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185章 想要证明自己的原因
    在给女囚们检查完了之后,汪蓉到我这边,说女囚们基本都没什么大碍,一点小伤。

    我说道:“那行吧,送她们回去监区,记住了,如果还被打,真的出了事,你自己看着办。”

    汪蓉有些无奈,说道:“我虽然是管着这些人,可是她们都不听我的。不是我不想管,是因为,说到底还是因为钱。”

    我问道:“什么意思,因为钱?”

    汪蓉说道:“她们觉得我给的钱太少了。我剥削女囚的钱太少,她们分到的不多,所以她们闹事,反对,她们不听我的。”

    我说道:“靠!这帮贪得无厌的家伙。”

    汪蓉说道:“甚至还有不少人去找监狱长,说让监狱长换了我,换另外的人上去管这个监区,如果监狱长不是因为顾及到你这里,早就换人了。可是,她们不知道啊,她们无法理解,她们只想钱,哪会管那么多,别说听我话了,她们不对付我就算好的了。”

    我说道:“好吧,我理解你的处境了,不过,我还是那句话,最好不要让她们伤到程澄澄她们。”

    汪蓉说道:“会的,会的。”

    我说道:“好好对她们。”

    汪蓉说道:“知道。”

    出去了外面,我要去找陈逊聊聊。

    一路上,我就在想,这他妈的程澄澄也真的是太强大,那么短短的一点时间,她居然拉起了这么一个庞大的帮派,你说路唯那样的,拉帮结派,这虽然算厉害,但是也只能说是厉害。

    而程澄澄,算是超神的厉害。

    她拉的人,不仅是有女囚,还有狱警,之间还有不少的队长等人,而且这些人开始慢慢的被洗脑成疯子,跟着监狱长的人叫死忠,跟着程澄澄的人,叫教众,疯狂的教众。

    这么发展下去,以后怎么样还真的不好说,那如果真要发展起来了,绝对比监狱长这些人可怕得多了。

    可我现在要遏制,恐怕也没有那么容易,毕竟我已经下来了。

    而且我也有个阴暗的想法,让她们先发展起来,对付监狱长她们,省的监狱长她们总是瞄着我对付我,就这么着先吧。

    而程澄澄,之所以愿意给监狱长钱,其实也是很聪明的做法,她不缺钱,她缺少的是空间和时间,假如给她足够的时间和自由的空间,让她去接触更多的人,那完蛋了,越来越多的女囚和狱警加入她们,她们的队伍越来越庞大,就算大到不能吃掉监狱长,也能和监狱长对抗,给监狱长造成大麻烦,程澄澄显然还不会只想满足这一点就在这儿停步,她要的是全部的人都被洗脑,不被洗脑的,全都清灭干净,只留下她们这帮所谓的神的人。

    没错,她就是要把监狱长都想洗脑了,如果洗脑不了,那就是灭掉监狱长,就好像对付我们那样的做法。

    但程澄澄好在有点感情,她没有对我下手,如果那时候她要对我下手,我这条命早就挂在了图书室里。

    既然她不对付我,那至少对我来说,这个盟友,暂时是安全的,她之前不干掉我,现在也不会干掉,以后,干不干掉我,也只有以后才知道了,估计如果因为利益纠纷,可能会,但对于我来说,程澄澄要比监狱长安全太多,如果真的败在程澄澄手里,我心里至少是平衡的,但如果是挂在监狱长手中,那么,我就是做了鬼都不会释怀。

    只因为程澄澄没干掉我,她还救过我,至少她对我,是好过。

    但监狱长就真的没有对我好过了。

    找陈逊,是有事要和他谈谈的。

    约了他,过去见他。

    他经营的西城,如今还不错。

    搞得风生水起,而四联帮最近变得很低调,每次他们一旦低调,都是危险的低调,低调,说明他们酝酿着更大的计划和阴谋。

    在陈逊那边的酒店,和他坐在了酒店的红酒厅包厢里。

    这么高档的红酒厅,还挺有别致,客人还挺多。

    我两品着红酒,一边聊着天。

    陈逊说道:“波尔多红酒,味道怎样。”

    我笑笑,说道:“陈逊,你知道我不会品红酒,只知道都差不多一个味道,都是苦涩。”

    陈逊哈哈一笑。

    我碰了他一下杯子,和他喝酒,然后说道:“最近我遇到了一个麻烦事。”

    陈逊说道:“遇到了一个高手。”

    我说道:“对。那天晚上我让他们和你借人了。”

    陈逊说道:“究竟是怎样一个情况?我本想问你,打你电话关机的。”

    我说道:“唉,死敌请了高手来对付我。”

    陈逊问道:“四联帮的人?”

