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201章 背叛不需要成本
    我要是和程澄澄对掐起来,监狱长才是真正的坐山观虎斗,渔翁得利。

    毒以哉。

    我想来想去,还是觉得让她们先和程澄澄继续斗的好,我坐山观虎斗比较好。

    尽管有可能如路唯所说的,将来她们会一起联合起来对付我们。

    那也没事,我拉着我们的人上,防暴队的,武警,警察,我看你程澄澄是不是真能通神有神那样的大本事打得过我们。

    可是,貌似我无法推脱监狱长的任命。

    她要把我干下去,我要找贺芷灵才能摆脱被扫地出门的命运。

    她要升着我上去,我难道也要找贺芷灵才能摆脱上去的命运吗?

    我不想做这个总监区长,尤其是这个时刻。

    可是,想想路唯,想想我们自己的人,还有,想想我自己,还是挺想上去的。

    毕竟是有不少好处的。

    虽然之中有很多的很大的风险。

    监狱长说道:“小张,你就不要谦虚了,你恢复总监区长的职位,今天开始。”

    我愣了一下。

    妈的,她估计在听去汪蓉的报告,还有看到了监区里面临的大问题之后,觉得处理这个事的人选非我莫属,所以把我拉上去的。

    居心叵测,居心险恶。

    原本,以监狱长的能力,也是可以干掉程澄澄那些人的,但是肯定会出很大的事,调动很多的部门单位的人过来,镇下去,搞不好真会有死人的,那么大的事,那她到时候如果上面查下来,她就完蛋了,推不掉。

    接着,监狱长说道:“好了就这样子,你去吃饭吧,我相信你的能力。我也去吃饭了。”

    说完,她就直接走了。

    你码的。

    就这样子?

    升职这么多次,起起落落,就这次是最为不乐意升职的一次了。

    我马上给贺芷灵打过去电话,说我不想干这个总监区长什么的。

    大中午的,贺芷灵居然没关机没午休,接了我电话。

    贺芷灵说多大点事,那就做了再说。

    我说了我的担忧。

    贺芷灵说考验你的能力到了,接着就挂了电话。

    我无语了。

    考验我的能力?

    这算是什么考验?

    鬼考验。

    木已成狗。

    我不去当也要当了。

    去食堂吃饭的时候,没吃下什么,忧心忡忡。

    下午直接去召集开会。

    都是老部下了,都是熟悉的人了,对手的,心腹的,还有跟了程澄澄的。

    看了看汪蓉,汪蓉笑眯眯的把工作报告给我看。

    这些东西,形式上的,没什么好看的,我随便翻翻,给回了她:“工作做得很好,保持就好。”

    会议开的索然无味,大家心怀鬼胎,我们的人高兴,那些监狱长的死忠愁眉苦脸,她们不爽我上去,她们的好日子到头了,可是她们又没有办法。

    而程澄澄的那些人没几个,但我真不知道她们怎么想的。

    大好的前途和人生,却去跟魔教混,为什么?

    开了一会儿会,散会了。

    散会了之后,汪蓉留下来。

    汪蓉看着我。

    目前我们的最大的问题,还是程澄澄她们。

    虽然官复原职,但我是实在高兴不起来。

    我明知故问汪蓉留下来是为了什么事。

    汪蓉深呼吸,然后问我道:“张总,程澄澄那边,是不是该表示一点行动了。”

    我说道:“行动?你觉得该表示什么行动好。”

    汪蓉说道:“我,不知道。”

    她的确不知道该怎么做,她就算知道她也不敢轻易说,怕行动失败了她背黑锅。

    这么个人,也就这样子了。

    老老实实,脚踏实地,一步一步,不做出头鸟,也不敢做,也没能力做。

    汪蓉说道:“可是我们不处理,不去解决也不行,你觉得怎么做才好。”

    我说道:“我先找她们谈谈再说吧。”

    汪蓉点点头。

    汪蓉退下去了。

    我安排了我的自己人,也是官复原职,包括小凌,文姐这些人。

    她们都是我的左膀右臂。

    让她们帮我做事,我就很放心了,也不需要去亲自监督什么,她们都去做就可以了。

    让人去提了程澄澄来见。

    没想到,她拒绝来见。

    岂有此理,我好好让人去找她来谈谈,她却不来。

    我直接要派人过去拿人,可是,一旦派人过去,她们肯定以为我要动手的节奏,她们肯定会组织人马,对抗我们。

    好吧,为了不起冲突,我只能自己动身去找了她。

    过去找了程澄澄。

    没想到,在监室楼那边,她们直接找人堵了我,而且还是狱警问我干嘛来的。

    是狱警堵的我。

    我看着这几个狱警,真他娘的被洗脑了不怕死的货。

    我说道:“我是新任总监区长,我要找程澄澄。”

    她们还不知道我新上任吗?

    她们说道:“是吗。”

    不相信。

    结果她们非常认真,核查了之后,才放了我进去。

    我对身旁的小凌说道:“这几个好嚣张。”

    小凌说道:“赶走就是。”

    我说道:“再说吧。”

    到了程澄澄的监室门口,我让程澄澄出来。

    结果,她们几个监室的人都涌到了监室的门口栏杆处,问我找她干什么。

    那么嚣张。

    我怒道:“找她干什么还要跟你们打报告?”

