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187章 何时才会等到那一天
    劝了彩姐不要接这个单了,因为真的很危险。

    我真的很佩服监狱长那老家伙,真正的是为了钱什么事都干得出来的主儿了。

    妈的,居然把女囚送出来搞这些事,我都不知道怎么去形容她这个人。

    彩姐不停的玩着手机。

    脸色有些严肃的样子。

    一会儿后,她说道:“我要去办一件事了,不能陪你了。”

    我问道:“可以告诉我什么事吗。”

    彩姐说道:“出了个汉奸,通敌,在我们这里做事,却和四联帮勾结。”

    我说道:“怎么会这样。”

    彩姐说道:“汉奸哪儿都有。”

    我点点头。

    彩姐站了起来,我也站了起来,准备离开。

    彩姐对我说道:“如果不忙的话,要不你也一起去?”

    我突然很想知道,她怎么对付汉奸的。

    我说:“好。”

    叫上了陈逊。

    很快,我们到了一处海边。

    彩姐让我们在车上就好。

    她也不下车。

    海边,过去是悬崖,海岸下面。

    几辆车子的车灯一起关了之后,一片黑暗,什么都看不到。

    一会儿后,两辆轿车开了过来,他们就是彩姐的人,车上押着汉奸。

    他们用手机跟彩姐打电话请示。

    彩姐说她下去问几句话。

    那两辆轿车开到了我们车子旁边,彩姐下车了,车上的汉奸被拉下车来。

    那汉奸一下车,就跪在了彩姐的面前,一下子哗啦的就哭了出来:“彩姐!我知道错了,你饶了我吧!”

    彩姐问道:“我待你不薄,你为什么要这样子对我。”

    他说道:“我赌输了钱,在他们那边赌了钱,他们阴我的!然后他们抓了我女朋友,说如果我不跟着他们,他们就要,就要对我女朋友动手!我,我没办法啊。”

    彩姐说道:“公司规定,不能赌钱!”

    他哭着道:“彩姐,我错了,我错了呀。求你饶了我吧,我走的远远的,马上。”

    彩姐说道:“因为你,我们的两个地下赌场,都被查封了,都是因为你。他们精确的知道我们的情况,知道我们的位置。”

    那家伙求饶着。

    彩姐厉声问道:“赌场虽然不大,但是,进去的兄弟怎么算?这笔账怎么算?亏了的钱怎么算!”

    那家伙回答不上来了。

    彩姐说道:“国有国法,家有家规。”

    说完,她对手下挥挥手。

    接着,那家伙哭嚎着,发出很凄厉的声音,听着让人毛骨悚然。

    他被人拖着,绑好了手脚,然后是塞进了一块布进嘴里,叫不出来了。

    接着是塞进去了一个麻袋里,麻袋里塞进大石头。

    那家伙挣扎都挣扎不了,因为他被绑了个严严实实。

    彩姐上车后,对司机说道:“走吧。”

    司机开车走人。

    我们一路上,沉默不语。

    我们基本知道那家伙的结局是什么。

    彩姐自己点上了一根烟,坐在后排的我们,也点了烟。

    开了车窗。

    彩姐突然说了一句话,说道:“多行不义必自毙。”

    我说道:“说他么。”

    彩姐说道:“也在说我自己。我觉得,我以后也不会有个什么好下场吧。”

    我说道:“别这么诅咒自己。”

    彩姐笑笑。

    回到了宿舍,躺在床上,很困,却睡不着。

    耳朵里一直回响着那人凄厉的哭声。

    太他妈让人难受了。

    我们这真的会有报应吗。

    多行不义必自毙。

    我以后,也不会有什么好下场吧?

    正在睡着的时候,床好像轻轻动了一下。

    这并不是床的床垫动的,我也没动,好像是有人碰到的,这么些年的危险经历,已经让我练就了这身警觉的经验。

    我马上坐了起来,直接伸手过去拿抽屉的枪。

    可是,黑暗中,一把枪抵在了我后背上。

    我本能的双手举起来:“不要杀我。”

    后面的人慢慢的跨了一小步,到我身后离我更近的地方。

    我问道:“你要多少钱!想要什么。”

    这人不杀我,我马上意识到。

    因为如果真要杀我,早就动手了,何必还让我醒来了,还拿着枪指着我。

    可是,他是谁的人,他要什么?

    我马上想到一帮人:那帮特工。

    他们要这样干掉我?

    也只有他们,才那么轻松的进入这儿来。

    因为我全都有人把守,他们能钻过那么多的防线进来,肯定不是一般人。

    太强悍了。

    贺芷灵说的没错,这帮人,真不能随便去招惹,说错了,是不能去招惹。

    惹上了,就搭上命了。

    可是,我怎么好像闻到了一股香味。

    不是香水,是体香,人身上特有的体香。

    熟悉又陌生,很近又遥远。

    是她!

    我转身就在黑暗中抱住了她,柳智慧。

    真的是柳智慧。

    她也抱住了我,轻轻的。

    我说道:“你怎么来的!”

    柳智慧说道:“我躲在你床底一天了。”

    我问道:“你见我就直接给我电话,干嘛要这样见我。”

    柳智慧乖巧的把头放在我肩膀上,轻声说道:“你身旁有你的人,远处还有盯着你的人,我靠近不了,更不能给你打电话,我担心有人窃听。那些人很厉害。”

    我说道:“唉,你也知道了吗。那些人听说是特工。”

    柳智慧说道:“我知道。”

    我说道:“你知道了?”

