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180章 真正厉害的高手
    我则是让汪蓉带领下,又去见了路唯,因为现在汪蓉这么剥削路唯,我估计路唯她们要反了。

    汪蓉自然也明白这一点,她知道我和女囚的感情深厚,想让我去摆平女囚。

    见到了路唯,这个新监区的囚犯女老大。

    我给了路唯一支烟,她看了看,接了过去,抽起来。

    我看着阴郁的飘雨的天空说道:“这些天是天天下雨啊。”

    路唯说道:“对,自从你下台了之后,就没断过雨了。我想,以后这下雨的天气,还长着呢。”

    我笑笑,说道:“路老大,话里有话。”

    路唯说道:“她们天天剥削我们,那不就是天天阴郁吗。”

    我说道:“唉,我现在自身难保,没办法。”

    路唯说道:“我们在想着怎么绑了她们,闹一次大的。”

    我说道:“现在是汪蓉做这个事的,实际上,是监狱长让她做的,你即使绑到了汪蓉,绑到了一些狱警,也没什么用,因为,监狱长还会派其他的人来的。”

    路唯说道:“以前我们就没被人这么剥削。”

    我说道:“我来我是找你们说这个的。”

    路唯说道:“我们打算抓了她们,搞出一些事,弄残几个,看她们还敢这么对付我们吗。”

    我说道:“路唯,没用的,监狱长那一套,你不是不知道,你抓这些人没用,除非干掉监狱长。”

    路唯说道:“那我们就这么甘愿让她们剥削。”

    我说道:“当然不可能让她们这么剥削,可是,要忍啊,再说现在她们也不算剥削太多,不是太过分。路唯,我不是说客,我不是来帮她们说话的。但是真的,汪蓉就是一个傀儡而已,上一任的总监区长,就是侦察科科长,她剥削你们更重吧,而现在的汪蓉,已经算剥削少的了,她也向了监狱长求情,让监狱长少搞一点钱,说服了监狱长。你要知道,监狱长如果让别人来剥削,那一定搞更多的钱,你们都顶不住,如果她们真的不顾你们的死活,你们就是和她们拼了拼死了一大群女囚,都没用。听我的,忍耐一段时间,总有一天会迎来解放的。”

    路唯说道:“如果换做别人来劝我,我是不会听的,但是是你,我会听。”

    路唯她们的确是已经开始计划要干掉汪蓉了,但哪有那么容易,一旦她们劫持狱警什么的,她们面临的是什么下场?

    算是说服了路唯。

    出来的时候,汪蓉一直对我说谢谢,还偷偷给我口袋里塞了一个红包。

    我说道:“何必那么客气。”

    汪蓉说道:“一点谢意。”

    我还是收了。

    我说道:“她们的确想着要和你对着干的,虽然说服了,但是你要明白一点,你可以剥削她们的钱,但是不能涨价,更不能虐她们,饿她们,否则,到时候她们真的闹事起来,恐怕你很麻烦。”

    汪蓉说道:“好,我知道了。”

    晚上,我去了醉美夜色看了看生意,然后坐在上面喝点小酒。

    阿楠他们那晚吓唬了侦察科科长,侦察科科长已经害怕得离开了,真的是已经离开了,但我也不清楚她还会不会回来继续对付我。

    因为,她难于咽下这口气,还有她还做梦回去监狱,监狱长骗她说如果能干掉我,监狱长就把她带回去监狱,她信了。

    她并不是傻,而是她做梦都想回去监狱里工作。

    醉美夜色的生意还挺好,想着李珊娜一手做起来的这个清吧,我感慨万千。

    就这时候,一个西装革履的男子,坐在了我的身旁。

    接着,阿楠他们几个走过来,把手按在了这个西装革履的男子肩膀上,想要把这个不速之客带走。

    可是,这西装革履的男子突然的抬起抓住阿楠他们的手,反手一压,阿楠几个直接全部跪在了地上,被捏着手指制服了,而且是同时的几个人。

    我目瞪口呆,这,遇到了高手了!

    西装革履的男子对我说道:“小伙子,我想和你聊聊而已。没想伤害你,让他们赶紧离开。”

    我急忙说道:“好好。”

    妈的这什么人啊,危险人物。

    如果他真的要弄死我,估计刚才一下子拧着我的头就扭断我脖子了,还跟我说这个话干嘛。

    我让他松开阿楠他们的手,让阿楠他们离开。

    阿楠他们揉着手,走到了一旁去了,这一下子,能同时制服几个人,身手不凡。

    我有点怕,但觉得如果他真的要我死,就不会还和我谈了。

    我说道:“你想喝点什么。”

    他说道:“可以介绍吗。”

    我说道:“很多酒水我也没喝过,要不,我让服务员来给你介绍。”

    我打量着他,看起来,有点瘦,五十岁上下,两鬓有点白,看起来很精神,两只眼睛,很锐利,像老鹰,眉毛有点竖起来,就是倚天屠龙记中白眉鹰王那种感觉。

    到底是什么人。

    西装革履,看起来像成功人士那种,可是看他的脸,就像是一个隐士武功高手。

    他说道:“酒吧是你开的,你经常来喝吧,就要你经常点的就好。”

    我说道:“鸡尾酒。”

    他说道:“可以。”

