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176章 不爱就不要逼自己
    实际上,不论是总监区总监区长身旁的教导员也好,分监区监区长身旁的指导员也好,她们大多扮演的是协助监区长处理工作的角色,而不是自己拿权来处理工作的角色。

    唯一例外的就是当时的康云,不过康云可精明得很,让监区长顶雷扛锅,她则是躲在背后,指挥大局。

    像汪蓉这样子的教导员,一般都举足没有什么分量,说话也没什么分量,她该做的就是协助总监区长处理工作问题,所以,她说的不喜欢得罪人,也的确不会得罪人,毕竟,她没有决定的权利,她只是遵命去办事,自然不会是她得罪人。

    可是现在不同,监狱长让她在新监区负责处理这些监区的事,她一下子就很有分量了。

    汪蓉继续说道:“监狱长让我来管事,我是不想管的,真的。可是我又不能推脱。我最担心的事情,就是她让我做一些我真的不愿意做的事,例如对付一些人,例如,对付你。”

    我看着汪蓉,问道:“监狱长现在让你来对付我了吗。”

    汪蓉说道:“没有,我只是举例,即使让我去对付女囚,我也很不愿意。”

    我说道:“哦。”

    汪蓉说道:“更不要说是对付你了,我知道很多姐妹都向着你,她们都很支持你,我如果要对付你,姐妹们一定让我在监区里待不下去。”

    我说道:“呵呵,这是捧我吗?”

    汪蓉说道:“实话实说了,你在她们心中什么分量,大家心里都清楚。包括我,也很敬重你,支持你,你下来了,我不愿意看到,可我们毕竟没有权利,做什么决定都是上面说了算。”

    我点着头,说道:“是,是这样子的。你到底想说什么呢。”

    汪蓉说道:“我不是说想让你支持我的工作什么的,我只是想告诉你,我其实也很无奈,现在她让我去跟女囚们捞钱。我知道你最恨最不愿意做的最不想看到的就是从女囚身上捞钱,但是我现在是必须要去这么做。”

    我说道:“我知道啊,你一直在做着啊,从侦察科科长进来当监区长开始,你就跟着她做了。”

    汪蓉说道:“侦察科科长走了后,就是我在做着了。我也没有敢捞女囚们太多,也是担心她们和我干起来,我对监狱长那边,也真的是不讨好,她一直想让我弄更多的钱,我好说歹说,她才同意保持这个水平。”

    我嘲讽的说道:“好像你说的你很有功劳一样了?”

    汪蓉说道:“不不,我觉得我很有罪恶感,可是我又不能,又不敢得罪监狱长,我没办法,如果我不做,我这么多年好不容易上去的这个位置,就没了。我也很自私,我这年纪,再撑撑几年,就基本可以了,到时候退居二线,等着再过几年退休。现在啊,我两个孩子都在国外求学,高昂的学杂费,都是我撑着,我只能撑过了这几年,才能退下来,我只有这样简单的想法。”

    我说道:“是,你做坏事,是被逼的。”

    汪蓉说道:“我实在不该这么做,是犯法的,可为了我自己,我也很自私,选择了替她们干活。我这样也是不对的,我心里自己清楚。”

    汪蓉怎么好像是在求我放过她,不要对付她一样的。

    我说道:“我也知道,如果换了一个人,那个人一样会这么做的,监狱长分分钟可以找别人来干。对吧。”

    汪蓉说道:“对,话是这么说的。可我心里还是有负疚感。最主要的是我现在让女囚们很恨我,你们这边,也看不起我。”

    我看着汪蓉,问道:“说白了,你担心我们对付你,是吗。”

    汪蓉点了点头。

    果然如此。

    她担心她帮着监狱长做事,我们就搞死她。

    因为前任的一个一个总监区长,没有一个有好下场的,汪蓉担心她自己也没有个好下场。

    她知道那些人完蛋的原因,完全是因为我,她心里也清楚,只要我对付她,她在新监区,也搞不下去。

    可是,我即使干掉了汪蓉,还会有下一个木偶出来替监狱长干坏事的。

    汪蓉看着我的眼睛,问我道:“你迟早会灭掉我,对吗。”

    作为我在新监区的敌人,几乎没有一个有好下场,无一人能幸免,所以,她担心我干掉她。

    我笑了笑,说道:“干嘛这么问。”

    汪蓉说道:“因为我在替监狱长做事,做坏事。”

    我说道:“没有你,也有别人来做,是吧。”

    汪蓉点点头,说道:“你是怎么想呢。”

    她很担心,很在意我的想法。

    她担心我整死她。

    我说道:“只要你不要太过分,我不会怎样的。”

    她这样,也算尊重我了。

    我心里也想着,只要她不是太过分,我也不会对她怎样,在新监区,我想要收拾汪蓉,还是不难的,可是她现在既然跟了监狱长,我也要提防她一些。

    汪蓉说道:“如果对我有什么意见,觉得我做得不对的地方,你和我说可以吗。”

    我说道:“好。”

    汪蓉还是特别的担心我会对付她,在喝了酒之后,还给我塞了一个红包,说是她的一点心意,估计里面要有四五万块钱的。

    我推搡了几下,收下了,一是为了让她安心,她就不会想着对付我,二是我觉得她管新监区挺好的,虽然她在为监狱长做事,但她不会做出太出格太狠的事来,剥削女囚也没有那么严重。

