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209章 这一场交易
    张玫说道:“张总,我当时也和你说了我们的计划了,但是需要你帮助啊。你要把她们隔离开了,我们才能对她们的那些主干和领导下手。你不帮我们,我们怎么打?她们整一群人,我们打不过。”

    我说道:“呵呵,玫姐,不是我不帮,是我帮不到,你看我去让人叫程澄澄出来都那么难,更何况说是把她们分离出来呢。”

    张玫说道:“我不相信你没办法,你绝对做得到。”

    我说道:“真的有些难。再说啊,一旦你们开打了,出事了,到时候还不是上面查我。”

    张玫说道:“我也答应了你了,绝对不会打到重伤。我们知道分寸。掌握分寸。”

    我说道:“唉,玫姐,我还是很担心啊。”

    张玫站了起来,走到了我身旁,在我耳边说道:“我们做个交易。”

    我问道:“交易?什么交易。”

    张玫说道:“用我的身体,做个交易。你帮我们这次。这个月之内,我可以随叫随到,任你怎么玩。”

    为了对付程澄澄这帮敌人,这家伙连自己身体都搭上了。

    不过,越是这样子的身体,越不值钱,尽管她长得漂亮。

    我说道:“呵呵,玫姐,这你又是何必呢。”

    张玫在我的耳边吹风:“即使不是为了钱,这口气怎么也要出的。”

    我说道:“一口气而已,急什么。”

    张玫说道:“我们等不及了。”

    她说着,就要扑在我身上了。

    我轻轻的推开她。

    张玫不解的看着我,问道:“你什么意思。”

    我说道:“难道你以为我见到女人就会扑上去?”

    张玫说道:“我一直知道你身边的美女很多。”

    我说道:“对,很多。”

    她说道:“监狱里那么多的美女,只有你一个男的,我当然知道很多很多,你看不上我。”

    我说道:“我是看上,但我没那个胆。”

    她说道:“没那个胆?你怕我害你?”

    我说道:“很有可能。”

    她说道:“你怕我害你什么。让人冲进来抓了你,说你强迫我?我来了你这里,别人会相信我来这里让你强迫我?”

    我没说话。

    张玫说道:“你是害怕。”

    我说道:“可能吧。”

    张玫说道:“那,时间还挺早,我们换个地方。”

    我问道:“换哪儿。”

    她说道:“外面,地点随你选。”

    我说道:“真的只是为了出一口气而已嘛。”

    她说道:“对。”

    我说道:“改天吧,今天好累。”

    我想,张玫的确是为了心中那一口气,她们为了钱,更为了那一口气,但是有我在,不给她们去捞钱,她们也捞不到,只是那一口气终究咽不下去了。

    我又拒绝了张玫。

    不是不想,是不敢。

    怕是陷阱。

    即使出去了外面,我更加不敢。

    因为,贺芷灵。

    贺芷灵和我说的那些,我觉得并不是危言耸听,那些特工如果发现了我们骗她,真的有可能对我下手。

    我怕死。

    我最好还是听着贺芷灵一些话的好。

    可是,如果我听了她的话,那我这辈子完蛋了,就这样子,不能再近女色了。

    那跟做和尚有何异?

    痛苦。

    张玫说道:“放心,我说了,我们做的是交易,我不会对你怎样子的。”

    我说道:“改天,昨晚真的喝多了,等我恢复。”

    她说道:“笑话,做这个事,还需要等酒醒的。”

    我说道:“其实,做这个事需要很大的体力的。”

    她说道:“我有体力。”

    她又妩媚了起来。

    我说道:“改天改天。”

    我还是推掉了她。

    张玫变了脸,说道:“张总,你该不是想要包庇她们吧。”

    我讨厌她这么说话的口气。

    我说道:“什么叫包庇。”

    她说道:“你不想着收拾她们,那就是在帮她们了。”

    我说道:“这算是哪门子的逻辑,我说了,你要干掉她可以,但是你看要有个计划,你这个算什么计划,让我去把她们隔离出来,我说了我很难办到。”

    张玫说道:“不难办,只是你不想得罪她。怎么,你是害怕了?”

    我说道:“请你说话的口气,注意一点。”

    张玫也意识到自己这么奚落嘲笑我的那口气,确实不太好,接着,她恢复正常的口气,说道:“你这么让她们肆意发展壮大,到时候谁吃亏呢。”

    实际上,张玫她们比我更加吃亏,我从这话听出来了,她们更担心的,是程澄澄她们发展壮大后,吃掉她们。

    对付她们。

    到时候她们真的很难抵抗程澄澄她们了。

    我说道:“你是怕她们先对付你们吧。”

    张玫说道:“怕是肯定怕的,不只是一口气而已,我们确实害怕她们吃掉我们。可如果她们真的发展到那一步了,你张总你们的人也很难把她们压下去。”

    我说道:“哦,是吗。”

    她说道:“也许你们可以拉防暴队的,可以拉外援,拉别的单位,部门,来帮助你们,但也很难搞定,到时候大片的人死伤,你张总恐怕也很难担负起这个责任。也许我这么说话的确难听了一些,可是啊,这就是事实。你现在不对付她们,她们以后会给你带来灭顶的麻烦。被开除事小,丢命事大。”

    我说道:“你这么各种威胁的话,还不是想要让我帮着你们做掉她们吗。”

    张玫说道:“好嘛,既然不愿意,那就算了嘛。”

