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190章 龙王可能会背叛
    看完了这段视频,我默默地抽着烟,心绪很乱。

    就连,龙王也要叛徒了?

    我真正的迎来了大挑战。

    面对真正的大挑战。

    龙王的背叛。

    可是,现在只是拍到的是四联帮派人接触他的老婆的场景,他还没有真正的背叛。

    只不过,到底有没有真正的背叛,我们目前尚且未知。

    我看着彩姐,彩姐也在看着我。

    我说道:“你在想什么。”

    彩姐说道:“你又在想什么。”

    我说道:“我们想什么不重要,重要的是龙王哥在想什么。”

    彩姐说:“我不知道。”

    我说道:“我也不知道。”

    彩姐说道:“那我们只能通过判断了。”

    我点了点头,说道:“嗯,对,我们只能通过判断,知道他在想什么了。”

    彩姐说道:“你说呢,判断他在想什么。”

    我摇了摇头,说道:“不可能,他不可能会背叛的。”

    彩姐说道:“确定吗。”

    我说道:“以龙王的人格,我确定。”

    彩姐自己也点了一支烟,一支细长的女人烟,说道:“我也是这么想的。可是如果是真的呢。”

    我沉默。

    彩姐说道:“如果他真的要反叛,后果很严重,你知道吗。”

    我点点头,说道:“我当然知道。”

    彩姐说道:“那该怎么办。”

    我说道:“我,相信他不会。”

    彩姐笑笑,说道:“我是说如果。张河,你这人什么都好,心也善良,但是你身边的人未必会善良,即使龙王不反,也有人反,你可以相信所有人都不会背叛,但你要有防住人家背叛的手段和能力。手段,手段,一切都是手段。”

    彩姐连连说了几遍手段。

    我当然知道,需要手段。

    彩姐说道:“我不会造反,薛羽眉不会造反,龙王不会造反,陈逊不会,谁都不会,但是万一有人会造反呢。万一我们有一天都造反呢,你有能力镇下去吗?你必须要有手段制得住这些人。懂吗。”

    我说道:“你继续说。”

    彩姐说道:“龙王本身是好的,我也不相信他会反了,可是你知道现在的龙王,和以前西城龙王,完全是不同的一个人。他以前可以说励精图治,努力奋进,现在呢?自从有了身边的那个女人,他早就觉得累了,他厌倦了尔虞我诈每天战斗的日子,他早就想着和他老婆归隐江湖,不问世事。可有那么简单吗!我们早就骑虎难下了,张河,包括你,我,薛羽眉,他龙王,黑珍珠,都是骑虎难下,我们走到了今天这步,得罪的人太多太多,敌人太多太多。因为我们的强大,所以踩我们人很少,目前只有几个,可一旦我们不强大,没有了势力,你会发现,你身边全是敌人!”

    这话我绝对相信,并且深有体会,当时的龙王,宣布退隐幕后打算金盆洗手,但是他的敌人们哪会让他好好过日子,他承包的几亩荒山,种成了果树还他妈被人给破坏了。

    假如他当时不继续回到道上混,现在的他,坟头的草都比我高了。

    也许这么说,这么拿他来比喻,是很难听,但事实就是如此。

    不说他,就说我,比如我现在如果没有了势力,一旦退隐,那我的那些敌人们,弱小的,强大的,全都来了,他们会生吃了我!

    包括从我一开始进监狱就得罪的那些监狱的人,狱警,队长,犯人,监区长,指导员,到现在的狱警,队长,犯人,指导员,还有监狱长,还有道上混的,太多太多敌人了。

    假如我没有了势力,走出门,肯定如一条过街老鼠,被人用石头满街追着打。

    我点了点头,说道:“你说的很对啊。”

    彩姐说道:“我不敢松懈,因为我知道我一旦松懈,我就被人踩下去,我曾经失败过,我知道那是什么滋味,那种被人到处追打的感觉,我不想再有了。幸好那时候不是完全的失败,否则我就真的死无葬身之地。”

    我说道:“我也不敢,我见过龙王想要退隐,被人玩弄的样子。如果我现在退下去,除非出国找个没人知道我所在的地方藏着才行。”

    彩姐说道:“藏着?天下之大,你藏哪儿?你以为你能藏得了一辈子?万一被人找出来呢?唯一的办法就是一直强大,灭掉这些对我们有能力威胁到我们的所有的敌人,就这么一直强大下去。”

    我说道:“对,算是对吧。我们说回龙王。”

    彩姐说道:“我说的话,你不想听可以不听。”

    我说道:“你说。你放心吧,天知地知,你知我知。”

    彩姐说道:“龙王一直就想着退隐江湖了,想要过普通人的生活,刀光剑影的日子已经腻了,想要安安稳稳的过生活,老婆孩子热炕头,理想总是美好的,现实是残忍的,他当然知道现实是残忍的,所以他可能已经在想着后路和退路了。”

    我说道:“你继续说。”

    彩姐说道:“他已经不相信我们了,不相信我们能成功,他开始动摇,开始寻找退路,寻找新的靠山。他如果听他老婆的,那真的是,会背叛。”

    彩姐说的背叛两个字,小声了下去。

    我说道:“你分析得很好,但是这只能是分析,判断,并不能是真,没有真正的证据面前,我们不能这么判定他。”

    彩姐说道:“我也说我是在判断。我也认为,他是一个信得过的人,他不会接受敌军的招降的。我们已经出了很多叛徒,但是我也坚信,他不可能是!”

