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173章 又被贺芷灵耍了
    一会儿后,上菜了。

    三大盘子烤鱼,放在桌子上,很大的一个桌子,摆满了。

    我看着这三个大盘子,说道:“呵呵,吃,吃。”

    开动。

    有些饿了。

    我发信息给阿楠,让他们在下面也吃烤鱼,一会儿我买单。

    阿楠吴凯他们自然喜欢跟我出来,一个,保镖是他们的工作,其次,跟着我出来有钱拿,有酒喝,有好吃的,这份工作如果除掉不定的危险性,那还是挺爽的。

    贺芷灵对我说道:“别光顾着吃,倒酒。”

    我给倒酒。

    然后,她喝着,我和她干杯,她都懒得看我,都不和我干杯。

    即使是在这样的环境,她依旧如此光彩照人。

    完全没有大排档吃烤鱼吃烧烤的那种样子。

    贺芷灵说道:“找我什么事。”

    我告诉了她找她的原因,拍了那个侦察科科长的视频,问她怎么做。

    我想要一下子整死侦察科科长。

    贺芷灵说道:“给我就行。”

    我说道:“那可以通过这个视频,搞死监狱长吗。”

    贺芷灵说道:“不可能。”

    我问道:“为什么。”

    贺芷灵说道:“你想着简单。监狱长会认罪吗?这是单方面的供词。侦察科科长也跳出来说她是被逼的。”

    我说道:“那估计连侦察科科长也搞不掉。”

    贺芷灵说道:“可以,让上面往下一查,监狱长为了平息事件,马上把侦察科科长搞走。这是她们最好的应对的办法。”

    我问道:“那上面不会查吗,有这么个视频。”

    贺芷灵说道:“我找的人会查,但是她们找的人会阻挡。”

    我说道:“那意思还是即使说找到搞死监狱长的证据,都扳倒不了她了。”

    贺芷灵说道:“确凿的犯罪证据就可以,没人敢护着。”

    我说道:“呵呵,那就难了。这么说来,连你那么厉害的人,都拿监狱长没办法。”

    贺芷灵说道:“你当我是神。”

    我说道:“唉,倒也不是,只是觉得你那么聪明,那么有手段的人,都对付不了一个监狱长,真的是无奈。”

    贺芷灵没回答我。

    可是,不是贺芷灵不努力,贺芷灵努力了,但是,人家对手,也不是省油的灯,一般的那种证据,完全扳倒不了她们,只能找有力的真正的能扳倒她们的证据,可是要找这样的证据,难道,就容易吗。

    只是我也觉得,贺芷灵真的不容易,她完完全全可以抛弃这个身份,不得罪人,利用她的背景和身份,好好的去挣钱,去干活,去做她的老总,可是,一定要做这个所谓的副监狱长,得到了什么,只是为了干掉监狱长吗,何必呢?

    这付出的太多,而且很有可能,代价会很大。

    以她的身份和地位,说真的,这些所谓的敌人,没几个人敢碰她,但是如果她真的要铁了心,站在这些人的对立面,要干掉这些人,那这些人,肯定要和她死磕到底的,对于我这种人来说,我为了钱,还是可以理解的,但是贺芷灵,能理解吗?

    她所要的,都能得到,而且她有能力,何必去和人家拼命?

    没必要。

    我说道:“贺总啊,其实我觉得,你真的没必要,在监狱里继续混下去了。”

    贺芷灵显然是知道我说的什么意思的,她说道:“我在这里,怎么了。混下去,怎么了。我想除掉监狱长,怎么了?”

    我说道:“没必要,你还是好好做你的啤酒厂贺总去吧,把你的啤酒推广到全世界,做个成功女商人,挤进去什么首富的位置,这样多好,在监狱里,那么危险,何必呢。”

    贺芷灵说道:“如果每一个人的想法都和你一样,这个世界就真的很太平了。”

    我说道:“你是在嘲讽我吗。”

    贺芷灵说道:“坏人没人去对付,没人抓,是不是太平了。”

    我说道:“问题你是一个女子监狱的副监狱长,你不是一个什么公安局的人,你不是什么警察。难道你是警察?不是吧。对不起,我是警察?你是卧底?这种重任,让警察去干吧。”

    贺芷灵说道:“你害怕了?”

    我说道:“怕,但是一直在前行。无所畏惧,勇敢前行。”

    贺芷灵说道:“为了女人,为了金钱。”

    我说道:“对啊,我没你那么远大伟大的志向,匡扶天下以己任。伟大啊,光荣啊。为了什么?得到什么?干掉了那些大官,也轮不到你上去当吧,最多,有个监狱长给你当当,然而,当个监狱长能捞到几个钱呢?就是捞十年,都没你的啤酒厂几个月赚的钱多吧。就算你干上去,荣升上去,当个什么大官,那又怎样?能有几个钱?不过如果你是为了权力,那我就可以理解了,但如果你是为了匡扶正义,那我只能说,我对你的崇拜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

    贺芷灵说道:“冷嘲热讽。”

    我说道:“我是真的对你很崇拜,没有冷嘲热讽的意思。”

    贺芷灵说道:“你不会懂。”

    我说道:“对,燕雀安知鸿鹄之志哉。你的人格,高大上。”

    贺芷灵说道:“我去接个电话。”

    我说道:“你电话没响啊?”

    她手机就放在桌面上,都没人打进来。

    这他妈的骗我都直接不用脑了,太费劲是吧。

    她说道:“一会儿就响了。”

    她拿了手机,放进了包里就要走。

    我拉住了她的衣角:“你想吃白食,逃单是不是?”

