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208章 拖字诀
    五大金刚看到陈逊对他们举了一个手指,大家面面相觑。

    接着,那个脾气暴躁的金刚问:“一百万?”

    陈逊冷笑一声:“一百万打发叫花子?”

    他问道:“那是多少。”

    陈逊说道:“加一个零。”

    他大吃一惊:“什么,一千万!”

    接着,他气呼呼的骂道:“陈逊你他妈去抢银行吧!”

    陈逊也不生气,看着他。

    计某对他道:“闭嘴。”

    计某生气了。

    表面还是显得很平静。

    计某接着对陈逊道:“陈总,这个数未免太大了吧。”

    陈逊说道:“计总,相比起你们对我们干的事,我们要的这个数算多吗。”

    计某说道:“我们能给得起这个数。”

    计某伸出一个巴掌,五个指头,五百万。

    陈逊说道:“一分都不少,再谈,就往上谈。”

    那个脾气暴躁的家伙又要说什么,计某身旁的另外两个金刚拉着了他。

    陈逊说道:“他想说什么,让他说!”

    计某说道:“陈总,我们现在一下子也拿不出那么多钱。能不能再少一些。”

    陈逊说道:“市场买菜?砍价?”

    计某说道:“陈总,我们身上也不带那么多钱嘛。”

    陈逊说道:“那就回去带了再说。”

    计某说道:“陈总有话好说有话好说。”

    其实,五百万,这个数对我们来说,已经够多了,我认为还不如要了五百万,不然的话他们回去后可能又要改变主意,不愿意送钱不愿意送媛媛来,那我们还是什么都没得到,大家又要继续的对峙下去,对峙到何年何月,我们耗得起,龙王耗不起了。

    龙王这些天,都是强忍着自己的焦躁情绪的。

    陈逊说道:“这个数,不愿意算了。”

    陈逊做了个八百万的手势。

    计某看着另外的四大金刚。

    这些钱想要让霸王龙来承担那是不可能的,是他们自己承担的。

    有一个说道:“六百万,马上给。”

    陈逊不说话了。

    计总马上对陈逊说好话起来。

    陈逊说道:“不谈了!浪费时间!我告诉你们,你们可以这么对我们,我们一样可以这么对你们。”

    那个脾气暴躁的喊道:“放马过来!”

    陈逊指了指他:“我会的。”

    计某呵斥那脾气暴躁的家伙道:“出去!”

    计某也无法忍受了。

    那脾气暴躁的家伙,彻底闭嘴不说话了。

    他憋着心中的熊熊燃烧的怒气。

    只能好好憋着。

    大家都静了下来。

    终于,计某开口道:“大家的意见怎样。”

    他问的是他们四大金刚。

    四大金刚沉默了许久,没人说话。

    计某再次问:“都不同意,那回去吧。”

    他们问:“你的意见呢。”

    有个说道:“我不回去,我再不把孩子带回去,我老婆打死我了!她都要去报警了!”

    他看来很急。

    我看到这一幕,觉得,胜算很大了。

    他们撑不下去了,一直举手表决同意给八百万。

    他们筹钱了。

    在准备转给陈逊之前,计总问道:“陈总,把人带过来吧。”

    陈逊说道:“这钱是赎人的吗?”

    计总说道:“钱给了你,我们怎么也要亲眼见到人吧。”

    陈逊说道:“这些钱是赔偿我们的酒店的损失的,就今晚你们这么一闹,我们生意多大的影响?我赔了客人的那些酒菜可以不算,但是声誉呢?”

    计总说道:“那怎样才能见到我们的家人。”

    陈逊说道:“先把这事结了,然后你们把龙王嫂带过来,我就把人也带过来。”

    计总说道:“要是你耍花招呢?”

    陈逊说道:“我先把你们一半的家属带过来,你们再把龙王嫂带过来,然后我让人把所有的你们家属都带过来,这可以吧。放心,我也不想和你们耍花招,虽然在我们地盘,打架我是稳赢的,可我看你们的架势,我也知道,我如果玩什么花招,你们和我们死拼的话,我们即使赢了,估计也要付出很大的代价。”

    那个脾气暴躁的家伙说道:“知道就好。”

    计某瞪了他一眼,然后对陈逊说道:“好。那就交易吧。”

    当他们筹钱转账给了陈逊后,我心中的石头落地了一半。

    接着,陈逊让人把他们的一半家属带过来。

    顿时,在包厢里面,一群人哭成一团。

    连其中的两大金刚抱着自己亲人都落泪了。

    这一切,都是我一手策划的。

    然后,他们把媛媛带过来了,推进了包厢里。

    看着媛媛,我心中的大石头终于彻底落了地。

    陈逊把所有五大金刚的家属都送来,五大家属抱着哭成一团,然后走了。

    一下子,包厢里面空空的,只有陈逊和手下,还有媛媛。

    我过去了包厢里。

    媛媛见到我,一脸的不好意思:“对不起,给你们造成麻烦了。”

    我说道:“媛媛,咱是好姐妹,说这个干嘛呀。”

    她抱着了我。

    我急忙推开她。

    她说谢谢。

    很感激。

    我说道:“握握手就好了,你这么抱着我,万一龙王哥看到了,吃醋砍死我。”

