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171章 狡猾的程澄澄
    如果,让她能够接触到更多的女狱警,那岂不是更多的女狱警被她给洗脑,入教,包括我身边的众多手下。

    我不寒而栗。

    程澄澄说道:“这是个美妙的过程,生命,因为有了神的指引,会变得更加精彩,最终,走向。”

    我打断她的话接到:“走向天堂的幸福彼岸,但是前提是先了结自己狗命。”

    程澄澄说道:“你也不必太担心我,我在里边,过得很好。”

    我说道:“要不这样,你干脆把监狱长也洗脑了吧,让她以后跟着你混,你控制了她,监狱就是你的了。”

    程澄澄说道:“你心里其实是在想,如果我能控制了监狱长,那更加可怕,对你来说,监狱可能就是变成了一个地狱。”

    我说道:“呵呵,这倒也不是这么说。”

    其实心里还真的这么想,我希望她能控制监狱长,但是,如果她真的能控制了监狱长,给监狱长洗脑,让监狱长跟随她传教,那监狱真正的变得可怕起来,到时候,这帮疯了的教徒,还不知道干出什么疯狂的事情来,我能想到最恐怖的结果,就是可能会有五分之一,或者四分之一这样的人被洗脑,入教,疯了,然后面对她们所谓的不肯加入她们的异类,她们会团结一致,坚决消灭这些人,包括不信教的朱华华,我啊,徐男小凌等等这些人,那如果监狱里女囚还有女狱警,监狱长等领导加起来四分之一或者五分之一的人闹事,那监狱真正的成了人间炼狱,不能让这样的事情发生。

    程澄澄说道:“你我都带不了,监狱长,可能神也无法指引。”

    我说道:“这很难受,那老家伙估计多半会入坑。”

    程澄澄说道:“如果你能安排她和我见面,我可以试试。”

    我急忙说道:“别别别了。”

    程澄澄马上问:“你害怕什么。”

    我说道:“我,我这倒不是怕。我只是觉得,你如果见了她,我担心她会向你下毒手。”

    程澄澄说道:“面对死亡,我从未怕过。”

    我说道:“因为你觉得是解脱,神给你一条路,指引你走路,升天去见她,你是神的女儿。”

    程澄澄说道:“你担心我控制了她,对你有威胁。”

    我说道:“呵呵,这倒不是有太多这个想法了。”

    我试图掩饰自己,只不过,掩饰自己很难,因为程澄澄这家伙,和柳智慧一样,熟读心理学,只不过,她的造诣没有柳智慧深而已。

    可我觉得,她这个人的杀伤力,比柳智慧还可怕,柳智慧花费一段时间,能操纵一个人,而程澄澄,花费一段时间,能操纵一大群人,还是不要命的不怕死的盲目听从她,多么可怕!

    程澄澄说道:“如果你不同意这么做,不帮我安排,我也没有办法,可是我如果能够自己见到她,通过我自己的方式见了她。”

    程澄澄没说完,看着我。

    我说道:“如果你真的有那么厉害,我也无话可说。”

    可是我怎么感觉,程澄澄真的是能做到呢?

    如果程澄澄真的能做到,那真的是,监狱大乱了。

    可是,我的确是无法阻止她的,她如果真要这么做,通过她的能力和关系,所控制的狱警,再一层一层的利用,接触到监狱长,我是无法阻止。

    虽然心里担心,但还是存有一些侥幸,毕竟,监狱长管着监狱,那老东西的破坏力也很大,压着我们那么多年了,让我们暗无天日的过日子,那即使换了程澄澄控制了她,控制了监狱,也未必是坏事,还有可能,变好了呢。

    反正,程澄澄是不会伤害我,这点我就放心了。

    程澄澄说道:“无论怎样,都感谢你对我努力的营救。”

    我说道:“好吧,但是现在最该做的,是早点把你弄出来,不是吗。”

    程澄澄说道:“不会很久的。”

    我说道:“希望是这样。那那些和你被关在里面的你的手下呢,她们怎样了。”

    程澄澄说道:“没事,都很好。”

    我说道:“哦,那就好。你当时不是在我关着你们的时候,让人围了监狱吗。现在如果围着监狱,对监狱长压迫,会怎样?”

    程澄澄说道:“会没用。”

    我说道:“那么肯定。”

    程澄澄说道:“那时候围着监狱,监狱长会对你施压,让你解决问题,不然她会用这个为理由和借口对付你。现在围着监狱,你能向监狱长施压吗?你能用这个为理由,对付她吗。”

    我说道:“不能。”

    正要继续说下去,程澄澄捂住了我的嘴。

    干嘛这是。

    外面,有脚步声。

    有人说道:“怎么好像听到杂物房里有声音?”

    另外一个狱警说道:“不会吧,鬼的声音吗。”

    “怎么可能会有鬼。”

    “看看。”

    “别看了,我怕。”

    “真的有声音,看看。万一是女囚跑出来了躲起来呢。”

    她们小声了起来。

    这两个女狱警,既然听到杂物房里有声音,该做的就是偷偷的静悄悄的推门进来看是不是有女囚躲着,这还这么大声说话,不是要通知犯人跑路吗。

    我急忙看着杂物房里的一堆烂桌椅的下面,拉着程澄澄进去躲着了。

    因为这个位置是最隐蔽的地方,而且拉着一个烂桌子,就能挡住了我们。

    不过,这个空间十分狭小,只能互相紧紧靠着,就是手都伸不开。

    而且是我坐在地上,在程澄澄身后,她则是坐在了我的大腿上,我从她身后,抱住了她,让她往后靠,我再把前面的那张桌子往下压一点,外面的人才看不见。

    外面的两个女狱警,真的推门进来了。

    不是我的手下。

    如果是我的手下,我还能让她们赶紧离开,即使被发现了也没什么。

    可是,外面守着的狱警,去哪儿了?