    贺芷灵说道:“没带钱。”

    果然,这臭女人,想让我买单。

    我还说她怎么会那么好心,请我吃饭,她这种人,请我吃顿饭花她钱比睡她一次还难,怎么可能那么轻易的就请我吃饭。

    嘴上说的请我吃饭,实际上

    ,她心里早就盘算着逃跑了。

    想逃跑就算了,居然骗我都懒得动脑子骗了。

    手机没响就说要出去接电话,这他妈真的是让我无语。

    现在说没钱,不就是不想买单吗。

    我说道:“刚才你说请我吃的。”

    贺芷灵说道:“说了没带钱。”

    我说道:“手机支付,威信,致富宝,都可以。”

    贺芷灵说道:“都没什么钱。”

    我说道:“对,里面几百万,叫没什么钱。”

    贺芷灵说道:“真没钱。”

    我说道:“你觉得我会信?”

    贺芷灵说道:“信不信随你。”

    看着这一桌的三条鱼,才吃了几口,就不吃了,还有啤酒,啤酒可以退,但是鱼呢,多浪费?

    我说道:“凭什么我请你吃饭,你自己说请我的,才点了那么三条鱼,多浪费啊!如果让我点,我怎么可能这么点,如果是我请客,我会这么让你点菜吗?”

    贺芷灵说道:“不信算了。”

    我说道:“行,我信,那我先给你垫上,明天威信转给我。”

    贺芷灵说道:“好。”

    回答得如此干脆,我不相信她真的会转给我。

    我说道:“你不会给我的。”

    贺芷灵说道:“放手。”

    她很恼火,要我放手。

    我说道:“是吧,你肯定不会转给我。”

    她从她包里拿了一沓钱出来,然后,放了三百在桌上,我说道:“不够!”

    她又多放了两张。

    我说道:“这还差不多。”

    我放手了,她走了。

    我又吃了几口,然后叫服务员买单,酒水喝不完的都退了,消费了四百多。

    让她拿桌上的五百块钱。

    服务员拿了钱,点了点,看了看,把钱拿给我,说道:“先生,我们找不开,请问可以用手机威信支付吗。”

    我说道:“靠,怎么可能找不开。”

    她把钱给我,说道:“真的找不开。”

    我说道:“你们那么大的店,我不信找不开。”

    她说道:“现在大家都是用手机支付,很少用现金了。今天是特殊情况,大家都用现金,没有那么多散钱了。”

    这倒也是。

    无所谓了,那就用手机支付吧,我留着钱就行了,什么店啊,还不收现金,找不开。

    我用手机支付了,她说了谢谢然后走了。

    我在包厢里,把那杯酒喝完了,然后拿着钱离开。

    可是,摸着钱,觉得这钱有点手感不对,有点太平滑的感觉。

    我拿起来一看,手指指甲划过去,靠!假币!

    妈的贺芷灵个王八蛋,竟然用假币来糊弄我!

    难怪服务员拿了钱后,说找不开,让我用手机支付,服务员很聪明,不想和我闹矛盾,不让我难堪,所以才这么做的。

    我马上跑下去找贺芷灵,该死的贺芷灵,居然玩我!

    用假币来玩我。

    还好这个服务员挺会做人,不然换做别的服务员,她一跟我吵了,不知道会不会老板上来就是揍我一顿。

    这贺芷灵害我不浅啊!

    她带着那么一沓假币做什么啊?

    就是专门拿来骗我的吗。

    几百块钱都不舍得出,我也是服了她了。

    追下去了之后,我估计是多半不见人的了,她肯定走了。

    没想到,见她在店门口她车旁打着电话,果然有人给她打了电话,我凑过去,她聊着的是关于开辟新市场的事。

    一会儿后,她挂了电话。

    我怒气汹汹,问道:“这是什么意思!”

    我拿着假币,放在她眼前,问她。

    贺芷灵说道:“哦,是假钱啊。”

    我说道:“你知道是假钱!”

    贺芷灵说道:“知道啊。”

    我说道:“那你还给我,你这不是要害死我吗。”

    贺芷灵说道:“我给你了吗?我是给你了吗。”

    我说道:“你不是给我结账吗,你这要害死我知道吗,要是那服务员和老板一说,他们一起揍我一顿!都算轻的。”

    贺芷灵说道:“你保镖请来做什么。”

    我说道:“姐姐,那你给我假币去买单,不是让我自己没事干去找揍吗!”

    贺芷灵说道:“我给你了吗?我放在桌子上,谁让你拿的。我那是给你吗我随便放桌子上的。”

    我顿时无语。

    这家伙害了我,还那么的振振有词理直气壮。

    不过她说的,没毛病,她是没给我,她放在了桌子上,谁让我自己拿来买单的。

    我说道:“明明是故意害我,却还不敢承认。”

    贺芷灵说道:“你觉得是什么就是什么。让开,我上车。”

    说着,她推开我,我站立不动。

    我说道:“你说好请我吃饭,呵呵,这辈子没见过这样子的无赖。”

    贺芷灵说道:“现在你见到了。”

    和她斗嘴,吃亏的,只会是我。

    斗嘴不赢她,玩心计,玩手段,我更不是她的对手。

    贺芷灵说道:“让你出点钱几百块钱买个单像要让你去死一样难。”

    我说道:“是我还是你!”

    贺芷灵说道:“滚吧,我要回去。”

    她用力推开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