    她们居然还跟我对骂起来,真的是不想干了。

    程澄澄的人,狂到如此程度。

    我站在监室门口,看着这帮人,如果是之前,我肯定让我们的狱警上去就打。

    但是,现在是不行的,一旦我让人扑上去,她们肯定咬着我们打,这帮已经被洗脑的不是人了,是疯子。

    程澄澄躺在最里面的那张床,也不起来。

    我怒道:“程澄澄,调子很高啊,摆架子了是吧,有几个人了就牛了啊!”

    程澄澄这时候,坐了起来,看了看我。

    走了过来。

    女魔头。

    漂亮的女魔头。

    走到了我面前之后,所有的人都静了下来。

    她说道:“什么事。”

    我说道:“找你谈谈。”

    她说道:“没空。”

    我没想到她居然当着面还拒绝我,和我谈还拒绝我。

    我冷笑一声,说道:“有她们给你做教众,了不起了?收了一帮人,了不起了?”

    程澄澄说道:“你要帮着监狱长来收拾我吗。”

    我说道:“不是。是我是总监区长,明白吗。”

    程澄澄说道:“那就是帮着监狱长来对付我。那有什么好谈的。”

    原来,她认为我是帮着监狱长来对付她的,所以她选择和我对抗。

    不过我的确就是来对付她的。

    我说道:“我不是帮着她,你明白吗。”

    她说道:“监狱长现在突然让你去当总监区长,什么目的?难道我不知道。”

    她很聪明,猜的很对,监狱长就是让我上去了要灭掉她。

    我说道:“对,你说的没错,她的确就是要我上来对付你。可我像那种人吗?我要对付你吗。”

    程澄澄说道:“你敢说你不会对付我?”

    我说道:“我告诉你,如果你伤害到我这边的利益,我肯定会对付你,但我不会无缘无故的对付你。”

    程澄澄冷冷说道:“迟早也会伤害到,迟早。不如早点下手。”

    我说道:“我没那个意思。”

    程澄澄说道:“你不把我给除了,你这个总监区长也当不了,可是你除了我,你马上会被她过河拆桥。鸟尽弓藏,兔死狗烹。你是一只猎狗,利用的猎狗。”

    我说道:“我知道。”

    程澄澄说道:“那你还要对付我吗?为什么不和我联合起来对付她。”

    我说道:“请移步说话好吧,这里不方便。”

    程澄澄看了看四周,然后点了点头、。

    她肯出来去办公室和我详谈了。

    去了我的办公室。

    我给她端水倒茶。

    程澄澄喝着茶。

    我说道:“我当然是乐意和你们联合起来对付监狱长的,你也知道我和她是不共戴天,有她没我。她把我扶上来的确是没有办法,因为没人镇住你们了,她又担心出事,而且,她更是想着把我给除掉。如果我当了总监区长,你们闹事,出事了,需要人去背黑锅,那我去背黑锅。她认为,我们两帮人,要么我灭掉你们,要么你灭掉我们,然后她再出来收拾残局,谁胜谁负,她都有好处。她就是最终的那个胜利者。”

    程澄澄说道:“我以为你是要帮着她来除掉我。”

    我说道:“当然,开始的时候,她的确是这么要我这么做的,她嘴上是不说的,但她心里就是这么想的。”

    程澄澄说道:“那你想怎么样。”

    我说道:“你说的,最好我们合作。对付她,你可有什么好办法。”

    我心里觉得,最好,就是让她们继续对付监狱长。

    因为监狱长现在没办法才让我上来的,想让我平息战乱。

    可我不能除掉这个敌人,我要留着她们,不然她们完蛋了,我肯定又被监狱长搞下去。

    可我又担心程澄澄她们会对付我。

    如果她对付我,闹起来,那我唯一的途径,就是只能解决她们了。

    程澄澄说道:“监区里打我们的那些女狱警,是不是都是她的人。”

    我点了点头,说道:“是的,都是。我的人没那么无聊,我的人也不会这么去搞你们要钱。”

    程澄澄说道:“那就先灭了那帮人。”

    我问道:“怎么灭。”

    我倒是乐意看到监狱长的死忠们被灭了,然后这监区就彻底干净了。

    每次小凌让我清除这帮摇摆的两面派,我总是说慈悲为怀,让她们投降,缴枪不杀,但是她们现在是多次投降了,已经习惯了,没有任何的惩罚,投降背叛没有任何的本钱,想投降就投降,想背叛就背叛。

    我这回可饶不了这帮人了。

    因为她们已经背叛很多次了,我要一个一个的查清楚,那些背叛的,我要一个一个的找理由,找机会除掉,即使不能赶出监区,不能赶出监狱,最起码不能让她们在重要的岗位干着,越是在重要的岗位干着,对我的威胁就越大,破坏力也是越大。

    程澄澄说道:“我这边,该怎么打怎么打,你那边,找理由除掉她们。”

    我说道:“你想着揍她们。”

    程澄澄说道:“这口气我们难以下咽。”

    我说道:“你们都打赢了几次了。”

    程澄澄说道:“她们先来惹我们,欺负我们,逼着我们要钱,不给就打人,她们输了还不服气,现在还想着继续来动我们。我们这么组成团,也没有办法,很多女囚其实很穷没钱,就算有钱,也不能白白喂了狗!知道我们为什么突然间壮大起来吗?因为跟着我们混,我们罩着,她们狱警逼我们要不了钱。而跟着路唯,她们照样逼着路唯她们拿钱出来。”

    我说道:“原来是这样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