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211章 薛羽眉的红酒馆
    那男的被我们的人拿刀出来吓唬,却没有害怕的意思,对薛羽眉耳边说什么。

    接着,他突然推开薛羽眉,“快跑!”、

    然后对我们的人动手开打。

    一把抓着了我们的人手中的匕首,反手一扭,我们手下的人的匕首掉落在地。

    另外的一个手下飞速上去,匕首正对着他的后背:“别动。”

    那家伙有点身手,估计真的是练武术出来的,不过面对我们这么多手拿武器的人,而且还是身手了得,他肯定应付不来。

    薛羽眉没跑得了。

    我们的人拦着了她,匕首放在了她的脖子前:“都别动!”

    手下一脚踩在男的膝盖后,男的噗通一声跪下。

    手下说道:“敢动手!命不要了?”

    还真的是英雄救美,胆子也够大,换做是我,可能这时候都被吓傻了。

    男的说道:“有什么冲着我来,别对女人动手。”

    手下说道:“都他妈这时候,还敢要求我们?我们来就是为了她,本来跟你没关系,你非要多管闲事!你是她谁?”

    男的说道:“男朋友。”

    我靠了,这下,好吧。

    既然是男朋友,我应该算了吧。

    难道还去妄想着像以前一样,和薛羽眉潇洒浪荡吗?

    那日子一去不复返了。

    薛羽眉开口道:“你们放了他,跟他没关系。”

    薛羽眉也没有害怕的样子。

    男的说道:“羽眉,要走我们一起走,我不走!我留下陪你。”

    薛羽眉说道:“你傻啊!”

    男的说道:“我陪你!我不走!”

    手下们还想威胁什么,但是这时候了,该用的招也都用了,男的根本吓不走。

    好吧,我出现了。

    我走了过去,站在了薛羽眉的面前。

    手下们一看到我,我对他们挥挥手,他们都收好了刀。

    薛羽眉看到我,看到这场景,心里明白了**分。

    她气道:“张河,你有毛病吗!”

    那跪着的男的还搞不懂怎么回事。

    我让手下扶起他,手下把他扶着起来了。

    他一脸懵。

    薛羽眉直接过来对我动手打我。

    手下们默默的都退到身旁去了。

    我挡了几下后,说道:“你在手下面前给我一点面子。”

    薛羽眉气道:“你怎么不给我面子。”

    一边说,一边挥手用力打我。

    然后还踢了两脚,但是还不解气,又努力再踢了我两脚。

    终于气喘吁吁,她说道:“好,好玩吧。”

    我说道:“你听我说,我,我是出于好心。”

    我摸着自己被她踢的地方,还好身手敏捷,都用手挡着了。

    那男的走过来,问薛羽眉:“怎么了。”

    薛羽眉说道:“你先回去吧,好么。这是我弟。我认的弟弟,和你说过的,管着公司里的弟弟。”

    靠,我成了弟弟了。

    完了,薛羽眉和他真的要搞在一起了。

    男的说道:“我不放心。”

    薛羽眉说道:“我们都是同一家公司的,我还是他下属,没什么不放心的,这些都是我们的人。”

    薛羽眉看着我的手下们,我的手下们急忙低头说道:“薛姐好。”

    薛羽眉说道:“你们真行啊。”

    我说道:“别怪他们,是我让他们这么做的。”

    正说着,有个手下跑过来了,对我们说道:“张总,有辅警和保安来了。刚才有人报警了。”

    肯定是那些小情侣,以为我们要打架,出去外面和外面的巡警还有保安说了。

    为了不惹来没必要的麻烦,我们赶紧走了。

    薛羽眉则是让那男的先回去,到了停车场,男的上了他的车开回去了。

    我是伤了薛羽眉的车,让我们的人跟在身后。

    薛羽眉又打了我两下,还不解气。

    我说道:“你够了啊,好歹我也是你的老总,你还这么打我!”

    薛羽眉说道:“是我够了还是你够了,好玩吗!”

    我说道:“不好玩。本来你们两个都没走到那一步,结果好了,让我这么一玩,你们两个手牵手在一起了。”

    薛羽眉说道:“你在干什么。”

    我说道:“吃醋,看到你和他在一起,我就吃醋,想着快点吓走他,谁想到,竟然是这样的结局。”

    薛羽眉得意的说道:“姐的眼光不错吧。”

    我点了点头,说道:“挺不错的。谁啊。”

    薛羽眉说道:“一个健身俱乐部的老板。”

    我说道:“挺不错嘛,健身认识的?”

    薛羽眉说道:“算是吧,年纪比我大一些,人很好。”

    我说道:“是,不离不弃了,人品过关了。”

    薛羽眉说道:“重要的是,他喜欢我。”

    我说道:“哦,有福了。身材又好,一夜七八次没问题。”

    薛羽眉就直接动手打我:“能不能正经一些!”

    我挡开了。

    点了支烟,降下车玻璃。

    抽烟。

    薛羽眉说道:“他不像你,他是过日子的那种人。”

    我说道:“是,我是混日子的那种人。”

    薛羽眉笑着问我道:“真吃醋了?”

