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191章 坐收渔翁之利
    新监区里。

    女囚们又打架了。

    这一次,是女囚和女囚打架。

    打架的双方,是路唯手下的人,和程澄澄手下的人,双方爆发了大规模战斗,上百人对上百人,路唯的人,完败。

    路唯的人的战斗力其实是不弱的,程澄澄的人战斗力不咋地,但为什么会输给程澄澄的人?

    因为程澄澄的人不要命,路唯的人打得后面她们自己都打得害怕,恐惧了,反而被打垮了。

    两帮人本身的怨恨就由来已久,程澄澄她们出来后,虽然天天关在监室,但偶尔也放放出来放风,就是这么一些空间,她们也能拉起更多的人跟随她们,一下子从几十个又发展到了上百人。

    这其中还有一个原因,那就是一部分狱警和队长本身就是教众,在给她们大力的发展教众。

    虽然她们发展教众的速度快,但明显的,那些很多程澄澄手下的女囚中,并不都是她们的教众,只不过,她们愿意跟随程澄澄,也是有原因的,程澄澄可不傻,也会利用人,她也会争取自己的支持者,一部分和路唯那些人不和的,要争取,一部分需要钱的,能用一点钱就换来的,也要争取,这样一来,她们的人数发展就很快了。

    而她们带头打架的人,都是疯子,不要命的疯子,这些女囚打架,也不过是玩玩而已,又有几个人真愿意冲上去玩命的呢?

    这样一来,路唯她们干不过程澄澄,就是正常的了,如果能干的过程澄澄,那才不正常,除非路唯的人也被洗脑了,跟程澄澄她们一样不要命了,那才真的干得过。

    不要命的人,真正的是做到的无所畏惧,在不怕死的人面前,做什么,都是徒劳无用的。

    想要打赢她们,只能做到比她们更加的不怕死。

    尽管路唯的人能打,也很强大,但是她们终究还是想要命的,大多数人基本是有期徒刑,蹲个几年十几年的,就能出去,即使有个无期徒刑,过些日子也能有期,然后好好改造,未来还能看得到,即使不能出去了,这辈子都在这里枯萎,但也没什么,毕竟活着还是很美好的,只要好好听话干活,除了没自由,每天吃的住的,都还挺过得去,没必要为了一个所谓的帮派之争送命。

    可人家程澄澄那帮就不一样的了,非我族类,其心必异,不是同族就算了,还敢攻击我们教主,这帮妖孽必杀之。

    路唯她们打架的目的是为了教训人,程澄澄她们打架的目的是为了灭人。

    可怕吧。

    两帮人马恩怨由来已久,当时我当总监区长的时候就无法按下去,汪蓉自然也无法按得下去,最要紧的还有下一个事,女囚相互斗殴这件事过了没几天,监狱长死忠又去和程澄澄她们开打了。

    原因是程澄澄她们实在太嚣张,不听话。

    汪蓉管辖的监狱长死忠的这帮人,本身在监区里就很牛,横行无忌,遇到路唯那些女囚,毕竟是女囚,她们是狱警,狱警怎么会把女囚放在眼里,高高在上,叫你拿点东西你就要拿给她们,送东西就要送,要你点头哈腰你就必须点头哈腰,路唯她们也不想这样,没办法,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尊严算什么,能值几个钱?好好的能混下去活下去才是硬道理。

    可监狱长死忠在程澄澄那边却讨不到便宜了,要程澄澄她们送钱,她们不送,要她们卑躬屈膝,那是不可能的,程澄澄她们只对程澄澄和神景仰,你们一群狱警算什么东西。关键是她们死都不怕,又怕你们什么狱警的给我们穿小鞋,过烂日子呢?

    于是,监狱长死忠这帮人,新仇旧恨一起清算,拿起警棍就去和程澄澄她们开打,教众的战斗力虽然不行,但是人是非常的不怕死的,女囚们和狱警开打,那是真的有意思了,而且有部分狱警还帮着女囚打,真的有意思到家了。

    最为有意思的是:监狱长的死忠们,输了。

    打输了。

    她们有备而来,装备精良,防弹衣头盔警棍盾牌护具一起上,结果被不起眼的羸弱女囚们加上几个狱警干掉了她们,真是耻辱啊。

    其实说真的,别说她们,就是我带着我的几百人上估计也是要输的。

    因为她们不怕死。

    战斗到最后一刻,最后一丝力气,都要用在敌人身上,因为她们有信仰,有神的指引,有共同的目标:灭掉异类。

    不知道该怎么形容了。

    一大帮人被送去了监狱医院,虽然没人挂掉,但是挂彩的人特别多,重伤的十几个,差点死掉的七八个,还有一大群轻伤。

    而这两件集体斗殴事件,就在一个星期内发生的事。

    监狱医院一时间人满为患,而大部分受伤的,竟然是狱警们,因为有神的指引,程澄澄的人竟然如此强悍。

    刚开始的第一次斗殴事件,还能压下去,因为受伤的人不多,路唯她们打不过程澄澄她们,就逃了,没造成什么伤害事件。

    可是第二次,因为双方干得太狠,进去了实在太多,监狱长脸上挂不住了,加上特别怕这些事被捅出去外面去,万一有人死了,那还得了,她这监狱长还怎么干下去。

    她马上叫汪蓉去了,狠狠的把汪蓉骂了一顿,说我看上了你,让你好好的管新监区,你怎么搞得一塌糊涂之类的这些话。

    汪蓉也很无奈啊,本身这些东西,就是历史遗留下来的问题,历史的猛人们都无法解决,到了她这里,更是无法解决,监狱长说你再搞不定,再出事,你就不要干了,这黑锅你背定了。

