    她慢慢睁开了美目,看看我,然后气道:“你干什么!”

    直接一肘子落在我胸口处。

    我的手都抱着她,哪伸得出手抵挡这肘子。

    噗的一声打在我胸口,我喔唷喊疼一声。

    打了就打了还那么用力,要杀死我的节奏。

    我大喊道:“你自己睡在我身上的!”

    贺芷灵看了看自己所处的位置,是的,她已经到了我这边,把我压到了床沿边,然后,又是趴在我身上,脚也是压在我身上。

    早知道不亲她的唇,而是轻轻抱她,然后摸其他地方就好了。

    这样子,真的是亏。

    弄醒了还要被打,疼死人。

    而我只是轻微碰到了她的唇而已。

    太亏了。

    贺芷灵坐了起来,看了看,然后说道:“我让你睡我床!”

    我说道:“你打了我你还有理了。”

    贺芷灵说道:“这是我家,我床。”

    我说道:“好,你对,你都对。”

    我下了床,揉着胸口,内伤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