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200章 更加阴险毒辣的计划
    让他们把阿望带了过来。

    红菊一看,马上死死的拉着了阿望,她以为我们要弄死阿望。

    我让他们一起都过来。

    阿望和红菊过来了我面前的。

    可是,他们的眼中却没有害怕。

    甚至,红菊先站出来了,说道:“杀了我吧,你放了他。”

    两人又要吵起来。

    我说道:“他背叛了我们,他该死,跟你没关系,你走吧。”

    我是对红菊说的。

    红菊拉着了阿望,说道:“他是为了我才这么做,你要杀杀我。”

    她很坚定,很坚决。

    我说道:“好吧,动手。”

    我让手下上去动手。

    我在试探阿望,测阿望。

    结果,我们的手下刚上去,阿望马上摆出了要拼命的架势,红菊赶紧推着他让他走。

    他不走,要跟我们玩命了。

    我说道:“挺好的。”

    他们不知道我说的挺好的,是什么意思。

    我对阿望说道:“其实你在做这个事的时候,就知道要担负怎样的后果了,不是吗。”

    阿望说道:“我知道。我没脸面对你们,面对阿楠,面对你张总,面对公司。我会自杀!”

    他咬着牙说的。

    接着说道:“只求你们在我死了,不要伤到红菊。”

    我说:“放心,我们不会伤到她。”

    阿望说道:“谢谢张总。”

    说着,他给我下跪磕头,给阿楠下跪磕头:“兄弟的大恩大德,只有来世再报了。”

    阿楠一下子哭出来,也对着阿望跪下去,可是想说什么,却不知道说什么,泣不成声了。

    阿望重重叹气,说道:“兄弟,再见。”

    接着,他走到了红菊的身旁,说道:“红菊姐,我最后的一个愿望,你可以叫我一声亲爱的吗。”

    红菊也哭了出来,然后,叫了他亲爱的。

    阿望控制不住自己,抱住了红菊,说道:“如果没有你,我早就死了,为你做的一切,我觉得值得。”

    红菊突然说道:“如果琅琅不行了,我会追随你去,我们一家三口,埋在一起!”

    我看了看陈逊,说道:“给他们二十万,让他们走吧。”

    陈逊说道:“这?要这么做吗。”

    我说道:“你不愿意。”

    陈逊说道:“不是。但是这样做,是违反了我们的规则。”

    我说道:“规则什么的,都靠边吧,假设珍珠姐在这里,她可能会给更多钱。”

    陈逊笑笑,说道:“我估计她会给八十万。”

    我说道:“没办法,她有钱,我们没钱。去吧,就这样子吧,叫他们赶紧走,我担心一会儿有人不同意,上来说什么,我们会改变了主意,包括你,也会改变了主意。让他们拿了钱,马上走,今晚就走,走的远远的。不要再让我们的人遇到他们,更不要让四联帮的人遇到,否则谁都救不了他们。”

    陈逊说好。

    接着,我让司机开车出去外面等。

    我不想看他来跪着谢谢我。

    司机开车到了外面岔路口,我抽着烟。

    大概十分钟之后这样,陈逊他们出来了,陈逊下车后,过来上了我们这边的车子,跟我说已经搞定了,阿望和红菊那两个人一把鼻涕一把泪感谢我的大恩大德,他们没要我给的二十万。

    我说道:“哦。”

    是挺有骨气的。

    陈逊说道:“已经送回去了。”

    我说道:“那就好,记住,让手下人把他们赶紧送走,不要留在这里了。他已经被逐出了集团,不是我们的人了。”

    陈逊说道:“是不是担心四联帮的会找上他们。”

    我说道:“多半会。”

    陈逊说道:“我会吩咐手下的。”

    我点了点头:“走吧,回去了。”

    上车了。

    回去路上。

    我说我要去见见龙王。

    因为媛媛那边也没有什么消息,担心龙王真的等不住。

    见了龙王,他在忙着工作,很晚了才加班结束。

    我是在他们办公的酒店的楼下等他下来的。

    见到他后,我说去吃个宵夜。

    龙王说道:“走吧。”

    去的是大排档。

    以前我们经常去他那边的大排档,但是现在,那个大排档已经不复存在。

    坐下后,两人都感慨时光飞逝。

    龙王说道:“很想念以前的日子啊。”

    我说道:“想念以前的日子,经常回忆从前的人,是因为现在过得不快乐。”

    龙王笑笑,说道:“自从有了媛媛后,心里很高兴,日子很快乐,但是好像头顶上有一块大石头随时压下来一样。因为太爱她,担心自己保护不了她,反而让自己感到不快乐,压力太大。”

    我说道:“想太多其实也没有什么用,龙王哥,你说是吧。该发生的,有些命中注定的东西,是要发生的。只能说没有好好看好守着她了。”

    龙王说道:“你说的,人一辈子那么长,哪能时时刻刻都好好的看着。”

    我说道:“下次还是要好好看着的。”

    龙王说道:“你是担心我忍不住跑去救媛媛吧。让那么多人盯着我。”

    我说道:“哈哈,龙王哥,我这可不是说我要监视你的意思,其实我也是担心你的。”

    龙王说道:“我能理解。你放心吧,前两天我的确心里这么想的,可我现在不这么想了。去了也没用,我救不回她,你做的很对。”

    我说道:“我也不知道做得对不对,后果是怎样,到底能不能救出媛媛。可是这是没办法中的最好的办法了。”