    我说道:“四联帮?四联帮还没那能力请的动那样的人。是我的,很强大的敌人,那帮人。”

    陈逊表示大致明白。

    我说道:“一下子就擒住了我们五六个手下,完全是不费吹灰之力。”

    陈逊说道:“他们也都说了,从没有遇到过那么强劲的对手。”

    我说道:“对,从未遇到过如此强劲的对手。武功太了得了,你知道吗,他们还能飞檐走壁。”

    陈逊问什么飞檐走壁。

    我告诉了他这帮人来监视我,直接从窗外飞走不见人。

    陈逊说道:“飞檐走壁倒是不会,也没有什么所谓的轻功,他们胆子大,有身手,已经做好了逃离的准备,但是说实在的,他们的身手不一般。”

    我说道:“我当然知道他们身手不一般,我来找你,也是想问问你,如果要干掉他们,有胜算吗。”

    陈逊表情严肃,看着我。

    我说道:“你照实说嘛。你知道吗,我现在真正感觉到了自己的生命受到了威胁,他们可以轻轻松松出现在我的身旁,怎么会有那么厉害的人。”

    陈逊说道:“我们有那么多人,看守好了,他们想要轻易出现在你身旁,那也不容易,但是你经常出去外面,如果他们老是盯着你,真的稍有不慎,就会被他们抓住机会下手。”

    我说道:“所以我就想着,先下手为强,后下手遭殃,等到死都不知道什么时候死了。我想弄个陷阱,让他们进来,然后干掉他们。”

    陈逊说道:“万一他们不进陷阱呢。”

    我说道:“我知道他们狡猾,所以来找你嘛,目的也就是为了干掉他们,就是要想着一个能把他们引进陷阱里的办法,然后,统统歼灭。”

    陈逊给了我一支烟,然后给我点上,接着他也点上,叹气说道:“很难啊。”

    我说道:“那么难?”

    陈逊说道:“这些人,他们都是分散着,你能吸引多少人进坑里面?他们的老大,绝对不会进坑,做事的是手下,就算我们挖了坑,他们进来了,一个手下进去陷阱,第二个绝对不会进去,他们不会跑进来救人,进坑的也不是老大进。”

    我说道:“那就是这个陷阱也抓不到他们老大。”

    陈逊说道:“即使是反跟踪,发现了他,做掉了他,那也很难,可能用枪,解决了,但是其他的人呢?他还有其他的手下。”

    我说道:“那这帮家伙就跟一把剑一样,挂在我的头顶,不知道什么时候掉下来。”

    陈逊说道:“他们现在还没要对你下手,所以,我觉得还不需要这么和他们拼。”

    我说道:“只怕是到了那该拼的那天,我已经先被打死了。”

    陈逊说道:“实际上,他们也忌惮着你。他们难道就不知道你什么人吗。他们如果做掉你,我们能善罢甘休?还有,你要知道,还有一个珍珠姐,你那边,还有个大人物,他们既然摸了你的底,就算不知道珍珠姐,不知道我们这些人,也该知道你那边的大人物。”

    我知道,他说的是贺芷灵。

    的确是如此,他们也会忌惮贺芷灵。

    可是,现在是那些老虎要下令干掉我,他们不干掉我很难交差。

    陈逊说道:“只要你有这些后台,他们就不敢轻易下手,他们为了什么,为了钱,没必要搭上命。真的一旦闹出命来,他们也知道他们无法安身。”

    我点了点头。

    也许,这才是他们没有真正对我下手的真相,不是因为所谓的什么感情,和贺芷灵那边的什么交情,而是因为担心干掉了我之后,贺芷灵直接发飙,跟他们玩真的,那真的是要命的大事了。

    也许他们会全盘覆灭。

    这就是他们真正害怕,惧怕的原因。

    贺芷灵。

    他们不敢跨过这个坎。

    我才知道,有一些人,不是不敢动我,而是忌惮于我身后的人,想来,我也算是一个有后台的人了。

    我笑笑,对陈逊说道:“对,你说的很对。他们的确就是怕这个,怕我的后台的人。”

    陈逊说道:“那还要和他们拼个鱼死网破吗。”

    贺芷灵的想法是不要拼,因为她担心我们拼不过他们,而现在既然如果是他们不敢对我下手的话,确定了这个,我就没必要和他们干个你死我活了。

    我说道:“如果他们不敢对我下手,那就是不会对我下手,我们没必要先去招惹他们。你觉得呢。”

    陈逊对我点了点头,说道:“我就是这么想的。”

    我说道:“今晚来找你,也就是想和你商量这个。”

    我经常不会听贺芷灵的话,有时候的确是自己太作主张了,但是心里其实想得更多的就是,我是一个男人,我需要自强自立,需要自力更生,需要更强,我是个强人,我应该带领她,而不是让我照顾我,保护我。

    她无论多强多厉害,我都想在她面前表现我才是个强人,因为我发自内心心底,是喜欢她的,我是该保护她的,而不是反过来她保护我,可我越是这么想就越是想要在她面前表现出来自己强,尤其是现在跟了黑珍珠后,尤其是接手了这边之后,我觉得我自己膨胀了很多,虽然明知道以我自己的能力是不行的,可我还是想要行,没办法,我总是觉得我改去保护她,照顾她,而不是让她来庇护我。

    我越是这么想,越是想要表现,越是想要表现,心就越急,越就是犯错,于是,我犯下了很多的错误,可依旧不想听她的话,并不是觉得这样做会被她牵着鼻子走,也更加不是说不想跟着她走,而是,我太想证明自己了。

    我太想证明自己,太想成为她的依赖,太想成为她可以靠岸停泊的港湾,尽管知道现在还不行,可就是想证明自己行,或许有一天,我会行的,我会成为她可以依靠的港湾,但是又担心这时间和过程太久了,恐怕到时候,她就钻进了别人的怀抱中。

    对,我想得太多,但更多的,就是害怕失去了她,尽管并没有真正得到过她的心,可一旦想到她会到别人怀中,和别的可以信赖的依靠的男人在一起,我的心还是很揪着疼。

    所以,我才会,那么的想证明自己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