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181章 真正发自内心的表现
    贺芷灵说道:“他跟的是你的最强大的敌人。”

    我明白了,这男子跟的是,那x市长,我们的敌人。

    我说道:“靠!那帮老虎。又是他们。”

    贺芷灵说道:“这人如果要杀你,你们拦不住。他本和我的前辈私交很好,可惜了。”

    我说道:“但是他没杀我啊,还是要我走。”

    贺芷灵说道:“因为他以为我真的是你女朋友。”

    我说道:“这明显的不是。”

    贺芷灵说道:“他查我,还有查你的时候,发现了一些东西。念及和我前辈旧情,他没有对你直接动手。”

    我问道:“你口口声声的前辈,到底是谁。”

    贺芷灵说道:“一个关系和我很密切的人。”

    我问:“你爸爸?还是你哥哥?或者你爷爷。”

    贺芷灵说道:“问那么多做什么!”

    她不肯告诉我。

    我说道:“好吧,那他发现的什么东西,然后才顾及我是你男朋友,所以劝我离开,不直接要了我狗命。”

    贺芷灵说道:“人流的单子,账单你签的字。”

    我呵呵一声,说道:“那些你留着。”

    那时候我们去林县做掉了孩子,我去排队交的钱,也不知道那时候是买药还是手术的费,反正刷卡后在单上签字的。

    这些东西,她还留着。

    我问道:“那他是怎么见到,发现的。”

    贺芷灵说道:“对他这样的人来说,找这个东西不难。”

    我说道:“好吧,所以他觉得我是你男朋友,所以念及你爸爸的旧情,所以不对我下手,是这样子的吧。”

    贺芷灵说道:“是一个对我很好的前辈,不是我爸爸。”

    我说道:“好吧。那你和他好像也挺熟悉的样子。”

    贺芷灵说道:“很久前见过他和我前辈的照片,后来这两年,也有见过他本人,和我前辈吃过饭。我也在。”

    我说道:“所以,他才不杀我,但是他现在让我走了。”

    贺芷灵说道:“他选择站的位置,是错的。他迟早会后悔。”

    我说道:“但是不是现在,除非我们除掉他这么一天。话说,贺总啊,这种重大的责任,这种推翻大老虎的事情,不是我们这种弱小者来干的大事,那是英雄去做的,而不是我们两个做的,你说是不是。”

    贺芷灵说道:“那你要等着谁去做。”

    我说道:“问题是,你还好,你有背景人脉,而我,这么个弱小势力,去对抗他们,去掀翻他们,真的是异想天开。”

    贺芷灵说道:“谁让你得罪了他们的!你以为你现在不去对付他们,他们就不找你麻烦了吗?”

    唉,我真的是,不知道怎么说,也可以说是当时脑子一热,为了帮柳智慧对抗他们的。

    我说道:“当时我真的脑子一热就这么做的,如果给我选择,我绝对不愿意去惹那么强大的敌人,偷偷躲着暗处,好好过我的小日子。”

    贺芷灵说道:“躲不掉的,始终会有这么一天。这只是个意外,让你提前面对他们。”

    我说道:“什么意思,迟早我会和他们对抗,做敌人?”

    贺芷灵说道:“监狱长往上,再往上,再上一级,就是这些人,他们是监狱长他们的保护伞。”

    我说道:“好吧,难怪那么嚣张,原来有这些人罩着。那的确是迟早面对他们了。时间问题而已了。可最主要是,打怪是要一级一级的打的,你看啊,如果拿这些人分级别,监狱长算是一级,她上去是管理局,是第二级,然后上去,是司法这些,是第三级,再上去,才是那些大老虎,是第四第五级了,我们现在连监狱长都干不掉,最多就算一级,撑死了一级,都不算满一级,现在跳级去对抗四级五级的怪,那我们扛不住啊!”

    贺芷灵说道:“不打游戏真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我说道:“你也打升级的游戏啊?”

    贺芷灵说道:“奇迹。”

    我说道:“哟,真的假的,你还玩奇迹,那都多少年之前的事情了。”

    印象之中,这都是初中时候玩的游戏了吧。

    可是,贺芷灵这样的人还玩这个吗。

    贺芷灵说道:“传奇,奇迹,梦幻西游,我都知道。”

    我说道:“你玩过。”

    贺芷灵说道:“可能玩过吧。”

    她说话总是喜欢模棱两可的。

    我说道:“那现在我要表达的就是这个意思,我对抗不了那高级别的老虎,我现在不行。”

    贺芷灵说道:“那你走吧。远远地离开。”

    我问:“那你呢。”

    贺芷灵说道:“战斗到死。”

    我说道:“靠!我真的好佩服你。”

    我喝了一口酒,说道:“可是我觉得刚才那个人并不是个坏人呢。你说他为了富贵选择那样的生活,是吧?但是他如果真的为了富贵,直接动手做掉我就是了,何必还念及什么旧情。”

    贺芷灵说道:“就是念及旧情。”

    我说道:“我觉得他是卧底,打入对方的阵营中的,然后意图灭掉对方。就像是倚天屠龙记的明教逍遥二仙的光明左使范瑶,在明知道自己的明教四分五裂还实力卑微,搞不过人家的大元朝敏敏特穆尔郡主集团之后,自己毁容了,以苦头陀的身份加入郡主集团,为郡主集团杀了不少人,目的就是为了搞掉这个敌对集团。”

    贺芷灵说道:“你小说看多了是吧。”

    我说道:“我只是猜测嘛,那要不然,他真的为了钱,还不干掉我啊。”

