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179章 难于忘记的美
    宋圆圆,是被侦察科科长利用的。

    这老家伙。

    我说道:“圆圆,看来,我又误会你了。”

    宋圆圆说道:“你从来就没信过我。”

    我说道:“对不起。”

    宋圆圆说道:“不用和我说这个。不信就不信吧。我想问你,你约我出来,其实就是测试我吧,测试我是不是要害你。并不是真心的约我,对吗。要不然你的态度怎么转变那么快呢,对我好。”

    我说道:“我其实也想对你好的,但我真的担心你是来对付我,害我。对,我的确就是这么想的。对不起。最主要是你和她联合起来对付过我,所以我不太相信你。可是现在看来,今天的这事儿,是我误会了你了。”

    宋圆圆说道:“张河,我再怎么对付你,难道我自己心里不懂吗,我是不会想着要杀了你那么狠的!”

    人啊,想什么,也只有她自己才知道。

    例如李珊娜,转身回来对付我,人心,谁懂呢。

    看着我这样子不信她,宋圆圆很难受。

    可是,即使她难受,这时候想着的,还是她的科长,好科长。

    她对我说道:“张河,能不能,放了我科长。”

    我骂道:“草!她出卖了你好吧,她这么对待你,你还来求我放了她?你对她好,也好过头了吧!”

    宋圆圆说道:“求你。放了她。要我怎样都行。”

    我说道:“唉,圆圆啊,人家这么对你,你还这么对她,何必呢。”

    圆圆说道:“放了她吧可以吗。”

    我说道:“她迟早还会回来对付我。我要给她一点教训。”

    圆圆说道:“你想怎样对她!”

    我在阿楠耳边说几句话。

    让阿楠带走侦察科科长,给她一点教训,把她淹在水里半死不活,让她怕一怕。

    圆圆看见阿楠要带走侦察科科长,急忙问道:“你们要干嘛!”

    侦察科科长急忙喊道:“圆圆,救我救我!张河,张总,我错了,错了!”

    一下子,她拖住了我的腿。

    阿楠用力反手一拧,侦察科科长大叫一声,然后就被带走了。

    圆圆急忙跑上去,要拉着侦察科科长回来,被阿楠他们推回来了。

    侦察科科长不停的喊着圆圆救我,被带走了。

    我说道:“放心吧,没事的。”

    我走过去,倒了一杯水,自己喝起来。

    宋圆圆问道:“你到底想要对她怎样。”

    我说道:“圆圆,你要搞清楚一点,她可是想要弄死我的,我不杀她,已经够仁至义尽了,看在你份上,我不伤她一根汗毛,但是,死罪可免,活罪难逃。好歹,我也要给她一点教训,让她知道,我不是她随随便便就得罪得起的,也给她长点记性,否则,她下次还是那么肆无忌惮的对付我。”

    宋圆圆问道:“那是什么教训。”

    我用手指头对她勾了勾。

    宋圆圆靠近过来,我说道:“我心情好呢,就不是什么很严重的教训,如果我心情不好,那这个教训,就很大了。”

    宋圆圆问道:“你怎样心情才好。”

    我说道:“你说呢。”

    宋圆圆这股唯唯诺诺听话的样子,倒是挺可爱的。

    宋圆圆说道:“那我怎样做让你高兴?”

    我说道:“你说呢。”

    她看了看四周,然后走过来,鼓起勇气,要脱掉自己衣服。

    我问道:“你干嘛呢干嘛呢?”

    她说道:“不是让你高兴吗。”

    我说道:“脱掉衣服,什么意思呢,你以为,我真的有那么饥饿吗。”

    她说道:“那你到底想怎样呢。”

    我说道:“来,给我按一按。”

    她哦了一声,走到了我身后,给我按了起来。

    宋圆圆给我按着,我说道:“用力点!”

    本来我对她是挺好挺尊重的,现在,我没有了以前的那样的对她的尊重。

    宋圆圆小心翼翼问道:“那你是要怎么对付科长。”

    我说道:“不会见血,不会打她,不会残废,放心。”

    宋圆圆问:“那是怎样。”

    我说道:“死不了,只是吓唬吓唬她而已。”

    她这么听了,才稍微放了下心来。

    我说道:“话说回来,你给你科长做的事,无论是听话的,还是被利用的,都是帮了她做了不少对付我的事啊。那你是不是也该为我做一些事。”

    我口气变重。

    然后说道:“如果你不同意,你科长我不会轻易放了。”

    宋圆圆说道:“你想我为你做什么事。”

    我说道:“你先说说,你们科长和你到底怎么说的,想让你怎么为她做事。”

    宋圆圆说道:“她上次就是想让我把你引出来,对付你,我不愿意。那时候还有监狱长也在。”

    我说道:“你们一起在xx吃饭的是吗。”

    宋圆圆惊愕,问道:“你怎么知道。”

    我说道:“有人不小心遇到了你们。所以我以为,今天这个事,你也有份,一起策划对付我。”

    宋圆圆说道:“我没有!今天的事我都不知道。”

    我说道:“圆圆啊,你是个好女孩,可是你对科长太好了,我真的担心你会被她害了。所以,我想让你帮我做的事,其实很简单,就是你不要再帮她,再听她的话,让她利用你,然后我逼得你的科长滚得远远就行了。这个要求不过分吧。”

    宋圆圆说道:“好。”

    我问道:“我的要求,是她离开,如果她还留在这里,还要对付我,想要杀我,那我下次,就不是吓唬吓唬而已了。你可以劝得她离开吗?”

