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199章 制度不能违反
    车子开到了xx区那边。

    这原本是一个县,后来并为了一个区,方便市的管辖。

    到了一个步行街的街口,挺繁华的一个地方。

    阿楠说到了。

    车子都停在了路边的停车线。

    我们看着这人来人往的步行街街口,心想,你阿楠不是耍我们吧,到了?

    那人呢,在步行街逛街吗。

    阿楠指了指步行街街口的一家火锅店的楼上,说道:“上面。”

    在火锅店上面?

    我们跟着阿楠上去了。

    阿楠对我们说让我们派人把手几个下面的出口,他带人上去抓了阿望。

    我同意了,陈逊拨给了他二十个人,然后其余的人在下面路口守着。

    没到十分钟,只见阿楠打了电话下来,说人抓到了,把阿望打晕了。

    我们让他带人下来。

    不一会儿,他们就背着了打晕了的阿望下来,扔到了那商务车上面。

    紧接着,我让他们一起上了车,赶紧的走人。

    可是,在我们开车出停车位之后,一个女人突然的从火锅店楼梯门口跑出来,拦住了我们的车队。

    我皱起眉头,说道:“搞什么鬼。什么人。”

    阿楠说道:“这个就是阿望喜欢的那个女人。”

    我说道:“赶紧解决。”

    阿楠说是,马上带人下去,直接捂着了那女人的嘴,制服了这个女人,因为步行街很多人,这是街口的道路,很多人会看着,我们两辆车故意的开过去,挡着了人们的视线。

    制服了那女人之后,他们把女人也拉上了商务车里。

    接着迅速离开。

    到了郊外的那个我们熟悉的点,那个废弃的农场那边。

    到了那里之后,他们把阿望和那个女人放下来了。

    阿楠过来请示我怎么做。

    我看着阿望,这家伙虽然和我没什么感情,但是好歹也跟了我一段时间,和阿楠来保护了我一段时间,可是我怎么也没想到,他居然会叛变了。

    突然,原本被放下来的软绵绵的阿望,突然站起来,向这边跑过来。

    手下们赶紧的上去把他按住,又是制服了。

    他嚷着道:“让我见一见张总!”

    手下们没有让。

    我大声道:“让他过来吧!”

    手下压着阿望过来了。

    阿望过来后,扑通一声,跪在地上,直接说道:“对不起。”

    阿楠在旁边骂道:“对不起有用吗?你在这里好吃的好喝的,到手的钱那么多,谁给你的,你到了后面你还反叛,这种事都干得出来,你对得起谁?狗都会报恩,你猪狗不如!”

    阿楠自己心里也难受,自己最信任的朋友,兄弟,引荐给我了,结果没想到是这样的人。

    他自己气得骂得都语无伦次了。

    我说道:“阿楠,让阿望说话。”

    阿楠不骂了。

    阿望说道:“我是为了钱眼红了,不过我没有想过要害谁,他们让我对张总下手,我没有这么做。”

    阿楠忍不住了,马上开口道:“你都救了人出去了,那龙王哥的龙王嫂就救不回来了,什么叫做没有害人?这还不够害人的吗。”

    我说道:“阿楠,让他说吧。”

    阿望说道:“好,我一人做事一人当,不关任何人的事,张总,这不关阿楠的事,他对我都很好,希望你不要怪罪他。”

    我说道:“放心吧,我没怪过他。”

    阿望说道:“还有红菊,能不能放了她,跟她也没关系。”

    红菊,是追出来的那个女人,阿楠说是阿望的女人。

    我说道:“好。”

    阿望对后面那个女人喊道:“红菊!对不起了,我,帮不了你了,我先走,如果人真的死了能上天,我一定会保佑你,还有你的,琅琅。”

    说的什么呢?

    看来,阿望做了这事后,觉得悔恨,对不起我们,想要自尽了。

    琅琅是谁,你的琅琅,什么意思。

    我不明白。

    那个女人突然的跑了过来,然后扑通一声,也跪在了我的面前,说道:“老板,阿望做这些事,都是为了给我的儿子救命,为了凑钱给我儿子救命,你要怪,就怪我,你要杀就杀我!”

    这个女人,矮小,脸黑黑的,穿着的是火锅店服务员的工作服,其貌不扬,看起来应该比阿望年纪大几岁,阿望喜欢她?她还有儿子呢。

    阿望和她吵了起来,阿望嚷着他会解决,让她赶紧走。

    我搞不明白了。

    我让阿楠上车来,然后让这两人先退那边去,我问阿楠怎么回事。

    阿楠告诉我,阿望从小是孤儿,父亲因病早逝,母亲就改嫁走了,阿望在村子里吃百家饭,而且本身一身病,就像个流浪儿一样。而这个女人,叫红菊,是阿望的邻居,她家里条件也不怎么样,但是每次吃饭,她都会不管父母的辱骂,端着一点饭菜去给阿望,而这时候,她的父母嚷嚷说家里养了个女菩萨,女菩萨每天拿饭去喂狗。

