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210章 阴险的小人
    贺芷灵把张玫送我的冬虫夏草,放进了她口袋里。

    这才是真正的坏蛋。

    我说道:“贺总那么晚都不睡觉,找我有什么事啊。”

    贺芷灵说道:“没什么,我刚好今晚也在监狱,看到你这宿舍灯开着,就来转转。”

    我说道:“哦,好的,好的。那,贺总,要不今晚不要回去了,就在这里就寝了。”

    她看了看我的床,说道:“你刚才和她也这么说的。”

    我说道:“没有。”

    她问道:“你们两,抱在一起了,还没有。”

    我说道:“你又看到?”

    她说道:“闻到。”

    她示意闻到我身上衣服的张玫的香水味。

    她就是故意来破坏,特地来破坏的。

    也许是真的刚好路过看到灯开着,然后就上来看看,刚好听到我宿舍里有个女人,虽然听不到什么,但是,知道有个女人,多半能猜到不是在干好事了。

    我说道:“好吧,实话告诉你,她是为了交易而来。”

    贺芷灵坐在凳子上,让我给她倒水。

    我给她倒了一杯水,然后详细的告诉了她。

    贺芷灵听了之后,只是哦了声。

    我说道:“我绝对不会和她做什么的啊,只是表演而已。”

    贺芷灵说道:“在这里,你表演,玩真的被人抓到,我保不了你。”

    我说道:“这个,我自然知道。”

    在监狱里面搞这些事情,一旦被我的敌人给抓了证据打击我,那真不是玩笑了,会被整出去。

    当时刚进来,和李琪琪小朱,那是因为当时我没有什么敌人,可是现在不一样,我的敌人太多了,稍微有一点机会留给别人,她们都想办法抓住了证据弄倒我。

    贺芷灵说道:“外面,也不行。”

    我说道:“我知道,就你说的那些个什么特工朋友,所以我们要扮情侣。”

    我面无表情,心如死灰的表情。

    贺芷灵说道:“不愿意,那请便。”

    这女人,动不动就使小性子。

    我急忙过去,给她揉肩,说道:“表姐,我肯定是很听你的话的。”

    贺芷灵说道:“如果真的听话,还会走到今天这一步。”

    我说道:“一直听,很听呢。”

    贺芷灵说道:“张玫是监狱长的人,你不是不知道。”

    我说道:“知道啊。所以我也没有让她有机可乘嘛。”

    贺芷灵说道:“你如果还控制不了你自己好色,你会倒在她们手中。”

    我说道:“放心表姐,我会注意,会注意的。”

    我当然也会想到张玫用各种各样的手段来拉我下水,但是我不是一直很保持警惕着嘛。

    可我心里却是想,这贺芷灵摆明的进来搞破坏的嘛。

    她就见不得我的各种好,她估计就是吃醋,所以特地跑进来搞破坏的。

    看我那狐疑的目光滴溜溜的转,贺芷灵说道:“你什么眼神。”

    我说道:“被你迷死了的眼神。”

    顿了顿,她说道:“我发现你每天都很忙,但是我不知道你到底忙什么。”

    我说道:“我发现你每天更忙,我也不知道你忙什么?你说干掉监狱长,怎么就只有我一个人努力?”

    贺芷灵慢慢说道:“你不是很厉害吗。”

    我问:“你这句话什么意思。我不是很厉害?我不厉害。我一点也不厉害。你这话是不是意思说让我自己一个人去干掉监狱长?开什么玩笑?我能有那么大的本事吗。”

    贺芷灵说道:“有。”

    我说道:“没有,谢你高看我了。我真的没有那个本事。你当时还信誓旦旦拍着胸脯说你会干掉监狱长,可你根本不去干。”

    贺芷灵没说什么。

    我说道:“是你怕了?还是忘了自己的初心?”

    贺芷灵说道:“睡觉。”

    她站起来就要走。

    我拦在了她的面前:“你逃避什么?或者说,是你在害怕什么?”

    贺芷灵说道:“让开。”

    说完她一把推开我。

    我一下子坐在了床上,这家伙,那么用力推开我。

    贺芷灵离开了。

    躺在床上,关了灯。

    黑暗中,我脑子混乱。

    她这样子是怎么个意思,让我自己单独去对付监狱长吗?

    开什么玩笑。

    即使我再坚定,我再努力,能干的掉监狱长吗?

    这些天,基本没有什么事,因为自己本身是代总的原因,我需要偶尔的去各个地盘看望一下各位老总。

    决定先去薛羽眉那边。

    这女人,埋头起来干活,人影都很少见了。

    她和柳智慧一样,想着报仇,脑子里什么都不装了,只有想着报仇,她努力干活奋斗的原因也只有一个:报仇。

    不过,虽然我们很把四联帮放在眼里,很把林斌放在眼里,可是那个聪明绝顶的男人似乎并不是那么的在乎我们。

    甚至有一种可以随意玩弄我们于鼓掌之间的感觉,尽管他没有办法把我们全部清除,可目前看来,他无疑是比我们还是胜了一筹的。

    好久没和薛羽眉聊过了,我要和她聊聊天。

    到了薛羽眉那边一问,说老板娘去下面的美容店了。

    给她打电话,她关机着的。

    那就过去了美容店,美容店门前,她的几个保镖的车子就放在美容店的门口。

    让吴凯去问,她们店员说老板娘在对面的体育公园里。

    我奇怪了,她去体育公园干嘛呢?

