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184章 成功的洗了脑
    监狱长要放程澄澄,难道不想着弄死程澄澄她们了吗,当然不是。

    那我为什么还要放出来,因为钱。

    因为利益。

    你程澄澄反正都被关了那么久,你们这些人也知道害怕了,现在这时候,就是捞钱的最好的机会,先弄你们一笔,搞这么多人,弄个百把万,放你们出来,出来后再想个借口,把她们继续关进去,继续接着弄钱,一直反反复复,搞到死人为止。

    我早就看透了她的套路。

    不过,监狱长要这么做,还真的拦不住她,即使汪蓉不干,也有其他人帮着监狱长干。

    我看着汪蓉的脸色不太好。

    因为我不想让她这么做,她很怕我,怕我干掉她。

    我有时候,倒是想知道,在她心里,是我可怕一些,还是监狱长可怕一些。

    实际上,我和监狱长,如果让她选择,她宁愿谁都不选,如果非要选,选站在谁那边都是死。

    选站在监狱长那边,我会对付她。

    选站在我这边,监狱长会干掉她。

    非死即伤,至少也要被赶出监狱。

    监狱长让她干这些事,她不干,她会得罪监狱长,她干了,她会得罪很多人,女囚就不用说了,她最怕的还是我这一边。

    可是,她又不舍得退出监狱,因为对她来说,撑那么些年到了现在,不容易,她只要再撑一些年,就能够光荣退休,好好的过余生。

    但现在她却被推上了风口上,她退不能退,进不能进,为难了。

    只是,我在想,如果我这么逼着不让她这么做,那她会怎样?

    她很有可能,跟监狱长联合起来对付我。

    这叫兔子被逼急了会咬人,狗急了跳墙。

    既然你张河不给我路走,监狱长也没有路可走,那我会挑选一条路硬闯,就是帮着监狱长闯我这条堵着的路,干掉我。

    毕竟,干掉我比干掉监狱长难度系数要小一些,因为监狱长目前在监狱里还是最大的,而我,只是监区里一个小小的兵,最多能调动我的人对付她。

    其实,我完全不用为这个事和汪蓉对抗起来,万一真的逼着她完全的站在监狱长那边,对付我,那我还是自己树立多了一个敌人。

    这事儿,我先假装不知道,让她去和程澄澄谈谈吧,钱,程澄澄她们有的是,而汪蓉也够意思了,从十万谈到了六万,至于程澄澄,她是从一百万谈到了五十万的,那她这边为我着想了,为了我们着想,我也该为她考虑一下,让她有一条路可走,不然,她会和我干起来。

    汪蓉对我说道:“张总,我这边,我很无奈,我没有办法。”

    她意思很明白,我已经够给你张总面子了,把价钱拉下来,还来通知我,可是如果你张总硬是和我扛着,那我就不经过你同意也要这么干下去,如果你张河对付我,我也就联合监狱长对付你。

    想着,她真的是会联合监狱长对付我。

    只要我不同意,她害怕她干了这事,跟程澄澄要钱了,我会对付她,那她肯定会对付我的。

    那干脆先放她去干吧。

    没必要我自己为这个事和她真正翻脸,不然我又多了一个死敌。

    不说以后能不能干掉她,不说以后她能不能干掉我。

    就是她要给我制造一些事,我也很麻烦了。

    我说道:“蓉姐,我知道你的难处。也理解你。你尊重我,我很感激你。我呢,本身是不支持你去做这个的。你现在好比古代无奈的带路的汉奸,你不做,人家皇军打死你,你做了,自己人打死你。是这样的吧。”

    汪蓉说道:“张总,你理解就好,说难听点,我现在的确就是这么个汉奸,我不做,她监狱长做掉我,我做了,女囚和我们自己人会对付我。我现在往哪边走都不行。”

    我说道:“其实你还有一条路。”

    汪蓉说道:“我知道我离开了,我离职了走了就行了,可是我要养我孩子啊!”

    我叹气,说道:“是啊,你也不容易啊。蓉姐,这样子吧,这个事,你去做吧,不过,不要伤及她们身体,然后呢,千万不要让别人知道我已经知道了这个事,包括女囚,好吧。”

    汪蓉一听,我同意了,她差点激动得笑出来,兴奋的说道:“谢谢,谢谢张总。你放心,弄到了钱,分到我这边的钱,程澄澄那里十万,其他的女囚一人一万,不管多少钱,我全都给你。”

    我一听,她要给我钱,我自然十分开心的,那少说也有好几十万,可是我能要吗。

    我不能要。

    我一旦要了,程澄澄她们不恨死我啊?

    再说这钱我也没好意思要,毕竟程澄澄是我的恩人,我怎么能拿坑了我恩人的钱来花。

    我说道:“我不要。”

    汪蓉说道:“张总,这钱都给你,我一分不要。”

    汪蓉也真的是无奈啊。

    我说道:“不要不要,真的。好了我去忙了。”

    汪蓉送我到了门口。

    很快,汪蓉让人来找我,去见程澄澄,我问汪蓉怎么了。

    汪蓉说已经和程澄澄她们说了,程澄澄她说想见见我,所以来找我。

    到了禁闭室的门外,程澄澄出来了。

    她身上居然有一股清香味,是沐浴露的味道,还不错啊,居然能在这边洗澡,这小日子,也不是很难过嘛。

    看着这美貌的脸庞,我又想到了上次的事,忍不住有些心里痒痒,我说道:“好些天不见,又漂亮了。”

    程澄澄说道:“谢谢,你也更帅了。”

    我说道:“哈哈,开玩笑呢你。”

    程澄澄说道:“找你有事。”

    我假装不知道,说什么事。

    程澄澄告诉了我,就是汪蓉说的给她们钱,放她们回去监区里,如果不放,监狱长要一个一个的整死她们。

    我假装吃惊:“她们怎么能这样!”