    彩姐其实心里想的和我一样,在看到龙王的老婆媛媛和四联帮的人接触说的那一番话后,我和彩姐心里都在打鼓,我们不愿意龙王是会背叛的人,也不相信他会背叛,可是综合起来判断,我们觉得,龙王也不是不太可能不会背叛,说一点点概率都没有,那是假的。

    但是即使心里是明是这么想,表面上却说不得,不能说。

    因为一旦说出来,会得罪人,这样会让人怀疑,会让人寒心,假如龙王没有叛心,我们说了,那就是让他寒心,他会动摇,假如他在动摇,有了叛心,我们这么想他,那就更加的让他加强反叛的念头。

    假如他已经要造反,那他更是要反。

    但我觉得,龙王绝对不会。

    我点着头,说道:“是的,他绝对不会是的。不会叛变。”

    彩姐说道:“那我们该商量的下一步,就是如果他反叛,该怎么做。”

    我说道:“绝对不会,放心吧。”

    彩姐问道:“我是说假如。”

    我说道:“假如真的是这样,那就到时候再说。但我相信不会。”

    彩姐说道:“我们可是有很多的秘密在他手中,假如他真的叛变,那我们的一些秘密据点,就像之前的那些赌场什么的,都会被他给出卖了毁掉!”

    我说道:“假如真的是这样,那就到时候再说!”

    彩姐说道:“那已经是后悔都来不及了!”

    我说道:“那我来承担!”

    彩姐说道:“老好人,就是老好人,该让我说你什么好。”

    我说道:“不说这个了,还有其他的事吗。”

    彩姐说道:“我问你,要不要找人监视他。”

    我说道:“不行!我不会找人监视龙王,我相信他!同时,我命令你,不许找人监视他!”

    彩姐力争:“万一你的判断是错误的呢!”

    我说道:“错误的话,那就再说吧。出了事,我来承担。”

    彩姐说道:“只怕你承担不起。龙王如果叛变,西城全军覆没,地盘会全部丢失。”

    如果龙王通敌了,那下场,可能真的就是如此残忍,对我们造成的打击,就真的是如此的巨大。

    彩姐说道:“说感情,是需要说的,可是感情在利益面前,多么的不堪,出来混的,不都是图一个钱字。感情,多么的脆弱,多么的奢侈。”

    她说着,喝了一口茶。

    接着,她说道:“你好好想吧,该怎么做,别出事了再后悔。我怕是到时候连我们自己的命都搭进去了。”

    我说道:“你别说了,我不相信他会这样对我们。”

    彩姐说道:“他不会这样对我们,但是四联帮会,一旦我们垮了,四联帮还让我们活着吗?你好好想,我走了。”

    说完,彩姐离开了。

    我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头疼啊。

    这事,有点难办。

    目前,没有龙王所谓叛变的证据,他也没有真的叛变,也没有去通敌做出了什么对不起我们的事,我现在就要去对付他,那是不行的,让我去监视他,万一他发现了,那是麻烦了,别的手下知道了,也心寒。

    之前黑珍珠搞的测试手下忠诚度的事件,让手下们有些人心惶惶,一个一个都被怀疑,被怀疑的感觉不好受,一旦被怀疑了,忠诚度肯定下降了。

    我不能学黑珍珠来这么一套。

    我当然要防着,但我不能说出和做出宁可我负天下人,不可天下人负我那一套了。

    彩姐说我们出来混的,不谈感情,只谈利益,那也是行不通的,感情,比金钱利益重要很多很多。

    当然,这里指的是对的人,如果是遇到了错的人,那就不是这么个说法了,遇到的小人,用感情无法降服,他们眼中只有利益。

    我不相信龙王是眼中只有利益的人,他有感情。

    可他的确是厌倦了这刀光剑影的日子,想要过安稳的生活而已。

    这件事,我想了想,我不能这么早就去处理,等。

    等下去。

    我自然是不希望龙王会反的,但希望只是希望,假如他反了,我不愿意看到,更不愿意和他对抗,可如果真的是这样,我只能和他对抗。

    坐在办公室里,我找来了陈逊陪我喝酒,因为牢记贺芷灵的话,所以不能出去沾花惹草,只能老老实实待着。

    其实我心里是挺想找一个女人陪着我过的,有人说,女人不开心的原因有很多,没有新衣服,没有化妆品,没有化妆,又胖了,没有吃到好吃的,而男人不开心的原因,是因为没有啪啪啪,我觉得,还挺有一点点正确。

    可仔细一想,其实男人女人都差不多,需要的,都差不多一样。

    女人需要男人,男人,也需要女人。

    陈逊知道我很多事,心绪很乱,也没问什么,只是陪我喝酒,随便聊聊。

    我们谈的更多的,是关于一些琐事而已。

    黑珍珠离开之后,我们好像有一种群龙无主的感觉,没有依靠感,我更多的时候,是强装自己镇定起来,可实际上,我自己知道,我还太软弱了,希望我自己真的能磨砺出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