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204章 酒店的突发事件
    没有继续对付张玫她们的那些人了。

    她真的给我打了八万块钱过来,算是求我们和解,求饶。

    我没有动这笔钱,先放在里面,就放在里面个把年的,到时候再用。

    谁也不能说我受贿了,因为我自己加装不知道啊,我没看过我监狱里的这卡啊。

    因为有我的默许之后,张玫她们胆子大了起来,开始秋后算账,找那些被程澄澄洗脑了的狱警开刀。

    暂时无法对付程澄澄,她们就先对付这些狱警。

    简单。

    通过威胁,殴打,使小手段这种方法,报复她们。

    可是这也不算什么,因为还是不能搞她们出去。

    离开了程澄澄的犯人大集团,这些零散的狱警,队长,就只有挨打的份了。

    马上,程澄澄就让人找我了,说让我帮忙罩着这些个人一点。

    我回复我也很无奈,这些人是监狱长的人,监狱长罩着她们的,我之前搞了她们几个人,现在撬不动了,因为监狱长罩着她们。

    程澄澄得到我这样的回复后,表示理解我,继而,她们紧锣密鼓的制定计划对付张玫她们,而张玫她们,也紧锣密鼓的制定计划对付程澄澄她们。

    两边我都有线人。

    虽然不是全部都是知道个详细,但很多都知道的。

    我就不参与其中,睁只眼闭只眼,让她们斗去吧。

    这几天,我都呆在了监狱里。

    不过,不是不管外面的事的。

    只是霸王龙那边很能沉得住气,他们没有放媛媛。

    没想到,龙王也很能沉得住气。

    如果龙王沉不住气,恐怕我们也沉不住气了。

    但他们的人质在我们的手中,我们不怕他们会敢动媛媛。

    可是这么相持下去,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是个头。

    折磨的是我们这些人,更加折磨的是媛媛,龙王,还有五大金刚。

    他们的家属我们绑了那么多个人,我们也有些担心,万一出个什么意外,那很麻烦。

    比如他们自己的家属报警什么的。

    警察找上来,那很麻烦了。

    陈逊料定,霸王龙他们一定又在想什么对付我们的办法。

    这点我自然是知道的,只能让他们加强戒备。

    这天,我出去了,在珍珠酒店。

    好些天都在监狱里,伙食太差了些,到了酒店这边吃饭,感觉就是不一样。

    酒店的餐厅很热闹,今天酒店接了一个结婚的宴席。

    这段时间,酒店新增了婚宴的生意,很多来我们酒店结婚的,毕竟,高端大气上档次。

    看着我们的生意红红火火,我心里感到十分的满意。

    这生意如果这么一直红火下去,发展一路顺畅,那黑珍珠不在的这段日子,我平平安安的度过,那就最好不过了。

    这时候,我在办公室里,看着书。

    陈逊敲门进来了。

    陈逊这段时间,大多时间都在总部。

    陈逊让我去监控室一趟。

    我边和他出去,边问:“怎么了。”

    陈逊说道:“下面的婚礼,有问题了。”

    我问道:“什么问题。”

    陈逊说道:“突然间进来了二十多个人,都是男的,分散着进来的,坐在不同的桌上。我们发现他们虽然穿衣服不一样,但是那个发型。很像是四联帮的人。”

    我说道:“四联帮。有统一的发型吗。”

    陈逊说道:“有几个明显看得出来。”

    我和陈逊去到了监控室。

    果然,我们看监控,看着陈逊说的这二十来个人,看起来那样子,就是混出身的。

    因为这些人的动作,表情,和平常人都不同。

    我奇怪道:“他们来干嘛的?”

    陈逊摇了摇头,说道:“我也不知道,现在只能盯着他们,看起来他们和在座的人都不认识。”

    我说道:“结婚都是这样子的了,请了那么多亲朋好友,很多人都是互相不认识的。”

    陈逊说道:“如果是四联帮派来的,应该是要来我们这里闹事的,现在出去带走他们是不可能的,因为我们的客人在结婚。”

    婚礼现场很热闹,司仪在逗着新婚小夫妻,问他们怎么互相认识什么的。

    突然,有个人不小心撞在了某个端着酒杯走过来的客人身上,那个不小心的人,看起来就是四联帮的人,他骂道:“你他妈不长眼啊,撞我身上了啊!”

    他身上被泼了酒。

    那个客人急忙的道歉,说不好意思什么的,看起来,客人斯斯文文的,很有礼貌。

    四联帮的这个故意闹事的,喋喋不休骂了起来,接着要那人给他擦干净,这时候,所有人都看到了那边。

    现场喝喜酒的所有人,都看向了那边。

    接着,那个客人给四联帮的这人擦拭,那四联帮的人依旧不肯善罢甘休,直接一巴掌拍在了这客人的脑门上,这下子,可是热闹了这客人的很多朋友亲戚,众人上去闹了起来,四联帮的这家伙的很多同僚,有预谋的过来,和这帮亲朋好友闹事。

    陈逊说道:“看起来,是有预谋的。”

    我说道:“是。可他们为什么要这么做?”

