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197章 迅速膨胀发展
    看着地上那么多伤员,我马上让人把这些伤员拉出来带走,送去医务室,严重的送去医院。

    而那一头,那一个角落。

    程澄澄的人被挤压到了一个角落里。

    因为防暴队太能打了。

    还有加上狱警们,人数比程澄澄的人多太多。

    可是,虽然程澄澄她们缩到了角落,我却没有看到她们想要放弃的样子。

    甚至,她们眼中毫无畏惧,有种要决一死战的勇气。

    而那些先翘起事端的那帮狱警,此时,却站在了防暴队的身后。

    她们想什么我知道,她们是打算让防暴队的先上,然后她们跟后面扑上去干掉程澄澄她们,往死里打。

    这帮欺软怕硬的家伙们。

    我深知这时候要是打起来,程澄澄她们是肯定会失败的,但是防暴队也会付出不小代价。

    为此,我过去拉了朱华华,在她耳边说了几句。

    她就知道了。

    她不先带人扑上去。

    接着我去找汪蓉,让汪蓉赶紧带她们的人撤了,否则继续往角落里压迫,女囚们反弹,那又是新的一轮战斗。

    刚才没死人,下一轮战斗就不知道会不会有人死了。

    汪蓉赶紧去叫手下们撤退了,不要打了。

    但是她的这些手下们,很多都是监狱长的死忠,她们不乐意退,说这时候退什么退,要打!

    要报仇。

    为姐妹们报仇什么的。

    开玩笑,你们打架就打吧,为了你们的私仇,打死我都不管,可问题是现在我们在监狱的压力之下,不得不帮着这帮人对程澄澄她们下手,不得不卷入战斗。

    我只想早点离开。

    她们手下说不愿意撤退。

    我说好,那我们自己撤了。

    她们马上炸开了锅,说我们贪生怕死,拿监狱的制度压我们。

    这时候,朱华华走了过来,说女囚们已经没有闹事,她们也要走了。

    这帮人马上枪口转向朱华华的防暴队,说你们怎么能说走就真的走,女囚还搞不定呢,她们还成团在那边,现在不闹,不代表一会儿不闹什么的。

    朱华华说道:“我看她们是不会闹的了。”

    这帮人怎么可能听得进去,说话间,马上就拦着朱华华她们。

    情势一秒钟突变,防暴队和她们狱警对峙了起来。

    那边角落,是一头雾水的程澄澄的那些人们。

    朱华华恼火了,防暴队发火了,后果可能很严重。

    朱华华直接问你们想怎样。

    我觉得这帮人的胆子真他妈不是一般大,连防暴队都敢拦着,无法无天了。

    拦着吧,继续撑着,真正把朱华华她们防暴队的怒火挑起来,你们就他妈知道什么叫错了。

    只是,在防暴队举起了警棍之后,这帮人怂了,她们站到了旁边去。

    朱华华带队离开。

    我马上也离开,我自己跟着走的,那既然这样子,防暴队的都走了,我也走了,那谁能怪得了我,反正事情算是解决了,现在程澄澄目前是应该不会先冲过来打人,如果还闹起来,那肯定是这帮死忠又去挑事。

    我一走,我们的人马上知道该怎么做,她们跟着我走了。

    就凭着那群死忠,带着的就算百多号人,真的,干不过程澄澄的,甚至可以说,撑不到五分钟,马上兵败如山。

    不是我贬低她们,而是刚才她们已经打输了,如果不是我们增援,还有朱华华防暴队及时赶到,她们早就被全军覆灭了。

    还嘚瑟什么呢。

    我们都撤离了之后,我就在外面偷偷看着里面的情况。

    只见程澄澄那些人还是保持随时战斗的状态,而监狱长死忠们,在我们离开了之后,自知以她们的能力干不过程澄澄她们,只好也撤离了,汪蓉这时候,带着人上去,告诉女囚们各自回去各自监室。

    我则是回到了自己岗位上。

    没几分钟,汪蓉出来找了我,拉着我到旁边说话。

    汪蓉说道:“小张,刚才的情况你也看到了。监狱长知道了,一定会责骂我。”

    我说道:“教导员,这没办法,这些历史遗留下来的问题,历史的几个猛人都无法解决,你没有能解决,我们都能理解。”

    汪蓉说道:“可是监狱长不能理解。”

    我说道:“你在担心什么,担心她会把你撤了?”

    汪蓉说道:“是啊。这些事,总要有人担责。”

    我说道:“这些事如果不搞出去外面让人知道,那就不会有人担责,不需要对谁负责,只怕是闹出很大的伤亡事故,外面问起来,才要人去担责,放心吧。”

    汪蓉说道:“但监狱长可能不会饶了我。前几天才警告了我,这几天就出事了。”

    我说道:“你怕什么。这些事是你让他们发生的吗。不是。是她自己的那些死党们,自己心怀怨恨,去和程澄澄她们开打了,那怪谁?只能怪她们自己啊。如果她们不去挑事,不去打架,那哪里会有这样的事情发生,你说是吗。”

    汪蓉点头。

    我说道:“到时候你就和监狱长如实交代,就说这些事是这些人自己去闹的,这帮人反正也不听你的话,你就说让她帮你跟这帮人说让她们听话不去闹,否则就让监狱长给你生杀大权。”

    汪蓉问我道:“什么生杀大权。”

    我说道:“就是哪个不听话,你有把哪个给整了的权利,直接下放,降职,处分,看她们还敢不听话?就是因为你没有能动到她们的权利,所以她们才会这样对你,懂吗。”

