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170章 朱华华的劝告
    朱华华听了我说的这送上门的不要白不要后,她沉默了许久。

    我看着朱华华,她这是怎么了。

    我问道:“干嘛,这个表情。”

    朱华华说道:“人家送上门来的,干吗不要。”

    我说道:“干嘛学我说话。”

    朱华华说道:“谁送上门来的,都要。只要长得好看,你喜欢的,都要。”

    我说道:“对。”

    朱华华哦了一声。

    继而说道:“我只是来提醒你,不要让人玩了。”

    我说道:“放心,不会。”

    朱华华说道:“那就好。”

    她准备站起来离开,我拉着她继续坐下来。

    她问道:“做什么。”

    我说道:“陪我再说说话。”

    朱华华说道:“没什么好陪。”

    我说道:“别这样子嘛。其实我想和你说的是,我现在是光棍,谁送上门来我都要,没违反道德吧,没对不起谁吧。”

    朱华华说道:“没有。法律上也不犯,道德也不犯,规章制度也没有不允许。”

    我说道:“那不就是了。所以,我是光棍的,我随便怎么弄,随便怎么花心,都没对不起谁吧。可是,假如,我是说假如,假如有一天,我有了女朋友,我肯定不会这样子,可是,我现在没有女朋友啊,我想怎么样,都可以,是吧。”

    朱华华说道:“你想怎么样都可以?”

    我说道:“怎么,不行?我现在这样,得罪了谁了。”

    朱华华说道:“你和人家宋圆圆怎么谈的?你有没有对不起她。”

    我笑笑,说道:“嘿嘿,这个嘛,其实的话,你说对不起,是肯定有一点对不起的。可谁让她来骗我。”

    朱华华说道:“那你就可以骗她的身体?骗她的感情?”

    我说道:“哎你好烦,怎么这些事都来管,婆婆妈妈的,一点也不痛快。”

    朱华华说道:“我是担心你玩过火了!”

    我说道:“不会,如果我被她牵着鼻子走,可能会,但是以她的姿色,如果是以前,可以牵着我鼻子走。不过她啊,宋圆圆还不够格。”

    以前于晶晶就可以牵着我鼻子走了,没见过世面嘛,当她是仙女了,毕竟,别的美女也看不上我,所以只有把于晶晶奉若神仙。但是,山外有山天外有天,当我来了女子监狱之后,得天独厚的优势让我接触到了太多太美的女子,比于晶晶不知道高了多少个档次,宋圆圆虽然漂亮,但是还不够让我足够神魂颠倒的。

    朱华华的劝告也不是没有道理,当时,我就被李珊娜牵着鼻子走,牵着鼻子到处团团转了,她让我干嘛就干嘛,她一撒娇,一愿意给我,我就已经被迷得不知道东西南北,甘愿为她做这个做那个的。

    唉,李珊娜的伎俩,真不是一般人能做得到的,贺芷灵曾经告诫过我,李珊娜能把各个精明的大官玩弄于鼓掌之间,让我自己小心,可是我呢?还是掉入李珊娜的圈套,尽管,我得到了她的身体,还有得到了她的一些钱,总体说来不算亏,但是因为我不听贺芷灵的告诫,投入了感情投资,还有时间投资,为李珊娜做事,太高估自己的能量和魅力,以为自己真的征服了李珊娜,没想到她一转身就拿枪对着我。

    李珊娜是可以的,因为她的媚术,已出神入化,这样的女人,使用这样的招数,只要她的美貌还在,她永远能依靠上有权有势有钱的男人,过上大富大贵的生活。

    朱华华那时候看着我被李珊娜迷惑,也曾经告诫过我,不过是我啊,自己愚蠢。

    人啊,自己站在局外的时候,看什么东西,都是十分透彻清楚的,但是真正的身在局中,才发觉,能做到清醒并不容易。

    有时候,完全是知道自己这样子做是不对的,可是,还是想着要去这么做,因为,浴望是真正的难以抵挡。

    浴望,是人最大的敌人。

    所以,在面对金钱,富贵,权势,美女面前,真正能做到抵挡诱或的,世上真的不会有几个。

    都说自己能行,真正到了自己面对诱或的时候,才会明白,自己到底能不能经得起诱或。估计多半都会沦陷,就如同现在的我一样的。

    朱华华问道:“宋圆圆还不够格?”

    我说道:“嗯,李珊娜那样的,能玩我团团转,因为我真的陷进去她的美貌中,她会法术,诱或的法术。用她的身体的优势,控制男人。”

    朱华华说道:“原来在你心里,是这么判定女人的。”

    我说道:“我是说面对这些用身体来魅或我之后,想要控制我的。我没说你是这样子的人。”

    朱华华说道:“是吗。”

    她站起来,说道:“玩火,**。”

    我说道:“你明着就是吃醋。别不承认。”

    朱华华说道:“我不和你说这个。”

    说完,她快速离去了。

    我大声朝着她身后喊道:“花姐,吃醋就直接说啊,咱们也可以好好相处下去的!你这样做,一辈子都没男人的!”