    收好了这个红包后,我问汪蓉关于程澄澄那些女囚,监狱长有没有什么说的。

    汪蓉说道:“监狱长打算就这么关着她们。一直关下去。”

    我说道:“要关到死的节奏是吧。”

    汪蓉说道:“监狱长是这么打算的。”

    看来,监狱长这老家伙,因为仇恨,她真的要把程澄澄关到死了。

    心理素质不强一点,都不用等到身体不行,直接就崩溃疯在禁闭室了。

    还好程澄澄自己有自救的办法,给看守她的狱警洗脑了,然后控制了狱警,然后能每天出来透透气,吃的也好点,不然真的要完蛋。

    汪蓉对我说道:“我可以偷偷照顾她们一点。”

    我说道:“谢谢你了。”

    汪蓉说道:“可我不能太过于照顾,因为一旦监狱长知道,我就有麻烦了。”

    我说道:“谢谢。对了,监狱长让你做这个,在监区里搞到的钱,你们是怎么分的。”

    汪蓉说道:“监狱长拿了大头,七分,我们三分。”

    我说道:“真狠啊。”

    又喝了一会儿,就散了,回到宿舍,我点了一下,信封红包,一共五万块钱。

    为了摆平我这个潜在麻烦,汪蓉算是下血本了。

    宋圆圆约我一起吃个饭,我用忙的借口,推脱了。

    可我越是这样,她越是要缠着我。

    我当然知道她有些动了情的,可是一想到她还有可能为了侦察科科长而靠近我,我就不爽,我还把那天一起出去吃饭,侦察科科长找人埋伏要干掉我,结果我找人抓了侦察科科长逼问出来的视频发给了宋圆圆。

    她看了之后,更加的觉得对不起我,更是想要求我和好,我指的和好是好朋友关系之间的和好,当然,也是为了情人这层关系的和好,可我真的一想到她接近我是有目的的,我就很想躲避她。

    躺在宿舍,宋圆圆又来找上门了。

    开门了之后,我看了看她,说道:“我要睡觉了。”

    她挤了进来,说道:“你为什么不理我。”

    我说道:“有吗,没有吧。一直都理你。”

    宋圆圆说道:“你躲着我,我有那么让你不舒服吗。”

    我说道:“没有。”

    宋圆圆说道:“都不敢承认,算什么。”

    我说道:“你说算什么就算什么。”

    宋圆圆说道:“躲我做什么,我又不会吃了你,你有那么讨厌我吗。”

    她恼怒着呢。

    我说道:“圆圆啊,我给你发的那个视频你也看了是吧,然后,我现在觉得你只要靠近我,我就觉得你是有目的的。你还是十分的美丽,我也挺喜欢你的,可是,想到你接近我就是有目的的,我感觉,有些不喜欢,可以说十分的抗拒,抵触,情绪抵触,不喜欢。”

    宋圆圆说道:“我看了,可是我真的不知道她是准备好了要对付你。”

    我说道:“不论你知道还是不知道,我都觉得不想靠近你。”

    宋圆圆说道:“那既然你明知道了,觉得我靠近你是有目的的,那你为什么还要和我去开了房,你是在报复我!”

    我说道:“呵呵,如果你这么想,我也没办法。”

    其实,我的确就是那样子的想法的。

    宋圆圆说道:“好吧,我懂了。”

    我看着她那副伤心的样子,觉得自己还真的挺过分的,虽然说,互相利用了对方,但是我这么做,算是整了人家,还伤了她的心。

    我拉着了她的手。

    宋圆圆看着我。

    我说道:“坐下慢慢谈吧。”

    宋圆圆说道:“还有什么好谈的。”

    我说道:“你是不是觉得我特别无情无义。其实我之前觉得你挺好,有情有义,但是后来你帮着你科长对付我,所以,我就心里特别不爽你了。”

    宋圆圆说道:“所以你报复我。”

    我说道:“也算是吧,可如果我说,我心里挺喜欢你,顺其自然的这么走,你信吗。”

    宋圆圆说道:“不信。你喜欢的,是我的身体,你不爱我。我能感受得到。”

    我说道:“一开始你心里其实就明白的。”

    宋圆圆说道:“是啊,可我也没想过有什么结果,大家都玩玩罢了。你不就是这样的心态么。”

    她快要哭的样子。

    我说道:“其实,我们可以试着处一处。”

    宋圆圆问我:“什么叫试着处一处。”

    我说道:“我们试着相处,好好的相处,做男女朋友,在一起,如果合适的话,继续走下去,如果不合适,就退回来做朋友。回到现在这样子的朋友的关系。你觉得呢。放心,我会改,不会出去拈花惹草。”

    宋圆圆说道:“还没玩够,继续玩我。”

    我说道:“我是说的心里话。真的。”

    我真诚的看着宋圆圆。

    宋圆圆说道:“算了吧。不爱就不要逼自己。”

    我说道:“那好吧。”

    宋圆圆说道:“既然不爱,还试什么呢?试着下去,可能就会爱吗,就会爱上了吗?会有这个可能吗。”

    我说道:“可能是有的。”

    宋圆圆说道:“恐怕到时候连朋友都做不成了。”

    我说道:“那好吧。”

    宋圆圆说道:“再见。”

    她离开了。

    我心里倒是没有任何的波澜涟漪,反正,就那样。

    只不过不知道以后她会怎么对待我了,是还像以前一样的做朋友,还是变得恨我,都不知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