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186章 接错单将万劫不复
    与陈逊聊到了这一步,我也是基本上明白了,我们想要一次就能完全歼灭特工那些人是不可能的了,到时候最多能干掉两个,即使能干掉了他们的头儿,也还有其他的漏网之鱼,这就是真正的捅了马蜂窝,惹上了大麻烦,他们会干掉我。

    即便是有陈逊他们保护我,寸步不离,但如果要真正的能时时刻刻防得住那些人,真的很难。

    不怕一万,就怕万一。

    所以陈逊建议我,在他们还不敢动我,先下手的时候,让我先不要去招惹对付他们。

    只要有贺芷灵这尊镇妖塔在,他们就不会敢轻易妄动,而他们监视我们,跟踪我和贺芷灵,无非是想看看我和贺芷灵是不是真的是一对情侣,他们在判断万一真的干掉我了之后,贺芷灵会对他们报复的几率有多大。

    只要他们得出了如果除掉了我,贺芷灵肯定百分百对他们复仇的结论,他们就不敢对我动手了。

    我说道:“好吧,听你的,陈逊。”

    陈逊说道:“先暂时这么走,如果他们真的敢怎么样,我们也不会放过他,即使集团都没了,我们也要追得他们无处可躲!”

    我说道:“哈哈,虽然听起来不好听,但心还是挺暖和。对了,四联帮那边,好些天都没动静了,究竟怎么回事了。”

    陈逊说道:“目前双方在西城这么对峙下去,他们拿我们没办法,我们也拿他们没办法,大家就这么相互下去。”

    我说道:“要提起精神,提防他们,谁知道他们接下来会干出什么事。”

    陈逊说道:“好。”

    我问道:“彩姐忙什么。”

    陈逊说道:“开了一家大型的,洗浴足疗城。”

    我问道:“刚开的?”

    陈逊说道:“对。刚开的。规模很大,租了一整栋七层楼,面积和珍珠酒店差不多,有停车场,装修很豪华,已经开业了,因为某些原因,还是低调一些的好。”

    我说道:“对,低调的好,但是,搞这个的话,如果被人举抱,或者是被敌人折腾,那是不是风险太大了。”

    陈逊说道:“楼层的三四楼,是唱歌的地方,ktv包房,可以选姑娘陪唱,陪喝酒,但这些不会提供陪着睡。五六七层,是洗浴的地方,小包房提供给客人按摩,能提供那些隐晦的服务,但不会让客人真正的发生什么。”

    我说道:“在打擦边球啊。”

    陈逊说道:“对。这是违法,但不犯罪。不属于刑法规定的犯罪行为,但属于治安管理处罚法管的违法行为。不会罚金、拘役,但可能罚款。”

    我说道:“好吧,有什么事的话,和我说。”

    陈逊问我道:“珍珠姐什么时候回来。”

    我说道:“我也想知道呢,她也没联系我,我没事我也不会去联系她啊。”

    陈逊说道:“她是我们公司的奠基者,公司的基石,没有她在,感觉公司这栋房子,不太稳当。”

    我说道:“她也没办法,为了躲避风头。”

    说白了,我就是黑珍珠的一个傀儡,一个提线的木偶,她还是操纵着公司,我只是一个公司的出面的傀儡,她虽然离开,但是公司还是她的,这艘船航行,她还是船长,可一旦那些敌人要对付我,也要忌惮黑珍珠,他们无法直接对付黑珍珠,干掉我这个傀儡对他们来说,没有任何意义。

    陈逊问我要不要见见彩姐。

    我说道:“见吧。”

    两人去见彩姐。

    直接就去了那一家沐足城。

    好气派的一座建筑,停车在停车场,我下车后,已经感受到了这里的豪华和震撼。

    偌大的建筑楼,彩灯闪烁,低层,是ktv,往上面,是按摩洗浴。

    我和陈逊走了进去,我走在的是前面。

    对于这座城的人来说,这个地方,的确是消遣的好地方,姑娘年轻漂亮,服务态度好。

    走进去了之后,几个穿着紧俏制服的好身材的姑娘来问我几位。

    我说两位。

    她说这边请,明显她不认识我和陈逊。

    笑得好甜美。

    有种见到了明星美女的感觉。

    陈逊走过去,直接说道:“我们要见你们老板。”

    那女子楞了一下,然后还是保持着微笑,说道:“请问两位有预约过吗。”

    陈逊说道:“那见你们经理吧。”

    女子拿起对讲机,叫了他们经理来。

    他们经理是认识陈逊的,马上点头哈腰,说了一些客气好话,然后问陈逊是来享受服务的,还是来找彩姐的。

    陈逊说道:“彩姐在上面吗。”

    他说在。

    陈逊说道:“带我们上去见她。”

    经理带着我们上去了。

    上去了之后,在一个办公室门口,经理说就是这。

    门口有几个保镖。

    我一眼就认出了那两个身材巨大的保镖。

    陈逊说在外面等我。

    我说道:“你下去下面等吧,我出来了,给你电话。”

    陈逊说好。

    那两个保镖见到了我之后,先进去跟彩姐汇报了,然后才带着我进去。

    办公室豪华气派,还有个小包间,里面是喝茶观景的好地方。

    在这个喝茶观景的地方,我见到了彩姐,她正坐着看风景,玩着手机,喝着红酒。

    又是红酒。

    我走了过去。

    彩姐说道:“来了。”

    我点点头,坐下了。

    她给我倒了一杯酒。

    我看着她,她穿衣的风格,总是不会轻易变的,还是老样子,但是她这容貌,这身材,不论老少,全都通吃,因为太惹人了。

    彩姐端起酒杯,没有碰我的杯子,说道:“怎么了,今天想我了?”