    她说道:“没男人也不可能和你。”

    我哦了一声,说道:“那就别吃醋啊。”

    她走了。

    在塞钱给了侦察科科长让她去帮忙走通后,程澄澄她们终于能出禁闭室透透气,而且,也能洗澡,也能吃上好些的东西了。

    在侦察科科长的安排之下,我还能让侦察科科长带程澄澄出来了,我自然不能露面,进去看望程澄澄的,毕竟,这帮看守的人,和我一直不对付,我进去她们会拦着,可能知道了是我安排的要让程澄澄她们过好点的日子的话,还不会对程澄澄她们好了。

    这帮看守程澄澄的人,也都是为了钱而已,监狱长也无法知道手下这么做,除非她没事干去调取监控出来看。

    这帮新监区的监狱长的新手下,和监狱长并没有太多的感情交往,只不过是向管着她们的权势低头罢了。

    用钱,就能收买了。

    见到了程澄澄,我高兴,她也高兴。

    她头发长了不少,看起来,漂亮了很多,特别的女人味,倔强的美貌,甚至,有点李嘉欣的味道,尤其是那双眼睛,极像。

    而且也没瘦,她胸前,依旧很鼓,还很挺,真的佩服她身材好。

    美貌,还身材特好,我不禁舔了舔嘴唇。

    我们是在新监区的一间小杂物房偷偷见面的,很小的杂物房,光线也并不是太好,她是被偷偷带出来的,所以,不能让人发现了。

    关上了门之后,里面很暗,只有外面一点点窗口缝隙照进来的光。

    我说道:“这段时间,没少受折磨吧。”

    程澄澄说道:“习惯了。”

    我说道:“真的习惯吗,我是担心你被她们整死在里面了。”

    程澄澄说道:“她们也会对付我们,这几天好了,她们让我们出来洗澡,吃饭,出来活动活动。”

    我说道:“那就好,那就好。”

    程澄澄说道:“这都是你安排的吧,买通了她们。”

    我嘿嘿说道:“这你都知道啊,很聪明啊。”

    程澄澄说道:“有脑子都能想得到。”

    我说道:“担心这么折腾下去,你们受不了,就是不被折腾死,也会自己自杀了。”

    程澄澄说道:“谢谢。”

    我说道:“我们之间,还需要客气什么呢。”

    程澄澄说道:“多少钱,我让人给你。”

    我说道:“嗯,不用不用。因为你们是为了帮我才这样子,救你们,是我该做的,哪能还跟你们要钱呢。”

    程澄澄说道:“那,谢谢。”

    我说道:“唉,可是啊,虽然侦察科科长,就是总监区长,被我干下去了,但是还是不能把你们弄出来啊。”

    程澄澄说道:“慢慢想办法,再找机会吧。”

    我说道:“一直没找到什么好机会,现在监狱长代管了新监区,自己兼做总监区长,因为你们之前的背叛,她非常痛恨你们,非要整死你们不可了。”

    程澄澄说道:“我知道。”

    我说道:“你看你这边,也想想,有什么好办法的吗。”

    程澄澄说道:“没有。”

    我说道:“唉,怪我自己脑子也不太好用,我自己也都不知道该怎么救你们了。”

    程澄澄说道:“等待。”

    我说道:“这话你也说了好多次了吧,我不是没有耐心等待,只是我担心你们被折腾死了我都没救出你们。”

    程澄澄说道:“那也好,活在世上本就是痛苦的,去了神那边,是极乐的世界。”

    我说道:“你别用这个东西来给我洗脑,我估计你自己多半都不相信这些东西。”

    她微微笑。

    我问道:“实际上你自己也不相信这些东西的是吧,要不,怎么你的教徒都在自杀,你是教主,你怎么不去自杀。”

    程澄澄说道:“留我在人间,为了普度众生。”

    我说道:“嗯,好他妈伟大。”

    程澄澄早都习惯了我这样的对她的攻击,她说道:“你可以不信,但你阻挡不了别人相信。”

    我说道:“对,我的确阻挡不了,如果放你出去外面,让你肆无忌惮的发展,不知道你能发展到什么程度呢。”

    程澄澄说道:“人都需要有寄托和信仰,这是很多人能够继续选择活下去的唯一理由和希望。”

    这个魔教头子假如真的放在外面,让她肆无忌惮的发展,真的不知道,要祸害多少人。

    我说道:“好,那干脆把看守你的几个狱警给洗脑了吧,然后就能控制她们了。”

    程澄澄说道:“已经洗脑了几个,不然,我怎么会过得那么好。”

    我皱起了眉头,惊讶的看着她。

    的确,她全身无伤,而且看起来也不颓废,也没有被折磨后的样子,我以为是这几天侦察科科长托人帮忙,没想到,她竟然已经给狱警洗脑了。

    我说道:“你说真的假的。”

    程澄澄说道:“我从不会放弃任何可以对身边的人传教的机会,只有信神,才能成神,去往最终天堂的彼岸。”

    我说道:“得了得了,你不用给我洗脑,我不信那个。只不过,我问你,你真的给她们洗脑了,她们很听你的话?”

    程澄澄说道:“是。每天做该做的,已经归化为我们的虔诚教徒。”

    我点了点头,说道:“真有你的,把这群冥顽不灵的我都搞不定的女狱警给洗脑了。呵呵。”

    我在高兴的同时,感到的更是无边的恐惧,太可怕了这个家伙,怎么会这样子的,进去禁闭室才短短一段时间,她就给看管禁闭室的女狱警们洗脑了,而且还成功了,成功得彻底。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