    柳智慧说道:“他们请了一帮最聪明,最有能力的人来对付我,想要从你身上下手。”

    我说道:“离开这里吧你,远远的。”

    我搂着了她,也不开灯,黑暗中,靠着床头,搂着她入怀中。

    柳智慧说道:“离开?我从没想过要离开。”

    我说道:“我知道,我说服不了你了。”

    我亲了亲她光滑的脸庞。

    我奇怪的问道:“你怎么进来的?”

    柳智慧说道:“进来不难。被吓到了吧。”

    我说道:“是被吓到了,还以为是那些特工对付我的呢。”

    柳智慧说道:“我想吓唬吓唬你,可你却知道是我了。”

    我笑了。

    无所不通的柳智慧,问道:“你怎么是我。”

    我说道:“你身上的味道。”

    柳智慧明白了。

    我说道:“你已经扎根在我心里了,包括,你的味道。”

    柳智慧说道:“味觉是无法忘记的。”

    我说道:“就不能浪漫一点。”

    她说道:“好久没见你了,想你了,就来见你,这还不浪漫么。”

    我说道:“是啊,很浪漫。不过我们真的很久没见了。”

    自从上次那次被人追杀一别,都到了现在了。

    我想着那次自己的愚蠢冲动行为,给自己留下了无尽的祸患,让她的敌人,那群大老虎盯上了我,我早就悔恨。

    我说道:“没听你的话,导致走到了今天这一步。”

    柳智慧说道:“是不是觉得挺累的。”

    我说道:“那肯定的,那么强大的敌人压着我,对付我,要弄死我,想想就够累的了。可是即使再危险,我也不会后悔。”

    柳智慧说道:“傻。”

    她微微笑。

    这一声傻,和一声笑,让我心里好温暖,觉得她真的是我温暖的妻子一般,把我的心都融化了。

    柳智慧说道:“我知道,他们一定对付你,你遇到很多次危险。对吗。”

    我说道:“嗯。”

    柳智慧说道:“你一定觉得我丢下你不管了。”

    我说道:“其实,我有时候,确实是真的这么想,可我想到你即使出来,也救不了我,我也就释然了。”

    柳智慧用手抚了抚我的心头,说道:“你没释然,你心里一定很不舒服。觉得我不会出来救你,假如你被抓,他们逼着你,不交出我,就杀了你,我确实不会出去救你。”

    她很认真。

    我抿着嘴,不说话。

    柳智慧说道:“因为我即使出去救你,你死,我也死。我身上担负着仇恨,担负着复仇的使命,如果你死了,我报了仇,我会跟随你去。可我不能出来救你,一起送命。你明白吗。”

    我说道:“明白。可如果是你被抓了,我绝对毫不犹豫跳出来救你。所以我心有了芥蒂。”

    可柳智慧说我死了,她复仇了会随我去,就这一句话,也都足够让我觉得欣慰的了。

    柳智慧说道:“你要记着,我一直都在你身边,无论是死,是活。”

    说完,她亲了上来。

    我也控制不住了。

    两人滚在了一起。

    激烈过后,我问道:“今晚陪我吧。”

    柳智慧说道:“一会儿就要走。”

    我有些余情未了,还想来。

    她按住了我,说道:“我二十分钟后必须要离开。”

    我说道:“要干嘛去。”

    柳智慧说道:“还有事。”

    我说道:“好吧。摊上了那么强大的敌人,真的是无奈。”

    柳智慧说道:“这恐怕还不是最后的敌人。”

    我问道:“什么意思。”

    柳智慧说道:“这背后,可能还有人。”

    我说道:“妈的,这他妈没完没了了。”

    柳智慧说道:“连这人的汗毛都碰不到,更不要说背后的人。”

    我感到一股绝望,临界深渊的绝望,感慨道:“我们真的能赢吗。”

    柳智慧说道:“试了才知道。”

    柳智慧对付这些人,不同于贺芷灵,贺芷灵出自什么心我不太清楚,可能什么大义凛然,什么为民除害,但是柳智慧完完全全是因为私仇,这些人害了她一家人,她必须要除灭这些人,即使死了也无怨无悔,否则无颜去见地下的亲人。

    我说道:“希望我们真的能等来那一天。”

    柳智慧说道:“一定要相信有那么一天,千万不要放弃。”

    我说道:“我,不会放弃,这点你放心。”

    柳智慧说道:“嗯,绝不要放弃。”

    她开了床头灯,轻车熟路。

    我看着她,脸色绯红,风情万种,雪白肌肤,完美身段,忍不住又将她揽入怀中:“你怎么对我这里那么熟悉的。”

    柳智慧说道:“我已经呆了一天了。当然熟悉。”

    我说道:“今晚别走了吧。”

    柳智慧说道:“不能。”

    我说道:“好吧。”

    她下了床,站在了我的面前,一件一件衣服的穿起来。

    我不舍得,但也无奈。

    下次见她,又不知道什么时候。

    摊上了这么强大的敌人,我们不知道我们还能不能相见。

    对于所谓的功名利禄,房子车子,权利地位,我并没有多大的追求,也只有对女人有追求了,柳智慧,就是天赐予我的一个很好的女人,如果她真的能陪着我,和我一同偕老,那我一定愿意,我愿意我们成为彼此的爱人,一直到老。

    可是,我不知道她愿不愿意,我更不知道她真正的想法是怎么样的。

    现在没报仇,是这样子的,和我偷偷的这么过。

    如果报仇了,会是怎样的?会不会离开我?

    而最大的问题,就是我们是不是真的能够报仇了,何时才会等到那一天。

    能不能等到那一天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