    这两个女狱警如果是发现了我私自把女囚程澄澄带到了这里来,那我就是严重违规,会被处分的。她们是监狱长的人,去报给了监狱长,我和程澄澄,都逃不过一劫。

    两个女狱警进来后,很静,她们在找着,看着。

    我紧紧的抱着程澄澄,只有把她往后面紧紧抱着压着,前面的那张桌子才会更往下挡着我们面前,

    两个女狱警说起话来,一个说道:“没人啊。什么也没有。”

    另外一个说道:“难道是有猫。”

    “你说的有鬼。”

    “世上怎么会有鬼。再看看。”

    如果发现有女囚出逃,她们能抓到了出逃女囚,就是立功一件,至少奖励金钱,很大的可能就是升官进爵,直接实现从小兵到队长的飞跃。

    很多人,从进监狱开始,混到了四五十岁,因为不会混,没后台,兢兢业业一辈子,都无法实现从小兵到队长的飞跃。

    这对于她们来说,能立功,是实在很吸引人的一个事。

    她们本来要走的,但是另外一个说道:“等等,那边。”

    她们说话的方向,应该是说指的我们这边。

    马上,她们就过来了。

    她们踩在了一堆烂桌子凳子上。

    一个说道:“不会是怀疑有人躲在下面吧。”

    那个爬上来的女狱警说道:“看看。”

    说着,她就开始翻起来了桌子凳子。

    我的心顿时提到了嗓子眼。

    心脏随之砰砰砰剧烈跳动起来,我很紧张。

    反之,我紧紧贴着的程澄澄,却是十分的平静,她根本不害怕。

    我为什么知道。

    因为我的一只手,就抱着贴在了她胸上,感受得到她心脏的跳动。

    靠,凭什么她一点都不害怕不紧张。

    上面的两个女狱警,开始翻起来了桌子凳子。

    隔着我们面前的,只有一张桌子面。这张桌子面,动了动。

    我急忙伸手出去,抓住了桌子脚,然后,在她们用力往上扯这个桌子的时候,拉不上去,因为她们只能抓着外面光滑的桌面提上去,没那么大的力气,而且那桌面不受力,还有,程澄澄也帮忙拉着了桌角,她们两个人,拉着桌面,提不上去。

    她们又一二三再试了一次,说道:“卡住了这个桌子。”

    接着,她们气喘吁吁,从外面的各个桌子凳子堆叠的缝隙看进来,底下乎乎的,自然什么都看不到。

    她们放弃了。

    一个说道:“走吧,没有。”

    另一个说道:“好吧。”

    她们跳下去了,离开了,出去后,关上了杂物房的门。

    我松了一口气,松开了桌子的脚。

    程澄澄也松开了桌子的脚。

    紧张死我了,假如被发现,后果不堪设想,监狱长一定指控我一个帮助女囚逃狱的罪名,这个罪名是十分的重的,我会被判刑,即使能找贺芷灵解决,那也不知道需要走多少个程序,买通多少人,才能摆平这个事。

    就在我要说话的时候,程澄澄回头过来,一手拉着我的头,让我伏在她肩上下去一点,直接用她的嘴唇堵着了我的嘴唇,接着,就吻上了。

    她的小舌头,扫过我的嘴唇,然后进了我嘴里。

    我享受着这一个突如其然的袭击,可能是我抱着她在这个狭小的空间里,她有了感觉,也可能是一直就想这么对我,因为她难以忍受的寂寞感。

    我的手伸进了她的衣服里。

    她虽然比较瘦,但是,还是很大。

    感叹,身材好,皮肤好。

    人美,顿时我来了强烈的感觉。

    就在此时,听到外面的门被推开,又有人进来。

    我们急忙停止了动作。

    还是那两个女狱警,她们小声嘀咕了几句什么话,然后,又关上了门。

    这到底搞什么鬼?

    我抱着程澄澄,不说话,程澄澄也不说话。

    我又要吻上去,程澄澄却拒绝让我吻她了。

    这是?

    什么意思呢。

    她左右摆动着头,不让我亲到她。

    好,我就亲她的脖子,她的耳朵,她这下无法躲避了。

    只能任由我亲着。

    我一边亲一边问:“刚才又主动?你什么意思。”

    程澄澄自己来了感觉了,低声沉吟,说道:“我知道她们在外面,没走,我怕你说话了,她们会听到,只能用嘴堵着你的嘴。”

    原来如此。

    两个女狱警也十分的狡诈,在检查一番,什么都没发现后,她们决定,出去外面,假装走了,实际上在外面偷偷听我们在里面的动静,看是否是真的有人,如果有人在躲着,那她们一走,我们这边发出声音,她们就知道里面有人,继而杀了个回马枪,靠,聪明啊。

    只不过,这时候,那押送程澄澄过来的几个女狱警,都跑去哪儿死去了。

    虽然说,她们不是我的人,我还说是侦察科科长让她们带出来的人的,可我也有想过,侦察科科长会不会摆我一道,但目前看来,被程澄澄搞定了的这几个押送的女狱警,根本不会受到侦察科科长的收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