    陈逊摇了摇头,说道:“不清楚。”

    我说道:“你想想看,如果他们非要这么做,那肯定是知道我们就会在这里灭了他们,他们为什么还敢闯进来这么闹?这样子闹,也只是闹出一点小事,他们冒着被打死打残的风险,何必?”

    陈逊说道:“你觉得他们另有阴谋。”

    我说道:“是。调动别的人马上去抓了他们这帮人,制服拉出去,让另外的人守着各个地点,而酒店里的人,不许离开,都守好自己的岗位。监控的,都好好盯着。”

    陈逊吩咐下去。

    有个在监控室的保安说道:“这个监控怎么了?”

    我们看过去,那边有个监控的摄像头,貌似坏了,一片黑。

    陈逊说道:“赶紧派人过去看,这是怎么回事。”

    我说道:“人不够用吧。”

    陈逊说道:“如果让我们酒店的人各自守好自己的岗位,那去制服这帮闹事的人,我们没有太多的人。”

    我说道:“没有太多也要上,让他们带好家伙上去,我们去看看这边这几个监控怎么了。”

    陈逊说好。

    安排了之后,我和陈逊马上过去那个监控的地点。

    那里的门之后,是通往各个楼层的通道。

    我一边走,一边说道:“让强子马上带人过来,堵了酒店各个出口,另外让他派一部分人直接上来拿人,估计我们酒店的这些保安打不过他们。”

    陈逊拿出手机给强子打电话。

    我想到了醉月清风的炸弹。

    我说道:“我怀疑他们是不是派人来搞坏了我们的监控视频,然后安装炸弹。就像醉月清风那样子的。”

    陈逊已经吩咐了强子,然后挂了电话,说道:“有可能。”

    我问道:“强子过来了吗。”

    陈逊说道:“已经过来的路上,但他是先带人过来的,还有其他的手下没有能那么快就过来。”

    大厅里,我们的保安已经进去抓人去了。

    陈逊手机响起来,对我说道:“保安根本不够他们打的。”

    我说道:“意料之中。赶紧让强子加快速度,带人过来。”

    陈逊的手机又响了起来,接了之后,对我说道:“在那个监控黑屏的那个通道口,我们的服务员抓了两个女的。”

    我奇怪问:“什么意思,抓了两个女的?”

    他说道:“两个女的。”

    我问道:“你吩咐的?”

    陈逊说道:“非员工不能入那通道,他们发现那两个女的鬼鬼祟祟,抓着了。从她们身上,搜出了十几个啤酒罐。啤酒罐里面没有啤酒,很重,里面是实心的。”

    我说道:“妈的,难道真的是炸弹。快点。”

    我两跑了过去。

    到了那边,两个看起来很漂亮的女子,被制服了。

    她们的面前,十几个啤酒罐。

    我们看着。

    其中一个女的,显得很慌张,说道:“这些是炸弹,快走,快走!快扔掉。”

    员工们一听,马上要跑。

    陈逊喊道:“都站住!跑去哪儿,跑不了,炸了我们全都死。”

    员工们看到陈逊发话,不敢跑。

    陈逊对手下说道:“用袋子装好,用最快的速度,拿出去扔进去河里去!”

    手下脸色发青。

    陈逊说道:“快!如果你有什么事,你家人,我给你好好养!”

    陈逊的手下,对陈逊说道:“逊哥,如果我真的死了,能不能给我妈两百万。”

    陈逊说道:“五百万!”

    他二话不说,直接拿了个袋子装好这些啤酒罐,然后就跑去电梯那边去了。

    陈逊上去直接对着一个女的脸上狠狠扇了一巴掌:“说,谁让你们来的!”

    我说道:“别急,先把她们给带下去,去别的地方去好好问。”

    那两个女的其中一个,就是刚才说那些啤酒罐是炸弹的,哭了起来。

    其中一个,显得很硬气,很倔强。

    在被陈逊扇了这一大耳光之后,她竟然看起来神情没有一点惧怕的样子。

    我说道:“大厅!”

    陈逊说对。

    我们马上让人把这两个女的弄到楼下的车上去,然后我们去大厅。

    没到大厅,我们已经接到了电话,说那些人闹事了之后,打了保安,然后就各自的逃跑了。

    从楼下的大门处全都逃了。

    这时候,强子还没到。

    我们到了大厅的时候,有几张桌子被掀翻,一片狼藉,宾客们客人们气得骂声连连。

    他们倒没有什么,只是我们的保安有几个被打伤了,我马上安排送他们去医院,让强子赶紧过来如果能追到人就追。

    宾客们把火发向了陈逊,因为,陈逊这时候是作为酒店的总经理出去的。

    他们围着陈逊,问这些人干什么的,陈逊只好说自己也不知道,但是为了表示我们酒店道歉的诚意,我们酒店免费给他们上菜,上酒水,意思就是请他们吃好喝好了。

    并且一人打一个两百块钱的红包,希望大家能谅解我们对安保工作的疏忽。

    其实,他们这时候也基本明白了,这些人是特地来闹事,针对我们的酒店的,但陈逊这么做,代表我们酒店赔礼道歉了,他们也就不闹什么了,婚礼继续进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