    龙王说道:“放心去做,我会听你的安排。”

    我说道:“现在霸王龙压着他们的手下五大金刚,就是在拖延时间,想要通过其他的办法来劫走人质,策反我们手下的人去做这个事。但可以说这招是不可能成功的。然后,我们准备主要按捺得住,是你这里。等吧,看谁先守不住。”

    龙王说道:“放心,我会守得住自己。”

    我看龙王已经平静了下来了,没有前两天的那么激动,我也就放心了。

    我说道:“好。还有个话,就是之前和你说的,我知道你心里一直想要退出,归隐,但这个事,基本不可能的了。”

    龙王说道:“我想通了这一点了,我不可能退隐得了了。”

    我说道:“我认为我也是这样子,无法退隐了。这算不算是一个悲剧。”

    龙王叹气,说道:“只要有人,就有恩怨,有恩怨就有江湖,人就是江湖,你怎么退出?”

    我笑笑,苦笑。

    这是一条没有回头的路。

    监狱长召见了我。

    很神奇,她很久没找我了。

    而这一次,是特地到了我们新监区见我的。

    我不知道她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看见了她之后,她还对我笑眯眯的,如沐春风的温暖。

    难得,难得。

    肯定没好事。

    监狱长微笑道:“小张来了。”

    我说道:“是啊。监狱长您找我什么事呢。”

    监狱长说道:“吃饭了吗。”

    她没有回答我的问题,没有直接说找我什么事,却问我吃饭了吗。

    这肯定有问题了,没有问题不会这么个态度。

    没好事。

    我说道:“没吃呢,你这边找我,我就先过来了,等和你聊了之后,我再去吃饭。”

    监狱长说道:“哦,那我们赶紧说完,不耽误你去吃饭哈。”

    我说道:“没事没事,监狱长您说。”

    心里再讨厌,表面的友好态度是需要的嘛。

    监狱长说道:“你们监区这里,最近可是闹腾的很啊。”

    什么叫我们监区,那是大家的监区,是你监狱长的监区,不是我的监区,我只是监区里一个迷途于红尘的小保安。

    我说道:“不知道监狱长您的意思。”

    监狱长说道:“你们监区,这个月来,打了几次群架了?伤了多少人了。”

    我心想关我什么事。

    监狱长说道:“这样子不行啊。”

    她自己也意识到了这么说话是不太正确的,继而说道:“汪蓉管不好新监区啊。”

    什么意思,汪蓉管不好,难道让我上去管?

    这时候,是监区里最棘手的时候,程澄澄她们发展了起来,然后闹事,打得女囚和狱警望风而逃,一大群人因此进了医院,尽管现在这些事还能压着,但是如果死了人,就压不住了。

    难不成,你监狱长看到这边情况不对劲,就让我上去解决程澄澄这些人?

    如意算盘打得太他妈好了嘛。

    果然,监狱长说道:“之前你管监区,都没出什么事,这换了个人,怎么就不行了嘛。”

    我呵呵一声,说道:“监狱长,毕竟您还没有任命新的总监区长嘛,所以没人怎么管得住。而汪蓉汪教导上来管也没多长时间,有些权利她没有,她并不算是个总监区长,所以被掣肘了,如果让她上去真正当了总监区长,我想,她会胜任的。”

    我可不想这时候去灭火,搞得我自己都被烧死了。

    可是,我又想到了路唯和我说的,一旦程澄澄她们发展起来了,吞并了路唯她们,到时候对付起我们狱警,那我们狱警最主要是我的手下们,她们何去何从?

    肯定打得血流成河。

    路唯的意思就是为了避免这样的事情发生,赶紧让我现在抓着她们还在发展中的时机灭了她们,否则,到时候就付出的代价太大了。

    可是这时候去灭程澄澄,对付程澄澄,也已经不好对付了。

    监狱长此举,意在让我去帮忙灭火,到时候出事的话,我来背黑锅,高招啊。

    我就像尿壶,需要的时候拉着去了,不需要的时候一脚踢飞了。

    我自己也有些心里的选择的摇晃,如果我不当,后果可能很严重,对我们的人来说,是个大挑战,将来。

    灭是肯定灭得了程澄澄她们的,但是到时候付出太大的代价,而且我也想着上去当这个总监区长。

    可如果上去之后,一旦出什么事了,有人伤有人死的,这黑锅我背定了。

    我真的是难以抉择啊。

    监狱长说道:“小张啊,你在新监区也那么久了,你在新监区当总监区长也有了不少经验了,谁能当,谁不能当,你比我还明白。”

    我说道:“监狱长高抬我了,我没有那么个本事。”

    监狱长说道:“现在看来,最适合管这个监区的,最适合当总监区的,是你啊。”

    我急忙说道:“监狱长,我不行的,你看我之前管的,也没管得怎么好。”

    我马上推脱。

    真正让我上去当,我反倒是怕了。

    谁知道上去了之后,就算程澄澄不对付我,这帮人会不会搞陷阱陷害我,对付我呢。

    可目前看来,监狱长最害怕的还是程澄澄她们搞事,她的意思就是让我上去先干掉程澄澄,接着再继续干掉我。

    一箭双雕。

    我之前是想着挑拨起她们之间的争斗,让程澄澄发展壮大,对抗监狱长,没想到监狱长现在玩了这么一把,比我的计划更加的阴险和毒辣。

    直接让我自己和程澄澄面对面开干了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