    没办法

    ,汪蓉来找了我。

    又是请吃饭又是送礼的,还是那老套路,我不收礼,她还不罢休了,我说即使我收礼了,也不一定能帮你搞定这些人。

    汪蓉说只要你能去帮帮我说说程澄澄,就行了。

    我说我去说估计也没什么效果,你最好还是好好把她们都隔离开来。

    汪蓉说大家都一个监区里,想要真正的隔离,基本不太可能,多多少少都有相见的机会,特别是那些狱警,她们能进去见女囚。而现在最牛的事情是:不是狱警去找程澄澄她们干架,而是程澄澄她们天不怕地不怕,先欺负了狱警们,狱警们忍不过,才去找她们开打的。

    我说不是狱警们想要钱才这样子干的吗?哪有女囚们先去欺负狱警们。

    汪蓉说可是她们也胆子太大了,不给钱就算了,还先动手,所以狱警才集结起来去干架的。

    汪蓉说让我去劝劝程澄澄,收敛一点,不要再搞事了,否则,她只能继续把她们放进禁闭室。

    我问监狱长有没有打算把程澄澄她们下放禁闭室的意思,汪蓉说暂时没有。

    不过也是,因为监狱长虽然牛,都是她说了算,但是,刚捞到了程澄澄她们的钱,现在程澄澄她们没出来几天,又马上给程澄澄她们送进去禁闭室去的话,那样做很不妥,程澄澄她们肯定第一时间闹事,也不相信监狱长了,她也不能再捞到钱,放出来后怎么也要有一个缓冲的时期,否则,谁还愿意和你监狱长玩下去,谁还愿意给你监狱长钱啊。

    原本我不想趟这浑水,就想看她们斗,坐山观虎斗,我就坐收渔翁之利。

    可是,汪蓉这么低三下四的求我,而且给了我钱,我觉得,我不出马去说说的话,觉得挺过意不去的。

    之前都收了她一笔钱了,现在她还来给我一笔钱,她也很尊重我。

    反正,我去一趟说说就是,说不服她们,我也没办法。

    那就卖汪蓉一个面子吧。

    在汪蓉的安排下,我在监区的办公室见到了程澄澄。

    程澄澄出来短短一段时间,已经和前些天在禁闭室的她大为不同,脸色都光彩了一些。

    整个人看起来光彩夺目,靓丽鲜艳,即使是囚服,即使是素颜,没办法,人好看了,就怎么看都是好看了。

    坐下后,我给她倒了茶。

    程澄澄问我道:“你是又上任了吗。”

    她在问我,是不是又上任了新监区总监区长。

    我笑笑,说道:“哪有这样的好事。”

    程澄澄说道:“你像个总监区长,来召见我。”

    我说道:“没,只是有那个派头,还没得上总监区长呢。找你是的确有事的,但可能对你来说是好事。”

    程澄澄说道:“你说吧。”

    我说道:“你们集团的这几天的事,监狱长很恼火,说再闹下去,就把你扔回去禁闭室。”

    程澄澄说道:“扔嘛,我无所谓。”

    没想到,她竟然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样子扔出来给我,我一时间,不知道接上什么话好。

    她们是不怕死,但是,程澄澄还是有点不甘心死的,因为她的传教大业。

    所以在禁闭室的时候,关了很久,她们在监狱长的要挟我,给了监狱长钱出来了。

    可现在,她直接就无所谓的样子了,这,到底为什么。

    我说道:“你不怕再进去?”

    程澄澄说道:“我不怕她们。”

    我说道:“我知道你不怕死,但是如果你再闹,像上次一样的话,扔进去禁闭室,你还要受苦受罪,皮肉之苦,还要出钱一大笔钱才能出来,那这又何必呢。”

    程澄澄说道:“以前是以前,现在,是现在。”

    我说道:“怎么,你们人数多了,就不怕了?你以为人数这多了,就能干得过监狱长?”

    程澄澄说道:“我们没想要和她们打架。是她们欺负我们,要我们给钱,我们不给,就打我们。你说是谁该打!”

    我说道:“问题是你们是女囚,她们是狱警,你们只能忍。”

    程澄澄怒道:“我最讨厌听这种话,凭什么我们女囚就要听她们的!”

    我说道:“忍一时风平浪静!退一步海阔天空。除非你们不想好好过日子了。得罪她们是什么下场你不是不知道。”

    很少见到程澄澄发火的样子,但这次,真真切切见她发火了。

    程澄澄说道:“下场,无非就是死。那就来吧。”

    我说道:“你这才发展了百来号人,她们一下子能叫几百人,你们多厉害,都玩不过她们的。”

    程澄澄说道:“那就死吧。我们即使死,也要拉着她们一群人一起死。”

    我说道:“呵呵,那还不如花一点钱,先过去算了。”

    程澄澄说道:“我明白你意思,你想让我们给钱了,就能过平静的日子,你是为了汪蓉来的。你是不是还觉得,我们给钱了,就能拖一段时间,好好发展更多的人呢。”

    我没说话。

    其实我想这么说服她的,但是如果我这么说,岂不是在支持魔教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