    是去健身吗。

    可是店员说老板娘是穿着高跟鞋,裙子的。

    这?

    去约会的吧。

    店员说要不她们打一个电话给助理问问,他也在那边。

    我说我们自己去找她。

    于是,我们顺着店员指着的方向,进去了体育公园。

    体育公园很大。

    往里面走了一会儿,看到有游泳馆,有羽毛球馆,有篮球场,在灯光很亮的运动场那边,我们看到有十几个人站着,那就是我们的人的保镖了。

    我们过去了,他们自然是认识我们的。

    我问薛羽眉呢。

    他们指了指一处小树林里的高低杠等健身器材,说薛总在里面。

    我却看到有个男的和薛羽眉聊着。

    我问那是谁。

    心里却有一点醋意。

    他们刚开始并不愿意说什么。

    但是摄于我的淫威,只能说了,吞吞吐吐的说了。

    他们还是不敢说明白,但大致意思我明白了,就是薛羽眉和那男的有谈恋爱的那意思。

    我气道:“谈恋爱还要让你们来做保镖,真是浪费公司资源!”

    其实这种事我经常做。

    我真正要说的是下一句:“听着,你们先好好的站着这里不要动,不要打扰她,我让我的人过去问一下那男的什么来头,可能是对方的的间谍,最近我们公司叛变的人很多,要小心对方派来的间谍。”

    他们只能说好。

    我算是集团的最高指示了。

    我安排了一下,让他们的人全都退下。

    他们不乐意,我说我们不会伤害薛羽眉。

    只是想吓唬吓唬薛羽眉,他们还是不乐意,我说那就退到那边,在他们能看到的视线之内,我们过去吓唬吓唬薛羽眉,如果我们真的动手打人,他们可以出手打我们。

    他们哪敢打,但是作为保镖,除非是被打趴,哪能轻易的离开主子身旁。

    我又说了一遍,不会真的动手。

    他们同意了,后退到那边,在薛羽眉所看不到的地方。

    我们的人过去了。

    我们的人过去之后,我绕到了他们的正面,躲在树后偷看。

    我们的人围住了他们。

    我们的这几个人,薛羽眉都不认识。

    薛羽眉果然穿着裙子,高跟鞋,光鲜亮丽,一身贵气,而那男的,看起来有些壮实,有些老实,人也高大。

    看到被我们的人围着之后。

    那男的奇怪问道:“你们干什么。”

    男的和薛羽眉都站起来了。

    薛羽眉何其精明,马上放眼看自己的保镖在哪。

    手下说道:“不用找了,你们的那帮保镖,被我们干掉了。”

    薛羽眉说道:“你们是谁!”

    手下说道:“我们,是你的敌人。”

    薛羽眉说道:“四联帮。不像。”

    手下说道:“你管我们是谁。乖乖跟我们走!”

    薛羽眉说道:“看起来你们像是我们的人,是被四联帮收买了?”

    手下说道:“嘿嘿,有可能。”

    其实我就是在吃醋,我就是想通过这种办法,让他们吓唬吓唬他们两个,让那男的害怕跑了。

    吓走那男的。

    看到这边有人可能要打架,周边的几个谈恋爱的小情侣们纷纷逃跑了。

    那男的抓着了薛羽眉的手,把薛羽眉藏在了自己身后。

    靠!

    他们已经是情侣了吗?

    这么亲密的动作了?

    手下问男的道:“小子,识相的话,快点滚,我们不想动手。”

    男的铿锵有力说道:“你们是谁?识相的话,早点离开!”

    看起来这男的很健壮,像是健身教练的那种健壮。

    我偷偷走近了一些。

    男的对薛羽眉说道:“不要怕,我保护你。”

    真他娘的恩爱啊。

    薛羽眉问道:“你们有种报上名号。”

    手下指着男的说道:“不走是不是?”

    男的说道:“对女人下手,算什么男人!”

    看来,这家伙没有要被吓跑的意思,胆子很大,有种英雄救美既视感。

    那我这个计划,真的是成全了他们了。

    原本他和薛羽眉还没有走到情侣那步的,因为他们来这里约会,还没有牵手呢。

    而且如果真的是情侣,何必来这里约会那么浪费时间,我推断男的还在追求薛羽眉的阶段,可是,因为我这个损招,加速了他们在一起的速度。

    男的反正牵到了薛羽眉的手了,而且薛羽眉的心和身,也更加贴近了男的。

    好吧,如果他们真的是互相真爱,我也挡不住。

    但我还是吃醋。

    控制欲作祟。

    男的说道:“别以为人多就能欺负人少,你们敢碰她一下,我和你们拼命。”

    男的在威胁我们的人。

    实际上,他真的的确是打不过我们的人的。

    单挑也是不赢的,哪怕是个健身教练,毕竟,我们的人是真的从下面练出来的。

    除非,他练武术,拳击,散打这一类的。

    薛羽眉也没有怎么怕,死死地盯着我们的手下。

    手下问道:“不走了是不是!”

    说完,直接亮刀子。

    就用刀子吓唬他。

    但是不能动枪,否则可能引来大麻烦。

    男的一看,愣住了,本来人就比他多,但是他思考着自己还能对付的,可是现在,这些人都亮出了匕首,他这下子被唬住了。

    我心想,丫的还不被吓跑了?

    赶紧把薛羽眉扔下一个人跑了,我的阴谋也就得逞了。

    想来,我也真的是一个阴险的小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