    我说道:“来看看你这边,你果然是个头脑很好使的人。”

    彩姐说道:“这话怎么说。”

    她对我媚笑。

    我心驰荡漾。

    我说道:“这么大的一个店,做得很好。”

    彩姐说道:“哦,谢谢张总夸奖。”

    我说道:“怎么变得那么客套了。”

    彩姐说道:“你是我领导,我当然要客套。”

    我说道:“好了,别客套了。”

    彩姐说道:“那行,我不客套了。怎么今天会来找我的?就是为了看看这个店吗。”

    我说道:“很久没见你,来和你聊聊。”

    彩姐说道:“你身边小美女多的是,比我年轻,比我漂亮。你不会是想了我,所以才来找我的。”

    我说道:“小美女哪能和你彩姐比,彩姐的丰韵姿色不知道盖过小美女多少倍。”

    彩姐笑笑,说:“谎话总是那么好听。”

    我说道:“事实而已。”

    她举起了酒杯,这次和我碰杯了。

    喝了之后,我说道:“来找你,也是想谈谈工作的事。”

    彩姐说道:“你说。”

    我说道:“这边你要小心,因为四联帮一直虎视眈眈。”

    彩姐说道:“放心,查不到我这里。查到了,我也没什么好担心的,我没犯法。我们这里,不做犯法的事。”

    我说道:“还是要小心为妙,毕竟,可能有些人被买通了,做出一些什么事,通知上面的人来一查,那就是出事了。”

    彩姐说道:“这是自然的。我想告诉你一件事。”

    我说道:“你说。”

    彩姐说道:“有人联系过我,可能是你们监狱的人,说想和我做一笔生意。”

    我说道:“什么生意。”

    彩姐说道:“他们提供女人,分给这些女人的价钱,不高,他们需要的比这些我们自己请来做按摩的女服务,要少很多。”

    我说道:“靠,女子监狱竟然有人组织女囚想要出来这边捞外快!”

    彩姐说道:“以前我在沙镇,他们就和我这么做生意。”

    我说道:“脑子真好使啊,这样一来,女囚们又能解决她们自己的需要,又能赚钱,还能讨好了监狱的人,日子过上好了,大多女囚肯定受不了诱或会出来的。”

    彩姐说道:“关键是你却不知道。”

    我说道:“我毕竟不是监狱长,监狱长如果安排组织的,我的确不能知道,我现在又被贬下来了,更不知道她们这些高层之上的事了。再说这些愿意出来的女囚,也不是被逼的,她们更不会嚷嚷出来让我们知道。那是谁联系你的。”

    彩姐说道:“我也不知道,只是在电话里谈而已。”

    我问道:“那就是不知道到底谁联系你的,但可以知道,是监狱长组织安排的。”

    彩姐说道:“这我也不知道。”

    我问:“那以前你在沙镇的时候,又是谁联系你的。”

    彩姐说道:“这我更不知道,因为这些人,都是电话联系我,然后让我们开车去接出来。这个事我早就想告诉你,可一直没时间。”

    我说道:“我想利用她们,然后抓了她们,接着,搞垮监狱长。”

    彩姐笑了笑。

    我说道:“你觉得不行是吧。我也觉得不行,肯定不是监狱长自己出马,而是让别人去做。”

    彩姐说道:“对,你很难弄垮监狱长,你明知道是她做的,可是你没有证据。”

    我叹气,说:“的确,没有证据,搞不跨他们。监狱长自然不会露脸的。”

    彩姐说道:“如果她敢出来和我们直接对接谈生意,我可以帮你做掉她。”

    我说道:“不可能的了,那个人不会出面的。”

    彩姐说道:“那你觉得,我该不该接这单生意。”

    她看着我。

    我说道:“为什么问我。”

    彩姐说道:“监狱和你有莫大的关系,还有,你是代总,不问你问谁。”

    我说道:“实际上这事你用不着问我,黑珍珠在的时候,这些不算大事的事情,都是让你自己看着办的。”

    彩姐说道:“我想接了这单。”

    我说道:“因为大大的缩减了对员工的开支,对吧。”

    彩姐说道:“对。不管对我们,对女囚,都是好事。”

    我说道:“但这个事情,风险很大,万一出事了,你担不住。”

    彩姐说道:“也就是这个了。”

    我说道:“万一被四联帮的人盯上,举抱了,抓了人了,不说这个店完蛋,这里边手下全都进去了。这是什么罪名?帮助女囚潜逃,明白吗?要判刑的。以前是以前,以前你没有那么强大的敌人,现在不同了。”

    彩姐说道:“我也想到了这个。”

    我说道:“但你还是想做。”

    彩姐说道:“钱,谁不喜欢?”

    我说道:“风险太大了,彩姐,被搞垮,万劫不复。”

    彩姐说道:“我知道了,我不会再打这个主意。放心。”

    我说道:“并不是我不想让你这么做,真的,你说得对,对女囚也好,对我们更好,何乐不为,但是。万一怎样的话,你懂了的。”

    彩姐点点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