    宋圆圆眼睛里有着疑虑,她自己其实也不清楚她自己到底能不能说服她的科长离开。

    宋圆圆说道:“我尽量做到。”

    我说道:“目前,我以前对她起了杀心,你知道我的人什么水平,把她弄死了,挫骨扬灰,一点痕迹都不留着,一点问题都没有。”

    其实我是在吓唬宋圆圆,但不是真的要杀人,因为杀了人,万一查下来,可能会麻烦了。

    不过,我不这么吓唬她也不行,不吓唬她,她还以为我玩着呢,这不是小孩子过家家,这他妈的是要命的,现在是侦察科科长要杀我,如果我稍有松懈,她真的能让人杀了我,既然如此,那我在受到生命危险的时候,我为什么要对她手下留情。

    宋圆圆说道:“我会让她离开的。”

    我说道:“看在你的面子上,我算是饶了她一命。”

    宋圆圆说道:“我知道,谢谢你。你的恩德,我铭记于心。”

    我说道:“真会说话。”

    我转身过来,然后,朝着她的嘴上,要亲过去,准备亲到的时候,我停住了。

    她已经做好了迎接的准备,她根本就不敢闪避。

    我退回来,问道:“你是怕我而不敢闪开,还是因为心里也有期待,想和我亲嘴。”

    宋圆圆抿着嘴。

    我说道:“你说。”

    宋圆圆说道:“都有。害怕,期待,喜欢,都有。”

    我说道:“我不要你怕我,喜欢就好。不喜欢,那也没关系。好了去睡觉吧,我给你安排一个房间,一人一个房间,你最喜欢的,明早我叫你吃早餐。然后我们一起去上班。”

    我给她安排了房间,然后去睡觉了。

    侦察科科长被淹在水里一番,吓唬一番,早就吓得屁滚尿流,只是不知道她是否真的害怕得跑路了,怕是她到时候假装跑路了,却还要回来对付我,如果还有下次,我一定卸了她的手。

    第二天起来后,我叫了宋圆圆吃饭,餐厅的早餐味道还是挺不错的。

    我和宋圆圆吃着,她小心翼翼问我道:“这酒店,是你开的?”

    珍珠酒店,当然不是我开的,黑珍珠开的,只不过黑珍珠跑出去玩了,为了躲避风头,所以现在归我管,这外人是不知道的,但是宋圆圆看着这里面的人一个一个的对我恭敬万分,觉得我就是老板,她对我的崇拜,真的是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了。

    我说道:“并不是我开的。”

    宋圆圆说道:“那,他们?”

    我说道:“我朋友开的,我朋友出去玩了,让我帮忙管几天。”

    宋圆圆说道:“那就是你也有股份了。”

    我说道:“没有。”

    宋圆圆说道:“没有?”

    我说道:“真的没有。”

    宋圆圆说道:“不信。”

    我说道:“好吧,你不信,我也没办法。对了,她们在你身上装的什么追踪器什么的,记得弄掉。”

    宋圆圆说道:“知道了。”

    去监狱上班。

    通过汪蓉的关系,我去了新监区的禁闭室。

    曾经,我还是新监区总监区长,想去哪儿去哪儿,而现在,我在新监区,除了我看守的这个大门,我去哪儿都被限制。

    禁闭室里,戒备森严。

    汪蓉亲自带着我进去。

    这个教导员,现在跟着监狱长了,因为新监区的事基本都是她管,她在新监区的地位就是最高的了,走到哪儿威风到哪儿。

    我曾经,也是这样子的。

    可是一旦下来了,直接就没有了那股威风。

    人留恋权力,是有原因的。

    在禁闭室,见到了程澄澄。

    看起来,她这些天真的过得挺好的。

    其实来见她,除了想知道她好不好之外,还是想问问她,有没有什么新的想法。

    因为担心汪蓉背后摆我一道,我同时还带了我的自己人,小凌文姐一些人,守在禁闭室大门外面,一旦发现她们找别的人进来,找例如监狱长的人进来抓我什么的,马上拦着了。

    特地找了禁闭室一个监控拍不到的地方,和程澄澄聊的。

    程澄澄见到了我之后,对我神秘一笑。

    我问道:“这笑容,感觉你很神秘啊。”

    程澄澄说道:“又来看我了。”

    我说道:“我想知道,汪蓉那些人是不是真的对你好。”

    程澄澄说道:“还挺不错,即使没有她,我也过得好。”

    我说道:“厉害了。”

    程澄澄说道:“见了,可以回去了。”

    她赶着我走呢。

    我说道:“那么迫不及待啊。”

    其实,来见她,还是有别的原因的,因为她很美,自从上次和她亲过抱过之后,我难于忘记她的美了。

    很想很想,得到她。

    食髓知味。

    而我,是舔到了而已,就已经开始为她有些神魂颠倒了,在她面前,宋圆圆真的直接失去了色彩了。

    程澄澄问我道:“是你有心事。”

    我说道:“好,我承认,很想你,就来了。”

    程澄澄说道:“哪方面的想。”

    我说道:“情,爱。**。”

    我毫不掩饰。

    程澄澄说道:“感情游戏而已。”

    我说道:“算是吧。”

    程澄澄说道:“玩玩,我可以陪你玩玩,等我出去。别用情,怕你会伤到。”

    我说道:“行,我来找你,也是想问你,你有什么好办法吗。”

    程澄澄说道:“慢慢来吧。”

    我问:“你说的那个洗脑的办法。”

    程澄澄说道:“这不是洗脑,你懂不懂。”

    我不想和她争辩这些,我说道:“好吧,你努力吧,知道你过得好,就行了,我先走了。”

    程澄澄回去了禁闭室。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