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183章 飞檐走壁身怀绝技
    给贺芷灵吹干了头发之后,我放好了电吹风,然后站在了床边。

    我要装,装出来一副不是对她太感兴趣的样子,否则,我太什么了太表现出来自己很饥饿的样子的话,她一定会对我轻蔑,会觉得我不过如此而已。

    我好歹经历过大风大浪的人,经历过千帆的人,怎么能在一个女子面前,那么容易坍塌呢。

    只不过,别的女人都还好,但是像柳智慧,贺芷灵这样的,我真的有些无法扛得住,守不住自己。

    贺芷灵坐在了床上,然后盖上了被子,坐在床头,从旁边的床头柜抽屉拿了一本书,看书起来。

    好吧,她不理我。

    我自己爬上去,钻进了被子里面,接着,靠近她,她说道:“离我不要太近。”

    我哦了一声,不凑过去了。

    我问道:“看的什么书啊。”

    贺芷灵说道:“资治通鉴。”

    我说道:“还是古文的,好厉害。看得懂吗。”

    贺芷灵说道:“别废话。”

    我说道:“我的意思是说,要不,咱两睡觉吧,好晚啊。”

    我的心早就痒了。

    不晚,这个点,早着呢。

    她不回话。

    我伸手了过去,想要摸她的腿,她被子里的大长腿。

    我的手还没伸到,她一脚就踹过来了。

    我疼得捂着我的腹部,这一脚踹在了我的肚子上,我说道:“要不要那么狠啊!”

    贺芷灵说道:“别乱动。”

    我说道:“不是说演戏吗。”

    贺芷灵从床头拿了一把枪,放在了她枕头边。

    我看着她这一连串的动作,问道:“不是,你这样是几个意思啊?”

    贺芷灵说道:“防贼。”

    我说道:“我是贼?我是贼吗!搞笑。”

    贺芷灵说道:“比贼更可恶。”

    好吧,既然如此,不能乱碰了,那就,等她睡了再说。

    只是,我一直在等,她却没有困意的意思,一直到了一点多,我实在撑不住,睡了过去。

    只不过,第二天早上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是被压着喘不过气醒来的,天还没亮呢。

    我一看,我什么时候睡着的啊。

    她死死地压着我,半个身子,还有脚,都压在我身上,我都透不过气来。

    她睡觉就这个德行。

    这时候,没有什么想法,因为喘不过气来。

    我推开她。

    她一醒来,看着我:“干嘛抱着我!过去!”

    她还赶着我走。

    我一摸,自己都快被她推下床去了,我已经睡得很边了。

    我说道:“你自己看看是谁过来的。”

    她退回去了。

    我马上从被子里挪过去,然后从她的身后,抱住了她。

    她一动不动。

    这腰肢纤细呀,如果往上的话,是哪儿。

    我伸手往上。

    突然,一个硬硬的东西顶在了我的腹部。

    我知道,那是枪。

    她都没说话,没要我怎样,我自己急忙翻身过来躺好了。

    我说道:“要不要这样子啊!”

    贺芷灵说道:“说了不要乱动,睡觉。”

    我说道:“那凭什么你可以动我,你可以过来压着我,我就不行?”

    因为这么睡觉,真的是折磨人,身旁就是一个天仙大美女,性感无比,诱或无比,却不能碰,这真的难受啊。

    贺芷灵说道:“睡觉。”

    只好睡了。

    睡得迷迷糊糊的,感觉有人踢我。

    我醒来,看看贺芷灵,她已经洗漱完毕,头发柔顺,整理好了。

    她在叫我起来,我迷迷糊糊的去洗漱了,然后跟着她出去,等电梯。

    贺芷灵说道:“等会。”

    她走回去了家里,然后提着一袋子垃圾袋过来给我,在我耳边说道:“去楼梯口丢垃圾,快去!”

    她命令我,好像话里有话。

    我说道:“干嘛让我去啊。”

    她说道:“快!”

    好像有什么事。

    我马上拿了垃圾袋,去了电梯口侧面的那消防通道的楼梯口,到垃圾房丢垃圾。

    貌似有个影子,在楼梯口的后面的门缝隙下。

    一闪即逝。

    我丢了垃圾袋后,马上的进了楼梯口,只看到一个身影迅速下了楼,我探头下去看,不见了。

    小半个背影,是什么人?

    接着我马上跑下去,追下去,那个人影不见了,却看到有个楼道口的小窗口,有声音,我探头出去看,外面就是高楼的外墙,那人居然钻出外墙去了,看见外面光滑无一物的外墙,那个小半个身影消失了。

    我靠!

    这家伙居然钻出这外面去,不见人了。

    他是钻出去后,去哪儿了。

    也没见掉下去。

    难道真的有飞檐走壁的功夫?

    我感到有些紧张了,赶紧的过来贺芷灵这边,说道:“怎么回事,好像有人盯着我们。”

    贺芷灵说道:“就是有人盯着我们。”

    我擦了擦额头的汗:“他们怎么上来的。”

    贺芷灵说道:“你们都能上来,他们怎么能上不了。”

    我说道:“那是什么人,他们那些特工?”