    程澄澄说道:“你觉得呢。”

    我说道:“我觉得,该怎么做,是吧,你是这么问的吧。”

    程澄澄说道:“你觉得该怎么做好。”

    我问道:“你心里什么想法,你先说说。”

    程澄澄说道:“如果不给钱,她们真的会一个一个的把我们的人带走,对付我们的人,折磨死。如果给了钱,她们放我们出去,出去没多久,再想办法送我们进来,再弄到钱,放我们出去,没有尽头。把我们榨干了之后,就会弄死我们,最好的下场是被抛弃。”

    我说道:“嗯,的确是这样子的。”

    程澄澄说道:“找你来是讨教你,有什么更好的办法。”

    我说道:“唉,真的没有。”

    程澄澄问:“如果是你,你该怎么做。”

    我说道:“如果不给,她们会拉着你们的人一个一个出去,先从你身边的手下开始,一个一个的整死,然后最后才到你。后果就是死,不死也残。如果给了,就像你说的,她们还是不会善罢甘休,会一步一步的折磨你们。反反复复没有尽头。”

    程澄澄说道:“对,我问的是如果是你该怎么做。”

    我说道:“如果不给会马上死,如果给了,会拖延着死,你觉得呢。”

    程澄澄说道:“我知道你什么意思了。”

    我的意思就是很简单,如果不给钱,监狱长真的会弄死她们。

    如果给了钱,至少还能有一些时日,如果能一直有钱,能一直拖下去,如果没钱,也不知道拖多久,但是至少,能拖一些时日,谁知道以后会发生什么,谁知道监狱长会不会哪天垮台,谁知道程澄澄她们会不会想出什么办法来灭掉监狱长。

    我说道:“好的,知道就好。”

    程澄澄说道:“打扰你了。”

    我说道:“还好,还好。”

    当天,程澄澄就给了她们钱,她们也暂时讲话算话,放了程澄澄她们出来。

    只不过,出来的第一天,就出事了。

    我下午的时候,准备下班就出去,没想到她们说有事,那边有人打架,叫我们快点过去帮忙。

    的确是有人打架了,是狱警打女囚。

    到了那边一看,是程澄澄她们刚放出来,然后有一拨人,就是监狱长她们在这监区的死忠们,故意去找事,看到程澄澄她们出来,监狱长的这些人肯定不爽,马上去惹程澄澄,然后和程澄澄的人打了起来。

    程澄澄她们即使不怕死,但也打不过这些全副武装的狱警啊,而且程澄澄她们被关了那么久,一个一个的没什么力气,没一会儿,就被揍得蜷缩地上一动不动。

    不过,程澄澄她们还有另外的一些人,那就是那些被洗脑的狱警,那些狱警一拥而上,帮程澄澄开打,理由是保护女囚,不能无缘无故打女囚。

    眼看这么乱,她们自然来找了我,叫我赶紧去帮忙,带人去劝开。

    想起来这新监区也够乱的,分了多少股势力,一波是跟着我的人,大概三分之一的人,一波是跟着监狱长混的人,是在汪蓉的带领下的,但是大部分人不怎么听汪蓉,也大概三分之一的人,另外的三分之一,无党无派,有些是摇摆不敢轻易站队,有些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

    而现在打程澄澄的人,就是监狱长的死忠们,汪蓉虽然隶属监狱长管着,但汪蓉自己也镇不住,原本让她们人打就打,反正是打赢了的,反正她们人多,可是汪蓉顾忌太多了,那就是担心我这边哪天帮着程澄澄出头了,而且她自己压不下去,也担心打出了人命,只能找我了。

    不过说来,汪蓉也很聪明,找我不仅是为了让我帮忙叫人过去压下去,至少也告诉了我,这件事,跟她没关系,是监狱长的死忠自作主张打人的。

    我带人过去后,监狱长死忠们一看不对劲,我带人过去,马上就四处散了。

    汪蓉对我第一句话就说:“我本来不想找你,可是没办法,她们都不听话。”

    我说道:“女囚们怎样,没受伤吧。快去检查。送医。”

    汪蓉说好。

    带人去检查女囚们了。

    那边已经有一群狱警给程澄澄她们检查了,就是让程澄澄洗脑了的那群女狱警们。

    人数还不少,估计有四五十人,可是,里面有几个人不得不让我吃惊。

    一个大队长,三个中队长,还有几个小队长。

    如果不是这些狱警,估计程澄澄早就被打得脑袋开花。

    可是,这被程澄澄洗脑的人数发展如此之快,发展那么多,有些让我始料未及,而且这里面竟然还有大队长,中队长,她们可是明知道这些打程澄澄的狱警是监狱长的人啊,她们居然还不怕死的干上去,就是得罪监狱长也要开打了,那说明,真被程澄澄成功给洗了脑了。

    我有些不寒而栗,万一让程澄澄这么再发展下去,不知道被洗脑的人还有多少个队长,往上就是分监区长,指导员这些人了。

    如果整个监狱出现上千人支持程澄澄的人,被洗脑的疯子,那是,多么可怕,不敢想象。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