    贺芷灵说

    道:“再狠心的人,也是有感情的。”

    我说道:“好吧,我就暂时信这么个说法吧。那你又怎么知道他已经盯上了我的。”

    贺芷灵说道:“前辈告诉了我。”

    我说道:“哦,好吧,我不懂你们到底背后的博弈是怎样子的,反正,特别神秘,听起来特别的厉害的样子。我以为这段时间很平静,原来那帮大老虎,就没停止过要干掉我的想法,那现在,该做什么。”

    贺芷灵说道:“继续演。”

    我问:“演什么。”

    贺芷灵说道:“演情侣,让他相信,我们是一对,不会对你下手。”

    我说道:“需要这么麻烦吗?直接找人干掉他们就是了!我大把的武功高强的高手。”

    贺芷灵说道:“我说了,不行就是不行,你还不相信吗!”

    我说道:“只不过凭着是你男朋友的一个身份,他就不杀我,不干掉我,可笑!真正的为了钱,还会在乎这个?既然都干坏事了,还在乎这个?那他那边,怎么对雇主交代?”

    贺芷灵说道:“怎么交代是他自己的事了,甚至,他根本不用交代什么,他只说不想做,雇主也拿他没办法。”

    我说道:“那雇主还不会找别的更厉害的人来干掉他?”

    贺芷灵说道:“这种人,可遇而不可求,你有钱,你也请不到。”

    我说道:“那我搞不清楚了,真的。为什么既然那么厉害,却甘愿为了钱做这个,而且都这个年纪了。”

    贺芷灵说道:“你不是说范瑶为了明教潜入元朝廷。那足以和张三丰一个级别的鹿杖客和鹤笔翁呢?他们为了什么。都是一样的高手,张三丰视荣华富贵为粪土,鹿鹤二人呢。如果真的为了钱,也能理解,即使他厉害,在那些神秘的厉害部门待过,能捞到多少钱?”

    我点着头,说道:“你这么一说,我觉得,十分有道理。那好,听你的,继续装下去吧。”

    贺芷灵说道:“他们现在在不远处。他在盯着我们。”

    我说道:“这你又知道?”

    贺芷灵说道:“我有人监视着他们的车子。”

    我说道:“靠,他们都那么厉害,还被你监视到他们的车子了。”

    贺芷灵说道:“他们厉害,难道我的人就不厉害。”

    我说道:“那是你手下的高手盯着他们了,那干脆让你手下的高手干掉他就是了。”

    贺芷灵说道:“不行。”

    我说道:“为什么不行!你不是说他已经选择了这条路吗,那就是个坏蛋,对坏蛋,为什么要手下留情。”

    贺芷灵说道:“前辈觉得,他不是那种屈身于荣华富贵的人。进去是有他的苦衷的。可是前辈有时候从他所作所为又判断,他的确是为了荣华富贵而走的这条路。如果除掉了他了,万一,他是好人呢,为了一些不得已的原因走这条路呢。那不是错杀好人了。”

    我说道:“会吗。”

    贺芷灵说道:“不走到最后一步,谁都不知道真正的原因。如果是假的为了荣华富贵进去,那他也有可能为了取得雇主的信任,对你下手。如果是真的为了荣华富贵进去,那更是真的会对你下手。无论是真是假,只有利用他念及前辈的旧恩,顾及我和前辈,不会对你下手。”

    我说道:“好,要扮演情侣,是吧,那继续啊。”

    这种事情,我求之不得了。

    贺芷灵看了看我。

    好像要做重大牺牲一样,牵着我的手。

    我也拉着她柔软的手,捏着她纤细的手指,说道:“真的是那么委屈你了。”

    她没说什么。

    我问道:“不过我还有一个问题,你手下真的能干掉他那么厉害吗。”

    贺芷灵说道:“不知道,但不会比你的人差。”

    我说道:“我以为我这边的人已经很厉害,是特种中的精英,你那边更厉害吗。这些可是不少人是部队出来的。”

    贺芷灵说道:“黑珍珠能有这么厉害的人,我就不能找到几个很厉害的?”

    一说到黑珍珠,她就一股很不爽的样子。

    我说道:“好好好,你能你能,你肯定能,你那么厉害。是吧。”

    一会儿后,我轻轻问道:“话说,我们这么说话,他能听到吧。”

    贺芷灵看了看我,说道:“听不到。虽然我们说话,他听不到,但是他可以看得到,通过表情判断出我们是不是真的情侣。”

    我问:“有那么厉害吗!”

    贺芷灵说道:“世上就有那么厉害的人。”

    我说道:“是,我相信有。”

    就柳智慧就是了,通过表情看穿人心,知道人想什么。

    也许,这个老特工高手没那么厉害,但是,判断出我们两是不是情侣,对他来说应该不难。

    这种演戏骗人的方式,也太糊弄人了,真能糊弄他么。

    于是,我问道:“这种糊弄人的方法,真能糊弄过去吗?”

    贺芷灵问我道:“你喜欢我吗。”

    我有点不好意思,然后说道:“喜欢。”

    贺芷灵说道:“那就能糊弄过去了。”

    我说道:“可是,我喜欢你,但是你不喜欢我啊,人家能看得出来的啊。难道,你喜欢我?”

    贺芷灵说道:“我比你能演。”

    我在她耳边说道:“不是演,是真正的发自内心的表现吧。”

    贺芷灵说道:“离我远点。”

    我说道:“这要演嘛,当然好好演,走吧。”

    她问:“哪?”

    我说:“睡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