    贺芷灵说道:“不知道,有可能是。”

    我说道:“妈的,这帮家伙。”

    骂人其实就是愤怒的表现,愤怒,其实就是无能的表现。

    对于这些神出鬼没的家伙,我估计我们的人玩不过他们。

    我说道:“我追下去,见他从那小窗口钻出去,外面就是外墙了,外面外墙光无一物,他就竟然不见了。难道真的能飞檐走壁。”

    贺芷灵说道:“他们踩好点了,不是能飞檐走壁,是出去后爬到了别的地方入口钻进去逃了。”

    我说道:“好厉害,我们的人多厉害估计都做不到。”

    贺芷灵说道:“别说话了。”

    进去了电梯,我感觉电梯顶上都有人盯着我们。

    出了电梯,上了贺芷灵的车,我说道:“感觉到哪儿,都有人跟着的。会不会,有人在我们车上装了什么。”

    我狐疑的看着车上。

    贺芷灵说道:“不会。”

    我问:“你又那么肯定。”

    她说道:“肯定,我有监测仪。”

    我说道:“给我看看,是什么监测仪。”

    她说道:“自己找。”

    我问:“怎么找啊。”

    不可能找得到。

    翻了一下,我说道:“在哪,到底。”

    贺芷灵说道:“我手机里。”

    我说道:“这年头,监测仪都那么先进了,可以弄进手机里去了。”

    贺芷灵说道:“可以检测到附近的信号,包括你手机上的。”

    我说道:“给我也弄一个吧。”

    贺芷灵说道:“黑珍珠应该有。”

    我说道:“别老是开口闭口黑珍珠的好吧。”

    贺芷灵说道:“我说的不是吗。”

    我说道:“哦,是是。”

    贺芷灵说道:“你觉得黑珍珠能抵挡得住那些人吧。”

    我的确心里就是这么想,黑珍珠身边高手如云,应该可以搞得到干得掉这所谓特工的这些人。

    我说道:“呵呵,有可能吧。”

    贺芷灵说道:“别白费力气,你如果想好好活,也最好别和黑珍珠靠太近。”

    我说道:“哦,想靠近也不太可能,短时间她还不回来,等她回来,我可能已经干掉了那个人了。”

    贺芷灵说道:“干掉那个人。那么自信。”

    我说道:“是。”

    贺芷灵说道:“你的自信从哪儿来?黑珍珠吗。”

    我说道:“你不要口口声声就黑珍珠黑珍珠,很诋毁她的样子好吧。”

    贺芷灵说道:“很不舒服是吧。”

    我说道:“的确是不舒服,别老是这么提着她好吧。”

    贺芷灵说道:“我也没说她什么,你气什么。”

    我说道:“好吧,没气什么。你不就是那意思吗,不就是说让我不要和黑珍珠接近,怕被发现我和你做戏是假,然后被那些人打死了是吧。”

    贺芷灵说道:“随便你吧,你爱怎样怎样!”

    她恼火的语气。

    有点发火的意思了。

    到了监狱里,该干嘛干嘛。

    汪蓉找了我。

    在她的办公室。

    我去了。

    为了保险起见,我安排了人在外面。

    到了她办公室后,她微笑着请我坐下,给我倒茶什么的。

    我没喝,只是直接问她什么事。

    汪蓉微笑着,说道:“小张,上边啊,要我做一点事。”

    我问道:“什么事呢。”

    汪蓉说道:“就是领导让我做一点事,监狱长。”

    我说道:“我知道是她,什么事呢。”

    汪蓉说道:“说让我找程澄澄她们谈谈。”

    她小声对我说道:“出来可以,但是要程澄澄她们出点钱。”

    我点了一支烟,说道:“继续说。”

    汪蓉说道:“就是这么个事,我和你说说。”

    我问道:“哦,那是多少钱。”

    汪蓉说道:“也就一人六万这样,然后程澄澄她本人,要五十万。”

    我骂道:“靠!连这个东西都他妈的拿来做交易。”

    汪蓉讪笑,说道:“我这就来告诉你了,我这边呢,她说我要到一个人六万,她分我一人一万,程澄澄那五十万,分我五万。”

    我说道:“她觉得程澄澄她们一定会给钱,是吗。”

    汪蓉说道:“没办法嘛,她也说了,程澄澄她们为了活命,肯定会给钱。”

    我说道:“如果不给呢。反正程澄澄现在也挺好的,她们都很好,没什么为了活命不活命。”

    汪蓉脸色绷紧了,说道:“监狱长说,如果不给钱,那就,一个一个的下手了。”

    我问道:“什么意思,什么下手了。难道她还能直接找狱警打死了她们不成。”

    汪蓉说道:“让她们出来,然后放进女囚中,让女囚故意挑起事端,挑衅她们,动手打她们,弄到死为止。”

    我说道:“一个一个的放出来,然后她们程澄澄集团的人再厉害,一个人也打不过很多人,反正很多女囚为了利益,会听你们的,一群女囚借故找茬干掉程澄澄的人,很好,很阴险。”

    汪蓉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张总,我这边我也只能是奉命而为,这不是我的意思,我也不想这样做。”

    我说道:“我当时和你说什么的,你还记得吗。”

    汪蓉说道:“我记得,我这也不是为了自己,为了钱什么的,我也不想做,可是她逼着我下来,我没办法推。这不是找你商量着了吗。”

    我说道:“对,你还是被逼无奈的是吧。”

    汪蓉说道:“我希望你能理解,我也没办法,所以来和你说一下。而监狱长那边,她之前开口是一个人十万的,后来我说女囚们有很多人没那么多钱,搞太多反而激起她们的怒气和我们对抗,好说歹说谈下来了几万。”

    我说道:“是,你立功了。”

    汪蓉说道:“没有没有。”

    我说道:“好吧,那我问你,如果,我不让你这么做呢。”

    汪蓉的脸色特别的不好看起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