    她抱着我不松开了。

    有这么一句真诚的谢谢,和这么个感激温暖的拥抱,救援媛媛的一切付出,全都值得了。

    当她抱了好久之后,才松开了我,接着,她走向了我身后。

    身后站着的,是不知何时站在了那里的龙王。

    她过去,紧紧抱着了龙王。

    两人相拥了起来。

    陈逊站起来,指了指外面,示意我们赶紧走,留着他两一个空间。

    我们出去了。

    接着把门关上。

    我和龙王继续去刚才我们喝酒的包厢,叫彩姐强子他们都过来了,大家坐在一起,开心的庆祝我们的胜利。

    他们说在我的英明指导下,取得了这一次战役的伟大胜利云云。

    我说道:“这都是大家的功劳,主意是彩姐出的,出面是陈逊,各位都出了力气,我哪有什么英明指导。”

    我把功劳推给他们。

    接着,我让陈逊算了一下,赚到了多少钱,除了珍珠酒店要拿了一些补偿之外,还有一部分充给公司,另外的,就是分下去了。

    有钱分,大家都十分的兴奋。

    就在他们高兴着分钱的时候,龙王牵着媛媛的手进来了。

    强子开始逗趣他们,说都老夫老妻了,居然几天不见,那么着急什么什么的,媛媛脸红了。

    龙王则是过来了后,又是拿着酒杯敬我们,要一个一个挨着敬过去。

    我直接说大家一起来,这么敬酒多见外。

    大家一起开喝了。

    这么多天来,今天,算是最高兴的一天了。

    当晚,喝了个不醉不归。

    次日去上班,整个人都不在状态,因为昨晚喝的太多了。

    晕沉沉的过了一天,然后晚上就没出去,在监狱宿舍休息了。

    一早就躺下,迷迷糊糊的睡着。

    有人敲门了。

    我不理。

    打算不理的。

    可是一会儿后,她又敲。

    我软踏踏的,去开了门。

    门口,却是张玫。

    我看着她,她看着我。

    她奇怪问道:“张总,睡那么早呢。”

    我说道:“是啊,好累啊。”

    她说道:“这也太早了吧。”

    她挤了进来,接着,关上了门。

    我问道:“有事吗。”

    她这时候,穿着牛仔短裤,白花花的腿尽显,然后,上身白色衬衫,束腰的,显得胸很高,而且,还故意的把胸口的那个纽扣往下开了。

    我看着她这样,心里明白了几分。

    又来勾我来了。

    身上散发着香水的味道,味道比较重。

    搔。

    我说道:“请坐。”

    她坐了下来,但是,两条腿似乎很不安分啊,一张一合的。

    我还是礼貌的给张玫倒了一杯水。

    她也客气一番。

    接着,我问道:“不知道玫姐深夜到访,有什么指教。”

    她说道:“文绉绉的,深夜到访,还要指教。这哪里深夜呀,我也不敢指教你啊。”

    我说道:“那是所为何事。”

    她从背后拿着一包东西给我,说道:“冬虫夏草。”

    我说道:“什么冬虫夏草。”

    一小包不大的东西。

    她说道:“这东西,很补,我朋友从国外带回来,就这点,两万块钱。”

    我说道:“哇哇,这是比金子还金贵啊。”

    我拿起来看看,这玩意看起来就跟那草根一样,值两万块钱?

    还装在这个看起来像是塑料小包,实际上是很精致的玻璃盒里,貌似真的可能值两万块钱。

    不过,我怀疑是不是有问题,下毒了吧。

    我说道:“玫姐,无功不受禄,你看你这么给我送个这么贵重的礼物,我可不敢收啊。你还是留着,给你补啊。”

    我看着她高耸,她还能补哪儿。

    她倒是看着我的,说道:“是该给你补才是啊。”

    我说道:“补是肯定要补的,但是补不起那么贵重的东西。”

    我推回去给了她。

    她说道:“哎哟张总,你怕我下毒不成。”

    我说道:“这个嘛,倒不是这么想,而是,请问你有什么事。”

    她说道:“怕我有事求你做。”

    我说道:“倒不是,你看嘛,江湖规矩,收人钱物,与人消灾,我这拿了你的东西,不帮你做点什么事,是不合江湖规矩的。”

    她站了起来贴近我,说道:“给我消火就成。”

    她这样的女人,自然是不缺男人的,但是为何要这么主动送上门来,那还是有事求我。

    我轻轻的推开她,说道:“有事直接说吧。”

    张玫说道:“张总真的是认真啊,我很佩服你。”

    我说道:“呵呵,有什么好佩服的。”

    张玫说道:“佩服你的定力。”

    我说道:“说吧,你到底想干嘛。”

    张玫说道:“真没情调。”

    说着,她还打了我一下。

    接着,她回去坐在了凳子上,喝了一口水。

    我说道:“如果没事的话,请你回去吧,我要睡觉了。”

    张玫说道:“和你谈一点事。”

    我说道:“程澄澄她们的事,对吧。”

    张玫点点头,说道:“你是不打算合作一起对付程澄澄她们是吧。”

    我说道:“要有个具体的对付她们的方法啊。”

    实际上,这些天我都是打着太极,我在忽悠着两边,忽悠完了那边忽悠这边,就是拖字诀。

    一直拖下去,让她们双方等得不耐烦了,然后自己开始干架吧,这样子我才真正的坐收渔翁之利。

    否则,我踏入帮哪边都不行,我都有罪,而且两边我都有可能得罪。

    她们会马上调转矛头对付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