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167章 报复的冲动
    我想了想,能暂时救程澄澄出来的唯一办法,还是找朱华华。

    让朱华华先暂时的把程澄澄带出来几天再说。

    就像朱华华曾经救出过路唯一样的,把程澄澄带去她们防暴队那里疗养几天,否则,程澄澄她们就死在禁闭室里面了。

    小凌和文姐都反对硬闯,因为硬闯的话,肯定出大事,要打人,打了监狱长的人,监狱长有把柄在手,那肯定要一下子会去搞死我的。

    只是,我怎么想,都无法救出程澄澄。

    小凌对我说道:“要不,找侦察科科长吧。”

    我说道:“找她有什么用呢?”

    小凌说道:“你忘了,那些看守禁闭室的人,都是她安排的。”

    我说道:“是她安排的没错,但是你要知道,她已经离开了新监区,她说话有什么用。”

    小凌说道:“那些看守禁闭室的人是不再听她的话,可是可以通过她,让她塞钱贿赂那些看守禁闭室的人,然后,让她们善待程澄澄她们。即使被关着,也能让她们偷偷在禁闭室门口伸伸懒腰,透透气,洗洗澡,送点好的进去给她们吃。”

    我说道:“你说得对啊!”

    小凌的这个办法挺不错的。

    但是我又想到了一点,我说道:“可是,侦察科科长目前还是想着要整死我,哪会乐意听我话。不过,估计应该可以的,她现在暂时屈从与我,目的是为了想要弄死我。”

    小凌说道:“找宋圆圆就行了。”

    我说道:“不错,小凌啊,你现在,可是鬼点子比我多很多啊。”

    小凌说道:“没你多,你鬼点子才真正的多。”

    我笑笑,说道:“以后我还要跟你讨教很多东西。”

    小凌说道:“随时问我。”

    我让宋圆圆帮我约了侦察科科长吃饭,她不能不来,因为她想着暂时和我和解,然后对付我。

    侦察科科长通过宋圆圆,告诉我,她自己在西城区希云饭店订了包厢,让我过去好好吃个饭。

    我说可以。

    为了保险起见,我老早就派人先过去踩点和假装路人隐蔽在那里了。

    下班后,我坐上了宋圆圆的车子,和宋圆圆出去了。

    外面的吴凯,和阿楠还是和往常一样,在监狱门口等我出去。

    我们出去后,在前面开着,他们偷偷的远远跟着。

    宋圆圆问我道:“你找我们科长谈什么事呢。”

    我说道:“你一会儿不就知道了吗。”

    宋圆圆说道:“好吧。”

    我问道:“她现在还很恨我吧。”

    宋圆圆说道:“肯定是有的。”

    我说道:“是非常的恨,对吧。”

    宋圆圆说道:“我也不知道怎么说,反正就是有吧。”

    我说道:“哈哈,很好嘛。”

    宋圆圆说道:“你笑什么。”

    我说道:“没笑什么,随便笑笑而已。”

    宋圆圆说道:“你是不是心里还想着要对我们科长怎样呢。”

    我心里想,妈的,明明是你科长还想着要对我怎样,所以我才想着要斩草除根,你还问我我要对你科长怎样。

    不过,宋圆圆并不知道这些东西,和她说也没啥用。

    她并不知道,她的好科长,心里到底在想什么,她并不指导,她的好科长,处心积虑要干掉我,然后重回原来的职位。

    朱华华和我说,宋圆圆也帮着她科长来对付我,这让我对宋圆圆有了一点不爽的芥蒂,看着她身材圆润,本身对她的身体就向往,我涌出了一种想要把她给正法了报复冲动。

    现在即使上了,也没有以前的那一股的罪恶之感了。

    一会儿,我要好好灌酒她,然后,反正她科长也让她用身体来迷惑我了,那就半推半就的,一起去睡了吧。

    打定主意。

    到了希云饭店。

    侦察科科长特地的下来迎接我上去了。

    没什么人,就我,侦察科科长,还有宋圆圆,一共三人。

    坐在偌大的豪华包厢里,感觉有些空荡荡的。

    我说道:“科长,这也太大了吧这包厢。”

    侦察科科长恭维我道:“张总,您是大人物,就该这么大的包厢才衬你啊。”

    我笑了,说道:“科长真会讲话。让我好开心。不过啊,我可不是什么大人物了,就一个看门的。”

    侦察科科长说道:“以前啊,不懂事,真的当你是一个看门的,后来才发现啊,你这个看门的,比一个总监区长的能量还大啊!甚至,监狱长都没你这么威风。”

    我说道:“过奖了过奖了,科长啊,你这么说下去的话,我可不敢坐在这里和你吃饭了啊,人家听了去,人家会说闲话的。”

    侦察科科长说道:“今天啊,不怕。在这里,就我们三个人,圆圆也是我们自己人了,我们说什么,难道谁能听去了啊。”

    我说道:“呵呵,这些话还是少说点吧。科长啊,我是有事找你的啊。”

    科长给我倒酒:“先喝酒再说嘛。”

    我说道:“那就来吧。”

    顺道,端起酒杯也敬酒宋圆圆:“来,圆圆。”

    宋圆圆摇头,说道:“我要开车呢。”

    我说道:“开什么车啊,代驾那么多,还要亲自开车吗。”

    宋圆圆说道:“不了不了,我要开车。”

    我说道:“本来就只有三个人,你还不喝酒了,多无聊啊。”

    这时候,科长发话了,说道:“圆圆啊,就喝吧,没事的,找代驾就好了。”

    宋圆圆端起了酒杯。

    看来,宋圆圆还是最听的是科长的话,而不是我的,我还是其次的。

    所谓她说的更向着我,那都是骗我的,虚假的骗我。

    三个人干杯,一饮而尽。

    我为了让宋圆圆更多喝一些,说道:“三个人喝酒,这样子其实也没什么意思。”

    科长问道:“没意思吗?”