    狗就是指的阿望。

    在看不到任何的投资回报面前,人都不愿意做投资。

    尤其是阿望这种没娘没爹不知道哪天死在路边的人,红菊的吝啬鬼父母不允许红菊拿着家里的饭菜去给阿望,本来就够穷了,却还让红菊这么做,不行。

    但是红菊不管那么多,她经常给饭菜就算了,还经常带着阿望玩,偶尔还会拿着零食分阿望。

    这个大阿望五岁的大姐姐,成了阿望心中的好姐姐。

    随着上面的补助越来越好,阿望成长起来了,去读了书,慢慢的长大。

    可他心中永远忘不了红菊这个大姐姐。

    因为他从红菊身上感受到了母爱,还有,在他小小年纪的心灵就萌芽的另外一种爱:情爱。

    他爱上了红菊,暗暗发誓将来要娶红菊。

    因为成绩不好,阿望早早就踏入了社会,没什么学历,没有背景,去的是工地干活。

    后来为了钱,阴差阳错的,凭着健壮的体格,进入了我们的公司中。

    接着,就是跟着阿楠了。

    不过阿楠说在工地他的工资就达到了七八千。

    因为他在工地干的都是按计件算的体力活,搬砖,扛水泥,做越多,赚越多。

    他起早贪黑,每天挣这辛苦钱。

    为什么来跟了我们,原因很简单,就是为了钱。

    红菊家庭条件本来也不好,早早也没能读书出社会去工作了,在二十岁的时候,进厂打工认识了自己的主管,很快,被这个主管迷倒了,然后跟了这个主管,之后就是结婚生子,三年后才发现,人家在老家是有家庭的,红菊和他闹离婚,这时候,主管却在厂里出事,被卷进去了机器里,红菊没有含糊,拿出全身的家当,救这个男人,这个自己的丈夫,但是人却没有救回来,死了。

    接着,这个可怜的女人,跟工厂索赔,工厂有权有势有背景,工厂赔了五万块钱,但这五万块钱,红菊自己一分没要,给了主管的原配老婆,接着她被工厂找了个借口赶出工厂,就到了外面的几家火锅店,干起了洗碗工,洗碗工虽然不起眼,但是她一天做三份洗碗工的工作,每个月的收入倒也可观。

    这么拼命挣钱,也是有原因,因为之前不懂,没有做婚前检查,孕时也没有做产检,儿子生下来就带有一种罕见的病,还是长到了三岁后才发现的,只能靠吃药维持生命,到了长大一些,才能做手术,但是光吃药就要花一个月三四万块钱,所以她很努力很拼命,为了儿子。

    阿望因为红菊家人的阻挠,很多年也没联系上红菊,当联系上了之后,红菊已经是这样子的了。

    阿望向红菊表达了自己心里的爱,红菊的之前他不管,红菊的儿子他帮忙养。

    红菊表示自己对阿望只是像个弟弟一样的感情,拒绝了阿望,但是阿望坚持找红菊,帮红菊,在儿子的生命面前,红菊只能向命运低头了。

    很感人。

    两人都很有情有义。

    可是现在,他阿望做的是破坏我们公司的事,叛变了,还想劫走人质去邀功。

    那边给他开价八十万,做掉我,他没有干。

    我想,我这命还算之前,八十万呢。

    那边给他开价一百万,让他救出人质,他自己纠结了很久,最终还是选择了这么做。

    因为红菊的儿子。

    他做这个事,红菊是不知道的。

    失败了之后,他去找了红菊,原本想要等红菊下班后在跟红菊说清楚,然后为了不连累红菊,他马上来找我们,由我们处置。

    红菊恰好看到了他被背走的那一幕,就追了下来,拦着了我们。

    这样子的话,怎么处理?

    我问阿楠,阿楠咬咬牙,说道:“斩手斩脚!”

    我看着陈逊。

    陈逊说是这样子的。

    规章制度,是这样子的。

    我对阿楠说道:“你没看错,你这个兄弟,有情有义,不过啊,有点分不清对错。”

    阿楠说道:“傻兄弟。衣食父母,张总,公司给我们钱,公司就是父母,那女人那边的孩子,算是什么呢?为了这个甘愿背叛父母!这怎么行。”

    我说道:“我们不是他,没有了他这个经历,他可能活下来,都是因为这个女人给他的希望,帮的他。如果小时不这样,或许他早就暴尸荒野了。”

    陈逊问我道:“那现在怎么办?总不能不解决吧。公司里缺钱的同事很多,如果每个人,都为了钱这么干,那还得了?”

    我说道:“你的意思说公司制度不能违反了。”

    陈逊说道:“对。”

    我说道:“公司的法度,也是建立在人之上。如果我们斩了他手脚,抛弃了他,确实做对了,就该这么做,但是他即使能活下来,也成了废人了。”

    陈逊说道:“背叛,是要付出代价的。做错事了,就该担负责任!”

    我说道:“算了。”

    看我说算了,是不想追究的意思,陈逊问道:“你想怎么处理。”

    我说道:“阿楠,你觉得该怎么处理。”

    阿楠叹气道:“公司制度怎么样,就是怎么样。”

    我点了点头,说道:“你们说的都对。站在公司的角度来看,是没错的,可你们心里真的这么想吗。”

    阿楠说道:“我不想这样,我不想他被砍手砍脚,不想他残废了。可逊哥说的是,做错了,就要担负责任,背叛是要付出代价。不然那么多公司同事,大家以后都这么做,那怎么办。”

    我说道:“陈逊你说呢。”

    陈逊说道:“人是可怜的,但这不能成为犯法的借口和理由。如果他去犯法呢?为了救一个孩子,去抢劫杀人,法律会法外开恩吗?”

    我说道:“嗯,对。对。”

    我确实动了恻隐之心了。

    陈逊说道:“你又开始善良了,那没用的。”

    我说道:“对,对,是没用。我在想啊,如果是珍珠姐在,她会怎么解决呢?”

    陈逊愣了一下,然后说道:“很可能,会放了他。”

    我说道:“是吗。”

    陈逊说道:“珍珠姐很佩服这样的人,真正的为爱做到了矢志不渝。”

    说完,陈逊看着我。

    我低声说道:“我的确,也很佩服这样的人。”

    陈逊说道:“那你说怎么办就怎么办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