    我心想,这什么人,居然还知道了我的底细了。

    想要查一个人的底,对某些人来说,并不难。

    特别是背景越是深厚的人,越容易查。

    我让服务员上了酒。

    阿楠这时候,应该知道去找了我们的手下了,跟陈逊求助,让陈逊找牛叉的人能打的人过来对付他。

    他喝了一口,说道:“味道,比不过纯白酒。”

    我说道:“要不我让他们上白酒。”

    他说道:“就喝这个。”

    我说道:“好。”

    他盯着我看了一会儿,那双眼睛,锐利如鹰眼,像是看穿我的心。

    一会儿后,他才说道:“你应该很好奇我是什么人吧。”

    我说道:“是很好奇,你是什么人。”

    他说道:“哈哈,是你的敌人派来对付你的人。”

    我脸色变了,果然是敌人。

    我说道:“哪个敌人。”

    他说道:“看来得罪的人真不少啊。”

    我说道:“是不少,你是直接来杀我的吗?为什么还要和我聊。”

    他说道:“我不急啊,你急着去死吗。”

    我说道:“我不想死。我害怕死。”

    他说道:“那就赶紧离开这里吧,你待不下去的。你会死的。”

    我说道:“你是敌人的人,为什么来告诉我这些?难道说,敌人派你来干掉我,但是你却是个正派的正人君子,不愿意对正义的人下手,所以才来告诉我吗。”

    他说道:“不是,我没那么伟大。”

    我问:“那为什么不对我下手。”

    他说道:“秘密。我只能告诉你,赶紧离开,否则下次,我们会对你下手。”

    我说道:“你们,看来你们是一个集团。”

    他说道:“不是集团,我们人也不多,可我们都很厉害,你不用找人来包围我对付我,我只带来了三个人,足够对付你们这帮特种出来的人。”

    我脸色变了,他竟然觉察到了,发现了阿楠找的人来包围了他。

    这到底是什么人。

    有个人走上来,女人,走到旁边位置,坐下来,说道:“真巧。”

    她是看着我和那个男人说的。

    是贺芷灵。

    贺芷灵怎么来了的。

    男子看了看贺芷灵,说道:“琳琳,你怎么来了。”

    看来,男子和贺芷灵是熟人。

    贺芷灵说道:“我来找我男朋友。”

    说着,贺芷灵看着我。

    我?是贺芷灵的男朋友。

    我什么时候成了贺芷灵的男朋友。

    我晕了。

    到底是什么意思。

    虽然我不明白,可是,既然贺芷灵这么说,肯定有原因的,我马上假装一脸甜蜜,对贺芷灵笑笑。

    男子说道:“琳琳啊,是真的巧啊。”

    贺芷灵说道:“你是特地来的吧。”

    男子说道:“你也是特地来的吧。”

    贺芷灵说道:“我来找我男朋友,你来不是简单的喝酒吧。”

    说着,贺芷灵拉着凳子,靠近我,然后把手放在了我的手上,很亲密的样子。

    我又再次的,能握住贺芷灵那柔滑的小手了。

    男子看着贺芷灵的手放在我的手背上,说道:“我来,确实不是简单的喝酒。让你男朋友早点离开,对我,对他,对你,对大家都好。”

    贺芷灵说道:“为什么不是你离开。”

    男子叹气说道:“琳琳啊,你还小,你不会懂的。”

    贺芷灵说道:“我是小,但是大人们说,你站错了地方,走错了方向。”

    男子只是笑笑,说道:“琳琳,每个人,都有每个人选择活法,和想要得到的东西。假如这世界上的人,一个一个都长一副模样,那你要活得和别人不一样,就是你的活法。”

    贺芷灵说道:“为了富贵嘛,不用说得那么高尚。”

    男子说道:“总之,让他早点离开,不会有错的。”

    说着,他站了起来,然后离开了。

    阿楠他们急忙的让开了。

    阿楠他们知道这个人的厉害。

    这都五十岁左右的年纪的人了,怎么那么厉害啊。

    到底什么人。

    等到他下楼之后,阿楠他们马上过来了,问我该怎么办,要不要上去抓了他。

    贺芷灵说道:“不用白费力气,他们就是只有三四个,你们几十个人都不能抓到他。”

    我说道:“那么厉害,什么人啊。”

    贺芷灵说道:“你让他们先退下了吧,该干嘛干嘛。”

    我有些不甘心,真想让他们去抓了那男子,但是贺芷灵总不会是骗我的,我让阿楠他们都散了。

    我问贺芷灵:“到底什么人啊。”

    贺芷灵说道:“几个真正的在战场和敌营出生入死出来的身怀绝技的老战士,估计后来可能是加入了安全的部门出来的。”

    我一听,为之变色,这些人,是国级的特工?

    那真正的牛人了。

    为什么,这样的人要来对付我。

    我说道:“特工。”

    这些人如果想要弄死我,真的比捏死蚂蚁都容易。

    贺芷灵说道:“只是有可能,我也不是很清楚。”

    我说道:“那你怎么认识他的。”

    贺芷灵说道:“他是我前辈的一个好朋友,一同是战友,一起打过仗,后来被选上去,进了一个神秘的部门,消失了很多年,给家里打电话只报平安,从不谈过工作,前辈都在怀疑是进了那些部门工作。再后来,再聚首的时候,已经是这两年了,他算是应该退下来了,但是却不知道为什么,去跟了一些不该跟的人。”

    我问道:“跟了一些不该跟的人,什么意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