    汪蓉说道:“如果她不给呢。”

    我说道:“如果她不给,你就说你没有本事管好新监区,往下还是会出事,因为这帮狱警去打人反而又被打败,她们不会善罢甘休,还会继续闹事,到时候出事了,可不要找你扛责。”

    汪蓉苦着脸,叹气说道:“那她可能真会撤了我。”

    我说道:“不会,因为有我在。她换谁来,我都对付谁,她不敢撤了你,换了别人来,搞不下去。”

    汪蓉说道:“希望是这样子吧。”

    我说道:“你就放心的去和监狱长直接说这些吧。我也希望你能管好新监区,不要让那些监狱长的人继续闹事了,你知道她们多嚣张,她们连我们都惹,说真的,我让我们的人暂时避让忍着,假如我们不忍,和她们开干,我不相信她们打得过我们。”

    汪蓉不理这什么,她说道:“你刚才看到吗,程澄澄那些人一下子变得好多,而且还有不少狱警。”

    我说道:“我知道啊。”

    汪蓉说道:“我是担心她们越来越壮大!”

    我刚才也看到了,程澄澄她们一下子就变得很多人,上次打架,还没那么多人呢。

    这怎么一夜间,好多狱警和女囚都选择去帮她们了。

    难道是洗脑成功了,发展如此之迅速?

    这真是让人可怕。

    假如她们再发展下去,那在监区里头,已经是无敌的存在,就怕有一天她们发了什么疯,直接对着狱警和女囚们动手,那真的是要出大事。

    记得前几天和程澄澄聊的时候,她说的过几天你就知道了,难道这就是过几天你就知道了?

    汪蓉说道:“我现在就是叫人接近她,拉她去禁闭室,都不太可能了。她那些人都护着她,用命护着!还有很多狱警去帮忙开门,让其他女囚出来帮忙打架。女囚咱就不管了,你说这些女狱警都怎么了。”

    我说道:“被洗脑了。”

    汪蓉说道:“不行,这么发展下去,是不行的。”

    我说道:“那能怎么办。”

    汪蓉说道:“你看有没有什么好办法吗。”

    我说道:“没有哦。”

    汪蓉偷偷塞个信封进我的口袋中,说道:“谢谢你刚才的出手相助,还希望你指一条明路给我。”

    我推辞,推不掉。

    其实也没怎么想推掉。

    收了人钱,就要帮人做事。

    不过刚才已经帮了。

    现在她让我指一条明路给她,说实在话,挺难的。

    因为她手下只有一部分人听她的,更多的监狱长的死忠手下不会听她的,她们老是喜欢去闹事,去挑衅程澄澄。

    刚才该说的我也和她说了,让她叫监狱长自己出来处理这些狱警。

    不过,最为麻烦的莫过于程澄澄她们了,没想到,一转眼间,她们就发展到了这个程度了,发展速度之快,让人咂舌啊。

    如果不是防暴队的来,她们压根都不怕,一点都不惧怕我们,战斗力是杠杠的。

    汪蓉问我该怎么办,我其实也不知道该怎么办。

    我说道:“其实如果真的要遏制她们,就如上次一样,把她们关了起来。”

    汪蓉说道:“现在我们连人都要不了,一旦进去,她们马上和我们对峙起来,打起来。”

    我说道:“拉防暴队的进去抓她们。”

    汪蓉说道:“总不能她们几百人都关了禁闭室吧,即使关了那些头目们,她们还有外面的很多人还闹。”

    我说道:“只要那些头目被整服了,再不听话,整死了,你看那些人还有几个能折腾。上次关了几十个,我看这次关一百人,她们怎么闹。不过啊,这一次闹架,是你的手下们先去挑衅的,不怪人家联合起来对付你们。”

    汪蓉说道:“可现在最大的问题,是她们还在膨胀着发展。小张你有没有想过,如果她们再发展下去,我们都很危险了,她们是什么人,难道你不知道吗!”

    我说道:“我当然知道。”

    汪蓉说道:“难道我们还能让她们这么继续膨胀发展吗?”

    我说道:“你有什么办法。”

    汪蓉无奈的摇头。

    我说的建议她又不敢去执行,担心阻力太大,但是又没有其他的办法。

    她很无奈。

    我其实也很奇怪,前些天程澄澄她们没那么多人的啊,怎么一夜间,突然发展起来那么多人呢?

    这件事,我要去查查才行。

    我说道:“我倒是还有另外一个建议。”

    我想把程澄澄她们和监狱长给挑拨起来,真正的挑拨起来,让监狱长和程澄澄她们直接面对面的对抗,这样子一来,才是真正的两虎相争,我才是真正的坐山观虎斗。

    我说道:“你去跟监狱长汇报,让她拿主意,这才行。你想想看,要是真的要抓人,你可是要拉着防暴队的,甚至还要带上武警,还有我们狱警,大队人马进去拉人,我是个守大门的狱警,我调不动,你是总监区长,但也只能调动自己本监区的狱警们啊,是吧。而且一旦出了什么事,到时候谁来担责?所以,你只能请示监狱长,该怎么做,由她来定。”

    汪蓉点着头,说道:“好好,我就去请示监狱长。”

    我说道:“不过她肯定会骂你,说这么点事都无法解决什么的。”

    汪蓉说道:“骂就骂吧,反正这么些年都忍过来了,谢谢你小张。”

    有意思,一个总监区长,遇到什么麻烦,都跑来和我请示怎么解决处理问题。

    可是啊,别说她,我自己都觉得很棘手,这怎么解决啊?程澄澄集团已经发展到如此的地步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