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172章 挥霍的方式
    我的手和嘴,都没停止。

    程澄澄自诩为神,但是,神目前还是受到了身体的控制。

    受到了浴望的控制。

    我说道:“你全身都热了。”

    她说道:“放开我吧。”

    我说道:“不。”

    她说道:“好。”

    居然回答得如此干脆。

    好,既然你也想要,我没道理不给你。

    我继续。

    她说道:“外面看守的几个女狱警,知道去哪儿了吗。”

    我说道:“不知道,鬼知道死去哪儿了。”

    程澄澄说道:“她们去引开了侦察科科长找人来抓我们的人。”

    我大吃一惊,停下动作说道:“你说什么。”

    程澄澄告诉我,那几个女狱警带她出来的时候,已经知道了侦察科科长的计划,侦察科科长打算在让程澄澄和我见面了之后,直接跟监狱长说让监狱长找人来抓了我和程澄澄,让监狱长指控我帮助女囚逃狱。

    我不是没有防备,我已经让小凌她们帮我盯梢侦察科科长了,但是,没想到侦察科科长居然真的这么做。

    为了保险起见,让小凌她们找人盯着侦察科科长,而且外面也安排了文姐看着,有意外的人来时,马上给我信息。

    只是这时候,她们都为何不见了。

    程澄澄的几个女狱警,去引开那些人,究竟是怎么引开的,还有,我们的人是怎么去引开的,我也不知道。

    程澄澄比我厉害,她是事先得知侦察科科长的计划,而我,是预估到了侦察科科长的计划。

    程澄澄对我说道:“我有所准备。”

    我说道:“我也有所准备。只不过,我不知道我的人这时候都去哪儿了。”

    程澄澄说道:“那就是都去引开了人了。”

    我问:“那这两个,算是漏网之鱼?”

    程澄澄说道:“我也不清楚。”

    我说道:“好吧。”

    程澄澄对我说道:“那你还继续吗?”

    她问我还要继续折腾下去吗。

    我说道:“挺好的,不是吗?”

    程澄澄说道:“哪里好。”

    我说道:“地点好。难得。很刺激。”

    程澄澄说道:“可是,时机不对。”

    我说道:“对。那你觉得呢。”

    程澄澄说道:“现在我要离开了,我不担心被抓,反正,我一直都是会关着,最多加几年,我无所谓。你,会毁了。”

    我说道:“意思说你要离开不可了。是借口吗。”

    程澄澄说道:“不是我借口,我是担心你。你如果想继续,那就继续。”

    说完,她主动的吻上了我,她的情绪,被我调动了起来了。

    我继续亲着她。

    不过,我也确实担心,有人冲进来抓我们,那样会毁了我们。

    而且这个地方,不方便啊。

    最多能在这里动一动。

    我说道:“那就下次。”

    程澄澄说道:“最后,还是害怕了。”

    我说道:“为了长久。”

    推开了那张桌子,我们出去了。

    其实,我已经憋得无法忍受,这时候硬生生的收回手,真的是痛苦。

    程澄澄的手假装不经意的划到我的,然后笑笑,说道:“难受吧。”

    我说道:“是啊。”

    她在我耳边说道:“我也难受。”

    我说道:“真是郁闷。”

    程澄澄说道:“带我出去外面,完全不用忍。”

    我说道:“不可能。”

    程澄澄说道:“那我就想办法自己走。”

    我问道:“你什么意思,你要逃出去吗?”

    程澄澄说道:“我是神,能关得住我吗。”

    我问道:“你想越狱吗?程澄澄,不可能的!你会被打死的我和你说。”

    程澄澄说道:“再说吧。”

    我说道:“你打算让你那被洗脑的几个女狱警把你带出去?你知道多难吗。而且,出去了之后,马上会被通缉,你以为你跑得多久,跑得多远?”

    程澄澄说道:“你担心我什么?”

    我说道:“我当你是好朋友。”

    程澄澄说道:“谢谢,我也是。”

    我说道:“你这样子做,会害了你自己。”

    程澄澄说道:“神,怎么可能会如同笼中鸟,困顿一生?”

    说完,她轻轻呼吸,看看外面。

    那几个女狱警来了,把她给带走了,看那神情,果然是对程澄澄十分的恭敬有加。

    牛人啊。

    我则是马上去找了小凌几个。

    我问她们到底怎么回事,居然放了人过去。

    小凌说道:“不是我们放了人进去,是监狱长突然下来了!我们站在这里,目标更大,我们只能马上离开了!去守门。所有人该做什么在做什么。包括那几个守着这里禁闭室的女狱警,她们都偷偷溜了。”

    我问道:“程澄澄还说她们去盯着侦察科科长了。”

    小凌说道:“有两个应该是去的,而看守这里的这两个,看到监狱长进来了,全都跑了。”

    那看来刚才进来杂物房看的两个女狱警,应该是无意中路过的,刚好听到我们在杂物房的动静,然后进去看的,差点被她们给发现,而且监狱长下来了,如果发现了,就是大事了。

    我奇怪的问道:“监狱长突然下来了?干什么了。”

    小凌说道:“不知道,来了之后,带了几个队长去了。还有指导员。”

    我问道:“几个队长,还有指导员。”

    小凌说道:“对啊。几个队长,还有指导员,全都不是我们的人。”

    我说道:“监狱长此举,意在何为?”