    我说道:“不是不愿意,是要好好找机会,好吧我答应你,找机会隔绝她们,让她们这些骨干和手下们分开了,然后你们对付她们。”

    我要把张玫稳住才行,不然她又要对付我,不去对付程澄澄,那也挺麻烦的。

    张玫说道:“只怕是心里不是这么想的。”

    我靠上前去,从她身后轻轻抱住她的细腰,这么个年纪,能保持这样的好身材,确是不容易啊。

    我在张玫耳边轻轻说道:“我是真的那么想的。”

    张玫握住了我放在她腹部的手,说道:“你对我不感兴趣,向着程澄澄她们,是被程澄澄迷住了吧。”

    我说道:“说真的,程澄澄比你漂亮。”

    张玫说道:“女人很不喜欢听到这样的话,你难道不知道吗?在一个女人面前夸另外一个女人更漂亮。”

    我说道:“可是啊,她没有你这么妩媚,万种风情,更加吸引人。如果让我选择啊。嘿嘿,你懂的。”

    张玫听得心花怒放,接着,扭头过来,要和我亲上。

    我说道:“等会儿嘛,把事先说清楚了,做这个事,找地方做,不要在这里。”

    张玫说道:“出去外面?现在。”

    我说道:“你那么急吗。”

    张玫说道:“单身久了是这样子的。”

    我说道:“我不相信你没男人喜欢。”

    张玫说道:“有,但是哪有空出去,每天都在这里待着。”

    我说道:“为什么在这里待着。何必。”

    我的手不老实,她呼吸有点重了。

    张玫说道:“为了钱,为了房子。”

    我说道:“你要买别墅的吧。”

    她说道:“被你知道了。还真的要买别墅,独栋别墅,五百万,首付一百五十万,努力挣够买房钱。”

    人的浴望啊,何时休。

    对我来说,买个小三房,八十九十个平方,一家人其乐融融的就行了。

    而这个张玫,还有那为了钱出卖自己身体,然后为了五十万拿着炸弹来炸我们的那个女的,也是为了大房子。

    浴望。

    即使是凑够了一百五十万,每个月还房贷还是要上万,那这些钱,从哪儿来?

    本身靠这里的工资,是不够的。

    那就只能捞偏门了。

    还是从女囚身上弄。

    她说道:“来这里的人,有谁不是为了钱?哦,也有例外的,就是防暴队的那几个。”

    她说的是朱华华。

    我说道:“嗯,我也是为了钱,当然,也是为了女人。”

    她转身过来,投在我怀中,然后就要亲我:“快点吧。”

    她也想快点结束,不然,怕有人发现。

    这个应该不是圈套,而是真的了。

    我有些心动,想要整了她。

    突然,有人敲门。

    她一下子从我身上离开了。

    我也被吓了一跳。这时候,谁来敲门?

    她看了看我。

    我也看着她。

    应该不是圈套,如果是圈套,那该是我们在进行的时候冲进来才是啊,而我们现在还没有真正的开始呢,没有进行中,衣服都没解,还有,那会那么敲门啊,如果是圈套,直接冲进来抓人便是。

    不是圈套。

    我走了过去,开门。

    面前站着的,贺芷灵。

    可真的是难得的稀客,贺芷灵居然到我宿舍找我?

    站在我宿舍的门口?

    我奇怪的看着贺芷灵。

    我奇怪的问道:“什么事。”

    贺芷灵没有回答我,倒是直接闯了进来。

    直接闯进了我的宿舍里面。

    贺芷灵进来,看了看张玫。

    张玫急忙道:“副监狱长好。”

    贺芷灵说道:“哦,打扰到你们了。”

    张玫脸憋红了,说道:“没没,我们刚好谈一点事,谈完了。副监狱长,我先回去了。再见。”

    张玫像做错事的小孩,急急忙忙的离开了。

    贺芷灵看着她出去后的身影,回头过来,看看我,对我说道:“她怎么像做错事一样。”

    我说道:“谁知道呢?可能她真的做了什么工作上的错事,担心你发现了吧,呵呵。”

    贺芷灵半眯着眼看着我,说道:“什么错事呢。”

    我说道:“工作上的错事,谁知道,你自己去问她。”

    贺芷灵走到我身前,然后鼻子轻轻放在我衣服上。

    我说道:“干嘛,追踪猎物啊?学狗儿吗。”

    贺芷灵直起腰看我,说道:“艳福不浅。这么个大美女送上门。真好。”

    我说道:“说什么呢,我们就是,就是研究工作。她们想要对付程澄澄,然后想让我帮忙,送了一些东西过来给我。”

    我指了指桌上的冬虫夏草。

    完了,不应该让她发现冬虫夏草的。

    这家伙肯定据为己有。

    果然。

    她走到桌前,拿起来看了看,说道:“很贵吧。”

    我说道:“不贵不贵,刚才张玫说两三百块钱。”

    贺芷灵说道:“哦,我最近身体有点虚,我买了。”

    她说完,真的掏钱,从口袋里拿了五百块钱给我。

    这冬虫夏草,即使我自己不吃,我拿去卖也能卖万把块钱吧,我怎么舍得给她啊。

    我说道:“你,你自己去买吧。我这个我还要吃呢。”

    贺芷灵说道:“收人贿赂!”

    她凶恶的盯着我。

    我说道:“好吧,你拿去吧,我自己买,自己买。”

    我收好了她五百块钱,就当没有什么冬虫夏草,就当自己今晚赚了五百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