    我说道:“那还有假啊,不吃醋哪会这么做。”

    薛羽眉说道:“省省吧,你身边小女孩不知道多少,我老了,要找个好归宿了,没时间陪你浪了。”

    我说道:“敌人未灭,何以家为。以前说的灭了敌人,才考虑这些,没想到没走几步,就改变了想法了。人啊,话都是不能信的。”

    薛羽眉说道:“缘分来了。”

    我说道:“也不错,挺好的,人帅,高大,身材好,老实。”

    薛羽眉说道:“在他身上,我有一种感觉,就是让女人感到安稳了的感觉。港湾。”

    我说道:“是吗。”

    薛羽眉说道:“这种港湾的感觉,不是每个人都有,很少很少。就像,你看到一个女孩子,你会觉得她很贤惠,贤良淑德,安安静静,娴静淡雅,适合结婚过一辈子的女孩。他身上就是那种,让人想和他安安静静的过一辈子的男人,你知道我的性格,安静不下来了,面对的都是惊涛骇浪,他会给我安静,温暖,幸福,他就是我的避风港。也许没有什么才华,没有什么赚钱的头脑,也没有那么爱他,但就是有这种想要和他在一起的感觉。你懂吗。”

    我说道:“你还没爱他,我看你被他迷得都语无伦次了,还说什么自己还不够爱他。”

    薛羽眉说道:“和你不一样,你很有头脑,很精明,可是你没有让女人有成家的想法。因为你也不想成家。”

    我打断她的话:“其实你就是想说我靠不住。”

    薛羽眉自己笑了起来,说道:“是的。”

    我说道:“好啦,我承认了,我就是靠不住了,吃着锅里的,想着碗里的,还要惦记着粮仓里的。”

    薛羽眉说道:“也许有一天你会成熟的,但我也等不起了。等到那时候,我人老珠黄,你也不会喜欢我。不过啊,你心里本来就不爱我,这才是重点。”

    我说道:“好,这才是重点。来找你谈点事的,还让你喂狗粮。”

    薛羽眉说道:“直接找我过去谈就行了,不必劳烦张总亲自大驾光临。”

    我说道:“哟,劳烦,说的好客气啊。好吧,我过来了,你怎么样也请我吃个大餐吧。”

    薛羽眉说道:“没吃晚饭吗。”

    我说道:“吃,是吃过了。不过,我来了怎么样也要宰你一顿。”

    薛羽眉说道:“好。”

    我说道:“开个玩笑了,找个地方喝点东西聊聊。”

    薛羽眉说道:“去我们的红酒馆。”

    我说道:“哦,你还开了红酒馆。”

    薛羽眉说道:“很奇怪吗。”

    我说道:“开始走高端路线了。”

    到了她的红酒馆。

    两层。

    第一层进去,就是很多红酒了。

    真的是高端大气上档次。

    这么高档的地方,坐着品酒的,自然也是高端的人群。

    薛羽眉带着我到了一个靠窗边的一个位置。

    她点了酒。

    很快,酒上来了。

    她问道:“酒馆怎样。”

    我点着头:“不错,虽然我不会品红酒,但是看这个架势,就很不错了。”

    酒馆里放着一首萨克斯,新不了情。

    这样的地方,这样的音乐,让人心里平静。

    端起红酒,喝了一口。

    味道还是苦涩。

    所有的红酒,味道当然都不一样,但对我来说,都是苦涩。

    薛羽眉说道:“评价一下。”

    我说道:“别让我评价了,说点正事吧,说完大家各回各家,各找各妈。”

    薛羽眉说道:“什么正事。”

    我说道:“你们什么时候结婚。”

    薛羽眉愣了一下,然后说道:“这就是正事?”

    我说道:“是啊,不是正事吗,天大的正事。”

    薛羽眉说道:“明天。”

    我说道:“好的,在哪个酒店。”

    薛羽眉说道:“在这里。”

    我说道:“几点。”

    薛羽眉说道:“嫁给你吗。”

    我说道:“嫁给健身教练啊嫁给我干嘛,我娶不起,没钱娶。”

    薛羽眉说道:“你是不想娶,所以我只能找人嫁了。”

    我说道:“正经点。”

    薛羽眉说道:“我就是正经点,如果你娶我,那我就不去谈恋爱了。我嫁给你。”

    她看起来很认真。

    我默然,低头。

    薛羽眉说道:“哟,还当真了啊,我开玩笑呢。”

    说着,她自己拿着酒喝了。

    薛羽眉说道:“说点其他的吧,你到底找我什么事。”

    我的确是不愿意娶她的,那她和别人发展了,我干嘛还要这么拦着。

    我说道:“其实人家如果是个好男人,嫁给他也不错,对吧。”

    薛羽眉说道:“以我的眼光,不会看错。”

    我说道:“哦,那就好,那就好。记得叫我这个弟弟喝喜酒。”

    薛羽眉说道:“八字都没一撇,我还没正式答应他,结婚也要先谈恋爱吧。”

    我说道:“哦,那是,那是。记得请我吃饭,有我一份功劳呢。”

    薛羽眉说道:“说你是我弟弟,你不乐意了。难道叫你哥。你比我小很多!”

    我说道:“你以前在监狱里还叫我老公呢。”

    薛羽眉说道:“什么时候啊?”

    我说道:“那个的时候。”

    薛羽眉问道:“那个,是哪个?什么时候。”

    她想了一下,明白我说的那个时候是哪个时候了,她说道:“那时候说的话,能当真吗!”

    我说道:“我可当真了。”

    她说道:“就算是结婚的夫妻,也能离婚呢,那一句老公算什么呢?”

    我点了点头:“你说得对,你说的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