    我说道:“换酒,来白酒的。”

    科长马上说道:“好好好。”

    我让宋圆圆去叫服务员上白酒,白酒上来了,倒酒后,宋圆圆一个劲的不乐意喝白酒,我又故伎重演,说三个人喝酒,少一个人不喝,多无聊,没办法,科长一压着下去宋圆圆,宋圆圆只能端起酒杯了。

    宋圆圆你酒量再好,也肯定好不过我。

    科长在连喝了几口白酒后,也有点不胜酒力的感觉,她问我道:“不知道张总找我,是什么事呢。”

    我说道:“哦,是这样子,有件事啊,希望你能帮我一下。”

    科长问我:“什么事。”

    我说道:“记得程澄澄她们吗。被关在禁闭室的。”

    科长说道:“当时是监狱长要关的,我是奉命。”

    我说道:“我知道是她要关的,但是呢,你也知道,我一直想救她们出来。毕竟她们也帮过我,我欠下恩情。所以现在来找你帮忙了。”

    科长说道:“张总真是一个重情重义的人。”

    她对我虚伪的恭维,我也虚伪的对她笑笑。

    科长说道:“如果是还在当监区长的时候,我能帮得到你,可是我现在已经不再是总监区长了,我,帮不到你啊。”

    我说道:“我知道,你也管不到监区里面的事了。”

    科长说道:“对,我连你们监区都进不去。”

    我说道:“呵呵,我明白。可是那些守着禁闭室的人,都是你安排的,对吧。”

    她说是。

    我说道:“现在还是那些人看守禁闭室的。”

    她说道:“但是都是监狱长让我安排的,我在位的时候,她们听我的,我现在退下来,她们可不会听。”

    我说道:“你和她们毕竟有过关系,我希望你能靠近她们,也不是说让你能把她们放出来。而是让你去找找她们,让她们帮忙一下,不要太折磨程澄澄她们了。”

    科长说道:“她们不会听我的,以前的交情,是因为我还是总监区长,树倒猢狲散,我已经倒了,她们也都散了。谁在位,她们听谁的,你在位,她们就听你的。”

    我说道:“让你去找她们,当然不是空手的去找。这个。”

    我做了一个数钱的动作。

    科长问道:“你要让我拿钱去砸她们?”

    我说道:“对,让她们好好对待程澄澄她们,不要整死了,让程澄澄她们好好活下去,每天好过一些。十万,给你的。二十万,给她们的。”

    只能花钱了。

    科长点着头。

    我说道:“你觉得不行吗。”

    科长说道:“有钱当然可以。”

    我说道:“我也觉得如此,没有说钱搞不定的。但是只能由你来走这条路,只有你帮忙,才能走通这条路。”

    科长说道:“哪里哪里,张总说笑了。”

    这倒是实话,因为我去找她们,她们不会搭理我的,那些该死的女狱警们,谁在位,她们听谁,主要是以前跟着几任总监区长对付我太多了,她们不相信在我手下,她们能善终。

    我说道:“那就劳烦科长了。”

    侦察科科长听到自己有钱拿,脸上带着开心的笑容,绽放出来了。

    没有了刚才的那种死气沉沉的脸色。

    在钱面前,没几个人不低头的。

    如果有,那原因多半就是这笔钱还不够多。

    我说道:“科长,有信心办好吧。”

    我相信是搞的定的,那些女狱警,眼睛里更多的是钱,对她们来说,道义什么的,不名一文。

    有钱就是娘,就是爹,谁给钱,就给谁办事。

    不谈感情,只谈钱。

    科长打着包票,说道:“能,可以的,肯定可以办到。”

    我说道:“哦,那就好。”

    她问道:“什么时候把钱给我啊。”

    我心想,你他娘的那么急呢?现在就问钱了。

    我说道:“哦,我一会儿给你。”

    她说道:“现在给吧,然后我和她们发个信息,和她们说一下。”

    真急,为了钱,一秒钟都不能耽搁了。

    我的手机响了起来,我拿出来看了一下,是阿楠打来的。

    我说不好意思,出去接个电话。

    出去了外面接电话。

    “阿楠,什么事。”

    我问道。

    阿楠对我说道:“你到一个没人的地方,我和你说一点事。”

    我问道:“说吧,什么事。现在我在这里就没有人。”

    阿楠说道:“发现有两辆可疑的车子,是小巴车,每部车上,估计有十几个人这样子,两部车,三十人应该有。他们车子在不远的地方停着。”

    我说道:“三十个人?那么多。难道是要来对付我的吗。”

    阿楠说道:“我不知道,很有可能就是。所以我请示该怎么做。”

    我说道:“我们埋伏的兄弟呢。”

    阿楠说道:“都在。”

    我说道:“派出几个兄弟,偷偷抓了那他们车上的一人,逼问他们在干嘛。如果是真的来等着干掉我,对付我的,马上揍他们一顿,控制他们,然后问他们在干嘛,录视频下来。”

    阿楠说是。

    我说道:“他们三十人,你们没问题吧。”

    我们也有差不多这个人数,但是就怕对方是训练有素的人,就像是上次一样,那帮格斗出身的。

    阿楠说道:“我不确定。如果他们像上次那帮,我们很难对付。”

    我说道:“那就先观察,看他们哪个下车,抓了再说,如果很难对付,就不要去硬碰硬了。叫人来增援。”

    阿楠说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