    小凌说道:“不知道。”

    我说道:“妈的,你知道吗,刚才程澄澄和我说,那几个女狱警都被她控制了,然后几个女狱警告诉她,侦察科科长打算让几个女狱警带程澄澄出来见我的时候,摆我一道,捅我刀子,让几个女狱警去通知她,然后她直接找监狱长带人来直接抓了我和程澄澄,然后,我就是带女囚越狱逃跑的大罪。”

    小凌说道:“你真的是猜到了她的想法,就不该冒险见程澄澄。”

    我说道:“我不想冒险,可是没办法啊,我见不到她,我心不安,万一她已经死在里面了呢。”

    小凌说道:“侦察科科长一直都想整死你。”

    我说道:“这家伙要整死我,那我先整死她!把那个视频,全都发去给有关的领导。发到管理局,司法,等等部门那里去。”

    小凌说:“赞成。”

    我说道:“好。不过,我们发上去,只能匿名来发,可能没有什么杀伤力,最好。”

    小凌说道:“贺芷灵。”

    小凌果然十分聪明。

    我说道:“对,就是让贺芷灵来找关系,最好的!”

    找了贺芷灵。

    贺芷灵说晚上一起吃饭。

    其实,我很不乐意和她一起吃饭,要么就是去吃那个很贵的一些东西,一餐下来几千块。

    要么就是让我去做饭,这些天好累,我都懒得做饭了。

    可是出于求她的目的,每次过去,还是要做饭,真的是辛苦我自己了。

    答应了下来。

    出去后,去她厂门口,等到了她。

    她开车出来后,给我打电话,问我在哪。

    我说在车上,我下了车,过去了她车上。

    一上车,贺芷灵指了指我坐着的阿楠的车,后面还有两部车,她问道:“干什么的。”

    我说:“保镖啊,不是要注意安全吗。你不也带吗。”

    贺芷灵说道:“还没人这么要我死。”

    我说道:“呵呵,你自然不怕,你是什么身份,人家哪敢轻易动你。”

    贺芷灵,是公安的背景,然后,黑珍珠,是军队的背景,这两个家伙,谁敢轻易惹。

    和她们作对,可以。

    但是要真弄死她们两个,除非敌人有足够强大的背景,否则,就是自寻死路。

    不过贺芷灵出行还是十分小心的,我也和她说,让她去哪儿最好都要带好保镖。

    她也不听。

    我说道:“你不带保镖,万一有个什么万一呢。”

    贺芷灵说道:“你先担心好你自己再说,我没你那么蠢。”

    我说道:“好吧,你聪明,你最聪明。”

    贺芷灵说道:“对,我不会被女人骗,我也不会去一些陌生的地方,去一些有危险性的未知的地方,我比你聪明。”

    我说道:“你这明显的对我进行攻击嘛。”

    贺芷灵说道:“是又怎样。”

    我说道:“好吧,没怎样。”

    她没说什么了,开车。

    我问:“去哪。”

    她没说话。

    我以为,她会带着我去吃什么很贵的东西,她却踩油门过了对面马路,到了她们厂区对面那条很多小吃店的宵夜一条街,我来这边吃过好几次了。

    还是那一家烤鱼店。

    我问道:“吃这个?”

    贺芷灵说道:“是,吃这个。”

    她停好车。

    我说道:“那你还让我上车来,让我直接来这里点菜等你不就行了吗。”

    贺芷灵说道:“废话要不要那么多!你少说一点话,会死!”

    我说道:“那本来就是,让我上你车了,开过来到这里,半分钟。”

    她走了进去,我跟着进去。

    进去后,见到不少她们啤酒厂的自己的员工,那些人都叫着贺总贺总的,贺芷灵对他们都点头致意。

    上去了二楼的包厢。

    服务员上来,介绍烤鱼,有几种口味,蒜香的,香辣的,酸菜的。

    问我们要哪种。

    貌似,一向潇洒的贺芷灵,却这时候纠结着起来。

    我说道:“香辣。”

    烤鱼嘛,自然要香辣的。

    贺芷灵却对我说道:“轮到你点了吗。”

    我说道:“那你点你的嘛,我点我自己的嘛,反正都是我给钱,无所谓了,吃这个,便宜,我不心疼。”

    贺芷灵说道:“这次我来请。”

    我说道:“哟,太阳上次从西边出来,这次从北边北极出来。”

    贺芷灵说道:“每次让你请客,我多不好意思。”

    我说道:“哈哈,希望你心里真是这么想的。只怕,是另有目的吧。”

    贺芷灵说道:“看在你给我分钱的份上,天天请你吃烤鱼都行,一天吃三条都行。服务员,蒜香,香辣,酸菜,一样一份。”

    我说道:“你吃的完?”

    贺芷灵说道:“我就点。”

    服务员问道:“请问你们是两位吗。”

    贺芷灵说道:“快去上菜,别问那么多。”

    服务员说好,然后出去了。

    贺芷灵道:“一箱啤酒!冰的。”

    服务员说好。

    我说道:“三条烤鱼,一箱啤酒,就我们两个?”

    贺芷灵说道:“不够吃吗。”

    我说道:“剩。”

    一条烤鱼一百二十八,是很大的草鱼,根本不可能吃得完,一条两人都吃不完,何况现在点了三条。

    贺芷灵说道:“花的不是你钱,你心疼。”

    我说道:“那你的钱,我也心疼嘛。”

    贺芷灵说道:“心疼就想办法多赚点钱分给我就行。”

    我说道:“靠!那也不这么个挥霍的方式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